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话 收集情报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华丽地无视了小美,我继续推进与侯爵的谈话。 不,这是「作爲贵族家家主的工作」。 所以说,被当成工具的小美也没有生气的道理。 要说的话,现在就是自己的父亲和其他贵族的「谈判场」。 不是家人可以从旁插嘴的场合。 再说,小美是上级贵族的女儿,受过良好教育,并且头脑也很聪明。

「……另外,我对贵国的船也有些兴趣。比如贸易船在运作时,载货量如何,一般要航行多少天,要花多少经费等等。因海盗或海难而丢失货物或人员的概率有多大。还有……」 「还有?」 「我国陷入危机时,贵国能够做出何种程度的援助,之类的。」

对他国的军队事务和船只性能刨根问底实在有点不合适,所以我想了一下要怎麽提问才不显得可疑,结果就是这样。 侯爵稍微思考了一会儿,「唔嗯嗯,这问题可不好回答……商人里什麽样的都有,有的自己有船,也有的要和船舶公司租船,那些船舶公司也都各自不同。船员驾船的本事也参差不齐。遭遇事故或海盗的可能性,也取决於航线、船只种类、船队规模、气候、季节等等因素,千差万别。不能简单地数值化,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

啊,原来如此……说的是啊。

「然後,两国之间的事务,也不是我能擅自开口的。具体来说,要缔结什麽样的条约,以及条约的内容能作何种程度的扩大解释、我国要做何种程度的援助等等。这都要取决於当时的两国关系和国内外形势。」

嗯,懂了! 关於船只运动性能的问题,还是不要直接在这里问了吧。 调查一下缴获船只,问问那些成爲我国国民的原俘虏,已经足够了。 就算是新型船,只要还是帆船,没有相当的技术突破的话,性能就不会有什麽急剧的提升。 再说,有关最先进船只的问题,可以向那位「军人同志」打听一点,想再和他见面应该不太困难吧。 虽然他看起来充其量是个水兵,或者士官候补生的候补这样的底层人员,但应该对船只性能非常了解。 毕竟,用带绳结的木片测量对水速度的工作,还有操控帆的工作,实际上都是「底层人员」在做的。 在这里继续对船做提问也没用了。 侯爵也不是船舶专家,我也不可能打听「你们打算侵略新发现的大陆吗」这样的国家对外政策方针。 这些都有必要在合适的时机,向合适的人打听。 这之後的闲聊,糊弄过去就好了。

「话说,从贵国运来贸易品的,是贵国的船吧,一趟要花多少钱啊?」

来啦! 爲了缩小我国可能所在范围的提问,来啦! 如果我回答了这个问题,就能判明这里到我国的距离,从而把范围缩小到几个国家。 并且,如果我诚实地回答了船的问题,就能确定我的国家是面向海洋的国家。 所以,答案当然是……

「不能简单地数值化,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呢。」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是吗。」 「……是的。」 「「啊哈哈哈哈!」」 「请不要光顾着说只有你们两个才明白的话!」

啊呀,小美不高兴了。 得想个办法才行! 毕竟小美是我在这个国家的第一个,并且是迄今爲止唯一一个朋友。 ……那个我给了她项链的,生日派对上的伯爵家的孩子? 那个只是生日礼物,是爲了感谢伯爵家邀请我第一次出席社交界,外加给介绍我的银行行长一个面子。 当然,最主要的目的,是给人留下「有价值又方便利用的、不谙世事的女孩」这种印象。 也就是说,「首次邀请我的伯爵家的女儿」这个棋子,只是爲了能让我按计划演戏,而被分配了那种角色。 和有着过命之交的柯蕾特、莎宾娜大不相同。 当然了,以此爲契机成爲真正的朋友,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但那只是「未来的可能性」,与现在无关。 再说,伯爵把小美也牵扯进来,强行让朋友关系,并且是挚友关系变爲既成事实,我对此多少有些不爽。 既然做了那种事,我如果就这样接受了,会让他认爲我反抗能力差,从而在其它事情上用同样的手法强迫我。 所以,我有必要明确地表示态度,不把无视我的意见放出谣言的人当作同伴。 虽然这样有点对不起那个次女。 综上所述,目前爲止,我在这个国家的朋友只有小美。 因爲小美是自发地向我搭话的。 而且她自己应该也不怎麽喜欢「胸部段子」,却还是承担了捧哏的角色,向慌乱的我伸出了援手。 并不是想着「说不定会送我红宝石」这种事。 在场来宾中唯一一位,眼中没有诡异光辉的,保持着自尊的贵族少女。 於是,我和小美以及侯爵夫妻,再加上侯爵的3个儿子开始了闲谈……当然,我在闲谈中积极地挑起有关我想要的情报的话题。 但是对方也一样。 和无关话题混杂在一起的、想锁定我国范围的陷阱; 有关我的出身、处境、家人的话题; 想诱导我下意识说出母语单词的对话……累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