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话 现场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两天後,终於到达了现场。 看到了前方有几辆马车停在街道旁边。

「Straight!」 【顺子】

充满自信地晒着手牌的莎宾娜。

「One Pair……」 【一对】

淡淡地把卡片放在桌子上的柯蕾特。 然後我……

「奇面Flush!」

是的,同种花纹的5张,是比顺子更强的Flush【同花】。

『奇面』是爲了气势而说的。 我并不後悔。 同花,看起来好像比顺子更简单,但比顺子更强。 当然,比三条更强。 赢了! 这样想着,我发出了笑声。

「我是葫芦!」

诶诶诶诶诶~~~~!

「呵呵呵!」

在马车内回响着公主殿下的胜利之声。 ……呜、感觉真差!

「已经到了!」 「请停在伯爵的马车旁边!」

一瞬间改变表情和声音,公主殿下向车夫发出指示。 ……好可怕! 一般来说,只是近侧的女官和女仆们一起乘坐的,但公主殿下和我们一起度过了两天。 虽然对公主殿下来说是快乐的两天,但是对我们来说,那个……嘛,也很有趣,算了。 以爲几乎坏掉了的公主殿下,在到达的同时又变回到了原来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 然後马车停止的同时,过了骑马和从其他的马车中奔出的护卫们确保周围的必要时间,然後我们下了车。 当然,是下位者的我们先下车,担任确认安全的角色。 之後,公主殿下就下车了。 从其他马车上下来的大臣、有力的贵族、军队的高官等也聚集在公主殿下的周围。

「使节团的大家在哪里?」 「我在这里喔,瑞米亚公主殿下!」

对公主殿下的声音,马上就有了回应。 与此同时,在使节团中最豪华的马车,作爲使节团长的科布特伯爵大人下车了。

「哦,伯爵,您平安无事,比什麽都好!虽然看起来遇到了很辛苦的事,都重叠在一起了……」

公主殿下这样说着慰劳了伯爵。 在这里,只能说出慰劳的话,不能说道歉的话。 说到底这件事是盗贼做的事,盗贼是无国籍,并不是在这个国家缴纳税款,而是从他国流浪过来的。 如果在这里,作爲公主的人道歉的话,那便是国家承认这件事是自己国家的责任,这将成爲政治上的一大弱点。 因此,这始终是不幸的事情,不容许打破与这个国家完全没有关系的立场。

「那麽,被害如何!盗贼们逃跑了吗!」

对这样问的公主殿下,伯爵大人笑容满面地这样说。

「我方没有人命和财物的损失,盗贼们被毁灭,作爲俘虏捕获了。喂,给我带过来!」

後方的护卫接到伯爵的命令,马上带着三个被绑上的盗贼过来。

「「「「「啊……」」」」」

公主周围的人们脸色很差,不由得发出声音。 那个样子。 一看就明白。 虽然穿着旧衣服,2天内稍微长了一点,应该是在袭击时漂亮的剃短的胡子。 剪齐的头发。 还有统一的剑和长靴。 即使换了衣服,如果不是价格很高,而且习惯了的剑和靴子的话就没法安心,多数是平常使用的东西吧,大概,要是不清楚内情的外国人,是不明白的。 但是,如果从本国的王宫相关人员和军人们的眼光来看,那就一目了然了。

(((((是我军的、军人……)))))

「把这些俘虏带回我国,拷问後让他们把一切情况都吐出来。得到的信息,也会告诉这个国家,希望能活用这些情况根绝盗贼一夥。」

听到伯爵先生的话中,这个国家的人们都在动摇,其中也有很多显得特别动摇的人。

「反,反正盗贼的话不能相信!现在马上就杀了吧!」

一位大臣突然开始了这样的主张。

「对了,不知道什麽时候会逃走,又变成盗贼去杀人!在这个地方杀掉是最好的!」

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想拔剑的数名军队的高官们。 然後,在那之前行动的,是使节团的护卫兵们。 因爲俘虏们在伯爵的後方,所以这会变成他国军人要向作爲使节团长的伯爵大人拔剑的态势,这是理所当然的行爲。

「住手!」

公主殿下及艳锐利的斥责声,以公主殿下爲首,被许多人用责难的目光盯上的军队高官们,只好苦恼地退下。

「向他国使节的人们拔剑,是在干什麽啊!而且,贼的处置,是由捕捉到的人们来判断的。不管怎样,也不到毫无关系的人干涉……你打算令我国的威信扫地吗?还是说,让盗贼作证有什麽不方便的吗?」

公主殿下的辛辣语言,令主张杀害俘虏的人们感到害怕。

「对了,第四大队长……」 「啊?」

突然被公主殿下指名,露出惊讶表情的大队长。

「那些盗贼们爲什麽带着我军的补给品的剑和长靴呢?」 「哎……嗯……」

代替额头渗出大汗的大队长,有人从旁边作出回答。

「那个,可能是生产业者把没有达到军队缴纳规格的产品当成一般销售的东西吧……」

主公殿下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代爲回答的第四大队的第1中队长。

「哼哼,刚好被抓住的3名盗贼,偶然,从同一个业者手中购买了剑和靴子的意思吗?那样的话,也许,盗贼全员都是从那家公司买了同样的剑和靴子吧?真是制作了很多失败作品的工房啊。那样,生意还做得下去吗?」

第1中队长沉默了。

「难道,这些人不是我军的人吗?」

第四大队长慌慌张张地回答了这样询问的公主殿下。

「不,不可能有那样的事!」 「那麽,这些人和家人、亲属等都会被当作和盗贼一夥的处罚,这样就没关系了吧?这些人绝对不是我军的士兵,是吗?」 「当然了!这样的人,不存在於我的第四大队里!」

大队长脸上通红地回答,公主殿下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哼哼?明明我问的是『不是我军的人吗』,否定的时候却明确地说『不是第四大队的人』,简直像是会做盗贼行爲就只有第四大队的人。这样的说法,那麽……」 「诶……」 「还有,像是大队中的数百名士兵全都认识似的。决不在其中,还真是断言了啊。盗贼和其家人当作爲一夥进行调查也没问题吧。」 「当,当然了!」

於是,我向伯爵大人的後方打了招呼。

「请出来吧!」

听到我的声音,停在後面的伯爵大人的马车门马上被打开,从里面一个盗贼走下来。

「……我是,达里斯森王国军第四大队、第1中队的第3小队长!」 「「「「「「诶……」」」」」」

愕然、还有发不出声音,除了公主殿下以外的达里斯森王国的一方。 然後,被俘虏的小队长用愤怒和憎恨的目光看着大队长和中队长,以及大臣中的一人。 是的,说是获得了俘虏,但没说只有3个人。 恐怕,大臣和大队长们,认爲知道命令细节的小队长死了,只听该做的事的命令,不知道详细的普通士兵3人的话,只要说是贪生怕死的士兵逃亡成爲了盗贼。 主张这样的人不在部下之中的话就可以了。 确实,盗贼与军队高官说的话,没有人会选择相信盗贼的吧。 而且,在前往王都的途中,「因爲想逃跑,只好杀了」或是,「突然感到很痛苦(就死了)……」这样的可能性很高。 同行的是近卫军,所以没有人知道第四队的下级士兵的相貌。 要麽把脸毁了,要麽撞到岩石上,或是野营的时候放火在马车上…… 这样杀掉的话,就无法辨别屍体的脸。 尽管如此,爲了慎重起见,在说出很多话之前,必需在这个场合马上杀了,但那是被使节团一方的护卫兵阻止了。

「您忘了我吗,大队长,中队长。说这是军务大臣马尔兹大人的特别命令,袭击来自邻国的使节团,确保公主殿下、使节团长以及雷之姬巫女,夺取异国的秘密武器的命令,这个第3小队长的诺维森少尉。不就是几天前的事吗……」

完全没有笑着的眼睛,只有嘴角像笑容一样扭曲了的脸,非常害怕。 那真是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