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3话 继续派对,体重暴涨!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是派对。 虽然上次派对只过了一周,但我在这个国家能做的,也只有收集情报和经营特产店了。 特产店前段时间终於开业了,客人也来了不少…… 当然,也有贵族爲了侦查和评判,或是爲了和我谈话而来,但基本是下级贵族,并且来的人没那麽多。 贵族似乎不会亲自到店里购物,而是店里的人带着有价值的商品上门,贵族再从那之中挑选购买。 普通的食材和消耗品之类当然还是在店内购买,但那些工作都由专人负责,不会让贵族大人玉体亲至。 换言之,亲自到街上的小商店里,是有悖自尊的行爲。 客人之中,也有毫不在意来访的行动力很强的贵族,但那些多半是下级贵族,其中只有几位是伯爵。 我和那些人谈论了各种话题,然後送了他们日本制造的「这个世界有也不奇怪,但相当少见」的礼物。 当然和摆在店里的不一样,是非卖品。 因爲他们比起保持面子,优先选择了亲自来我店里,所以送些小东西当谢礼也无妨。 代主人前来侦查的家臣之类的人,没有礼品。 家臣们注意到我明明给了其他贵族礼品,却没有给他们,摆出一副「诶,我的呢?」的表情,但不关我事。 这礼品是爲了感谢贵族家家主特地来自家拜访,所以不会送给派家臣前来的贵族。 综上所述,店铺开张了。 本店少量贩卖着饰品、酒、丝绸制品、点心等等,与这个国家的技术水平和生产力的提高无关的商品。 非常偶尔才开一次门,是家怠惰的店。 当然,这里拒绝以进货和转卖爲目的的购买。 这里终究只是家直销店,不是以大量贩卖和营利爲目的……不,不是! 连直销店都算不上,是爲了给「我明明是一个人,却不住在高级宾馆」找个理由,只是个障眼法而已! 算了,总而言之,虽然店开张了,但基本还是关门的。 今天是时隔一周出席派对的日子,所以还是不会开店。 虽说派对是傍晚开始的,不过女性需要很多时间来准备。 直到派对之前我都不打算开门。 然後今天是陆军派的伯爵家的派对。 对我来说还是海军派那边的更好,但总是去海军派那边出席的话,美切尔侯爵的处境似乎会变糟,所以没办法。 还有,今天美切尔侯爵当然也出席了。 陆军如果没有海军的舰船运送,就来不了我们国家。 并且这段路程对这边的船来说,是超长距离航海,运不了那麽多士兵。 装备只有剑、枪、弓箭之类的冷兵器,以及若干滑膛枪,远离母国、孤立无援的几个步兵,构不成太大威胁。 所以说,我对陆军提不起什麽兴趣啊……但是话说回来,能操控政府的也不是只有海军派贵族。 陆军派这边也拉拢一下,就不会碍事了吧……再说我也得给美切尔侯爵一个面子……目前有件事困扰着我。 最近,不是每隔几天就会出席派对吗。 因爲我不可能去喝酒——孤身一人身处敌区,要是喝醉就麻烦了……当然我在谈话间隙只好喝果汁,还有一个劲儿吃菜了。 裙子的挂钩挂不上了啊,根本够不到…… 礼服也是,总感觉肚子周围变紧了……不妙! 这可不妙啊! 还有,爲什麽胸部周围没有变紧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啊哈啊哈啊……唉,算了,现在先把这事儿放一边儿。 今天是美切尔侯爵的主场,陆军派贵族众多的派对。 我就给侯爵做面子,向他示好吧…… 咦?好像有羣奇怪的人……这个国家的派对和我们国家相同,用地球的话来说就是「美式派对」。 不像日式派对一样从大家一起乾杯开始,而是先到的人先开始喝。 所以稍微迟来一些的人相当多。 所以就算有贵族现在才来,也一点不奇怪……但那羣人实在有些显眼。 一般来说,进入派对会场的只有贵族家家主一人,至多带着妻子和孩子。 但那羣人里不光有贵族和那个十六七岁像是儿子的人,还有四五个像是骑士的随从。 恐怕骑士们也是贵族吧,不过他们都相当年轻。 大概不是爵位较低,就是没有爵位。 他们要出席今天的派对似乎有些不够格。 啊,不是,我虽然年轻但也是子爵啊,不一样的! 还有,更不自然的是,骑士打扮的那些人都带着剑。 警卫们在别的房间里待命,并且屋外也有警卫兵,再加上客人们带来的护卫都在别的房间饮食(除了酒)。 所以派对会场内的贵族们不会带剑。 剑在狭窄的会场内很碍事,而且带着武器也表示对主办人不信任,是很失礼的行爲。 就算这样也带了佩剑的随从,只能认爲是那个了……这些人,是超级二百五啊! 明明自己的实力没什麽大不了的,却摆出一副很拽的样子。 感觉其他受邀前来的客人们似乎也都有些神情微妙,好像本打算采取自然的态度,但表现出来的却完全暴露了,大家都只是在远处旁观。 嗯嗯,他们好像把大家敬而远之的举动误会成了「他们在害怕,在恐惧着自己」,真是典型的那啥。 对付这种人的方法,也只有这一招了……躲避,无视。 不被接近。 如果被接近了,就逃开。 嗯,也只有这样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不,我倒也没有出色到能被称作「君子」……来了! 向这边走近了! 好,逃去取餐区吧! 在这个国家,「不向手持餐盘的人搭话」是基本的礼节,所以这样总不会被搭话了吧。 无视这一礼节是严重的无礼行爲,那种场合下,我只要做出生气的表情离开就好。 特别是在女性被男性搭话的场合,会不再把对方视爲值得尊敬的人,而是视同平民,甚至把杯子里的酒泼过去都是可以的。 唔嗯,没跟到取餐区来啊。 哎呀呀……那之後也是,只要我放下餐盘和其他客人谈话,二货们就会不知不觉地接近。 每次我都会在被搭话前退避到取餐区。 总觉得好像变成了某种游戏一样……难不成,我是被盯上了吗? 不会看气氛的笨蛋,盯上了国外利权,就一点不客气,也不考虑他人感受,直接朝我冲过来了? 然後主办人和侯爵都不打算阻止他们? 看到我反覆逃跑的行爲,其他客人应该也都明白了,却没个人来帮我一把? 大家比起女孩子遭遇的危机,更优先考虑的是不把自己扯进麻烦事里? 妈的,已经不能信任今天的出席者了! 刚才向我探询过宝石交易的伯爵,那个话题就当没谈过! ……我正气得不行,结果大意了! 不知不觉间被二百五父子接近了,想要逃去取餐区,却被佩剑的那帮人堵了路。 然後,像是儿子的人向我搭话了。

「光波小姐,没有胸真是遗憾啊!」 「「「「「「什……」」」」」」

他大声向我说出了极爲过分的话,让大厅里的人都僵住了。 ……当然,也包括我。 光波彷佛智商突然下线。 当年在作战会议上瞬间识破刺客的僞装,这次对面搞这麽大阵势,居然都没往王族这方面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