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话 小虾米钓起大AB

翻译MAN:

原帖地址:

(译注:是从「海老で鲷を钓る」改成的。海老音似AB……鲷音似大原意是用小虾来钓大鱼。指小成本,高报酬)

「那麽,请在这里稍等一下。」

光波这麽说着,将少女A,B,C带到厨房角落的桌子坐下,往放着大锅的瓦斯炉方向前进。 这里的座位是为了不知何时会来的私人访客,光波一开始便准备好的。 厨房本身也有改装,并非原本以实用为中心的基础结构而有着优雅的装饰。 瓦斯炉上的热水在进到浴室前就已经开了火。 很久以前就滚了。

「那什麽。有火出来了?」 「你啊,从刚才开始就只会说那什麽呐。」 「这也是没办法吧。其他还能说什麽?」 「但是,你那头发怎样。唉,我该要加入竞争的。失败……」 「都买了,你也洗一洗就好了呀!」 「啊,这麽说来,那孩子的头发柔又亮……看到的时候就该注意到的呐。」 「是啊是啊。老爷有教导过呢,『会观察的眼神和活用资讯的智慧对佣人是必要的』。」 「还好好记得呐,你阿?」 「是没记住的你太过分了。」

少女ABC还在熙熙攘攘的时候,光波来上了最初的料理。 好快,明明还没经过几分钟。

「最初的是汤,义式杂菜汤。」

哎,做这麽快吗?汤…… 虽然很惊讶,还是先用汤匙舀起来尝尝。

「好吃……」

总觉得味道很浓,有着深度。 比在宅子里吃的伙食还要好? 然後喝完汤後是下一道菜吗…… 为什麽会这麽快? 要请我们吃饭不是刚刚才突然决定的吗!

「煮青甘鱼和白萝卜。」 「哎哎,鱼,鱼啊!」

喔,果然对鱼的反应很强啊。 是禁忌还是什麽吗? 坏了……不对,很普通的在吃啊。 罐头汤和真空包的青甘萝卜反应挺不错的吗。 好,下一道!

「烤牛肉。请搭配沾酱斟酌食用。」

啊啊,这个是晚餐要吃的比较高级的东西…… 虽然是超市的折价品。

「烫牛肉。」

牛肉大和煮,罐头6个。

「谷物炖饭。」

料理包,2袋。 光波准备下一道菜而离开後,少女C小声地说。

「呐,也许是多想了吧……总觉得,好像全部的料理都是从那锅里出来的……」 「哇啊,不要乱说!!明明不想在意那些的!」

小声喊出来的少女B。

「没关系,那是好魔女,是好魔女……」

没来由自言自语的少女A。

「炖牛肉。」

100元店买的调理包,2袋。

「甜点,冰淇淋。」 「这什麽?!好冰!好甜!好好吃啊!都要怀疑起人生了!」

放在冰箱里的莎得徕兹的冰棒6枝。 从棍子上拿下来装在玻璃容器里。

「温饮的甘酒。用来暖活刚才甜点的冰。」

只需要注入开水的粉包。 不是啊,这个很好喝的。

「请问各位是否满意呢?」

三人发自内心的笑着点点头。

「喔嗯,你说得没错。生下来还是第一次吃到那麽好吃的东西……」 「那个,那个锅……呀!」

想问什麽奇怪问题的少女C,两脚同时被踩了。 少女A跟少女B一人一边。

「那麽,多谢款待了呢。」 「啊,请稍等。」

光波留住想回去的3人。

「一点心意,如果可以的话,请带给同事们。包装纸拆下後再食用。」

交过来的是放了很多金色银色蛋状物体的什麽轻薄地可怕的透明罐。

「好,好的。」

以悲惨的声音回答的少女B。 3人小心地抱着写有『杏仁巧克力量贩包』的塑胶容器回去了。 成功,第一次的客人,第一次的销售额! 虽然花费了相当的调理包和罐头储备食品,但是就成本和销售额来考虑的话盈余充分。 不过真是太好了,焦急着为了用完调理包和罐头的种类而不得不继续上牛肉,但是因为调味完全不同好像没问题的样子。 单一的份量不多,所以拿不出更多种类而担心了呢…… 那3人如果在职场上宣传的话,谣言流传开来,客人也会不断地上门…… 啊,可是,客人多了又要忙起来呐。 上厕所的空闲都没了不是吗? 哪边都很为难啊,哎嘿嘿。

「怎麽办?」 「什麽怎麽办……」 「吃了这个的话,会爬到脑子里去洗脑支配……」 「不要乱说呀~~~!!」 「……怎麽办?」 「什麽怎麽办……」 「指的是打破承诺的话不会有什麽好事,一般都是这样的。」 「……所以?」 「遵守答应好的事情。」 「那,那麽大家就……」 「『遵守所说的话就好了』哟,如果不想打破约定的话。所以,就以必死的表情交给料理长马赛尔。说是从第一次见面的人那里收到的礼物。没有说谎,也没破坏承诺。不过是如答应的那样,将礼物送给同事哦。而且如果是马赛尔先生,一定会注意到这『食物』的异常的!一定!」

发丝柔顺的少女A。 别着漂亮胸针的少女B。 抱着家庭号杏仁巧克力容器的少女C。 充满决意的三人迈开步伐,就相信马赛尔先生了。

「……哇!」

被可怕表情的3个少女包围,这莱纳家王都邸的料理长马赛尔颤抖着。 做了什麽啊,我?!

「……这个,是从见过一次面的人那里收到的礼物!」

什麽明摆着很可疑的东西被推过来了喂,怎麽办呢……

「好像是把包装纸打开来吃。」

果然是食物吗……

马赛尔并不是胆敢在这种情况下逃离或拒绝的勇士。 打开容器的盖子,战战兢兢把手伸进容器里取出一份。 然後在仔细观察後,剥开了那银色的包装纸。

「咖啡色的啊……有什麽甜甜的浓厚香味吗……」

对於自己没闻过的香味,马赛尔突然产生了兴趣。 凑着鼻子闻着,小心翼翼的张望……是没看过的东西。 决定了,舔舔看。

「咿!!」

为什麽要发出悲鸣,你们几个! 嘎,咬咬看。

「哦哦,吃了!吃了呀!」

够了,怎麽回事啊,你们…… 於是,什麽呀这个! 苦?甜? 这清脆的口感和香气!!

「喂喂你们,这个是哪里……」

在马赛尔大声的时候,从後面传来了声音。

「你们大家到底在闹腾什麽呢?」 「「「「夫,夫人……」」」」 「……然後,那个拿过来。」 「「「是,是的……」」」 「在想什麽呢?亲爱的。」

对妻子的要求,莱纳子爵家的家主马特乌斯?冯?莱纳表示不解。 这里是莱纳子爵王都邸的谈话室。 除了莱纳夫妇外,另外还有厨师长马赛尔,少女A,B,C共计6人入座。 因为莱纳家是从上一代才从平民窜起的新兴贵族,和佣人间的藩篱很低,并不忌讳与她们同桌交谈。 即使在说话当头敬语变得随意,也不会予以批评。

「嗯,魔女,吗……」 「是好魔女的!绝对!大概……」

少女A,安卡对马特乌斯的自言自语出声解释。 头发变得滑顺很高兴吧。

「那麽,做出鱼料理的事情真的没搞错吗?不是乾燥或烟薰还是腌制的吗。」 「是的,小时候去海边村子那时吃过一次。不会错的。那个已经够好吃的,连其他的菜也是!」

对於厨师长马赛尔的疑问,少女B,布丽塔自信地断言了。 少女C,卡尔菈也同意。 马赛尔对於暗示自己的菜不好吃的说法有点受伤。

「嗯~说实话,真是难以置信啊。」

马特乌斯对两人的回答摇摇头。

「运货马车从海边的渔村过来要10天。即使是比那个还快的公共马车也要花上7天吧。用上小型坚固的特制马车载运少量货物,轮替驾驶和马匹日以继夜地前进,即便如此也要花费3天。自然,如果真那样运送的话,一条鱼可不是一枚小金币就能完事的吧。而且还是如果能使用冰雪的冬天才或许做得到的程度。没办法的,以现在的季节来说。就算作为汤料来定期加热也不可能。一次次都要花时间,煮得过久不会有好料理的。」

马特乌斯点了点头。 毕竟是厨师,对这些事很熟悉。

「确实,不管怎样都想不出来也没办法呐……」

由於话题陷入困境,马特乌斯之妻,艾玛莉亚改变了话题。

「不过安卡,你那滑顺的头发和身上的香味……」 「啊,是的,是用了刚才所说的那个谜之魔法药……」 「魔法药,吗。稍微,借我用一下。」 「哎……」

3人的表情明摆地黯淡了下来。 艾玛莉亚的头发很长。 难得的药大量使用的话……

「会付钱的!至少会出到16枚银币哦!然後,试过一次以後,剩下的药水会再还给你们的!」

都到了这样子,大家便同意了。 不过,本来就不会拒绝夫人的请求,更正,命令就是了。

「还有,布丽塔,你所戴的胸针……」 「是的,是用8枚银币买的。」 「那怎麽可能只要8枚银币!」 「不是啊,如果是人工的话……」 「胸针不就一定是人做的吗。难道其他的是神做的?」 「不,不是那种意思,是指使用的像是宝石一样的东西并不是真的,而是人为生产的。」 「也就是说仿造品吗……」

艾玛莉亚脸上露出了无法接受的表情,即使有着将仿造品假装成真品的人,也不认为会有人做出相反的事情。 岂止没有任何好处,还亏大了。

「用魔法做出来的话成本是0……」

卡尔菈小声地说。

「但是老公,如果能得到珍贵的素材和料理方法的话……」 「嗯,或许能帮上忙也说不定。拜托了,马赛尔。」 「是。请交给我吧!」

马赛尔低头示意後,从房间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