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话 第二次异世界座谈会 1

翻译MAN:

原帖地址:

「那麽,第2回异世界座谈会,简称『Innsco2』开幕!」

在我的开幕宣言後,全场响起掌声。 嗯,虽说是约定俗成,但是感觉不错。 这一次,与在手忙脚乱中举办得上次不同,不是情报相关人员,而是外交部的人和大臣之类的人。 那一天,从进行汇总的队长那里得到了参加者名单,进行了确认。 ……因此,名单上也有来自日本的出席者。 看来,想要跟自己国家有相同意见的出席者的某个国家,将信息流出进行了邀请了。 要注意不要让对方认爲我是日本人。

「那麽,首先,是进贡的仪式……」

是的,根据前例,这是与欺诈一样的「回收贡品」。 这次还反映了上次的结果,不是宝石,而是实用品很多。 不,宝石也能卖出去换成钱,这一点上是很实用的。 组合式的船、太阳能发电系统组合…… 不,着眼点很好,只是,时间没赶上……啊,不,可以用吗? 还有,脚踏式缝纫机,钢琴,其他各种。 即使会弹钢琴,也没有能弹的人,也没有调音师呢…… 日本刀、和服和日本人偶的组合。 ……日本人,是觉得异世界中也会受日本风影响的模式。 不,大概会接受吧。 特别是,日本刀之类的。 这样的话,得到宝石之类的,换成钱,再买自己需要的东西比较好吧。 不,但是,如果立即卖掉的话,可能马上会暴露出来,还是有点难看。 没办法吗?在那边卖掉,把那个金币再换成钱,这样的做法感觉很麻烦,没什麽兴趣。 虽然交换率相当於4分之一,但总觉得有点浪费。 但是,各式各样和迷茫後的结果,这次的当选者,是再现了过去船匠使用的全套工具的小国。 哎呀,你明白了啊。 就是这个,这个! 认真地记住了上次的说话,考虑着我最想要的东西,花费时间,把以前的东西用现在的冶金技术做出来。 参考这个,那边异世界也可以量产同样的东西。 真是太感谢了。 回礼的东西,是作爲药草使用的植物,和用某种沉重的金属做成的20厘米左右的雕像。 如果是新的金属的话就是大发现了,会有那麽好的事吗? 嘛,还要期待分析的结果。 还有,一对一角兔和异世界旅行券。 不,如果植物和金属没用的话就不好了,先预防一下吧。 当然,在有新发现的情况下,虽然承认了制造、销售权,但是基本的权利是我的东西,进行了书面的确认。 独占和「阿漕な商売」(贪得无厌)的生意是不允许的。

(译注:原文写的「阿漕な商売」是个日本典故,在禁止捕鱼的阿漕(浅草)海岸偷偷捕鱼,指做独占和贪得无厌的卖买)

比上一次稍微豪华一点的赠品,不不,是回礼的东西,别国列席者们用带着血丝的眼睛凝视着。 嗯,下次加油喔。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呢。 然後,终於到了正题。

「正如说明书所写的那样,禁止携带照相机、录音机等的记录机器。如果这个打破规则的话,马上退场,这次的座谈会上决定的是大家的利益,对全部国家都适用的。可以吧?只是不小心带进来吗?现在的话,还是可以用『不小心』来解决的吧?」

但是大家都很坦然。 即使带着,这样的警告也没什麽意义吗? 那麽…… ひゅひゅん! かちゃんかちゃん! 嗯,『记录设备,跟我来!』然後转移,『跟过来的家伙,前进一下到前面的桌子上!』再回去。 然後,看见掉在自己眼前桌子上的超小型相机和录音机等,好几名参加者脸色苍白。 有钮扣式、领带别针型、袖珍型、眼镜内置型等各种款式。 看起来很有趣,就全部都要了吧。

「有几个人要回去了,带他们去停车场吧!」

在我的指示下,佣兵团的大家带走了违反者。 有不抵抗坦率地被带出去的人,和拼命抵抗的人。 不管怎麽抵抗,在那个人出去之前,座谈会都不会开始,没什麽意义啊。

「差不多了吧。如果想骗我的话会怎麽样,还以爲大家都明白了……」

我悲伤地那样说。 会议室安静下来了。 嘛,想像如果不能参加这个会议而被赶回去的他们回国後会怎麽样,也会这麽安静吗…… 但是,照相机和录音机,绝对不能使用。 不管怎麽说,如果我的照片和声音扩散开去的话,会变得有点不舒服啊。 之後,靠记忆来描绘蒙太奇照片和肖像画是怎麽也没办法处理的,不过那个程度的话没问题吧。 无论是哪一个国家,都不会把跟外交官相似的画家代替外交官送过来。

「那麽,开始座谈会了。首先,在谈话之前有想问的事情,有想确认的事情吗?」

因爲举了几个手,所以指名了。

「那个……那两个人是?」

啊,我忘了介绍坐在我左右座位上的两个人。

「莎宾娜,柯蕾特。是我的护卫。」 「「「「「护卫吗?」」」」」

10岁左右的女孩子被说是护卫,令列席者们很惊讶。 嗯,不能说老实话,和公主是重要的家臣。 那样做的话,两人就会被狙击了。 说到底,有狙击价值的只有我,把两个人抢走也没有意义。

「是的,如果有人给我带来危害的话,就把魔法的力量,施加在心脏上。那个,请不要在我身边做很快的动作,也不要把手放在怀里。她们有可能爲了保护我而做出过剩的反应。我,如果『接近那个孩子的话,会因心脏麻痹而死』这样的传闻流传开,会不太高兴呢……」

会议室,整体傻眼了。 不过嘛,我不在的时候想对莎宾娜和柯蕾特出手的人是没有的吧。 不会有人想把护卫当作人质来要挟我。 而且那也是非常危险的护卫。 这样的话,会被狙击的就只有我了。 然後,这次真的是正题了。 不,其实我还没想过要开这个座谈会。 但是,因爲各国都很烦人,所以就参加了。 ……队长先生桑他们。 我只有经过队长的信或者是邮件,没有确实联系方式,所以没有什麽问题,但是我被队长哭诉了。 每天每天,电话和邮件都处於饱和状态下没法工作。 所以,没办法,就做了这次的座谈会。

「那麽,按大家的要求开始的座谈会,各位有什麽事吗?啊,另外,以後的联络只限於新作成的地址的邮件。因爲给佣兵团的业务造成了困扰……这之後,从以前的佣兵团的地址发邮件和电话联系的国家,一切联络,也因爲这里的联络而从名单中去除了……」

好,这样,这次我的目的就完成了。 实际上,「有话想说」的申请已经收了很多。 以前,有几次设置过几个国家对话的场合。 与一个国家见面进行单方的要求是很危险的,因爲选择了数个利害关系对立的国家。 考虑这边的安全,在附近的城镇借了一个地方。 当然,带着佣兵团的护卫。 对手是国家,果然去对方准备好的地方是太不小心了。

「请一定要接受我国的招待!」 「跟政府首脑会谈……」 「作爲国宾,无论如何也想迎接……」

但是,国宾很糟糕。 如果被媒体拍到照片的话就出局了。 爲了避开那个,才进行了彻底的记录机器的排除…… 而且,雇佣兵团的异世界英雄谭和龙的事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开来,但我後来也来到了这里,这是只有各国上层知道的最高机密,还没有一般人知道。

「还」什麽的,也没有要让人知道的意思。 被认爲是异世界的贵族『奈叶』的话另当别论,如果我知道是『日本人、山野光波』的话,那时候就必须做好舍弃日本的觉悟。 如果被媒体追赶,或者是异世界的事而被国家强制做些什麽的话,日本的所有、家、朋友、和邻居的交往,一切都要放弃,只能在其他国家建立据点。 而且,我也觉得不是未来的事情。 信息会一点一点的泄漏,即使不泄漏,我的容貌不变,直到被认爲可疑爲止,大概是10年左右吧。 在那之前,以因爲工作的关系爲由搬到海外,必须要离开老家。 啊,那时候,朋友们都已经结婚生子,初中和高中时的朋友也会变得疏远而忘了吧。 有交往的,是大学时代的朋友,附近的妈妈朋友,交友范围也在变化……啊,不行了,眼泪……

「怎,怎麽了!」 「还好吗!身体不舒服吗!」

不知爲何,不知不觉地伤感了,流下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