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话 不关我事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光波小姐,没有胸真是遗憾啊!」 「「「「「「什……」」」」」

他大声向我说出了极爲过分的话,让大厅里的人都僵住了…… 当然,也包括我。 这已经不是无礼——也就是「欠缺礼节」——这麽简单的事了。 已经是「并非礼节」也就是说,非礼。

「哈,哈哈哈!」

二百五组合中年轻的一方,十六七岁的少年突然对我口出狂言。 不对,这个年龄的话,在这里已经不算是少年,是可以独当一面的男性了。 但是这个男的,突然当众说了些什麽啊! 四周被可怕的寂静笼罩着…… 唉,这也是自然。 这男的怎麽回事啊! 你是在找茬吗! 盯! 我放出了饱含杀意、倾注了所有怒火的视线,结果刚一瞪这家伙,他好像就怒了啊……

「误?咦?咦?不是说只要像这样逗弄一下,就会很开心地送出国宝级的宝石,还能成爲朋友……」

哪来的假情报阿阿阿阿阿!! 这已经不是装傻也不是捧,只是侮辱行爲了啊! 别开玩笑了! ……不,等等? 把这事当成藉口,就说坏了心情所以要回去,好像也可以吧? 这理由大家都会接受。 也不是主办者的责任。 除了「邀请了这种客人」之外。 嗯,应该可以解决! 好勒……

「……您让我十分不快。先行告退!」

我折返脚步,迅速把那地方甩在身後…… 刚打算这麽做,就受到了周围人的全力挽留。

「请、请请请、请您留步!请您留步啊啊啊!」 「山野子爵,求求您了!恳请您宽宏大量,稍作忍耐!」

从周围的人们口中,传来了拼命的恳求。

「我会将家族秘传的丰圈胸按摩方法告知於您的,所以……!」

烦死了! 要是那种玩意儿就能解决的话,早就稍微变大了啊! 以爲我至今都没尝试过那种事情吗,你嘟了嘟的! 按摩、体操、食疗、买了可疑的药、向神祈祷,我全都试过了! ……咦?周围又变安静了?

「……光波……」

咦?美切尔侯爵,爲什麽要用那麽悲痛的表情看着我啊?

「……光波,说出声了,刚才的,全都……」 啊,是这样吗……

「父王,如、如何是好……」 「还什麽如何是好,现在如何都不好了。全是你的责任。」

光波离开派对会场之後,一脸爲难的二百五父子—— 不对,文莱德伯爵和埃弗里德子爵—— 也不对,是国王陛下和王太子殿下——被留在了原地。 还有同样一脸爲难的,沉默地注视着二人的其他出席者。

「 ……抱歉。」

国王陛下——不,现在是文莱德伯爵——向身爲派对主办人的伯爵道了歉。 虽说作爲国王陛下,不能轻易向贵族低头,但这次完全是自己儿子的过失,再加上自己 现在是「文莱德伯爵」,所以没有问题。

「难得伯爵有机会能和那个小姑娘建立联系,都怪我家的傻儿子……作爲补偿,一定让你成爲『我的熟识』。还望你原谅。」 「我的熟识」当然不是指文莱德伯爵的熟识,而是国王的。 派对主办人的伯爵得到这一身份,作爲这次没能与那位异国少女建立联系的补偿,已经十分足够了。 而且,若少女不高兴的并不是派对主办人。 少女在主办人没有责任的情况下中途退席,也相当於无礼行爲。 考虑到下次见面时也许能得到少女关於此事的道歉和让步,也不是什麽坏事…… 不过,一般来说,在那样的情况下,还真心想指责少女中途退席的无情之人,应该是不存在的。 文莱德伯爵一行结束了——不对,是终止了——在这次派对上要办的事,和护卫们一同 退场,其他客人重新开始了派对。 当然,互相之间的谈话多半都是关於之前那件事的。 到底怎麽才能有那种误会呢。 那样下去,王太子殿下的选妃真的没问题吗…… 还有,如果那位完全不懂女人心的王太子殿下,向自己的女儿花言巧语…… 如此这般,贵族的工作场所(派对)逐渐染上了夜色……

「简直了,开什麽玩笑……」

和「气呼呼」一词如此契合的表情,还真不多见。 坏了心情的光波,和往常一样,乘上了待命的出租马车,向着特产店——也就是在这个国家的据点——出发了。 反正马上就能转移到日本的自家,却还是不得不用正常方式返回,又麻烦又浪费钱,但也无可奈何。 毕竟没打算在这边准备山野家的专用马车和马。

「但是居然没人阻止那种无礼之徒,也没人来庇护弱女子啊……真是让我意外,维尔王国陆军派系的这帮贵族!」

光波很生气。

「好,就用这个当藉口,一个月左右不出席陆军派系的派对了!这样出席的派对数量也会减少,肚子上的脂肪总能减下去!绝对能减下去!」

「什麽?暂时不出席陆军派系的派对?怎麽会……」 「明明注意到我遭遇意外,被人盯上了,却没人来帮助我!所以我将来一个月左右只会出席海军派系那边。啊,不是说要增加海军派系那边的次数。只是把陆军派系那边的行程取消而已。啊,还有,那两个缠着我的家伙,请告诉我他们的名字。」 「唔……啊,啊……」

听到光波这麽说,美切尔侯爵本想说明真相,但因爲国王说了「一开始我想只作爲贵族和她接触、谈话」,所以不知如何是好。 前几天的派对上也是,因爲事前向出席者们下了那种指示,所以其他贵族没能顺利实行援助……不能告诉她事实。 但是,反正下次见面谈话时也要报上名号,告诉她名字也没什麽不合适的。 侯爵这麽想着,说出了两个名字,「是文莱德伯爵和埃弗里德子爵……」

光波听了名字,疑惑地歪了歪头。

「我还以爲是父子呢……」 「不、那个,是父子没错。只是因爲持有数个爵位,所以换代之前先把第二爵位给了长男而已……不过光波,你不也是从父母的爵位里拿了一个吗。」 「啊,啊哈哈……」

要是说了「光波就是家主本人」这种话,会导致不必要的混乱,所以笑着糊弄过去了。 这正是日本人擅长的「用暧昧的笑一带而过」。

(一个月不出席陆军派系的派对啊……有点难办了,但也没办法。唔嗯,之前那次到底还是有点过分了。正值多愁善感年华的少女,被当众说了那种话,想必是相当受伤吧。真是的,殿下到底在想些什麽啊……)

对身处陆军派系的自己有些爲难,但因爲有些派系众多的人刚好在现场,所以不能提出异议。 如果那麽做了,就等於指责王太子殿下的失态,并且是强迫伤心少女的行爲。 那将会导致怎样的结果呢……怎麽也不认爲会有人敢於冒着那种风险承担责任。

(一个月很快就会过去的。不过最近派对是有点多了啊。光波的肚子稍微有些……不行不行,就算是孩子,也不能对女性想这麽失礼的事……)

美切尔侯爵无意中把视线扫向了光波的肚子附近。 光波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噫……」 「噫?」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