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话 大扫除

翻译MAN:

原帖地址:

「逮捕他们!」

在公主殿下的命令下,军务大臣马尔兹、大队长及中队长三人立即被扣押。 如果是王国军士兵们被命令的话,或许会有些犹豫吧。 但是,因爲不知道在王国军里有没有与军务大臣有关的人,所以率领着可靠的近卫军。 对王家宣誓忠诚的近卫军来说,瑞米亚公主殿下的命令是绝对的。 不管对方是大臣还是军队的高官,都完全没有关系。 然後,因爲被捉住的三个人吵吵嚷嚷,公主殿下指示在他们嘴里塞满布。

「大家,听住!企图谋反,袭击了来自邻国的使节团,让我国的威信扫地的反叛者们已被逮捕,在这里我与大家约定给予他们相应的处罚。还有,反叛者们的同伴也一定抓出来,那些人也僧给予相应的处罚。如果在过程中我被杀了的话,在那之前逮捕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妻子、其一族的所有人、还有同样的派系的人都会被绞刑,剩下的反逆者们也是,一个人不留地消灭。等一切都结束了之後,就让温布利财务大臣作爲弟弟的监护人,把王国委托给他。知道了吗!」

瑞米亚公主殿下以锐利的眼光向高官和近卫兵们宣言。 是的,爲了防止自己被暗杀,需要张开这样的预防线。 达里斯森王国的人们没有反驳,用充满敬畏的眼睛凝视着公主殿下。 按这个国家的法律,如果是普通的犯罪,犯罪者的家人不会被牵连。 但是,国家反逆罪是不同的。 爲了使其拥有足够的威慑力,对於「绝对不能做的事情」,在这一点上没有设限。 如果被反驳的话,「诶?不去做的话,就没什麽关系吧?还是说,你打算做反叛的行爲吗?」如果被这样问到的话,就不能再反驳了。 只要瑞米亚公主殿下健在,如果是普通的审议的话,恐怕家里人应该不会连累。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不仅仅是自己,家族,其一族的人,全部都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对於重视家名和血统的人来说,比自己的死亡更难忍受。 但是,如果是爲了防止谋反和篡夺国家,那麽这样的抑制效果是必要的。

「嘛,我也没有那麽容易被杀死的打算。而且,对於是上级命令而不得不接受的人们,只限这次,可免於此罪……以後,即使是上级命令,进行了对国家的反叛行爲的人也要处罚,会加在军规上。一旦接到了异常的命令,就向更上一级的人确认。还有,明显违反国家意志的命令是无效的。」

这样追加说明,公主殿下向高官们宣告。

「我想你们是知道的,这次我就把随行的人,立场中立的人,灰色的人,还有黑色的人,平均等地选择了一起同行。黑色的人,是防止他们在我不在的时候不要做奇怪的动作,有这样的意思。如果他们在王都被逮捕的话,也有支持他们的军人们一起行动起来的可能性,所以采取了这样的方法。返回王都後,就像把这些人抓住一样,马上把叛乱势力的主要人物全部逮捕。罪状是,袭击邻国的使节团将我国逼向灭亡、国家反逆罪、对王家的反叛。而且,也有串通他国的可能性。那麽,出发回去是明天早上,在这之前的时间里,要对被捕者进行调查。啊,不要让使节团的人们看到不愉快的东西,在看不见的地方,不要太吵。用断布之类……」

真黑。 那样的话,军务大臣们的行动就被控制了、从背後慢慢地渗入王子和军部,然後增加自己的势力。 在这次事件中被认定爲「反叛者」的人,一概肃清。 如果没有这次的机会,就算是公主殿下,在没有理由和证据的情况下也不能逮捕或处理有权力者。 但是,太天真的话,是没法当王族和政治家的。 当然,国王代理也是。 不仅仅是美丽的装饰的公主,而是看穿敌对者的行动,利用它做出完美的反击。 把国家的危机变成大扫除的机会的这个手腕。 再加上,偶然造访的邻国使节,也可以这样毫不留情地利用,即使如此也从使节团得到了信赖与合作,那个魅力。 不仅是公主派、中立派等,以国家的安定爲第一考虑的稳健派,处於灰色的立场的人、见风转舵的人们,都在考虑同样的事情吧。

(不可违抗公主殿下!而且,如果是这个公主殿下的话,一定会把国家指引向好的方向吧……)

是的,每个派系的人都平均等地选择了,就是爲了这个。 回去後不必特意劳苦地到处拜访,也能明确他们对公主殿下的忠诚。 利用和我们的密谈决定了,这次的作战。

「那麽,强行军的大家都很累吧。今晚在这里作爲野营,在准备吃饭之前,好好休息吧。我和使节团的人有事商量,之後就交给你了,温布利卿。」

瑞米亚公主殿下这样告诉财务大臣的温布利卿,然後前往自己的马车。 牵着我们的手……不,你只是想玩游戏吧! 对今後的商谈什麽的,根本没有干劲吧! 因爲,无视了使节团长,也没什麽能商量的吧! 不久之後,从公主殿下的专用马车上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ゲッゲッゲッ(译注;类似格格格、巫婆的笑声)!」

用悲伤的表情听到那个声音的,只有本来应该和公主殿下一起坐马车来照顾公主,被挤进有大量男人的马车而觉得很不舒服的,女官和女仆们。 然後第二天早上。 在摄取简单的早餐後,爲了使节团的幸存者和遗体放而准备的马车把盗贼……不对,是袭击者角色的士兵们和一起被逮捕的军务大臣们,准备出发往达里斯森王国的一行。 我们,使节团一行也准备好了!

「那麽,再次,直到再次见面的日子,祝殿下身体健康!」 「……诶?」

在我离别的问候中,瑞米亚公主殿下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各位,不一起返回王都吗?」 「诶?」 「诶?」 「「诶诶诶?」」 「不,事情也全部结束了,要去下一个访问国了吧?」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在大声喊叫之後,公主殿下愕然站着。

「不,没有我们回来的理由吧?马车和人员都没有损失,事件也解决了,证人也足够了。我们没有必要回去吧?」 「Gu,嗯……」

露出苦闷表情的公主殿下。 虽然有着严肃的表情,其实只是想玩游戏吧?

「那麽,今後国家就要开始大扫除了吧?没有其他国家的使节团比较好吧?」 「嗯……」

不管怎麽想,带我们回去是不可能的。 那个,公主殿下应该也知道。 即使知道,也不想承认。 只是那样吧。 嘛,我明白你的心情。 总觉得呢。 没办法……

「那个,公主殿下,在这里有点……」

我们邀请了瑞米亚公主殿下,进入殿下的专用马车。 然後几分钟後,马车里响起了一声奇怪的声音。

「ゲッゲッゲッ!」

然後,达里斯森王国一行向王都马斯利卡出发,使节团走向下一个目的地。 虽然暂时同伯爵先生的马车同乘,但已经不会担心袭击了,所以在下一次休息的时候换乘Big Rolly吧。 今天晚上要在车上过夜,如果有什麽事,用无线呼叫的话马上就可以跑过来。 ……那个,爲什麽能在前面换乘Big Rolly? 那不是我们坐到王都那里了吗? 然後,我们一同乘坐了公主殿下的马车。 那麽,Big Rolly就应该在王都了。 哎呀,怎麽办啊!

「……对不起,请载我到王都……」

听到我的请求,公主殿下露出了笑容。

「ゲッゲッゲッ!」

然後,想乘公主殿下的马车的女官和女仆们,在绝望中的脸上抽筋了。 嗯,虽然因爲照顾公主殿下的机会难得而高兴。 结果,在往返的时候,一直都是在男人们的马车接受舔遍全身的视线。 觉得只是心情不好就没事了,不可能吗…… 啊,对了!

「公主殿下,让她们也乘坐殿下的专用马车吧!」 「诶……」

归路也想和我们一起玩游戏的公主殿下表现了难色,女官们越来越紧张。 但是,如果听了这个,会怎麽样呢?

「爲了感谢您的多方关照,会把卡片一套以及我领地的棋盘游戏赠送给您。在回去的时候,如果女官和女仆的各位都记住玩法的话,我们离开後也能和殿下一起……」 「你们,回去的时候坐我的马车吧!在做什麽呢,快点把需要的东西装起来!」

嗯,嘛,是这样啊。 这样,直到完成刚才的约定,公主殿下总算可以喘口气吧。 因爲有杀伐的工作在等着,有点不高兴。 公主这职业,也不是很轻松呢。 看着旁边,心情很好的莎宾娜的脸。 ……嗯……不是吗?嘛,虽说是公主,也有各式各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