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话 魔物讨伐 4

翻译MAN:

原帖地址:

「用『渡』返回。」 「「「「咦……」」」」

伯爵一家对我的话瞪大了眼睛。 不过,有着消耗我生命力的设定,这也是当然的啦。 所以,这里就。

「由於我们天真的想法,让大家陷入危险之中,还让护卫受伤了。在这种状态下,不能再继续步行数小时了。用『渡』返回玻赛斯邸。猎人之後会送回柯蕾特村。」 「所以说光波,那个村不是这样的名字……」

无视柯蕾特的抗议。 不断重覆的话,到时候就会成为定论。 坚持就是胜利。 但是,在战斗的时候,柯蕾特和莎宾娜还真是老实的啊。 不如说被吓到了什麽也做不了才对……不过我也一样。 即使缺乏力量,用手枪瞄准面部射击说不定也能稍微牵制下。 顺利从手臂之间命中头部的话,说不定就打倒了,再差也能打烂眼睛。 但是,没有做到。 已经是完全动不了了。 明明古龙的时候,还是好好射击了的……

古龙具有智能。 听说好像比这个世界的人类还要高。 说不定有着像是和人类交涉的,像是安心感的存在。 哪怕对方把这边当做虫豸,可以若无其事地杀死。 与之相对,食人魔完全是野兽。 凶残的,暴力与慾望的化身。 对着过於鲜明的死的味道,身体变僵硬而无法动弹。 想必莎宾娜和柯蕾特也是一样吧。 即使是在不是身边的地方袭击人类,面对处於极近距离的魔物,也会变得因恐惧而站着不动。 ……天真。 愚蠢。 只要想到转移,莎宾娜、柯蕾特还有狼牙的三人就不会死了吧。 伯爵他们?大概是没问题的。 即使我们不在,也能轻松消灭全部食人魔的。 啊啊啊啊啊,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我真是愚蠢! 所以……

「这是决定事项。不会变更。」

我隐藏着内心的波动,面无表情地说道,对此,伯爵,还有爱莉丝,也一样面无表情地沉默着。 正常来说,是会愤斥吧。 ……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思绪吧。 亚历克西斯和迪奥多尔有点心酸地看着我。 虽然是想抑制住表情,但是这麽容易看出来吗,我的动摇…… 不,这没关系。

「请聚集到我的身边。」

谁也没有反对,聚集过来了。 然後……

「转移!」

我一瞬间想到应该说『渡!』,但无所谓了。 然後在所有人没有注意到的一瞬间经由地球连续转移到了玻赛斯邸。 留下伯爵一家和护卫,说着『後日来道歉!』,带着其他人到地球的狼牙的基地。 然後留下队长他们,我们和猎人到柯蕾特村。 然後我一个人不断转移,把打倒的食人魔和半兽人带回村里。

「这些全部给你,所以今天看到的事情对谁也不能说。要是说的话……」

被毫无表情的我盯着,猎人面色发青。 拼命地点着头。 看来是对谁也不会说了吧。

『神兵的失态』也好,我的能力也好。 虽然对给予协助的猎人搞得像是在威胁不太好,但要是去四处张扬的话,让猎人看到了太多会有所麻烦的事情。 不过,这些食人魔和半兽人,加上从伯爵得到的报酬,礼金足够多了。 去到柯蕾特家和她的父母打招呼後,回家了。 日本的家。 洗净汗水与污垢後,三人抱在一起睡觉了。 洗浴用创记录的短时间结束了,大家都没怎麽说话。 虽然感觉身体好像在颤抖,但这应该仅仅是因刚刚在浴室变得温暖而产生的错觉吧。

「早上了~~!」 「光波,好烦!」 「真是烦人,姊姊大人!」

我的morning call,恶评如潮! 不过,在耳边喊,说不上是morning call吧。

「昨天明明那是失落,为什麽会这麽有精神啊!」

被莎宾娜这麽指责了,但是我恢复精神的速度可是有公论的!

「哼哈哈,我会反省,但绝不後悔!」 「这算什麽啊!」

正所谓人生在世,什麽都会发生嘛! 所以,用雪柜里的东西做些简单食物,然後送莎宾娜回王宫,送柯蕾特回山野子爵家领都邸,完了我去狼牙的基地。 当然不会突然出现在室内。 出现在建筑外的隐蔽处,然後正常地访问。

「队长在吗?」

我进入到事务所与队长室所在的建筑物,对遇到的团员搭话。

「啊啊,好像在外面训练。」

……真少见,不,正因为是佣兵,所有人并不缺乏训练,但肉体训练一般是在下午。 明明是有说过早上的话气温啊,肌肉啊,满身是汗要冲凉啊什麽的。 我这麽想着,走向被告知的方向…… 队长在挥舞像是模拟剑的东西。 包括昨天的那两位团员,和数人一起。

「在做什麽?」 「哦哦,是小姐吗!为准备下次,在练习剑。果然男人的武器就是剑啊!」

那两位团员也点了点头。

「昨天回来後马上去买了练习用的剑。以後不会再拖後腿了,放心吧!」

昨天的伯爵和爱莉丝,还有亚历克西斯、迪奥多尔、护卫们,真的非常有型。 面对有着与熊,不,超过熊的强韧身体,可以忍受与猎枪匹敌的步枪弹的食人魔,凭藉着技巧、速度与力量,正面战斗并压制,可谓是男人的战斗。 那个姿态,难以认为是人类可以做得到的。 不愧是戍守边境,立於玻赛斯伯爵领的战士们。 这绝对不是在说狼牙的三人很弱。 他们太强大了。 不过如此。 但是这相当耀眼吧。 队长他们三人,和应该听过他们话的数名团员,完全被感染了。

「……」 「怎麽了?」

对没有反应我,队长感到奇怪而搭话。 说不出口。 很难说出口,但是必须要说。

「那个,要是用剑战斗的话,我即使不请临阵磨枪的队长你们,也还可以雇佣几个我的国家或领地的……老练剑士,价格便宜……」 「「「啊……」」」

没错,考虑到汇率,比起请当地的佣兵,队长他们的委托费非常高。 有什麽好伤心的,我不会花那个钱请新人剑士的。 不,我还是能懂的?所谓男人的浪漫。

「队长你们的价值是会使用这个世界的枪支哦。用枪剑弓箭什麽的战斗的话,在对面的世界是外行哦。难以担当护卫哦!」

啊,崩溃了。 但是没办法嘛。 下次就准备12.7毫米的反器材步枪吧。 咦,反器材步枪是支持射击状态,也就是伏射的,所以几乎无法像一般的步枪一样举起或贴腰射击? 真是没用啊……拿起来射击啊。 不要强人所难?不关我事…… 你说下次什麽时候带过去? 可以把反器材步枪举到腰部射击了,再来和我说吧。 本来我就一点也不想在没有紧急状态时带到那边的世界打狐狸或者玩狩猎游戏。 这次只是被坚决地拜托了的,为两名团员的救济措施。 嗯好了,再见。 听到了在走着离开的我的後面的悲痛的呐喊,但是我不在意。 我的回答只有一个。

『不关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