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话 下一个国家 5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明天要进行枪械展示。而且,如果国王希望的话,谈判的使节团也会派遣……」 「诶?」

把事情告诉从晚餐会回来的伯爵,伯爵瞬间睁开了眼睛,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的态度。 隔壁的克拉尔德大人,还是呆呆的。 嗯,人生经验的差距显而易见。 克拉尔德大人,你要更加修行,成爲一个老练的好男人。

「那麽、什麽时候变成这样的?」

虽然伯爵先生会这麽问,但是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爲对面的领导层都参加了晚宴。

「对方好像也有头脑灵活的人。第三王子殿下,好好地跟了过来。也许不是国王的指示,而是独断。」 「什、什麽!除此之外,没有做其他交涉和约定吧!」

那个?刚才还是一副很坦然的样子,可是伯爵突然慌张起来……啊!

「没关系,我不会让莎宾娜嫁出去的!」 「不、能决定那个的人、不是子爵……唉!算了……」

什麽啊,说话有点不乾脆。 然後,爲什麽要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着我,莎宾娜…… 柯蕾特因爲不知道对方在说什麽,所以没有关系。 对,公开展示,和正式谈判的使节团的派遣。 那样马上回答,没有踌躇地选择了「手」的话,是我们完败了。 嗯,剩下的两个,全部都作爲礼物了! ……太天真了。 但是,嘛,几乎是没有登上王位可能性的王子,如果不给他点功绩,他的就很难立足吧。 如果妹妹说,哥哥好厉害~~王子也会很高兴的吧……

就迢样迎来了第二天的公开展示。 时间和地点、由对方安排,萨瓦斯殿下应该会处理好的。 昨天已经跟他商量好了。 然後背着M1格兰德的我,和莎宾娜、柯蕾特、还有使节团的各位一起去王宫,在焦急地等待的萨瓦斯殿下的带领下,直接去了展示的会场。 会场跟昨天拜托的一样,在50码距离的地方有一个穿着铠甲的人形,後面是筑山(假石山)。 後面不是土堆的话,因爲不知道子弹会弹飞到哪里,所以会害怕得不敢开枪。 射击位置上还摆放了供托用的木制台子,跟要求的一样。 ……然後在会场里有很多观众。 第一天预备会谈的大臣们、军人们、还有国王和第一王子,第二王子。

「那麽,我们马上开始展示新型武器,请您仔细看。」

我这样说着,请萨瓦斯殿下离远一点,打开了从肩上放下的背包。 国王他们?完全无视。 这是『爲了给朋友萨瓦斯殿下看的展示』,跟那些只是碰巧在一起观看的人们没有关系。 特别是,称呼这边爲小姑娘来嘲笑,把谈判的机会破坏的人之类。 派遣正式会议的使节团的事情,也只不过是『如果国王希望的话』。 因爲那是对方自己搞垮的,除非对方主动请求,否则我已经不想搭话了。 因爲萨瓦斯殿下没有这样的权力,所以对他说「如果有决定权的人拜托你了,我可以考虑」。 有决定权的人,说白了就是国王。 那个国王,实际上并不会低头,可能会做『跟低头同义』的事。 不,我倒是完全没关系,不管他低不低头……

与上次一样,将枪身放在木质台子上,将右手刀挂在螺栓的杆上,尽力拉下去。 看到这一情景,莎宾娜和柯蕾特分别抓住了萨瓦斯殿下的左右手,稍微退後了一点。 其实刚才的位置也完全没问题,不过这是爲了展示萨瓦斯殿下和莎宾娜的亲密的演出。 如果第三公主殿下和公主巫女两人私下变得亲密的话,殿下的股价也会稍微上涨吧。 也许会原谅他跑到街上去玩的事……哎、现在也好像一直去玩,没关系吗?

从口袋里掏出1枚7.62mm NATO弹,插进了药室,用拇指推着Magazine Followers轻轻地拉了一下螺栓,确认了锁定脱落的触感之後,用力关闭滑膛。 然後再打开安全装置。 把枪身寄托在木质台子上,先瞄准,然後解除安全装置,再瞄准,一下子用力按下扳机……

嘭!

「殿下,请确认。」

在稍微远一点了的地方,有两名『殿下』在,不过没有关系。 因爲今天我们的对象,只有作爲第三王子的萨瓦斯殿下。 殿下点了点头,朝着目标的铠甲人偶的方向前进,但是我不能动。 因爲不想放下枪走开,而且客人们纷纷地向靶子的方向走去,我过去的话好像会被问东问西。 想要避免麻烦事。

「……好厉害……」

确认穿透了铠甲的观众们沉默着,然後殿下这样说道。 嗯,果然,懂得担心的人就是不一样的!

「……嘛,开发这样的武器和生产、和剑一起让所有士兵都带着,只有加入协定的各国。大海对面的国家可以建造战舰,装载着大炮……比这把枪强数百倍的武器也制造出来了。虽然要花很多钱,但这个国家不用爲此担心,真是太好了!」

这样说着、明明是这边是微笑着的,爲什麽对方会做出抽搐的表情呢。 因爲并没有装入子弹,把没有下发子弹而打开的滑膛关上,将M1格兰德收纳在枪盒里,然後挂在肩上,然後被背面搭话了。

「请等一下!」

啊,是国王。 我还以爲大臣那边会来呢。

「我这边,没有话想对你说。」 「诶?」

也许这是国王有生以来遇到最粗暴的话吧。

「如果找女神有事,就到教堂祈祷吧。如果我有事,就通过中间人吧。你失去了直接谒见我的资格。」 「诶……」

不仅是国王,站在他身後的两个王子、大臣们,还有萨瓦斯殿下都凝固了。 不过,也不会因爲无礼突然遭到攻击,万一之时就转移至别处吧。 转移後逃走的话,之後伯爵会用「姬巫女大人在模仿什麽」之类的话混淆过去的吧…… 首先,应该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态。 嗯,当然,事前已经和伯爵大人商量过了。

『姬巫女大人』不是属於使节团,作爲使节团不能插手的女神之使者,也就是说不管做出什麽强硬的事情,使节团也没有任何责任,就是这样的作战。 由此可见,不管对方逞强也无济於事,相反情况只会越来越恶化。 不,我是反对的喔?会不会有点勉强呢。 但是,伯爵还是要执行,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也就无可奈何了。 虽然使节团没有对我们的命令权,但是在与协商相关的部分上,也不能忽视使节团团长的伯爵大人的判断。 国王大人就是这样说的。 对着僵硬的国王,我把右手的食指稍微弯曲,指着伯爵大人。 这样的话,就知道该怎麽做了吧。

「那麽,萨瓦斯殿下,多谢您的照顾了。那麽、後会有期。」

说着,我们三人迈开脚步,没有任何人出来停住我们。

「啊~结束了结束了!」

在旅馆里尽情地伸着懒腰。

「太乱来了,我差点晕倒了!」

莎宾娜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不,不是说了即使谈判不成功也没关系吗?国王也是,不会认真地对其他国家的使节团的同行者,而且是公主殿下和姬巫女大人动手。那样才真的会引致国家灭亡。」 「所以说,即使他情况激动得失去理智也不奇怪!王族,而且是国王在众人面前受到如此侮辱,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就此罢休的。他很好地克制了呢……」

莎宾娜一脸感慨地说。

「诶?可是,伯爵大人……」 「大概,本来是打算让他生气的。预料到姐姐大人会带我们转移,对女神的使者出手了,这样的事实被证明就够了,不过不知道是否打算以自身爲盾保护姐姐大人。不管如何,那样的话,绝对的牌都能拿到手吧……大概是察觉到姐姐大人能轻松地转移的事了吧。在前一个国家的时候,从袭击现场到王都,王都再到袭击现场所需的天数不符。」 「诶……」 「姐姐大人太天真了。所以,我不跟着你的话……」

那是什、什麽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