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话 鲁吉娜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我12岁时离开了孤儿院。 没办法,因爲收容人数是有限的。 我离开的话,就能有个幼童取而代之。 我4岁住进孤儿院的时候,大概也像这样把谁给赶出去了吧。 所以我十分感激,也不会有所怨恨。 12岁已经是足够独自存活的年龄了。 至少,和小路里翻垃圾箱的4岁小孩相比,要好得多…… 当然,离开孤儿院时,院长到处拜托人给我了找工作。 最後决定的,是某家商店的住宿佣工的工作。 供给的只有饲料一样的饭菜和薄毛毯,薪水很低,待遇像奴隶一样…… 至少,和捡垃圾的生活相比,不算坏。 等到15岁,就没有必须处於大人保护下的义务了,可以自由度日。 有远比现在多的工作地点可供选择,没必要继续待在这种钻孤儿的空子的店里了。 这家店大概今後也会一直保持低薪待遇,我脑子也不傻,所以工作间隙一直在学习各种经商知识。 对未雨绸缪地教了我读书写字的院长,唯有感谢之情。 这份恩情总有一天要回报。 到15岁还要再忍耐3年。 这3年就是不断学习和准备的时间…… 原本是这麽想的,结果一年後,店就倒闭了……啊哈。 啊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 ……唉。 13岁的话,找不到正经的工作。 好点的就是只给食物的无薪学徒,但那种工作大多被有门路的孩子占据了。 没有任何关系的孤儿想简单地混进去是不可能的。 那类孩子能做的,也就只有扒窃之类的犯罪,以及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还有两年。 想从事普通工作还要等两年,在此期间说什麽也要活下去。 可能的话,尽量不染指犯罪行爲和不可描述…… 但如果能简单做到这种事,我也没必要在那种店里忍耐3年。 一开始还是在店里工作比较好。 在这个国家,人命很便宜,轻如鸿毛……尤其是孤儿的命。 与之相对,劳动的报酬当然也很便宜。 口袋里装着只够几天伙食费的小钱,趁夜逃离已经无人的店铺,彷徨着到处寻找工作,又一次次地被轰出来。 这种日子已经是第三天了。 孤儿院爲我准备的「庇护年龄工作许可证」,爲了不让我擅自跳槽而被店主没收了,就那样一直没还回来。 只是单纯忘了还,还是趁夜逃跑根本顾不上这个,又或者篡改了证件内容,打算任意驱使流浪儿童,还是说打算卖给造假证的人……不管怎样,我都拿不回许可证了。 也不好意思拜托孤儿院再次发行证件。 在政府机关通过正规手续办理的话,许可证一类的证件发行是必须要行贿的。 并且「因爲丢失而请求再次发行」是重覆获取许可证的人常用的手段,就更是如此。 爲了让发达国家什麽的给个好脸色,制定了「未满15岁者参加工作,须持有正规许可证,并处於成年人庇护之下」这样的法律,但这也意味着,所谓劳动就只有被庇护者没收许可证,仅给予衣食住的工作。 如果没有许可证,本人和雇主都会成爲指控对象,不想被逮捕的话只得支付高额贿赂,所以我要找工作相当困难。 就算真有人雇佣了我,也基本只有「那种工作」了。 如果是发达国家,说不定会有「未满15岁者,如不向其说明真实情况,则不可使其工作」这种以保护孩子爲目的的法律。 但是,像这个国家一样的地方,只会越发束缚孩子,将其作爲压榨对象。 大概国家上层的人们,也是知晓这一点才制定了这套法律的吧。 这样发达国家的什麽组织也能高兴,这个国家的富人,也就是压榨孩子的人们、收受贿赂的官员们,大家也都会赞成……吔屎啦! 当我口袋里只剩下4个面包的钱时,那张招贴广告映入了眼帘。

「招募店员 画廊咖啡厅『Gold coin』。」

常见的招募广告。 然而,和其他招募广告只有一点不同。 ……那张招募广告,没有写上那句作爲规则一定会写的话。 没错,就是「15岁以上」的年龄限制。 反正只是忘了写吧。 虽然这麽想,但也不禁将一缕希望托付其上。

「呃,那个,鲁吉娜小朋……小姐,你几岁了?」 「13岁!」 「爲、爲什麽来这家店应聘?」 「因爲招募注意事项里没有年龄限制!」

面试官是比我还小的女孩子。 大概是父母很有钱,让她作爲游戏开店玩了吧。 不过那与我无关。 现在我的目的,只有赚到生存所需的钱。 爲了这个目的,哪怕恶魔契约我也签给你看! ……但是,女孩听了我的话就僵住了。 果然那只是漏写了啊……

「……那个,不、不行吗?」

僵住的女孩重新开始说话,「关於应聘职位,店长和女服务生都有画圈,那麽烹饪那边如何呢?」

啊,复活了。

「粗略会一点……还有我擅长计算。」 「那麽,就以这个阵容,组成画廊咖啡厅『Gold coin』的运营团队。」

……我在做梦? 收到录取通知的时候,还在想是不是搞错了。 毕竟,雇佣未满15岁者的风险太大了。 就算谎报年龄被雇佣了,之後也只会出问题。 所以面试的时候我如实说了。 我来自孤儿院的事、店铺倒闭,没有拿回「庇护年龄工作许可证」的事、请求再次发行会给孤儿院添麻烦的事…… 就算这样还是雇佣了我,那只可能是非法工作或者不可描述工作了。 其他应聘者都在15岁以上,没有任何问题。 明明是这样,爲什麽拒绝了那些人而雇佣了我? 画廊咖啡厅这个名字,难道是不可描述场所的新潮叫法吗?

「和招聘事项写的一样,请考虑一下。」 「有什麽意见或希望吗?」

然後,房主说着「爲开业准备用吧!」,放下了一笔巨款。 而且收据都不写……是傻吗?……看来好像是认真的。 我和希尔雅盯着放在桌上的巨款。 希尔雅是刚刚成爲我部下的17岁女性。 我们就那样僵住,过了得有整整3分钟吧,我总算能开口说话了,「……我们可真是受信任啊……」 「真是受信任啊……」

希尔雅重覆了我的话。 然後,我对希尔雅,我的第一位同事,也是第一个部下,明确地宣告。

「那个又傻又老实又不谙世事的房主,我绝对不会原谅背叛她的人……」

希尔雅有些凄惨地微微一笑,「……我也是……」

是吗……从走投无路的状况中被拯救了的,不止我一个人啊…… 还有,也该停止假装人畜无害的软弱少女了……

「那我们俩加油吧。招揽客人,增加利润,……还有,不让房主失望,对敌人进行反击。这样行吗?」 「接受指示!」

然後,两个人的战斗开始了。 3天後,房主来了。

「给,这个。」

一边说着,一边把我的「庇护年龄工作许可证」递了过来。 然後在闲聊时知道了,房主也失去了所有家人,孑然一身。 房主回去之後,我叫来了希尔雅。

「之前说的话,我想稍微做些更改。」 「……什麽更改?」 「『不让房主失望,对敌人进行反击』这部分,改爲『让房主开心,把敌人击溃』。」 「……接受指示!」

我又想了想,感觉应该把「部下」改成「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