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5话 Sway Back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什麽?山野子爵来不了吗?」 「是的,她的身体突然不舒服,因此遗憾缺席……」

距离那次不快的宴会已经过去了十天,文莱德伯爵和埃弗里德子爵再次出席派对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本应出席的山野子爵的身姿,因此让手下向主办者确认,得到了这样的答覆。

「……没办法。只要是人类,就没办法不生病。远离祖国,在水和食物都不一样的异国里独自生活,身体不出问题才不可思议。难得我过来一趟,今天我就以『文莱德伯爵』的名义,仅仅是贵族其中一员的身份和各位好好聊聊吧。有时候这样也不错。告诉美切尔侯爵让他对山野子爵的身体状况要多加小心,不要让她患上大病。」 「是!」

国王陛下…… 不,对於『文莱德伯爵』来说,无论是陆军派系还是海军派系,哪边派系的派对都可以自由出席。 因此只是耐心等待下一次机会的话,完全没问题。

「什麽,子爵今天又缺席了?」 「是的,今天是不方便的日子,所以……」 「啊,啊啊,是这样啊。虽然还只是个孩子,但也是女性啊,没办法……」

不是其他病的话,倒是没问题。 见面的事改日再议好了。 即使推迟几天,也不要紧。

「什麽?今天也不在吗?」 「这次也缺席?到底怎麽回事!」

接二连三的推辞,让国王也开始开始起疑了。 山野子爵并不是缺席所有的派对。 如果她缺席全部派对的话,说不定就真的是生病或者有其他不便的理由。 但是,国王和王子两人出於政治和公务上的顾虑而没有出席的派对,她就会好好的参与。 要说偶然的话,频率也太高了吧。 到了这种程度,不仅仅是贵族们,就连国王也留意到了。

「在避开我吗……」

没错,光波在接到派对招待时,都会与美切尔侯爵商量是否出席,在确认出席的场合也会模凌两可的答覆主办方『最近身体不太好,有可能当日突然缺席,如果这样也可以的话……』。 然後到了派对当天,还会让信使带着信,并不是向主办方的贵族本人,而是向着实际负责派对的人确认『文莱德伯爵和埃弗里德子爵有出席吗?』。 ……结果,有的派对山野子爵会按预定出席,有的派对会收到她突然身体不适请求缺席的联络。 这种情况反覆多次後,『山野子爵会缺席的条件』就是『文莱德伯爵和埃弗里德子爵出席的场合』这样的情报在贵族之间广泛流传起来。 一般来说,国王和王子以私人身份前来参加派对,这对於主办者来说可是出乎意料的荣誉…… 对,如果是『一般情况』的话。 这次隐藏身份赶过来,明显是爲了与山野子爵『以普通贵族的身份所接触』爲目的,而不是与主办者进行亲密交流,这种事早已众所周知。 而且,说一句老实话,国王一旦遇到山野子爵缺席的场合,就会急着找个藉口提前离开。 这样的话,就不能骄傲的说陛下来我家微服私访啦。 况且准确来说,也只是『文莱德伯爵』前来出席而已。 ……也就是说,面对『即使会毁掉山野子爵出席意愿的情况下,你也希望文莱德伯爵前来出席吗?』这样的问题,贵族们都会回应一句『NO』。

「爲什麽会变成这样子……」

国王抱着头,是『假装普通贵族』这种糟糕主意的自己,还是出现奇怪误解而口出狂言的儿子的错呢。

「爲什麽会变成这样子啊啊啊!!」

终於过来了,港口! 对,就好比舰队基地,军港的港口。 目标是那艘船,那个……找到了找到了,最新锐的舰船『利维坦』。 一二三,侧面有32个炮门,是最新锐的64门舰,不会错了! 因爲是与上次同样的时间过来,就坐到了同样的长凳上……

虽然等了大概一个半小时,军人君还是没有过来,是有什麽不便的事情吧? 嘛,没有事先约定好,会出现这种情况也是理所当然的。 外出的日子的话,起牀吃过早饭後就会出门,我想每次都是同一个时间段吧,原本,就算在港口,下等的水兵也应该有外出许可,一周一两天总是可以的吧。 嘛,就让我悠哉的等吧。 啊,不是军人君的,被其他水兵打了几次招呼……别纠缠不休。 即使我说了在等人,也会凑过来说那麽在等人的时候稍微聊一下吧。 我坐在长凳上与几个人交谈过,但是这些人没有军人君这种程度的知识,也不懂礼貌,说话也不有趣。 让我一开始就受到了打击……

不,当然如果是老兵,当然比军人君懂得更多知识。 只是『冲着12~13岁的我打招呼的人,都是14~16岁左右的水兵』

男孩子们在20~30分过去後,说出了『对方好像没有来,今天就和我一起……』被我怒斥道这种事不可能就这样赶走了。 好像在等待这个场面一般,一个个男孩子不断冒出来。 然後,又过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有过来,撤退。 这个场所是船上的士兵们必经之路,也就是说,今天不是军人君的外出日。 然後,1天,2天,都落空了,现在是第3天。

「光波!」

这样叫着,一边从对面跑过来……,噢噢,好久不见的军人君。

「好久不见了!」 「光,光波……」

全力奔跑,呼吸急促的军人君。 咦?说起来,军人君是从看不我长相的远处跑过来的吧,怎麽好像知道我的存在似的笔直冲过来?

「那个,你知道我在吗……」 「啊,啊啊,从昨天登录的前辈那里得知,『码头长凳那里有一个像是在等待恋人归来的异国美少女』,我就觉得一定是光波你了……」

噢噢,美少女! 好,拜托军人君给那个前辈带礼物吧。 大人物们……,以军人君的角度,填补从大人物之中获得的情报的空白,向着军人君问道大人物会感到惊讶的事。 还有,嘛,今天的目的是混个脸熟。 那麽,朝着店里,lets go! ……与军人君同年代,大概要年长5~6岁的水兵们的视线……

军人君,不怕被前辈和上司看见吗?总觉得,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没事吧,回到船里之後……

今天我没有吃早饭就过来了,所以一边吃一边收集情报。

「一次航海训练要这麽多啊……那麽实战的话,要多少对手才会弹药不足呢?」 「搭载的大炮是一样的,武器性能与2世纪之前的40门舰一样?只是炮数和船体的压倒性有利?原来……」

被大人物听到的话,总感觉会很不妙。 尽管所有的俘虏都归化了,能做得出泄露家族与友人们居住的母国的不利情报这种背叛行爲吗?说出超过一般的话题就开始沉默寡言。 强迫对方透露情报出来很麻烦,说出适当的情报也很困扰,即使有主动说出来,但是和大家的言论比较起来,也有各种的不协调和矛盾……

嘛,下层水手也不可能什麽都知道,即使是军官,也就是一帮航海赌博的家伙,是我期望过高了吗。 我离开母国已经好几天了。 因此,能高兴的把最新情报告诉我的军人君,价值很高。 好,按计划吧准备好的礼物交给他吧,虽然是地球这边的摺叠刀,作爲船员的话使用机会还是有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