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2话 原岩窟王女,现废柴王女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之後是连续不断的孩子们的对话。 车軲辘话一般的夸奖、哪怕能刺探到一点点情报也好的提问、以及对自家的推销。 大家被父母嘱咐了要和我搞好关系,视线不断地瞟向我胸口。 好烦啊,明明都是小孩,人际关系居然这麽复杂! 这样的话,和大人们进行情报战反而要好得多。 我这麽想着,打算把小美当成诱饵,悄悄从孩子们围成的圈里溜出去。 嘎吱! 胳膊被小美抓住了。 小美那怒视着我的眼眸,像是雄辩一般说出了话。

(别想放下我自己逃哦!)

想也是啊……然後,痛苦的时光又持续了些许片刻。 小美这个外号,原本是属於我发小的那个酒铺的小美的。 但是,见到小美时,不知爲何回忆起了和「初代小美」相遇的小学一年级那时,再加上她的名字「美谢琳」和姓「美切尔」都有个「美」,想都没想就决定叫她小美了。 我和那边的小美大概没什麽见面的机会了,这边的小美也不会去日本。 所以说,虽然不知该如何表达,也许我下意识想着「和小美一同度过的、快乐的孩提时代的每一天,再一次……」之类的吧。 虽然有点对不起日本的小美……啊,差不多是时候了。 我可不是爲了和孩子们加深友好关系而来的。 所以我直截了当地说了:「对不起,我还有作爲『山野子爵』的工作要做……」

既然我这麽说了,孩子们也无法再对我多做挽留。 即便还是孩子,他们也是到了可以出 席别人家生日派对的年龄的贵族子弟,也该明白对於有爵位的贵族而言,派对是工作的地方。 我从孩子圈里逃了出来,小美也紧随其後。 这也是当然的,如果放过了这次逃脱机会,就要自己一个人接受集中炮火攻击了。 小美迅速跑回父母那里,而我……

「山野子爵,请问在下是否有幸倾听您谈谈贵国的话题呢?」 「哦哦,说得是啊。爲了今後考虑,也请务必赐教一二!」

在逃离了孩子们的我身边,贵族们一同聚集起来。 这也是当然的。 我直到现在的现在,都没有透露过任何有关自己国家的情报。 我是哪国人、富裕的是只有山野家,还是全国都很富裕、宝石是国内大量出产的呢,还是用其他方面赚的钱购买并收集的呢。 总之,不先确认是哪里的国家,对话就无法开始。 另外,他们应该是觉得我的国家是位於这片大陆的某个国家,并且距离这里不是很远。 毕竟我能用这边的语言流利对话,而且是没有家人或随从陪同,一个人过来的。 认爲不是很远的国家也是必然的。 我的外表虽然不像这附近的人,但可能是由於政治婚姻迎娶了别国贵族或王族的女儿、或者是把某个有着异国情结的远方国家的姑娘纳爲妾或情人後生下的孩子,能想到的解释要多少有多少。 所以,这应该不是什麽特别可疑的事情。 事实上,结合从银行行长那里流出的情报和刚才连续赠送项链的事,起码应该理解到:我被父亲溺爱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 我也正是爲此才撒下了饵料…… 虽说对这里的人们而言,饵料似乎有些过於豪华了。 但是,如果我不稍微解释一下,对此完全沉默的话,谈话也继续不下去了吧。 然而不管是告诉他们具体的情况,还是扯过於露骨的谎,感觉都不太好。 毕竟视情况而定,今後会和这个国家缔结友好关系也未可知。 唔~嗯……

「那个,我并不是正式的国家代表……说句自私的,爲了能自由自在地行动,保持『未知国家的普通女孩』的形象,各方面都比较便利。有关我国情况的说明,还要等到家族或国家的正式代表来访之时。在那之前,我也要学习有关这个国家的知识,以便日後能向大家解释……」 「唔、唔嗯,原来如此,若是这样的话,强行向您询问也不太礼貌……」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接受了,可能是考虑到在这里否定我的想法、惹人不高兴并非上策,这位很会看气氛的大叔承认了我说的话。 我记得他应该是什麽伯爵大人来着。 如果他们听了我现在的话,再结合刚才主办人伯爵介绍的「怀有将祖国特产引进我国,以此促进交流的崇高目的」、「在中心街区开设了一家用於介绍特产的店铺」之类的话,能认爲我的国家现在虽然没有、但希望将来能同这个国家进行正式贸易,而我是来自那里的非官方先遣使节的话,就万万岁了。 还有,应该有人在想「反正只要稍微调查一下,马上就能知道是哪个国家的人了吧!」。 像是我不留神说了母语什麽的,或是追踪跟我联系的母国使者的踪迹什麽的,又或者调查店里的商品什麽的。 然後,就算知道了我的母国,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继续和我交流。 让我依然向他们提供有用的信息……而我则是知道了他们的想法,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和他们交流。 不不,再怎麽调查,也不会知道我的母国在哪里吧。 他们应当会认爲那是个姑且有邦交,但和这个国家还没有太多交流的小国。 并且不是出产大量宝石,就是国家非常富裕……至少贵族和王族非常富裕。 然後,和那些很难再露骨地刺探我的母国和出身的大人们愉快地交谈。 因爲他们有兴趣了解我在那边是什麽样的,所以自然地变成了由我来主导话题的形式,我从而听到了各式各样的话题。 比如值得这个国家夸耀的海军力量、以扩张版图爲目的的调查船队、靠船只进行的贸易…… 当然,随着话题的进展,也听到了对於这些方面有强大影响力的贵族、高级军人的名字。 记不住?不会的,我想到会有这种事情,把IC录音机装在了礼服的小口袋里。 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深入交流之後,再次去到次女那里,一起到孩子们那边去。 不,今天明明是次女的生日派对,再这样下去就会因爲我而保持着薄弱的印象结束了,那样的话实在不好意思。 所以要爲她送出一点服务。 我和今天的主角在一起,孩子们再怎麽说也不能只向我搭话。 这就是人称「防弹」或者「护罩」的那个! 差不多到退场的时间了。 大家都以爲我是小孩,所以早点回去也没问题。 我深夜也不会发困,就算待到最後也没事,但到了那会儿好像就要按顺序等马车,所以我就不客气地行使小孩特权了。 我都已经甘受被看作小孩的种种缺点了,当然优点这边也要一并接受。 当然,在夜里,贵族姑娘不会从派对会场步行回家…… 虽然在白天也不会。 所以让侍者叫来了马车。 租来的马车会一直等在待机地点,并不是像叫计程车那样让公共马车停下……但是这得花多少小时的租车费啊…… 且不说走路,对我来说乘公共马车都足够了,但再怎麽说也不能这麽干啊。 回到店里之後,马上从仓库取出了装有瓶子的箱子,送去隔壁。 我把从小美(日本的)老家买的白兰地灌到了在这边买的大约200cc的瓶里。 一共灌了12支,原本的白兰地瓶是3支。

「晚上好~!一直以来辛苦了!」

屋里的人有点惊讶的样子……啊,我都没换衣服,穿着礼服就来了! 那当然会印象深刻了。

「还穿着工作服,不好意思。这些,夜班结束後喝也可以,拿回家喝也……这是我母国的酒,工作中绝对不可以喝哦!」 「一、一直以来不好意思,十分感谢。但是真的好吗?这麽贵重的东西……」

六位男士低头致意,看起来似乎有些过意不去。 嗯,这里就是我隔壁的警卫站。 不是总部也不是支部,只是个值班室,就像个稍大一点的岗哨一样,夜班是六个人。 虽然也会轮流去巡逻,但现在好像正巧是全员都在的时段。 是的,我和老家附近岗亭的巡警,从过去开始关系就很好。 从上幼儿园那会儿起,就算岗亭的部署和人员变更了,也一直去打招呼,维持着良好的关系。 所以家人故去时也好,盯上房子和遗产的叔父一家和不良少年蜂拥而至时也好,都得到了如同亲人一般的帮助。 那份恩情我绝不会忘记。 所以说,偶然也好,还是因爲有警卫站而选择了这里也罢,既然和警卫队的人们成了邻居,我就想着要多少送点福利。 也能补偿一下把他们当作免费警卫员利用的内疚感。 而且,虽说每次都是,但也不是每天都带东西来。 也不会总是送高价的东西。 只是偶尔送几个空气炸锅做的烤红薯,或是送些点心馒头之类的夜宵慰问品这种程度。 在日本这麽做会被说是贿赂,不知道会出什麽问题,但在这边没人会那麽说,可以放心。 因爲是在这种头等地段开店,大概会被认爲是有钱人家的女儿。 这次看到了我穿礼服的样子,完全会被当成是贵族了吧。 不,其实就是贵族。 对贵族来说,出席派对就是「工作」,所以就算稍微开玩笑说是「工作服」,也完全OK。 但以防万一,这样就好。 因爲害怕发展成国际问题,真出了事的话总感觉他们会拼命保护我。 好了,回家吧。 回日本的家。 然後明天播放早安都市的时候,一定得记得把礼服从洗衣机里拿出来。 像这里的上级贵族们那样,穿过一次的礼服就不再穿第二次,这种浪费行爲我是做不到的,所以不好好保养礼服的话不行啊。 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哦,礼服亲! ……呃,最开始的礼服已经沾满了血,不能穿了,现在我不就只有这一件吗! 啊,倒是还有异世界交流会时收到的贡品礼服,但实在有点那个~ 因爲不是像店长一样确认了当地的礼服後才做的,穿去那个国家会显得很轻浮啊。 估计是把我看成了「逞强的小孩子」,觉得成熟一些的设计能让我高兴吧,那礼服有点过於暴露了。 还强调了胸口,是想惹人厌吗!! 啊,不好,得跟腐女店长再订购几件了! 今後礼服出场的次数应该会增加,只有一件还是太勉强了…… 店长虽说是腐女,但很有用处,所以稍稍给她把脑内称呼升级一下吧。 嗯,「贵腐人」之类的怎麽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