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9话 岩窟王女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把最先进船只盗取过来如何呢? 我也有过这样想的时期。 并非盗取船只的设计,而是盗取已经造好的,也就是说,把成品偷过来。 想着「把人类留下」,把一支全副武装的舰队除了人以外的部分拿过来。 这样做的话,不用费力就能完成舰队。 不管维尔王国或其他新大陆国家的调查船队何时到来,都可以安心了。 不只是新大陆,从其他大陆来了调查船队也一样。 但是,用这个方法的话,还是要考虑到我不在了的情况下会怎麽样。 因爲姑且有实物,所以照葫芦画瓢怎麽也能掌握建造技术吗? 技术这东西可是不能小看的。 如果把战舰大和给明治时代初期的日本,能够很快造出同样的东西吗? 显然是造不出来的。 另外,姑且不论给予一个样品供其研究的情况,如果是给了他们舰队规模的最先进舰船,很容易能预想道,在老实地尽力研究以求习得基础技术之前,人们的想法会向「想要实际使用一下被赠予的玩具」这种方向偏移。 因此,排除这个方法。 不走自主建造的道路,到底还是没有未来的。 再者说,偷来的舰队和维尔王国舰队遭遇时,偷船的事情就暴露了。 那样的话,和平谈话也就不可能了。 然而,造船技术似乎根本无法与之竞争。 那麽,该怎麽办呢? 对,只能用武装决胜负了吧。 在小型船上装载少量与船体尺寸不符的火炮,也就是浅水重炮舰,然後从对方射程之外单方面发起攻击。 三景舰是失败作? 嗯,确实是失败作。 实战中没能很好地派上用场。 据说是小型船体上只搭载了一门的大口径炮几乎没用上,作爲副炮的速射炮倒是非常活跃…… 不过,如果不是那麽大的炮,再搭配锥栗果实形状的爆裂弹,并且放弃外海航行,做成像桨帆船那样可以人力划行,专门用於沿岸迎击的话,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吧。 唔嗯,和国王他们商量一下吧…… 於是,我在日本买了展示台和展示柜,传送到维尔王国王都的「山野特产店」。 因爲不是在日本自家使用的,很遗憾不能申报爲「雕刻店柯蕾特」的经费…… 传送来的台子和柜子的安装,是按决定好安装地点的顺序,通过地球传送进行修正的。 不是……比起自己吱吱地挪动重物,用连续转移重新放置要简单轻松多了。 何等的滥用能力……窗帘和照明设备换成了日本产的「其实没那麽贵,只是看起来豪华的东西」。 此外也装饰了各种各样看起来高价的物品,完成了准备。 之後就只剩下排列商品了!

有个派对。 嗯,被不认识的人邀请了。 当然,对方是个正经人。 似乎是银行行长向他介绍了我。 因爲我以前说过「想进入社交界,但没有熟人没办法,很爲难。」,他好像就暗中帮我安排了。 邀请我的是什麽伯爵大人,今天是他女儿的生日派对。 在这边,就算是未成年儿童的生日派对,好像也都办得比较阔气。 不过,贵族在成年前订婚似乎很常见,阔气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但是,成人前好像不会出席别人家的除未婚者生日派对以外的派对。 嗯,邀请了看起来像小孩的我,正是个好机会呢。 对了,因爲我自己是有爵位的贵族,作爲「贵族家家主」,即使未成年好像也能正常地出席所有派对……其实是成年人哦! 早就超过了15岁哦!! 当然,这次是从行长那里听到了我的情况,有了什麽想法才邀请我的。 但是很遗憾! 那只是「行长擅自那样认爲」的情报。 然後,我穿着子爵位授爵时穿的礼服过来了,坐着租来的马车…… 再怎麽说,也不能徒步或是坐街头揽客的马车啊。 一进入派对会场,众多视线就集中到了我身上。 行长先生,到底给我做了多少宣传啊…… 不过,首先要和邀请了我的伯爵大人一家打招呼。

「今日承蒙邀请,不胜感激。」

伯爵夫妻、十七八岁的女孩、两个十五六岁的男孩、然後是十二三岁的女孩。 听说今天是次女的生日派对,这个最小的女孩就是今天的主角了吧。

「啊,啊啊,感谢您受邀前来。希望您今天玩得开心。之後请您向大家做个介绍吧。」

伯爵大人的语气似乎有些许动摇,他和夫人以及长女的视线集中到了我的胸前。 ……不要用怜悯的视线看啊! 再怎麽说,能引人动摇的凄惨胸部也…… 唔唔唔……希望不要被他们得知实际年龄啊…… 特别是我比次女还年长的事情,绝对不能暴露! 可恶。 大家的视线看向的不是我的胸部本身,是熟悉的珍珠项链。 不是卖给爱莉丝的130万的,这次的更便宜,6200美元。 嗯,上次的是在日本买的,不过这回从别的国家买了。 毕竟,在日本花了钱的话,爲了补充这些钱就必须要用「雕刻店柯蕾特」进行交易,那样就会牵扯到汇率啊手续费啊,还有最大的敌人税金啊,然後一下子被拿走大量金钱。 因此当然要在国外用美元购买。 价格大约是上次的项链的一半,品质也差了相当多,不过并未听说这片大陆的珍珠养殖成功了之类的事,所以,就算是比上次的项链品级低很多的项链,在这里的估值应该也相当高。 好,任务开始! 我面对次女,嫣然一笑,「恭贺您的生日!这是贺礼,还望您收下。」

一边说着,一边把项链从脖子上摘下,并爲次女佩戴上。 嗯,和以前自己爲缺席巴斯德伯爵家次女的披露会而致歉时同样的方法。 经过实战证明的作战,安心感就是不一样! 哗啦! 哗啦,啪嚓! 好像到处都传来了打碎玻璃杯和餐具的声音…… 慌张的人好多啊。 啊,次女张着嘴呆住了。 然後是搂着快要倒地的夫人,苦苦支撑的伯爵,以及同样拼命支撑的长女和两个男孩。 ……咦,难道说这样的礼物还是太贵了吗? 但是,就算把130万当作最高峯,这条项链也没超过半价,应该没有珍贵到让人这麽惊讶才对……

「什,什什什……」

啊,伯爵大人脸色苍白。 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变红吗?

「这,这样的东西不能领受……」

但那个对我而言,不过是在这里的人眼中7枚金币程度的价值而已。 虽然实际地交换会是28枚,但那是仅就交换比率而言。 对体感的「金钱感觉」来说是7枚,不过是平民两到三个月的平均收入。 对贵族来说,也就是小孩一个月的零花钱这种小钱。 在「没有养殖珍珠的这个世界」,到底会有多高的价值呢…… 「不,因爲是在这个国家第一次受邀参加派对,这是爲了表达感谢之情,以及在这个国家最初交到朋友的纪念,还有……还是说,因爲我不是本国国民,不会和我交朋友呢?」

一边说着,一边装作悲伤地低下头。 次女慌张地颤抖着摇了摇头。 好的,交到朋友了! 啊,因爲送出了项链,我的脖子,或者说胸前变得一片孤寂。 如果是普通的女性倒没什麽关系,但我的情况是穿着设计简单的礼服,胸前还没有任何饰品。 那个,怎麽说呢,该说是过於简单了呢,还是什麽都没有呢,还是贫寒相呢……不要再说了!! 所以我早早做了准备,在礼服上一个不显眼的小口袋里,装着备用的饰品。 把那个拿出来,戴上! 鲜艳的红色。 对,那是用了有「鸽血」之称的最高品质的红宝石(Ruby)的项链。 重量足有5克拉,并且几乎没有内包物,均匀无伤。 就算只是裸石(Loose)的价格,也不是100万能打住的。 把这个作爲「珠宝」产品化,也就是再加上金、铂制的托和装饰的碎钻的话,价格会高到怎样的程度啊! ……如果,那是天然产品的话。 没错,当然,这是人造红宝石。 不,就算是人造红宝石,也不是假货。 确实是真正的红宝石…… 只不过不是天然的,而是人类用化学方法制造的。 成分和构造都与天然产品完全相同。 非要说有什麽不同的话,就是「和天然产品相比,几乎没有内包物(不纯物),质地更均匀,颜色更漂亮」。 那啥,「监别仿制LV包的方法,是看它有没有缝制得比真品更结实耐用」,就是这麽回事。 所以,也有故意加入杂质或制造伤痕的做法。 即便成份相同,人造品和天然品的价值还是有很大差距。 用助熔剂法制造的宝石稍微值点钱,不过和用焰熔法制造的宝石品质几乎一样。 而那些僞装得很好的制品,很难判断是天然还是人造,有些情况下专家也难以监别。 知晓人造红宝石的存在,并熟悉其制法的专家尚且如此。 那麽,不知道人造红宝石的存在,科学技术落後地球数百年的世界又如何呢?

没错,能监别人造红宝石的「没有内包物,均匀无伤」的特徵,变成了「难以置信的高品质红宝石」这种印象。 就像这颗戴在我脖子上,装饰在胸前的最高品质红宝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