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8话 闲话 如果珍珠是武器那麽爱莉丝大人是勇者王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这,这这这,这个是……」 「普通的珍珠项链而已。明明不是生日,丈夫送给我的……」

对表情僵硬的侯爵夫人的话语,爱莉丝轻描淡写地回应了。 侯爵夫人已经哑然说不出别的话的,然後相对地,其他贵妇的提问如同暴风雨般而来。

「在,在哪里买到的!」 「这是承蒙丈夫关照的人转让给丈夫的。都是托丈夫平素的修爲呢!」 「那,那那那,那是谁!啊,不,是哪位贵人转让的!!」 「我们只被告知了假名,所以真正的名字并不知道」 「抱歉,玻赛斯伯爵。请务必将那位大人向我们介绍……」 「转让的价格究竟是多少啊?」

在後面,是包围爱莉丝的贵妇的丈夫。 伯爵还有侯爵,甚至还有公爵在追问着玻赛斯伯爵。 他们清楚自己回家之後会被妻子要求做什麽,自然会想要得到情报。 当然,他们清楚那是到了何种程度的物品。 但既然玻赛斯伯爵能得到,那麽说不定自己也有可能得到。 赌在那微小的可能性上。 再怎麽是『本不应存在於世之物』,有一个那再有其他的也并不出奇。 会这麽想那也是当然的。 但不管怎麽说,子爵或者更低的人,连去听取情报的气力也没有。 就算再怎麽被妻子纠缠,那也明显不是自己手能触及得到的东西。 不过爲了让妻子死心,可以的话还是想听一下那个的价钱……

不能把实话都说出来。 不管怎麽说,实际支付的金额,不过是那个房子的钱和改装的工钱,还有在出领地前所给的一点点钱。 没错,与那个国宝级,不,还有着更高价值的项链相比,简直就是免费得到。 要是透露实情,可以想像得到玻赛斯家会被人怎麽说。

『欺骗异国少女,抢走她传家宝的大恶人』 『王国之耻辱』 『爲世人所唾弃的混蛋』

虽然这些并不是事实,但是想必再怎麽说明大家也不会接受吧。 若自己站在第三者的立场上,果然也确实是会无法接受,而去责难那个人吧。 伯爵一家其实是想着趁光波赚到钱把伯爵所给的钱返还,亦或者出嫁的时候,把项链还给光波。 说是祝贺…… 若是能嫁入玻赛斯家那是最开心不过了,但即使是嫁到其他人家里,这个想法也不会改变。 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 所以,伯爵和爱莉丝说出了爲这种场合准备的说辞。 当然也和光波对好了。 有七个乘坐小舟的男性漂流到了玻赛斯领的海岸。 看起来是因爲遇难而逃离了小舟。 郑重招待了看起来是随从护卫的六名男性和气质高贵身着奢华看起来是主人的人,数日後爲向陆路出发一行人提供了长途旅行的物资和充足的盘缠之时,作爲感谢的证明,将这个留下了。 恐怕是出身於某个远方的国家,有着高贵身份的大人吧。 然後对无偿的款待不能不回礼,但手上就只有这个了,就是这样的缘由。 随从们全力制止,伯爵也坚决回绝,但是主人若无其事地笑着把这个塞到了伯爵的手上便离去了。 没错,绝对不可能是支付了正常的金额买下的。 要是用正常的金额买下的话,会被人怀疑钱的来源的。 再怎麽说是有实力的贵族,仅仅像是地方伯爵家是没有可能拿得出钱买下达到国宝级的宝物的。 偷税、隐匿财产、挪用领地的运营预算。 不,不只这种程度。 那麽的话,领地内隐藏着金山,或者走私、暗中与他国不正当交易…… 总而言之,会被怀疑不得了的事情,也是说不定的。 所以只能说这是用相当於免费的价格,偶然入手的东西。 作爲领主,然後作爲一名王国贵族,玻赛斯伯爵有着相当的手腕,但是贵族们也知道玻赛斯伯爵作爲一个人也是相当的大善人,所以觉得他真的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对他所说的话本身并没有特别的疑问。 只是那羣人的真实身份还有对玻赛斯伯爵幸运的羡慕,让内心充满了波澜。 然後,贵妇们包围着爱莉丝监赏着『女神的项链』。 她们的丈夫,围着玻赛斯伯爵,各自热烈讨论着神秘男性们的真实身份或者项链的出处,还有是否还存在这相同的物品……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在一圈又一圈的人们的外面,第诺贝尔克侯爵夫人一个人站在最後被留下了……

侯爵家宴会的七日後。 玻赛斯伯爵面部僵硬地告诉因成功给予第诺贝尔克侯爵夫人强力打击而心情愉快的爱莉丝。

「……从国王陛下那里,收到了明天晚餐的邀请。」 「咦?」

爱莉丝会惊讶,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先不论会议,陛下发出的集会或者晚宴的邀请,一般而言至少会提现一个月发出邀请函。 爲了能够将其作爲最优先的事项排除其他的预定。 然後贵妇会配合这个时间更新礼服还有珠宝,进行身材的管理和肌肤的护理。 这个是,没有邀请函,口头的。 而且仅提前一天。 ……不可能。 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话说,这是大概有多大规模的晚宴?」

如此仓促的话,不可能是普通的晚宴。 应当是规模很小,仅有数人的晚宴。 若是公爵或者侯爵还好,对於仅是一介地方领主的玻赛斯伯爵而言,被这样邀请会面,是非常光荣的事情。

「只有我们。」 「咦?」 「得到邀请的,只有我和你,爱莉丝罢了。所以说,这称不上是晚宴,只是简单的晚餐,不是正式的宴席。然後陛下说了『戴着珍珠项链过来』。」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哪怕是爱莉丝,也不由地叫出声了。

「这,这次能到得到邀请,我感到万分的……」 「啊,可以了!不是正式的宴席,除了侍者就只有我等了。无需拘谨。」

爱莉丝自出生起便是贵族家的女儿。 而且在学院的时候经常被很多人议论。 并且还向国王陛下问过好。 但这不过是在大型的宴会上,作爲出席者的一员,作爲流程的一环,讲出了问好的说辞。 被邀请到了这样像是家庭派对般的地方与陛下对话,也难怪说话会紧张。 然後与陛下稳重的态度不同,他的旁边发出了刺人的视线。 没错,就是从王妃殿下,看向自己颈部的视线。

((啊~果然是这样……))

这是当然的。 毕竟是在口头邀请的时候就说过要戴着这个过来,然後开始进餐,迫不及待的王妃提出问题。

「那个,项链是在哪里……」

听闻到项链的时候,想必也听闻到其入手的缘由,但是王妃殿下也许会想着说不定是稍微对大家掩盖了些事实,又说不定对国王夫妻就可以说出真实的情况,便这样发问了。 但是玻赛斯伯爵夫妻重覆了与宴会时相同的说明。

「那麽,关於可以调查到那些人出身的线索……」 「他们多次表达了感谢的话语,但是关於自己什麽也没有透露。」 「是这样啊……」

虽然王妃殿下的样子看起来很失望,但是也不像是会简单地放弃。 本来那就很可能是绝无二品,仅存一个的宝物。 要是说真的,应该是『连一个也不存在的宝物』。

「那,那麽,这条项链……」 「嗯,不可能再得到与之相同的项链了。说不定是伯爵关照有困难之人,得到了女神的赏识……」

国王陛下慌忙地插入,打断了王妃的话。 就算是王妃,也不能再去强行要求不打算继续说下去的对方说明了,而且万一让她对伯爵夫人说出请求转让项链的发言,会变成很恶劣的事态。 那条项链是作爲报恩赠与伯爵的礼物,而且已经赠与妻子这点也已经表示有很多人已经知道了。 要是王妃戴着这个出现在人们的面前的话。 国王夫妻叫来贵族,那个贵族心怀感激而来,却被攫取了自己赠与妻子的高价珠宝。 要是这样的传闻传开了,王家的权威会大幅下降。 即使伯爵夫妻拒绝了,仅仅是这一请求的事实,也是致命性的问题。 而且,在仅仅叫来了玻赛斯伯爵夫妻的晚餐之後,要是被人看到对玻赛斯伯爵的态度很随便,也会被贵族们认爲『强行索要项链被拒绝之後,就摆出嫌弃的样子……』……

(搞砸了啊啊啊啊啊~~!!)

国王陛下至此,终於明白了自己所招致的大失败。 妻子纠缠着自己说要一定要见识一下现在独占着社交界话题的玻赛斯家秘宝『女神的项链』,於是便仅仅邀请了玻赛斯伯爵夫妻前来晚餐。 就算是侯爵家的宴会,不是伯爵本人而是仅仅是夫人的生日宴会,国王夫妻也会出席的话,那就没完没了了。 夫人的生日宴会会出席,那麽长子的生日宴会也要出席。 再进一步,次子的宴会也要出席。 要是这样的话,会陷入每天都必须要奔波於不同宴会的窘况。 就这样说着,制止了希望出席的妻子让她不参加,但是又无法应对因此说着只有自己没能见到『女神的项链』,会和大家无话可说的不断哭泣的妻子。 没想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国王陛下偷偷地看着玻赛斯伯爵,伯爵微笑着说道。

「陛下,在三日後的会议上,我准备提出对北方边境地区的开发支援请求。到时,请务必酌情照顾……」

然後,伯爵夫人也同样地微笑着。

(被算计了啊啊啊啊啊~~!!)

北方边境地区有着相当实力的贵族,克劳斯?冯?玻赛斯伯爵。 以及他的妻子,爱莉丝。 作爲一个人是相当的大善人,但是作爲领主,然後作爲贵族,也是有着相当的手腕。 无论是本人,还是他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