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话 准备

翻译MAN:

原帖地址:

「这些,请吃吧!」

回到日本,在自家的调理台上捏了18个饭团。 给六位警卫兵当夜宵应该是足够了。 这是给特产店隔壁的免费警卫员的饵……谢礼。 以前我也送过饭团。 因爲既好吃又能快速果腹而大受好评……不过,敢对隔壁女孩子送来的慰问品有意见的人,应该是不存在的吧! 警卫兵们高兴地接过饭团,马上开吃。 其中一位警卫兵跟我讲了件事,「光波大小姐,昨天深夜,有个可疑的男人在贵店旁边偷偷张望,好像是想从後门侵入。不过敢侵入警卫站的邻居家,真亏他是条汉子……」 「诶!然後呢,怎麽样了?」

居然从警卫兵大叔那里听到了惊人的报告! 嗯嗯,选这地方开店真是太好了呢。

「抓起来拷问……询问了理由,他招供……回答说是某个子爵家的手下。好像在偷偷谋划什麽不好的事情,我们联络子爵家过来捞人,然後……」 「然後?」 「跟我们说不知道有这种人。」

唉,这也是当然的啦~要是让大家知道,自己命令手下潜入独居女子家,可就没脸见人了呢~

「然後,『身份不明的人想侵入他国贵族家中,这是很严重的事件,我们将立刻联络王宫,移交犯人,并进行严格调查。非常抱歉百忙之中打扰了您。』,这样跟他们说了……」 「这样说了?」 「结果他们马上就来捞人了。比起把犯人移交王宫,让小姐和子爵家结怨,我们觉得这样处理对小姐更好。」

警卫兵大叔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笑容。 真是干得太漂亮了! 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珠宝还是情报,又或者是我自己。 不过现在再想对我出手应该是相当困难了。 把那些养殖珍珠和人造宝石项链毫不犹豫地送给了小孩,仅凭这点就可认定我有着超乎想像的资产。 更深一步想,我怎麽也得是他国上级贵族的…… 不,至少也应该拥有王族血脉,并且是个相当受父母溺爱的少女。 犯人要是被王宫调查了,他们会非常难办吧…… 话说回来,爲什麽会这麽想对我出手呢? 对方也是子爵,所以是把同爲子爵的我视爲眼中钉了吗? 还是说,想获得某些情报,用来和我交涉呢? 还是想获得珠宝呢? 姑且可以先认爲他们没打算直接袭击我。 但是,邻里情谊居然这麽快就派上用场了啊! 一般来说,应该不会做这麽麻烦的事,直接把那人抓起来当成小偷处理就完事儿了。 总之,他们好像仔细确认了保释人的身份,还让他在保释证明书上签了字。 并且还把事情经过写成警备记录,上交给了王宫…… 因爲这里是贵族街区的中心地段,这个警卫站是王都警卫队的一部分,上面就是王宫,所以这也是当然的。 这里被赋予了介入贵族之间事务的权限,附近的贵族也无法在这里仗势欺人。 要是平民街区的警卫兵还好说,如果对贵族街区的警卫兵出手,就会被传达给上司的上司的上司,也就是说,收拾区区下级贵族易如反掌的大人物就会出场了。 所以警卫兵们就算面对贵族也很硬气。 这是来送慰问品时听到的闲谈,同时还被说了「所以放心交给我们就行了!」 「所以说,今後就算跟那位子爵家提起这件事,应该也不会说什麽的。因爲王宫有报告记录,这里也有勤务记录。再说也不缺证人。负责贵族街区的六个警卫兵的证言,是不会有人怀疑的。」

呃~就是说,我如果在哪个派对上说了这事儿,那个子爵家就会相当困扰? 他到底爲什麽要做这麽蠢的事啊…… 啊,因爲他就是蠢,是这样吗…… 就算初代贵族是正经人,也不保证後代没有傻瓜。 看到小孩单独呆在无亲无故的地方,就觉得能爲所欲爲了吗…… 如果有数百名贵族,其中有那麽一两个大笨蛋也是必然的吧。 不如说,笨蛋只有一个还算是少的?

但是,警卫兵们居然爲我想了这麽多,还考虑到了我今後的处境,甚至不惜做这些麻烦的文案工作和向上汇报。 呜哇,这可真是多谢了!

「等我一下下哦!」

总之先回到店里,向日本转移!

「各位久等了!」

我抱着装有六瓶白兰地的箱子。 一瓶大约4000日元的酒,相当好喝……的样子呢,嗯! 比之前送的那些灌到200毫升瓶里的酒要高级多了。 而且这次是和买来时相同,装在720毫升瓶里。

「这个作爲麻烦各位的赔偿,还有谢礼……」 「可、可以吗!」

似乎在问:和上次一样好喝吗?

「嗯,比上次的贵多了。大概贵了两个级别。应该会很好喝……吧。虽然我没喝过。」 「「「「「「真的吗!!」」」」」」

我送别人东西时,不是用日式的「只是一点薄礼……」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而是用欧美式的「这个非常棒哦!想着一定要送给你!」这样的方式。 因爲这样不是更让人高兴吗! 谁也不会想要薄礼。 说不定会让别人觉得「原来送给我的东西只是便宜货、薄礼啊」,想到这点就很不舒服。 啊,对了。

「当然,这件事要保密哦。因爲这是在正式披露交易商品之前,用『出口地极秘市场调查』的名目拿来的一点。如果在正式披露前泄露了,可能会被地位高的人们强行要求先行贩售,就不能再拿来送礼了。还有,喝完的空瓶要回收。请不要扔掉或者给别人看。明白了吗?」 「「「「「「Yes,your highness!」」」」」」

头脑中似乎浮现了像是外国王宫的人会说的话,爲什麽不是日语而是外语? 因爲是半开玩笑地叫我「殿下」,所以脑内翻译爲了表达这种微妙的语感而选择了外语吗? 还是别想太多了吧…… 不过,4000日元的6瓶也就是24000日元。 把这里的一枚金币在地球换成美元,然後再换成日元,汇率不太好的情况下刚好是这麽多钱。 不不,作爲麻烦他们处理这件事的代价,也不算多。 今後把慰问品的等级提高一下吧。 这次的谢礼也是,之後再好好准备一些吧。 总而言之,在这里租了店铺真是无比正确啊!

「啊,光波大小姐,还有几个贵族的使者来过。其中好几个人都问我们『光波大人身在何处?』、『请问何时能回来?』之类的,统统回答说不知道了。虽说是真的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他们的一一应付这种人的话,我们的警卫站就要变成小姐的门房了……」

抱歉,我就是瞅准了这点,才在这儿开店的!

「老爷,门厅来了位可疑的客人……」 「什麽?没有预约的可疑人物不用一一应付,赶回去不就行了。爲什麽要特意向我报告那种事?」

美切尔侯爵正享受着晚饭後的天伦之乐,却被门卫的报告打断了,於是有些不愉快地训斥了门卫。 不过这名门卫并非新人,完全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判断。 他至今也都是这麽做的。 所以美切尔侯爵察觉到,有什麽事情让他难以下判断。

「……是怎样的客人?」

在这种时间没有预约就访问贵族家,只能认爲是缺乏常识的人。

「回老爷话,年龄十二三岁,异国样式的外表,穿着打扮虽不奢华,却也高价。还有,让我向美谢琳大小姐传话……」

对侯爵和坐在他对面的女儿来说,这些情报已经足够了。 和预想的一样,确实是「缺乏常识的人」。 美谢琳用两手的中指用力揉着太阳穴。

「……传话的内容是?」 「回老爷话,是「小美,我来玩了哦!’」 「「「「「「……」」」」」」

侯爵夫妻、三个儿子,还有女儿美谢琳,美切尔侯爵家的六人都害臊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