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话 确保据点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样板般的旅馆。 充满精神的老板娘和沉默寡言的料理人丈夫,7岁的可爱女儿。 料理很好吃,但是女儿没有猫耳,可惜。 啊啊,想起柯蕾特了啊。 为了见上一面跑过去的话,时间上不自然啊。 好,就用这孩子来治癒。 ……於是,工作很忙吗?这样啊。 在旅馆的房间里拿着行李直接转移。 跟家里的行李交换了以後再次转移,回到旅馆。 眼下不需要的礼服和鞋子,还有其他的东西都放回家,搬来替换的内衣和日常用品。 即使是多少能信任的旅馆,被偷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内衣和日用品就算掉了也无所谓。 换上朴素的衣服後,走在街上晃晃。 熟悉土地培养地利是兵法的基本。 护身用的只有肩套里的小手枪和大腿内侧的小刀,不过大白天在王都的大街上应该没问题的吧。 虽然在各种行动之後会需要多注意着。 嗯,不愧是王都。 就算是发展中的世界,依旧有着相应的出色建筑物。 小摊的串烧也散发着醇醇香气,就别在意是什麽肉了。 依约定好的,避开了暗巷和贫民街。 稍微逛逛,太阳下山便回到旅馆了。 晚饭呢,嘛,以这种文化水平奋斗着…… 辛香料果然很贵吗,味道不够丰富的感觉。 虽然不是不好吃,不过还是觉得少了些什麽。 啊,要从家里带调味料过来吗? 饭後从房间回到家。 沐浴在时隔许久的莲蓬头下,复活了呜呜……

隔天一早,吃完饭马上上街往不动产屋去。 不对,是起床太晚差一点没吃到早餐,想说这时间都已经开门了吧,不动产屋。 在路上跟人问了几次才总算到达目的地。 毕竟是伯爵大人推荐的店家,大概没什麽问题。 小心翼翼的进到店里。 不是啊,虽然堂堂正正的进来就好了,还是习惯性的……

「欢迎光临。」

应该是不同的语言吧,但是不知什麽原因,在如此熟悉的问候下,年轻店员前来迎接了。

「欢迎莅临敝店。今天有什麽事情呢?」

哦哦,以孩子为对手都不马虎地对待客人。 教育执行的相当彻底啊。 感到佩服的同时,一边轻轻交出介绍信。

「那个,希望的是带有居住区的店面……这个是介绍信。」

店员收下介绍信,没有开封只确认背面的签名。 接着便请光波稍待,慌慌张张地往深处奔去。

「哦哦,真不愧是伯爵大人,立即见效啊!」

很快,年长的男性慌忙跑了出来。

「让您久等了,我是店主鲁兹?佐尔坦。这次光临小店……」

店主亲自接待吗?啊,当然的呢,因为有了大贵族的介绍信。

「请多多关照。其实是想要一个店面……」 「是的,伯爵大人的介绍信上有详细记载。有几个推荐的物件,要说明的话,请务必到里面来……」

跟着鲁兹先生进到店面深处。 大概普通客人是在店前面的桌子招待的吧。 VIP待遇呢,好吃的小点心什麽的都拿出来了喔。 点心也就一般般。 不对,大概努力过了吧,这个世界。 只是,与日本相比的话差一些些呐,抱歉。 嘛,鲁兹先生也认为我吃习惯很好吃的点心吗,看到我不觉得特别好吃的表情也没有因此失望的样子。 不对,还没到会难过的程度吗? 对眼下的鲁兹先生而言。

「……於是,这些就是推荐的物件吗……」

嗯,虽然让他介绍过几个了,不过位处贵族街的先略过。 不是,就算治安好,客人质素也高,但是首先来说,贵。 然後,我并不想客人只有贵族。 贵族街的话,平民不好过来的吧。 不不,不是讨厌贵族喔。 贵族也有好的人不好的人。 平民也是,好的人不好的人都有吧。 然後奴隶也一样。 只是,仅仅以贵族为顾客来说,总觉得累得半死又不好玩呐。 自然,也没有偶尔来捣乱的客人。 因此,跳过贵族街,也绝对要避开靠近贫民窟的物件,所以剩下的是平民街中心地带附近,接近贵族街的地方。 嗯,当然要大捞一笔,贵族客也是必须的呐。 这一带跟好吃的餐厅也近,这样。 不是啊,昨天是去周边调查不是去玩啊,为了调查喔,真的!

「那个,这里跟这里,还有这里。可以去现场看吗?」 「当然。要马上前往吗?」 「是,拜托了。」

我跟着鲁兹先生的引导踏上当地巡访的旅途,剩下的小点心都塞进口袋里。 咦,服务员的女孩子带着悲伤的眼神朝这边看。 哎,哎哎! 难道说,剩下的点心是给那孩子的? 也是,已经拿出来过的饼乾再拿来用什麽的,确实会砸了店家的招牌。 作为大人的心意,留给女性员工或小孩子也不奇怪。 啊啊~不是故意的啊…… 对不起。 下次会带日本糕点来的。 绝对。

当地巡访之旅,第1回。 嗯,面向大马路地点很好,人也很多。 只是有点窄啊。 而且我的店倒不必有很多行人往来。 口耳相传,只要知道的人会来就好,毕竟客人一多很累的。 薄利多销,是杂货店『光波』的核心价值来着。 ……不满意的店面呐。

当地巡访之旅,第2回。 嗯,鲁兹先生,以为我是大富豪吗? 这般巨大的房产是要怎麽着? 是那个吗,在这里开孤儿院让孩子们去当店员啊。 我是圣女大人吗?还是慈善家呢?是吗? 跳过跳过! 去下一个啊,下一个!

当地巡访之旅,第3回。 嗯,从大马路过来第二条巷子。 适当的少量行人,适当的荒凉商店街。 原本是旅馆兼餐厅的砖造3层建筑。 光是作为餐厅跟旅馆,就会有水井跟庭院不错呢。 座位区够大能改成卖场,厨房则是装上澡堂。 嗯嗯嗯嗯,不是很好吗。 一开始的太小,再来又太大,最後才刚刚好的这种安排,我知道的啊,鲁兹先生! 实在是忠於基本销售技巧呐。

「就这个拜托了!」

要卖金币几百枚的东西,跟买甜点一样简单的出手了。 啊,说起来,忘记问售价了。

「「「欢迎回来,小小姐。」」」 「啊,呜……」

後面的鲁兹先生尽情地痉挛着。 不不,是为了商量支付的事情才带过来,跟鲁兹先生一起去的伯爵邸哟。 於是,佣人全体出动被当成大小姐来迎接了。 这下绝对是伯爵千金错不了啊。 鲁兹先生,汗停不下来喔。 直接被领往接待室。

「我是执事的鲁法斯。小小姐,这位是……」

鲁法斯先生向鲁兹先生报出姓名,往我的方向询问。 嗯,无视掉我也是第一次见面呐。

「啊,是要卖我店面的房产屋的鲁兹先生。为了商讨钱的支付事宜让他过来了。」 「原来如此。鲁兹大人,请多多担待当家的光波小小姐。」 「不,不敢不敢,还没有那种程度!」

据说大贵族家的执事,拥有鼻子呼一口气就能把哪里的商店主给吹翻的这种程度的影响力。 领地宅邸的执事斯特凡先生是这麽说的,在他争取到『我的独占时间』的时候。 嘛,虽然那时也听说过王都宅邸的执事,鲁法斯先生的事情。

『虽然还年轻,嘛嘛!』这样,但是被交待了绝对不能说出这件事…… 说不定『嘛嘛!』在业界里是相当的赞赏吧。

「哎呀,小小姐,您的髪型似乎稍微乱了呢……贝尔塔,请带小小姐去整理造型!」 「是的,马上!」

哎?哎哎?现在,正相谈中……

转眼间被女仆小姐拉着手带出去,进到更衣室里。 然後头发喷上了什麽梳了又梳,各种弄来弄去後才平安地回到接待室。 奇怪?鲁兹先生,为什麽是要死掉的表情呢?

「哦哦,小小姐,您回来了吗。嗯嗯,头髪梳理後实在是美丽动人。那麽,回到支付金额的事情呐。鲁兹阁下,价格多少是好呢?」

没来由要死掉的鲁兹先生,拼命地挤出话来。

「金,金币,280枚!」

喔喔,好便宜! 这下可以放心买了啊。 之後,金额方面就决定由玻赛斯家来支付。 另外还有金币20枚的改装费用让我直接收下。 金额刚好变成整数呢! 书面资料会在日後做好送来,跟鲁兹先生在王都宅邸前道别。 店面的钥匙已经交过来的情况下,文件什麽时候准备好都没差。 普通的话因为要提防诈骗事件,不会进行连纸本也没有的合约。 不过要是打破了在伯爵邸,以执事为首的复数佣人面前所交换的合约会发生什麽事,即便不是做生意的人也不难想像吧。 换言之,什麽也不必担心。 嗯,靠山,最强!

「打扰了~!」

光波跨进门口,出声招呼。 从深处传来回答,有着中年左右稍稍上了年纪的结实身体,一脸不快的男人出现了。

「喔,什麽事?」

这里是木工加工屋,也就是木工加上装潢的店。 跟鲁兹分开的光波,想着哪里会有帮忙重新装修的店家时,灵机一动。 对了,不动产屋绝对会有相关的联络! 虽然才刚刚道别,不过还是请鲁兹先生介绍吧。 还不熟悉这里,能用上的关系什麽都要拿来用! 那麽既然是顺便,就先回日本一趟去糕饼店挑了几样好吃的,才又到鲁兹先生的店。 把礼物塞给在店门口发现的刚才的女孩子。 虽然吓了一跳,她还是好好收下,去叫鲁兹先生了。

「请帮忙介绍有着扎实的本领,於技巧和技术上拥有自信及自尊心,但是头脑不僵化,对於挑战新事物不会抵抗的人。」

如此拜托的光波,不知为什麽鲁兹先生则是百般推辞。 最终在光波不断坚持下,鲁兹先生还是投降了,条件是如果同意他的请求才愿意介绍。

「那个,虽然只是个人的请求,不过希望工程费能够不要杀价。」 「哎?这是当然的吧?跟专家或拥有技术的人讨价还价什麽的,不等同於小看了那些技术不是?对於优秀的能力和技术,正当报酬是必要的吧!」

再听到说这次是由光波直接付款,鲁兹才终於放心介绍了木工师傅。

「像是这样,想拜托您了。」

看到光波在桌上摊开的纸卷,昆兹非常吃惊。

「什,什麽啊,这个是……」

首先,对纸本身很是讶异。 又薄又滑顺,相当结实的高级纸。 然後是惊人地细小,彷佛精密文字般的符号以及图面。 这又是什麽啊?! 而更令人咋舌的是,那图画所描绘的东西是如此的新颖,美妙! 是桌子吗,这个! 这一边的是柜子?这是……

「啊,这几个就好了。这边的,这个。这个架子,这个展示用的东西。还有,门窗等等的防盗设备安装。这里,跟这个一样。金属制品我会准备好拿来。另外,大的水箱放在这个台子上。水箱的照片……画在这里。尺寸写在这边的笔记。还有,浴室设置在厨房。因为水路从这里经过,区域划分就拜托了。其他的,等看到现场详细再说……」 「我做……」

握住了纸束,从电脑印出来的十几张A4纸,呆然的昆兹低语。

「不是啊,但是费用上还没……」 「我做,这活,我来做!」

一下子变得这麽有干劲好吗?

「相反的,这些图样,之後能不能给我?」

哎,这样吗?

「好哟。说起来,这里只是样本而已。之後会再拿来更详细的资料哦。必要的话,就算跟这次委托没有关系,各种家俱的资料也可以拿过来。」

这种程度也没问题呢。 单单就设计上而言也不是什麽特别突出的技术。 制作的方法和强度等等都要靠自己努力才行,真要说的话……

「我做。我,会赶上那位天才的……」

哎呀呀,是按到什麽奇怪的开关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