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话 情报收集?夜场 1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我和上次一样,在午前和军人小哥告别了。 难得的外出日,要是被我占用太多时间就不好意思了。 当然,这次付账的还是我。 他已经因爲我的原因而白白消耗了时间,不能麻烦他到这个地步。 告别之前,我把作爲礼物的小刀交给了他。 没有告诉他礼物内容就分别了,之後他打开的时候要是能高兴就好。 在这个国家,把礼物当场拆开并道谢似乎是普遍的做法,但因爲我是在分别之际交给他的,所以就没这麽做,直接离开了。 军人小哥这次也没有约定下回见面的时间,不过本来也不会把船的行动日程告知下层人员,所以也没法做约定。 他一副死心的样子这麽和我说。

(我这麽和他说了,他一副死心的样子。)

不过他也听说了,这次我爲了见他连续等了几天,并且在此期间虽然被多次搭讪,但全都拒绝了,所以他应该稍微放心了吧。 就是那个啊,「因爲那家伙已经是老子的女人了啊!」的那个。 女孩子才不是男人的私有物品啊! 火大! 唉,算了。 就那样马上转移回日本或领地也可以,但难得来一次,还是和上回一样,逛逛店铺,调查一下市井之间。 像这样踏实地调查也很重要啊,嗯……逛街也很开心…… 於是,入夜了。 这回进行的是夜晚部分的调查。 万事俱备。 已经向海军高级士官打听到了推荐的地点和必要的情报。 那麽多派对可不是白去的。 还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不对,实际是得到了很重的脂肪…… 爲什麽不是在胸上而是在肚子上啊!! ……算了,总之,因爲是我失去了重要的东西换得的情报,如果不有效利用的话,我失去的苗条体形就死不瞑目了。 妈的。

喀啷啷。 某间酒吧的门铃突然响了,老调酒师和几位常客的视线自然地瞟向门口……然後他们瞪大了眼睛。 这里是臭男人们,特别是海军军人们经常聚集的店。 而且高级士官们常来,初级士官和下级士官,以及普通士兵都不怎麽光顾。 倒也不是谁规定的,不知爲何就变成了士官俱乐部一样的地方。 这样一来,虽然普通人也不怎麽光顾了,但这里是有舰队基地的军港,高级士官很多,付账也豪爽。 并且他们喝醉了也不会惹是生非,所以身爲店主的老调酒师对自己酒吧的顾客阶层十分满意。 而且,这种状态已经维持了几十年,事到如今也没什麽好说的。 有着轻松气氛的、绅士们的休息场所。 有异物入侵了这里。 那异物踏着小碎步走到了吧台椅子处,坐下,点了杯饮品。

「混合果汁,摇和。不要调和。橄榄两颗。」 「「「「「「什麽玩意儿啊!!」」」」」」

常客们不禁喊出了声。 因爲在007里看过,所以我也想有机会说说这句台词。 但是这套台词得点一杯「半乾伏特加马蒂尼」才像样,拿来点混合果汁真是浪费了…… 虽然忍不住脸颊抽搐,但调酒师还是沉默着开始了工作。 这家店还是第一次收到混合果汁这种点单,但调酒师也不是毫无头绪,他拿出调酒用的果汁,一边依据感觉想像着味道,一边把适量果汁倒入调酒壶混合。 只要想成是没有酒的鸡尾酒即可。 只用两种果汁也可以说是「混合果汁」,但调酒师想追求更佳的味道和香气,混合了三种果汁。 然後摇和。 摇。 摇。 摇。 摇。 摇摇摇摇摇摇摇摇摇! 因爲饮品种类不同,所以没有使用小容量的鸡尾酒杯,而是用放入了冰块的平底杯。 调酒师仍旧保持沉默,从调酒壶中倒出饮品,然後「刷」地把杯子从吧台上滑了过来。

「不用找了。」 「异物」接过杯子,从腰包里掏出一枚硬币,用手指按在桌上,推到了调酒师面前。 就算是这位沉着冷静的调酒师,看到这一幕终究还是瞪大了眼。 那是一枚金币。 从感觉上讲,和十万日元在日本的价值相当。

「你是维拉达尔船长吗!」

终於,调酒师忍不住喊了出来。 面对客人暴露感情,此等失态已经几年没有过了。

「嗯?那是在说提拉德叔叔大人吗?」

然後,「异物」平静地回答道。 提拉德·维拉达尔。 他从前在这个城镇担任军舰的舰长,成爲战队指挥官後,升迁去了王都。 虽是贵族,但自报姓名时,从未在家名前加上「德」来体现这一点。 他说「只要表现自己作爲军人的一面,不需要多余的修饰语。」

维拉达尔上校——现在已经是少将了——虽是一位相当杰出的人物,但有唯一一个弱点,那就是他完全喝不了酒,换言之,「滴酒不沾」。 能否喝酒取决於体质、基因、体格、身体状况、疾病等等因素,不能把这当作男子气概的一部分,以此强迫他人喝酒或是轻视他人。 强迫无法饮酒者喝酒,与强迫他人服毒没有区别,视结果而定,可以构成伤害罪或杀人未遂…… 有时甚至不是「未遂」,而是字面意义上的「杀人」。 例如急性酒精中毒、烂醉中遭遇事故,或是呕吐物堵塞喉咙导致窒息。 然而,对这种时代的船员来说,男子气概是可以和海量划等号的。 对那些除了喝酒以外毫无长处的可怜人来说,这也许是最後的心灵支柱了吧…… 总之,身处「那样的行业」之中,不能喝酒的维拉达尔上校想了个办法。 想要不被他人轻视,同时又能出入酒吧以便与人交换情报和谈判,要怎麽做才好呢。 然後付诸实践的就是「坦荡地点单无酒精饮品」、「点单时要像点酒一样,表现得很潇洒,故意拘泥於小节,假充内行」、以及「支付比酒精饮品还贵的金额」这几点。 维拉达尔上校在这家店的第一次点单,听说是「纯牛奶,调和。酸橙汁两滴」。 并且付了一枚金币,不要找零。 刚才「异物」的点单,已经足够让调酒师回想起那个男人了,而且她还回答了「是在说提拉德叔叔大人吗?」 「你跟他有关系?」

这里不会向客人说敬语。 客人之间,以及客人和调酒师之间都是平等关系,从开门进店的瞬间直到从店里走出去,一切外界的职业和阶级都化爲乌有。

「我不是他女儿或孙女哦。他只是给我介绍这家店的人。嗯,不过另外还有霍威尔先生、阿里斯莫斯先生和凯雷巴克特先生也爲我介绍过……」

噗哈! 咳、咳! 不知爲何,把难得的酒喷出来的声音,以及被酒呛住的声音,在店内持续出现。

「这不全是海军的大人物吗……小姐,你是什麽人?」 「异物」十分开心。

(没、没想到,在「有朝一日想说说看」台词系列中的那句,居然有能说出那句话的一天!)

然後欢喜地颤抖着,说出了那句名台词!

「时而爲雕刻家,时而爲商店店主,时而爲贵族之女。然而她的真实身份是!『喜欢海军和叔叔大人的女孩子,光波!!』」 「哦……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