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话 敌地侦查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好厉~害!」 「好~开心~!」

就像在哪里听过一样在连发的我的感叹号。 以及鼻孔扩大喋喋不休的军人君。 嗯,就是那个。 所谓『计划通……』。 在日本看起来像是中三到高一,还是小孩子。 不,样子像是大学生,但在身为日本人的我看来,精神层面上还是日本的中学生,不,在情报传达系统不发达的这里,精神上的成熟程度还要更加的低吧。 不,还是说,因为缺乏其他的娱乐,也有很小的可能在应对女孩子上要更早成熟? 总之,即使对方在这里姑且还算是成人,在身为日本人的我看来还是小孩子。 与之相对,即使在日本还是未成年,也是解除色情漫画和暴力描写限制的18岁。 玩弄少年再简单不过了。

「所以,最先进的64门舰,有多快?」 「顺风的话,可以到14~15节。厉害吧!」 「咦,但是,比起完全的顺风,横风更快吧?」 「嗯!亏你知道呢……嗯,事实就是这样,但是通常对女孩子这麽说的话,对方都不太能理解,才说得更通俗易懂。像这样,受着横风……」

嗯嗯,航行性能和捕获的船没有什麽太大变化。 最高速度14~15海里,也就是和风向有关,平均速度5~6节。 不,认为是4~5节更为妥当。 啊,当然,军人君说的速度单位不是『海里』,而是这个世界的单位。 这是在我的头脑中被自动转换为了地球单位『海里』。 1节是指每小时1海里,也就是时速1.852公里。 不是陆mile,是海mile,也就是『海里』。 约每秒0.5米。 比不上以快速闻名的飞剪式帆船,那有名的卡蒂萨克号和塞莫皮莱号,但是性能也是相当好了。 舰船压倒性的性能差距可能是很难做到的吧。 想像下,帆船的操作和职人艺很接近,刚出来的新人不是可以简单胜过的啊。 没办法了啊,这样…… 船的尺寸、造船技术、航海技术、操船技术、国家的财力、基础科学力,全方位压倒性的不利。 这样的话,排除我的存在还能保住国家吗? ……看来是不能…… 蒸汽机的话以现在的技术完全就是白日做梦…… 以牢固对决,船体相接的冲角战的话,没有动力也很难做到。

「啊?光波,怎麽了?」

不好,不经意间脸色变得差了。 军人君担心地偷偷看着我的脸。

「啊,嗯,没什麽。稍微和朋友的父亲乘的船比较……确实有说过是40门舰,所以是弱的船,战斗的话会输掉,这样想着……」

好,这样可能就能听到捕获的船与最先进的船之间的性能差距。 ……话说回来,这个人知道得很详细啊。 并不是普通的下级水兵? 比如说是士官的儿子所以从父亲听过很多,又或者是士官候补生……还太年轻了。 类似士官候补生的候补生吧。

「40门舰?啊啊,没有那麽弱。在现在的最新舰被配备之前是第二大的船。舰船在炮击战中沉没并不多见,乘员的生死就是时运了。」

呜哇,还是小孩子,生死观却这麽容易就得出结论…… 但没有炸药的铁球即使击中了船体水面上的部分,也确实没有那麽容易击沉。 这个时代海战的目的是折断桅杆切断索,让舰船无法行动,杀伤乘员夺取战斗能力。 然後军人君对我说了更多的事情。 毕竟,年轻的男孩子应该没有博取女孩子欢心的心得,而且只要不停说船的话题就会开心的女孩子并不多见。 会充满兴趣地听自己擅长的领域的话题,而且在那方面的知识相当丰富,可以提出适当的问题,这样的女孩子很稀有吧。 所以军人君会得意也是没办法的。 追加的数杯饮料也喝完了,时间接近正午,也该提出要回家了。

「咦?午餐我请你!我知道好吃的餐厅!」

嗯嗯,不想放走好不容易才抓住的『憧憬乘船好说话的女孩子』呢。 我也不想放走呢,『毫不顾忌地对我说最新舰船和军事的男孩子』。 所以,姑且留下联系吧。 酒屋的小美教我的,杀死男孩子的方法系列,第3章第2项。

『为了我』其1。 双手轻轻握拳,放到嘴边…… 稍稍对着内角,击中红心!

「但是,不回去吃午餐的话,爸爸和妈妈会生气,限制我外出。这样就再也见不到了……」

好,一击放倒!

「啊,这里我来……」

不管怎麽说,这里让他埋单有点对不住。 坐了很久,点了好几杯…… 而且把俘虏的乘员身上带的兑换过来了,船上金库的钱也全部都拿了,在这里不存在通货上的不便。 当然,军人君说着『让女孩子付款对绅士是不应有的行为!』拒绝了,但是我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带有罪恶感。 所以就说着『不听女孩子的请求吗?这就是维尔王国绅士的所作所为吗!』,趁军人君胆怯埋完单了。 虽然事先准备了银币当做零钱,但是拿去当住宿费了,所以用剩下的银币和小银币不够支付。 为什麽我没有放小金币啊…… 所以只能从钱袋里拿出金币来支付…… 故作镇定的店员也有点举止可疑,但是军人明显动摇了。 嗯,毕竟从膨大的钱袋拿出金币说明没有小钱,也就是说那个膨大的大半是金币。 事实也确是如此。 就这样演着『出身好的大小姐』,说着有缘再会,成功地没有进行具体的约定,告别了。 虽然被要求约好下次的见面,但是我就说不知道什麽时候可以再有自由时间……而且军人君也一样不知道之後的外出日,甚至会有舰船出港,所以没有很明确地说出口。 不过乘的船的名字和军人君的名字我还是知道的,想要联络还是联络得到的。

『军人君』只是我脑内的称呼,所以当然是有好好问过名字的。 啊。 趁着没有忘记先记下来吧。 不然到明天绝对会忘的,军人君的名字……

然後我就这样离开港口,穿过城市的中心,向另一侧。 当然是要吃午餐了,但是不朝城市的中心部,不小心再见到军人君就不好了。 今天是准备一整天都收集情报,就这样回去太浪费时间了。 而且在餐厅一个人静静就餐时,集中全神经於耳,听其他客人的对话,也是收集情报重要的一环。 收集敌国的情报,基本上是从公开的情报入手的。 收集、分类、解析,以判断敌国的意图。 由间谍潜入不过是极小的一部分。 午餐过後,我城里转着买东西,听人们的对话。 当然买东西的时候会和店里的人搭话问各种事情,和公园里看起来和我一样大的……也就是12岁左右的小孩子搭话,努力於收集情报。 过了午餐的时间段,就算见到军人君也没问题。 只要说和家人吃完饭後又偷偷跑出来就行了。 之後又空出日子侦查了几次,我的敌地侦查『军港部分』结束了。

之後一段时间我飞奔於领地、王都的『杂货铺光波』、地球的筹备中的画廊咖啡厅和日本的家之间,解决好事情後再次开始收集新大陆的情报。 这次不是那个港口城市。 去那里当然是想要确认和船有关的情报,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在本来的目的地现身之前得到某种程度的情报。 也就是说在本来的目的地,一开始就暴露出自己的无知四周问这问那,被之後有关系的人们看见记住就不好了。 但是现在得到了作为自其它国家抵达那个国家的人的必要的最低限度的知识,也终於到了要去本来目的地的时候了。 将在港口城市得到的地图与航拍得到的位置对照确认,与航空侦查时的脑内记录合在一起,转移点就没有问题了。 只是,第一次就照例在天黑後再转移…… 反正没有大问题。 那就出发吧! 向着新大陆,维尔王国的王都。 目的是,收集情报,以及得到为进一步作战的基地。 没错,确保据点。 OPERATION?岩窟王女《光波?山野子爵》,开始~~!

(译注:明治时代的翻译家黑岩泪香将『Le Comte de Monte—Cristo』的译名拟定为『史外史传岩窟王』,後在日本『岩窟王』成为『基督山伯爵』的通称。『王女』在日语中义为帝王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