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7话 闲话 如果珍珠是武器那麽爱莉丝大人是勇者王 1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呜……」

因社交季停留在王都的玻赛斯伯爵,停下了手头上文件的工作,对一封信面部变得僵硬了。

「这个,这个是……」

没错,这个就是第诺贝尔克侯爵夫人所寄来的邀请函。 是致予玻赛斯夫妻宴会的邀请。 这点的话没有问题。 常有的事情。 ……问题是,第诺贝尔克侯爵夫人与玻赛斯伯爵夫人的关系很恶劣。 玻赛斯伯爵本人与第诺贝尔克侯爵夫妻之间,以及第诺贝尔克侯爵与玻赛斯夫妻之间的关系,也并没有说是不好。 倒不如说,关系很好,特别是伯爵和侯爵作爲各自领地的领主以及相同派系的贵族,彼此交情颇深。 但问题是,第诺贝尔克侯爵夫人与玻赛斯伯爵夫人。 她们的关系,就不好了。 不好到了有致命的问题。 在王都面向贵族的女子学院作爲同学年的同学时,关系就不好了吧。 还是说是因爲在玻赛斯伯爵向夫人求婚时,是在尚未与侯爵相遇的第诺贝尔克侯爵夫人眼前…… 贵族的所谓婚姻,是与本人的意志无关,由家族之间不经由本人直接的决定的。 由本人直接求婚的情形并不多见。 而且,要是下级贵族的末子也就算了,伯爵家的世子直接求婚就真的很少见了。 不用说,当时引起了很大的骚动,众多贵族少女用羡慕的眼神看着爱莉丝。 爱莉丝当时说上了女子学院,虽说是叫学院,但那不过是爲了贵族家的女儿有着最低限度的『与家人与佣人之外的,其他家族的人的交流』的经验,只会待很短时间的校园。 学业以及作爲贵族的素养教育是在各自的家族内由家臣或者佣人、家庭教师负责的,所以那里就像是一个玩乐的地方。 ……但是,那里也似乎是将会切身学习到派阀关系或者实力差距,令人生畏的地方。 然後对於在女子学院上学的女性而言,绝对不会把在女子学院的生活当作是爲了与男性们说话。 玻赛斯伯爵在很多次对妻子的询问中,果然也只是觉得和自己所上了的与朋友们练习剑术或是玩着无聊的游戏来回奔跑,在此之中得到了一生的朋友或是多位知己,还有社会关系的男子学院有着稍稍的不同,什麽也没有理解到。 总而言之,第诺贝尔克侯爵夫人与玻赛斯伯爵夫人之间的相性非常差。 不管怎麽说,宴会若是某家孩子的披露会或者生日、主人家重要的纪念日之类的,相互仅是无视也并不会产生很大的问题。 毕竟相互之间还是有这种程度的常识的。 但是,在没有太大必要去顾虑别的家族或者孩子们的宴会上碰面,平时都会发生很严重的事情。 而且这次东道主是第诺贝尔克侯爵家,宴会的名目是侯爵夫人的生日宴会。 不会对别的家族产生太大的困扰,也没有必要在意孩子们,还是自己的主场。 侯爵夫人是不会手软的。 然後不用说,爱莉丝也一样…… 伯爵抱着头,脑海中浮现了龙与刺尾狮浴火奋战的姿态。

「当然要去。」 「嗯……」

没能拒绝出席啊。 不对,是没有给机会我拒绝掉啊。 要是能让我拒绝掉就好了啊…… 这样想着的伯爵,马上泄气了。

「这是在不利的地方战斗,不能被认爲是逃避了。」 「原来是战斗啊……」

伯爵看起来已经彻底放弃了。 爱莉丝大人,果然还是老样子呢。

「要是战场是在不利的地方,那麽准备可以颠覆不利的武器就好了。」 「咦?」

玻赛斯伯爵没能理解妻子的话是什麽意义。 但是看到妻子微微坏笑的表情,就已经可以完全明白了不会有什麽好事发生。 贵族的宴会,并不像日本平民的宴会,一开始会有打招呼之类的。 人数慢慢增加,人们在各自的圈子的谈话,过了一定的时间会有主办者的问好。 准确来说,因爲人们很难如约按时到了,自然便有了这样的流程。 然後准时到达有所失礼,刻意迟到一点也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也差不多要到客人到齐的时候了。

「欢迎大家今日参加本人的生日宴会。」

在第诺贝尔克伯爵的护送下伯爵夫人登到台上开始问好,而玻赛斯伯爵对平常会很不痛快看着这些的妻子却很奇怪地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感到了万分的不安。 简朴设计的礼服大大地敞开胸口,轻轻搭上了披肩,妻子的姿态很美。 就在伯爵看着那与初次见面时相差无几的姿态看得着迷的时候,侯爵夫人的问好结束了。 她从台上下来之後直接向这边走来了。

(啊啊啊啊啊……)

自己无可作爲。 这麽想着的玻赛斯彻底放弃了。 然後在正在走来的侯爵夫人的身後,是浮现与伯塞斯伯爵相同表情的第诺贝尔克侯爵的身影。

「哎呀,玻赛斯伯爵夫人来爲我庆生了?」

虽然二人本是同班同学,但也绝对不会直呼对方的名字。

「嗯,听闻侯爵夫人又增长了一岁,所以请务必让我见证那个瞬间,呵呵呵!」

嗙! 侯爵夫人的颞顬附近浮现了青筋。

「哎呀哎呀,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周围陷入沉静,来客们的表情僵硬了。 然後,用空虚的表情看着这一切的玻赛斯伯爵发自内心地想道。

(好想回家……)

「对了,丈夫把这个作爲生日的礼品,送给了我……」

与爱莉丝同样搭上披肩的侯爵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把她的披肩取下来了。 然後出现在披肩下面的是……

「「「「「哦哦哦哦哦!」」」」」

在来客之间,涌出了喧嚷声。 那是闪耀的红宝石项链。 从色泽、尺寸、没有任何杂质的光泽等来看,那是不戴在侯爵夫人的身上而戴在王妃的身上也毫不奇怪的珍品。 侯爵夫人爲了让大家看得更清楚,把吊坠拿在手里,若无其事地……一点也不像这个样子地,摆到了爱莉丝的眼前。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如同在炫耀胜利的笑容。 侯爵夫人在与爱莉丝的战斗中,绝对不会说出『侯爵与伯爵爵位的不同』。 那是丈夫的身份,与彼此自身间的优劣差异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这个不一样。 这个宝石是自己的所有物,是装饰自己身体的物品。 也证明了自己有着让丈夫献上此物的魅力。 总而言之,这是『自己实力的证明』。 然後本是想以爱莉丝不甘的表情取乐的侯爵夫人感到了惊诧…… 爱莉丝看起来没有丝毫的不甘,反而还浮现了微微的笑容。

(……咦?)

没错,爱莉丝已经预料到了这点。 给担任女仆的少女零花钱,说『去和第诺贝尔克家的女仆交朋友。爲此所使用的经费,我将会与零花钱分开,全部支出』并不是无谓的。 女仆们扑向了甜品店或杂货铺全额免费的机会。 配合侯爵家佣人的休假,自己也休假,暗中接触。 在甜品铺埋单,关系很快就变好了。 没错,就这样听到了诸如雇主给夫人买了很珍贵的宝石所以夫人现在很得意,或者是因爲那个似乎花了不少钱,所以雇主现在感到很难受之类的滑稽的事情。 然後,爱莉丝开始反击了。

「哎呀,我也从丈夫那里收到了礼物哦。虽然说既不是生日也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

爱莉丝这麽说着,取下了披肩。 然後出现在披肩下面的是。

「「「「「「……」」」」」」

无言。 甚至令人感到恐惧的寂静。 没错,就是那个。 本不应存在於世之物。 何止是王妃,简直是穿戴在女神身上也不奇怪。 啊,不对。 这是「会穿戴在女神之外的人身上很奇怪」。 接近正球体的、硕大的、厚重的、每一粒颜色与大小都接近的、奇蹟一般的珍珠项链。

(……赢了!)

看着因惊愕而表情凝固的侯爵夫人,爱莉丝的嘴角微微扬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