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话 光波,武装化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没看过的天花板啊。 不行,不再稍微坚持一下吗?

我现在,绝赞茧居中。 在床上的被子里。 好羞耻呀呀呀?! 哭了哦。 而且是大哭,认真的哭! 在上了年纪的男人的怀里! 唉呀,反正伯爵大人是带着风韵的老绅士,而我则是『宣称12岁』所以没问题呢,嘛。 往王都去的马车出发前还有2天,挺悠闲的吗……?

在到达王都之前都转移不了。 虽然有独处的时间,但是找不到的话暴露的可能性很高。 不用冒那个险。 嘛,必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所以没有问题。 两把刀和一把单手剑,然後是3把手枪跟预备的弹夹。 不是说刀只剩一把所以不能卖吗? 那是指『防身用的隐蔽式折叠小刀』的话。 第二把是大喇喇插在腰际的兰德尔猎刀。 哎,武器不会太多了吗? 不不,路上有盗贼还是魔物羣袭击过来的话,这样差不多是必要的吧。 以免卡弹,或者预防在换衣服的中间被侵扰,左轮手枪和隐蔽式的武器是必需的。 小刀不只是紧急用,平常也可以用到。 切下哥布林的耳朵等等。 啊,不用采集讨伐部位吗,是这样吗?

单手剑实际上只是拿来吓阻用的。 毕竟看到手枪也不会被当成是武器,没办法阻止会黏上毫无防备的女子、要抓来卖掉的恶人出现。 只是跟避邪用的护身符一样的东西。 啊,有好好训练过了喔,当然! 几天前,於私人佣兵团『狼牙』的队长室。

「来了啊,大小姐……」 「来了喔,队长先生。」

对於光波的回应,无力地垂下头的队长。 虽然是佣兵「团」,却有着「队」长。 没有会叫出名字的人,仅仅称为队长。 散播名字等等对佣兵来说也不是好事。 团号有名的话就够了。

「准备好了。来吧!」

跟着队长,光波往训练场移动。

「哦哦哦!」

看到放置在射击训练场长桌上的武器,光波高兴地叫了出来。

「你的订单。首先是装饰用的单手剑。不是古董,是新做的。古董又贵又脆弱。附有剑鞘固定在皮带上。没有剑带、绑上枪带就不用了。」

嗯嗯,因为比较小,至少可以想办法举起来。

「下面是护身用的枪、瓦尔特PPS。小型轻量的549克,子弹是9毫米弹匣8发、含膛室共9发。作为紧急使用够充分的吧。比这个更轻的22口径担心会威力不足。是女性公认护身用的手枪。」

嗯嗯,好喔好喔。

「主力武器,贝雷塔93R。1170克有点重量、弹夹有20发或15发的,加上膛室多1发,这样。口径9毫米。最大的特徵是有3点放的功能。普通是单发,附有切换後变为三连发的构造。虽然一鼓脑持续射击很快子弹就没了,不过在关键的瞬间第一击就能见效吧。平常处於3点放的模式,必要时切换成单发。」

哦哦。 确实有点重,不过3点发挺有趣的。 选得好哟,队长先生!

「还有,左轮手枪,38口径。」

哎?结束了? 讨厌左轮手枪吗??

「还有,预备弹匣也可以放不同的子弹种类。穿透防弹背心的弹,没打中要害也能剥夺战斗力的空尖弹等等。使用步枪时的钢芯弹、机关枪的话还有曳光或燃烧穿甲弹什麽的啊!」

喔、啊!

「那麽,首先是穿上枪套试试来微调。之後是一般的操作方法、射击训练、简单的保养和注意事项。要进行全套整备等用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定期拿来。」

於是,嘛,因为这样,前往王都路上的准备是完美的。 啊,也准备手榴弹就好了。 失败! 哎,就算准备了武器,能下杀手吗? 杀啊,普普通通的。 有什麽不能杀的理由吗?

不会杀普通人的啊,不用说,这不是当然的吗。 然而,想要抹杀自己而靠过来的家伙,没有不杀掉的理由吧。 什麽,要尊重对方的生命,乖乖的被杀?不不不不! 抓起来不杀掉念一念就好了? 不会刚放走就袭击过来吗? 不是绝对会再攻击其他人吗? 逃过一劫的恶徒、之後被哪里来的正义之士处决掉会觉得难过吗? 这麽一来,不就等同於杀掉被放走的人。 离开了人之道,所谓「外道」的话,就已经不算是人类了。 这样说来,消灭掉还比较好。 还有,就算不是外道、敌人的士兵杀掉也无所谓。 不行啊,对方也是有着家庭的好丈夫、好爸爸啊。 嘛,毕竟是自己选了这种工作前来杀敌,被杀掉也没什麽好说的哟。 强行徵兵硬是加入战斗的人是很可怜,不过爱惜自己的性命想要杀死对方的时候,也没办法了呢。

但是在电影里面、为了杀敌而苦恼的主人公又是怎麽回事呢? 那个只能是笨蛋吧。 在踌躇的期间、朋友跟恋人都被杀了。 於是,再度的烦恼、後悔……以上。 总之,先把敌人杀光後再慢慢来考虑啊,我是这麽想的。 哎,不同意吗?是吗?

「光波,吃午饭了哦!」

逃避现实的同时,前来迎接了。 执事先生回避了过来叫醒哭累的女性吗。 嗯、果然,能干的执事就是不一样啊。 名字不是塞巴斯吗? 啊,斯特凡? 搞错了,是这样吗?

饭桌上。 气氛尴尬。 不是,大家都互相微笑着喔。 昨天的事情什麽也没说…… 只是,那份心意好痛! 害羞到都没办法好好看着伯爵大人的正脸了啊…… 伯爵大人,担心地说着各种话题。 哎,发明品?制盐?甜味开发?不不不不,都说了些什麽呀,昨天的我! 不行,总之,那些话就当作没发生过拜托了!

咦,谁比较好呢?什麽?啊,是指儿子吗,这样吗? 不不,哪一个都没有兴趣,以现在来说。 如果卖不掉觉得着急的话请交代一声、拜托了。 什麽,为何难过呢,两位…… 虽然贝琪丝愿意的话也可以。 哎,不能叫「酱」? 要叫姐姐大人? 如果跟哥哥结婚的话就是妹妹了喔,贝琪丝大人。 咦,坚决阻止? 嗯,好好努力喔,会帮忙加油的。

饭後,争夺战开始了。 什麽的争夺战?不是,是我的,是吗? 想主张关於农业和林业和税制和特产的事情的伯爵大人。 帮贝琪丝换衣服似乎企图着什麽的爱莉丝大人。 邀请去四处走走的亚历克西斯大人。 不是,我不会骑马啊。 关於刀方面希望各种详细的迪奥多尔大人。 唉呀,锻造什麽的只有2种合一啊、碳含量啊、淬火啊,等等一知半解的知识,要跟女孩子讨论刀具吗,是这样吗?

贝琪丝则是想要女生之间多聊聊天的样子。 嘛,拥有领地的贵族女孩,没有能一起玩的同年龄朋友呢。 好,内衣绝对要卖掉。 小金币1枚。 当然是没用过的哟。

经过了各种事情,终於到了出发去王都的当天。 不对,在争夺我的方面、玻赛斯家的各位在商量後、决定按时间分配了。 多亏了这才不能好好休息的哟。 话说、为什麽你也加入到时间分配里了啊,斯特凡先生。 你啊、可是执事喔?

於是乎,在形形色色的情况下,该出发了。

「光波小姐,要好好注意身体喔。还有,要小心奇怪的男人哦!」

嗯,已经跟亚历克西斯大人充分练习过了喔,爱莉丝大人。

「不久、我们也会去王都的呢。在那之前要等着啊!」

嗯,什麽「社交季」这东西,据说是贵族在王都聚集的时期。 不是现在真是太好了呢,亚历克西斯大人……

「回头再问光波国家的事情喔。」

迪奥多尔大人对於技术方面好像很有兴趣。 但是,马上就能使用的那种冲击剧烈的技术不能说呢,抱歉了啊。 嘛,早晚也不一定。

「去到王都的话,会带你去吃好吃的店家的!」

嗯,女孩子还是喜欢吃的呢,贝琪丝。 接着最後是伯爵大人。

「那麽,路上小心。需要钱的话随时准备的传达信在侍从身上。当然金额上有限,但是是就算买个豪宅也没问题的数目。」

是的,给您添麻烦了。 啊,旅费和短期所需的钱,也收下了一定程度的金额。 好,这样就能支付金币给队长先生。 好想早点知道呢,这里金币一枚在地球价値多少啊?

「请慢走。」

执事的斯特凡先生告别後,我朝向跟玻赛斯邸有着距离的公共马车等待的地方,跟侍从一起。 ……嗯,「跟侍从一起」

伯爵大人从一开始就跟玻赛斯家其他成员一样,不允许我一个人旅行。 不是啊,虽然说是一个人旅行,这次不是一夥人一起坐马车行动的吗? 但是,不可以。 於是,反正社交季也要过去,所以让作为先遣队的侍从2名先出发了。 二十岁半的女仆小姐跟护卫的三十岁左右男性。 嘛,到王都的7天里有聊天的对象也好吗?

出发时的乘客,包含换手用的车夫2名还有另外7人。 虽然叫作马车、并不是贵族用的那种,而是像篷车一样能坐很多人的马车。 马也有2头。 除了我们玻赛斯家的成员外的4名乘客,有中年带点发福的商人、还很年轻的母女,最後是冒险者风的青年。 不对,冒险者什麽的,没有这种职业! 是其他客人的护卫吗? 也许是马车本身的护卫。 单纯是客人的可能性也有。 嘛,旅途漫漫,中间总能明白的吧。 各式各样的人,能收集到各式各样的情报。

马车出发後的几个小时。 明显是贵族风的我,凑齐了护卫和女仆,无论谁来看都是贵族大小姐的一行。 为什麽不坐专用马车呢? 明摆着有这种疑惑,其他乘客却都装作没看见不打 算跟我们有所关连。 可恶。

7天後,平安的到了王都。 不不,什麽都没发生! 盗贼的袭击也没有、魔兽羣也没来袭击。 普普通通,也是啦~常常被袭击的话,都不能旅行或交易了呢。 学到了,嗯。

不过嘛,为了安全下工夫不会徒劳的。 今後也能派上用场。 其他乘客,各式各样的人们来来去去。 啊,听到我跟女仆小姐和护卫先生的交谈後,明白我是人畜无害平民风的人物了吗,跟其他人也能好好聊天了。 跟商人大叔的交谈学到了各种事情。 嗯,有钱了以後会好好关照的喔。 大叔到王都前都顺路。

下车後,两人没有往玻赛斯家在王都的宅邸前进,而是跟我一起走到旅馆。 大概是伯爵大人下的指示,直到伯爵大人指定的旅社为止不可以离开的严格命令。 过度保护啊。 总而言之,一开始是想说服我留在玻赛斯邸,相当的争论过後,这样就没办法自立了,现在不是贵族而是作为平民来努力的如此坚持才硬是让他接受。 毕竟伯爵大人也没有限制我行动的权利呢。 不过是住了几天,买卖项链左右。 而且还是便宜卖。 哼哼! 嘛,虽然是满满作为後盾的样子呢。 但是,伯爵大人介绍的旅馆,会不会是超高级贵族专用的啊……

不过那种事并没有发生。 没意思。 在这个国家极其普通的平价旅馆,主人夫妇好像是玻赛斯领出身、伯爵的熟人,似乎是单单有着信誉的安全旅馆。 女仆小姐跟护卫先生之後便往玻赛斯邸过去。 哎呀呀,这下就能自由转移了,认真确保据点赚大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