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话 下一个国家 3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不好意思,之前已经说过了。这次的事件不仅是一个国家的命运,也是决定这个大陆所有人、所有国家未来的重要事情。因此,没有在谎言,欺骗,谋略等方面浪费时间的余裕。所以,占便宜、虚假、背叛,一切皆不承认。所提出的条件是否那个国家真正的需求。我们会判断并做出回应。」 「这、小姑娘、到底是……」

在伯爵大人叫我「姬巫女殿下」时,就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虽然不是相邻的国家,但与帝国的战争,在最近的几十年里还是算一件非常显眼的大事件。 事件的概要不可能没传达到。 不过,也有可能只知道王宫里公布的「勇敢的贵族少女」的程度吧。 但不管我的传闻如何,在这里,必须要表示出我有着决定权。 如果是伯爵大人的话,有作爲使节团的团长以及贵族的立场,是不能采取这种莽撞的态度的,但如果是我的话要乱(搞)来(事)更爲方便。 不是作爲子爵家的当主,而是用「姬巫女殿下」的立场。 让我令他们明白这件事吧。

「把谈判对象称爲小姑娘,已经收到了表示不打算进行正经的谈判的意思。而且,这是对作爲我国代表的使节团的侮辱,也就是对我国、以及我国的国王的侮辱。这次的事,会好好地传达的。那麽,这次的谈话恐怕是与您没有缘分了吧……」

由於我停了下来,伯爵大人也停了下来,再度迈步走出之时使节团也跟随我一起移动。

「等,等一下!伯爵,这是怎麽回事啊!让这样的小姑娘随便说任性的话可以吗!把我国当成笨蛋,会变成怎麽样呢……」 「啊?」

再次停下脚步回头的伯爵大人,用惊愕的表情对国王宣告。

「最初把人当成笨蛋的,不是陛下那边吗?而且,如果是我的话还好说,但这次协定的重要人物的姬巫女殿下如此判断,我们也不能插嘴。而且,即使不加入协定也可以,对克尔索斯王国来说什麽影响都没有。不需要准备更换军备的预算。也不需要参加联合军事演习,现在的状态会持续下去,所以不必担心……」 「诶……」

如果愚蠢到连伯爵说的话都听不懂,根本不可能胜任国王一职。 换句话说,只有这个国家会拥有比周边国家落後的军备,在大同盟面前被淘汰。 克尔索斯王国在外交上一直都是态度强势的。 但是,我认爲他们并不是真的以爲自己是个大国,而事实上国王和大臣也并非如此傲慢,没有特别优秀之处的国家不能被其他国家小看,爲了缔结一个更有利条件的条约,才不得不扮演这样的角色不是吗。 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有理由优待他们。

「请您等一下。」

列席的一名重臣代替沉默的国王大声喊道。

「所谓协商,就是要将双方要求的条件相互磨合,相互让步的吧!那样单方面的拒绝(愤然离开),算什麽?」

嗯,来这一招啊。 那麽,那个由我来回答吧。

「那是在相互提出最大让步条件时的事。一开始就提出无理的条件,和提出最大退步的对手对话,这样不能算是公平吧?那可真是,与把商品定爲不合理的价格,对杀价的客人降低价格,对不杀价的客人直接售卖的商人一样的吧。我呢,是不会与根据对象改变价格的商人进行交易的。从一开始就给商品定了合适的价格,对谁也以同样的价格售卖。我想要从那样的商人那里购买。作爲卖东西的商人也是一样的。国家间的协定也是如此。不是签订公平的协定,而是想要通过各种手段来达成对自己有利的协定的国家,有必要和他们签订协定吗?爲什麽有必要签订对自己不利的协定呢?明明还有很多其他诚实的国家……嘛,就是这麽回事。协定请和愿意全盘接受你们的条件的国家去签订吧。和我们无关的,别的国家……」

然後这次,离开了沉默的列席者们,我们使节团一行离开了会议室。

「……那样就好了吧?」 「嗯,非常好。他们也不是笨蛋,知道至今的方式是行不通的,便会做出改变。措辞虽然有点无礼,但那一点对方也是一样的。即使对方是国王,这边也是得到了陛下委托的国家代表,不是可以随便被侮辱的。对方也不责怪这一点。而且,终止对话的不是使节团而是『姬巫女殿下』,跟本人没有关系。」 「什麽啊,那是」

我可是会生气的,当然,这只是开玩笑而已。 从一开始,那样的事情已经说好了。

「啊,因为陛下说过『和克尔索斯王国的谈判不顺利结束也没关系』。反正在事前会议结束之後,都会慌忙靠过来,好像是这样预计的。如果被孤立,国家就没有未来,但没有足以挑起战争的国力,也不是会使出无谋手段的笨蛋。而且时间拖得越长,立场就越差,因爲会不得不低下头去。那麽,改变态度会是什麽时候呢?我们离开这个国家後,向我国派出急使吗……」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处理好,但是在和其他国家的谈判上,国王和伯爵大人都是专业的,而我则是外行。 而且,不能用地球的常识来思考。 因爲时代背景、历史、文明以及情报的重要性等,作为基准的东西有差异。 这里就乾脆相信伯爵大人吧。 总之,今天的工作到此结束! 接下来,3人继续游览王都!

「陛、陛下,该怎麽做呢?」

在会议室里,留在这里的克尔索斯王国的列席者,慌忙向国王请教。 不,如果自己没有好的提议就依靠上司,不能说是「请教」。

「……不用着急。已经招待了使节团参加晚会,得到了会参加的回覆。虽然预备会议已经娱成这样了,但是不能无视曾经接受的邀请。无视的话这才是对我国的无礼。我会在那时候做点什麽的!」 「「「「「哦哦!」」」」」

不愧是陛下,从列席者之间发出了令人佩服的安心声。

「蠢材!本来这种事应该是你们来想办法的,把工作交给我是想怎样!」

对国王极爲正确的责备,重臣们感到羞愧。

「算了,晚会本来只准备晚餐,之後再加上舞会吧,再把伯爵家和侯爵家的12岁到22岁长相出色的男人集合起来,即使有未婚妻的人也可以。把那个女孩笼络过来的话,总会有办法的。」

关於第3公主殿下,因爲继承顺序低,参加这样的旅程可以轻易表示出是『即使舍弃了也不心疼的人』。 所谓王家同行只是爲使节团贴金的装饰品,因此完全没有在意。 所以,只有在最初的仪式上交谈过,预备会议时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 因爲作爲王族的上下关系、与及会议的主角是使节团团长,这并不是什麽非常失礼的事。 确实,第3公主对於会议内容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但是,对於姬巫女大人,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诶?不想出门啊,那麽麻烦……」 「就是这样,井阪十藏!」

嗯嗯,莎宾娜也终於能自然地使用了呢,『就是这样,井阪十藏!』。 虽然柯蕾特也有在训练,不过这里不是柯蕾特出场的时候。

「诶……」

然後,伯爵大人被吓到了。

「不,被邀请的是『使节团的各位』,但我们不是使节团。」 「就是这样,井阪十藏!」 「不,莎宾娜,那个一次就好了!而且,我有某皇讨厌的预感哦……你没有那种感觉吗?」

伯爵先生也是这麽预想的吧,露出了苦笑。

「不过,如果不让他们下台阶,对方也会很困扰的吧……」

伯爵先生,真是体贴啊。 但是,这种温柔,不应该只向着敌人,而是应该向着我们!

「那就联系陛下吧。发出把伯爵大人派到对方的国家的指示,也许会留在这个国家……」 「住手啊!!」

啊,血管好像要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