# 第1话 光波前往异世界

翻译MAN:

原帖地址:

这位少女,正把手搭在陡峭的悬崖边陈旧的木制栅栏上发呆。 非也,并不是要自杀。 山野光波,18岁。 黑直发长至肩胛骨附近,完全没有化妆的素颜。 152厘米这个对於年龄来说比较矮的身高与她的童颜相结合,被当作初中生还算好的,光波这位娇小少女有时甚至会被误认爲是小学生。 半年前父母和哥哥在事故中去世的光波突然变爲孑然一人。 虽说是孑然一人,也不是没有叔父叔母等远亲,只见过几次面,今後也不会再见面了吧。 光波总算勉强击退了,葬礼及事後处理一结束就掀起的,以父母留下的自宅、遗产和保险金等爲目标的叔父家的攻击; 以及以把一个人生活的光波家变爲聚集场所并以夺取金钱爲目标的学校不良们的攻势。 但是时间上的,精神上的负担很大,大学考试失败了。 对於有哥哥的光波来说,和父母一起连哥哥都一下子失去是太大的丧失,事後的忙碌的时候因爲紧张而好歹是处理过来了,但是之後的失落非常严重,很难集中精力在学习上。 然後在考试失败的打击中有所恢复的光波,爲了转换心情而在当地简陋的观光地的某处,视野很好的山岬的突出部被制作了简单的木栅,只有投币式双筒望远镜和公共厕所,通称「眺望台」的这里,呆呆地眺望着大海。 平日的中午过後的这个时间段的缘故,光波之外还有像是大学生的情侣和老年夫妇,以及3人左右一起的看上去头脑不好的轻浮的年轻男子。 以光波的学力,虽说考试前出现了状况,不过能去的大学有的是。 但是能从父母留下的自宅通勤的大学只有一所,而且是想当难考的学校。 虽说在万全的状态下光波不是不能突破,但在最坏的状态下考试果然是没能实现。 本来的话从下宿或者宿舍通学的大学也可以,但是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现在,并没有把双亲搭起的家族居住的家放置的想法,所以只接受了能从自宅通学的那一所学校的考试。

(啊啊,该怎麽办呢……)

光波在烦恼。 来年再考一次大学吗,还是说就这样高中毕业就职呢…… 家里的贷款,因爲父亲在债务者死亡的时候支付了全额的保险,所以已经全部还清了。 另外,虽说父母的普通生命保险有相当的金额,但是考虑到大学4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家里的维持费等,就消耗了相当大的部分。 既然这样,就把钱存下来就这样就职吧。 虽然和大学生相比收入可能下降了一些,在这个城市从自己的家能通勤的地方也并没有那样的大企业,这个世道,大学毕业了也不一定就会有好的工作。 反正结婚後有了孩子的话,就很难继续当正式职员了吧,比起收入的差额,考虑到大学4年的费用和在这期间工作赚到的钱,就不必勉强去大学了…… 特别是并没有无论如何都想从事的职业的光波,一边眺望着大海一边模糊地考虑着。

「喂喂,在这种地方是从学校逃学了吗?」

突然从背後传来声音,光波回过头去,站在那里3人的男人们恶心地笑着。 其中的一个,染成金发的二十岁左右的男子搭话了。

「怎麽样,这之後不稍微去玩玩麽?哥哥们带你去有趣的地方,饭也请客哟。」

(啊啊,又被当成从学校逃课的中学生了呐……)

光波摆出一张厌烦的脸。 女性被人说看起来年轻是很高兴啦,但这个年龄被看作中学生完全也高兴不起来。 但若把真正年龄告诉他们的话还会反而增长搭讪的气焰,所以也没有必要纠正。 嘛啊,从原本想搭讪中学生的时点起就没什麽变化。 总不会被当作小学生搭话吧。 唔,不愿这麽想啊……

虽然不想理他们,不过身後是木栅栏和悬崖。 没办法。

「不,爸爸和妈妈马上就要来接我了……」

光波故意用年幼的说话方式。 如果让对方觉得「她还是个孩子」的话,果然就不会出手了吧。 然後监护人马上就要来了,这种情况下赶快消失才对吧…… 金发男子快速看了四周,确认没有像是监护人的人在之後,靠近光波抓住了她的手腕。

「好了啦你快一起来!」

剩下的两人也笑着朝光波走过来。 着急地环视周围,年轻情侣和老年夫妇都不想和麻烦事扯上关系,假装没看到的样子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是这样呢~不想扯上关系呢~)

没办法了。 靠自己的力量加油吧。 光波虽然看起来有点那个不过智力和身体能力绝对不低,关键时刻的胆量也不错。 否则也不可能很好地击退盯上遗产的叔父一家和不良们。 总之,比起深入的思考,身体先动起来了,正面朝金发男的胯间尽情地踢上去了。

「……」

金发男声音都发不出来蹲下来昏了过去……啊,打倒了。

「你这家伙,做了什麽!」

剩下的两人激动起来,说着典型杂鱼台词的一个人把光波撞飞了。

「啊……」

被撞飞的身体撞上的木栅栏发出了baki—这样不详的声音,身体产生了轻飘飘漂浮起来的讨厌的感觉。

(……呃、诶诶、诶诶诶~~!!)

「呜哇哇哇啊啊啊啊啊~~~~!!!」

(掉下去了,掉下去了,掉下去了,掉下去了哇啊啊啊~~~!!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哟哦哦哦哦哦~~~!!)

尖叫着,光波祈祷着。 从心底里祈祷着。 彷佛要吐血一般祈祷着。

(不想死!不想死哟哦哦哦!!!)

噗嘁!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好像听到了并非是我发出的厉害的悲鸣,光波的意识一下子中断了。

「这里是……」

醒过来时,是在森林中。 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从悬崖掉下来了吧,我! 悬崖下面原本,与其说是海,不如说是海滩的岩场吧! 咿呀,我对这里不是岩场的事可没有意见哦! 因爲是岩场的话已经死了吧,我! 唔,悠闲地思考时,身体自动站起来确认手脚和身体是否有异常。 咿呀,这是我的癖性?特技?习惯? 虽然不太明白,不过我从孩提时代起就这样。 头脑考虑之前身体会自动地动起来。 和其他人有些不同所以有点在意,以前试着调查了很多,但是还是不太清楚。 普通的话,如果球飞到眼前的话,总之避开或者抓住吧。 不会那个场合悠闲地慢慢地想着「啊,球飞过来了呐。怎麽办呢。接住吗,还是避开呢。向右避开呢,还是向左避开呢!」,之後再行动的吧。 但是,买东西时就不会什麽都不想反射性地买的吧? 就像这样,时间有余裕时慢慢考虑过後再行动,没有余裕时首先根据现在的保有情报而直觉性地瞬间处理·判断,嘛啊,用像应急处理一样的感觉反射性地行动,这样的感觉呐。 但是,其他人只适用於单纯的肉体动作,我的情况下,该说是适用范围相当大麽……嘛啊,被朋友们「你是行动之後再考虑理由的」这样评价,别名「基番」……「脊髓反射」的简略。 女孩被叫做基番什麽的,那个,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啦! 嘛啊,结果,在瞬间判断之後再慢慢地考虑的结果,几乎都没有改变呢。 觉得大概,人类真的能以很快的速度考虑和下判断的吧。 平时慢慢地思考,是爲了让自己理解吧。 ……呃,咿呀咿呀,差不多要认真地考虑了。 好像没有受伤,身体也没有异常。 口袋里有钱包和家里的钥匙。 随身携带了3年的学生证也没了。 挂在肩上的挎包还在。 里面只有摺叠伞、纸巾和超市的塑料袋。 咿呀,有各种各样的用处的哟,塑料袋! 嘚,这里是相当茂密的森林。 没什麽被修整的迹象。 一条小路都看不到。 当然人影也没有……那麽,走吧。 思考什麽的可以边走边进行。 ……好累啊。 离开始走路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太阳照不到的森林中,方位也不明白,只是朝着适当的方向前进而已。 那也是,在避开树木和岩石的同时,完全没有直线前进的保证。 也有可能只是绕着同一个地方打转……

姑且,虽然不时地做了像是记号一样的东西,也没有再次看到它。 不在夜晚到来之前走出森林的话,不知道会出现什麽样的危险的动物。 要是没能在入夜之前走出森林的话,就爬上树在树枝上睡觉吧。 睡相不好掉下来的话就完了啊…… 还有,不找到水就糟糕了。 没有小溪或泉水吗?水果也可以呀。 ……好累啊。 开始走路已经过了四小时。 在没有路不便行动的地方走路超级累人。 脚快要疼起来了。 差不多要变暗了,寻找合适的树确保睡觉的地方吧。 虽然还睡不着,不过晚上继续在地面走动是自杀行爲吧。 无论是体力上,跌倒事故上,还是夜行性动物的好朋友上来看……

……好累啊。 从黎明开始一直在走,已经过了3个小时了吧。 昨晚完全没睡着。 虽然也有害怕从树枝上掉下来的成分,但是在身下什麽都没有铺的坚硬的树上怎麽可能睡得着。 水和食物都没找到,从刚才扭到的左踝传来的痛楚越来越严重了。 肚子饿了。 口渴了……

关於现状,昨天起就考虑了许多许多。 因爲时间很充足呢。 首先,昨天失去意识的时间,并没有那麽长,最多也就是20~30分钟的程度。 用手表确认了。 在这麽短的时间内可以移动范围内并没有这麽大的森林。 然後,从那悬崖上掉下来,不可能会出现无伤的情况啊。

结论其1。 我已经死了,这里是彼世。 结论其2。 我正意识不明躺在医院里,现在在做梦。 结论其3。 被卷入了超自然现象,转移到了远处……咿呀,不可思议小说什麽的我也读过的哟!

可以的话,希望是3! 1和2的话还请饶了我吧!! 好歹走到村庄的时候,国内的话就联系金察,国外的话就联系大使馆吧。 ……好累啊。 在森林里醒来已经第3天了。 嘛啊,睡醒时好像是下午,今天还很早的缘故,所以正确来说是过了1天半左右吧。 到现在爲止都没有找到食物和水,只有爲了碰运气而把几片怪怪的叶子放入口中。 空腹姑且不论,喉咙渴得难以忍受。 会就这样死去吧…… 相较昨天休息的次数有所增加,蹒跚着被树根和岩石绊倒的次数也增加了。 呜,手臂和脚上都是细小的伤口。 左脚脚踝的疼痛也越来越严重。 但是如果不移动的话绝对会死的,用气力继续驱动着双脚。 在时间感觉淡薄,意识朦胧的时候,终於,看到了一条小路。 大概能走一人的宽度,说它只是被踩实的「看着像路的东西」也不爲过。

(这个,是人走出来的痕迹吧。兽道,不是这样的东西吧?拜托了……)

找到像是道路的东西而导致紧张的弦断了吧,光波当场膝盖一软瘫坐在地上,就这样突然倒下,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