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2话 作战方针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来决定作战方针吧。 在之前海军派系的派对上,我收集到了相当多的情报。 所以,是时候建立基本方针,或者说,作战方针了。 迄今爲止,我只是以收集情报爲目的,到处调查各种事情而已,并没有做过什麽抱有意图的工作。 但是,差不多得定个方向了。 首先,优先度排第一的,是我和山野子爵领各位的安全; 第二,玻赛斯家和国家里的各位,以及在告知协定的旅途中结识的各位的安全; 第三,在新大陆结识的人们的安全。 比起旧大陆上不认识的人,新大陆的朋友们更重要。 困难的是,新大陆维尔王国的基本方针,好像是「如果发现了新的大陆,就即刻开始压榨」。 如果他们发现了我国所在的旧大陆,实行侵略和压榨,就很可能和我的优先事项相互矛盾。 唔~嗯……果然我只好暗中活动了啊。 如果新发现的国家明显比自己国家文明低劣,可以简单地化爲属国进行压榨的话,应该不会有施政者想要缔结平等条约吧。 至少在当下的这个世界是这样。 就算真的有那种奇特的政治家,他表明自己意见的瞬间,肯定会被其他政治家和贵族、商人、国民羣殴下台。 所以说,支援那种政治家、助长其势力是不现实的。 毫无意义,只会竹篮打水。 ……归根到底,只得让「随意介入只会吃苦头、损失惨重」这一点深入骨髓了。 也就是说,交战不可避免。 所以我的目标,就是到那时不要让双方死伤惨重,以及不要让战败国的处境太过凄惨…… 换言之,要让我国战胜。 就算我国打赢了,也没有能力渡海侵略新大陆。 反击一下敌人就完事了。 顶多就是要求支付赔款和俘虏的赎金。 反之,如果我国战败,就会被掠夺金银财宝,国民会被作爲奴隶抓走,我国将被永远作爲属国压榨。 当然不可能让对方打赢了。 综上,事前阻止战争是不可能的。 别说凭一个小姑娘的力量,就是我国国王,不对,就算是敌国国王也不可能凭自己一人之力阻止战争发生。 所以,舰队战是无可避免的。 到那时,主流战术会是用战列舰级别的盖伦帆船组成战列线,进行炮击战吗。 还是说,会是更早阶段的战术……总之,舰队战有个很大的优点。 那就是「不会牵扯到一般羣众」。 军人都是知晓了阵亡的风险才来就业的,不会对此有意见。 他们是爲了杀敌才特意远道而来,所以就算遭到反击,也没资格抱怨。 被抓壮丁的水手?在他们没有选择逃跑而是来到战场的时间点,就出局了。 对敌人心怀慈悲者,不是绰有余裕,就是傻蛋一个。 综上所述,我向派对上认识的高地位者打听的,是能够辨别鸽派人士的情报,以及能够促成接近他们的契机的提示。 所以我的目标当然是海军派系的上级贵族。 非贵族出身的军人,就算军衔比较高,在政治方面应该也没什麽发言权,所以他们只是次要的…… 好了,「怎样都好,总之先筑起桥头堡」的第一阶段完成了! 今後就要有目的地收集情报了!

「……有意思……」

过了一段时间,侯爵家和伯爵家被王宫传唤。 对他们带来的挂坠项链进行了监定,结果令人震惊。

「两边都是国宝级别,不,还要在那之上……」

维尔王国自认是大国,王国的几个超一流监定员异口同声,国王自己也不得不认同。 当然,这些礼物是贵族的孩子从友人那里作爲友谊的证明受赠的,国王不可能把它们夺走。 要是那麽做了,就会被当成靶子指责,一下子丧失人望。 所以监定过後当场就返还了。

「你怎麽看?」 「是,虽然不是自家产出,还是从他国购得,但这两边的性质都差不多……」

国王对宰相的话点了点头,

「给了孩子数颗国宝级别的宝石,并且孩子能轻易地把它们送给初次见面的人。那她父母手上的宝石得是什麽样的,得有多少颗啊……」

国王对宰相下了命令,

「无论如何,一定要查明那小姑娘的母国。但决不允许采用粗暴的手段,到底还是要保持友好。再找人监视着她租的房子,来访者之中凡有身份不明的,一律跟踪。当然她外出时也要让几个人跟踪。她总得找机会跟联络员接触吧。」 「还有,在她出席的派对上尽可能多地安插手下。都竖起耳朵,听着她有没有失言,或是漏嘴说了母语。」 「只要知道是哪个国家,之後就好办了。」 「在贸易、政治上施压,或是行使武力。无论采取何种手段,我们获得莫大财富的结果都是不变的。不过要是用稳妥的方法就能解决,就不用做更过分的事了……」 「都过了几天了!爲什麽一点报告都没有!」 「那、那个,因爲没有能报告的情报……」

就算被国王点问,宰相也答不出别的话。

「那小姑娘开业以来,所有客人都来自我国,都没有任何背後关系。除客人之外没有访客。她外出时不是去商店购物,就是去贵族家拜访,要不就是去银行存钱……还有,有时候会几天不开门,就那麽闷在屋里……」 「派对那边呢!」 「她不会为诱导性提问所动,并且场景被诱导到不得不说母国语言或地名时,也只是说出了我们不认识的单词。像什麽『ShénmeiChuanxian』,还有『Dianshi』……」

「有些国家在不同地域会使用不同的语言,也有的语言仅在圣职者或王族之间使用,所以就算是和我国有交流的国家,也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语言。」

这样下去,事情不会有着落的。 国王终於不而烦了,再次对宰相下令,「……那小姑娘下次要出席的派对,给我在名单里加上文莱德伯爵和埃弗里德子爵!是哪个派系的派对无所谓!」 「诶?不是,那个……」

宰相惊慌地瞪大了眼,但国王毫不在意,

「行了,照我说的做!」

国王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也不能继续反对。 宰相的回答只能是这个了,

「遵、遵命……」

文莱德伯爵和埃弗里德子爵。 那是王族持有的若干爵位之中的两个。 当想要去一些王族不该去的地方,或是不想作爲王族,而是想作爲普通参加者正常出席的时候,就会用这些爵位来私访。 说是私访,贵族们当然也者认得这些名号,所以不会乔装他人。 本来国内也不可能有贵族不认识自己、不认识王族的长相,所以也没法装成别人。 虽然大家都知道真实身份,以那个爵位自称时,就会受到相应爵位的贵族待遇,而不是王族的待遇。 这已经是众所周去口的潜规则了。 ……当然,就算这麽说,也不会真的有人把他们当成低一等的贵族看待,用常识考虑都能知道,这是十分无礼的行爲。 然後,文莱德伯爵和埃弗里德子爵,分别是国王和王太子持有的爵位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