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话 情报收集?夜场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顺理成章,我抓住时机。 我混入了客人当中,提出了很多问题。 没有人会轻率对待了解自己同僚和上司,还喜欢海军的少女。 况且这名少女与自己孙女差不多年纪。 然後少女独自一人来这样的地方,想必会让他们感到十分有趣,感觉就像找到了不错的玩具。 此外,从我刚才的自我介绍来看,肯定会把我当成贵族的少女吧,再怎麽说,用一枚金币交换一杯果汁的平民少女是不存在的。 那麽,考虑到我双亲的事,还有我将来会成爲某位贵族的妻子的前景,支持海军的贵族少女对於海军来说是很重要的宝物。 ……嘛,原本是海军派系的贵族少女,这样想的机率很高。 所以,在我稍微贬低陆军捧高海军,趁着气氛帮忙喝了一杯後,对面的就口风变松,话也开始变多! 这家伙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怎麽回事。

「现在有调查船团出动了吗?」 「这样的话,大概几年出动一次?」 「果然,会将发现的大陆占领,成爲我国的领土,然後把那些原居民全部当作奴隶?」

没错,在王都社交界那边,如果来自他国的贵族少女突然想了解这方面的事,会显得非常不自然的吧! 但是这边的话,面对什麽话题都会好好听进去,好奇心旺盛的海军眷属的少女的提问,这些大叔们不管是什麽都会回答。 虽然关於军事机密和政治的事可能是真的,但这不是我想知道的方向。 我并不想听与邻国的政治话题,所以没关系。 ……通过这样的谈话,收集着王都的活动情报。 然後我依着『一杯牛奶,摇一下』,『橙汁,直接上,来两杯』之类的话,下了各式各样的单,每次都会递出一枚金币。 放好後用手指突然一弹,飞到哪去了,大家快帮我找找……

呀,看来还是需要一点技巧。 差不多找个适当的时间,离开这里了。 再怎麽说我也不能在这坐到深夜时分,直到店家关门再走吧。 当我说要回去的时候,调酒师先生退还给我第一枚金币以外的钱财,连同九枚小金币。 如果让少女用数枚金币来喝几杯酒,这将是我一生的耻辱,被调酒师先生这样说,我也只能接受他退还的金币。

「今天很多方面都谢谢各位了,这些话题非常有趣!……啊,对了!」

我差点忘记了。 作爲谈论各种话题的场合的回礼,以及让他们对我留个好印象以便以後的行动好展开,我特意准备了土特产作爲礼物。 当然,送高价值礼物我也不觉得他们会接受,这种场合送黄金之类的重礼非常不明智。 这个时候的礼物,就决定是这个了。 没错,对於酒鬼来说,最好的礼物就是酒!

「这是我的入场费,不要错过了。」

在问过调酒师後,我从包里拿出一瓶酒。 ……一人一瓶什麽的,我做不到,拿不了这麽多。 所以只能从用一瓶酒的量,一人一点的倒每个人的玻璃杯里面……

「这是我那边的酒,不品嚐一下吗?」

不知不觉中,礼貌用语已经消失,嘛,没关系。 以小女孩作爲对手还会发火的人是没有的哟,大概。 在我打开盖子倾倒酒水的时候,调酒师爲了每个人都能品嚐而拿出了新的玻璃杯。

「入场费什麽的不用也没关系,让我品嚐一下吧!」

噢,大欢迎! 然後每个人都手持着玻璃杯,在灯光下确认酒的颜色,摇动着杯子,享受着酒的香气,然後用嘴抿着,数秒後才念念不舍的吞入腹中。

「「「「「「惊……」」」」」」

呼呼呼,震惊吗! 这可是我祖国的骄傲,拥有十二年历史史的【白州シングルモルト】! 由於预算的关系,18年和25年的贵价酒,pass! 好,看他们陶醉的样子,不必问感想也知道有多好了。 这样一来,对我的好印象肯定会随着酒一起灌进去了吧,不会有错。 下次的好情报也拜托你们了!

「各位,再见了!」

这麽说着,在他们有反应之前走出了店门。 身後好像有人叫我,但是酒鬼的话我是不会理会的。

「喂!」 「「「「了解!!」」」」

在这种时间段可不能让少女独自走夜路。 更别说对方还是贵族的女儿,又可爱,对海军又有好感。 马上就有几个人爲了将少女送回家而从店里飞奔出去。 其他的人则是一点一点的抿着玻璃杯里的酒。 没有人会做出一口闷这种浪费美酒的事。 稍微花了点时间,细细品味着美酒时,刚才出去的男人们回来了。

「喂……你们,那个少女怎麽了!爲什麽不把送她回家就回来了!」

没有参与护送的男人们,情不自禁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训斥。 在这种时间段,让少女独自一人走夜路,作爲绅士可看不过眼。 因此这几个人才担任护卫去护送她回家,谁知道这几个人居然急匆匆赶回来了,他们会感到愤怒是正常的。 少女离开店铺才几分钟,怎麽想也不可能已经送到家了吧。

「那,那是啊,我们刚刚走出店门的时候,那个少女正好走进了右边的第一条小巷里,我们急忙追上去,但是我们走进小巷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了。我们几个人慌张的奔走着,将全部的分叉路口都调查过一次了,完全没有发现她的身影。如果是被抢走的话,就算是小孩子,凶手抱着少女也不可能跑得这麽快,周围别说是马车了,就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也没有能隐藏小孩的木箱。再说了,我们跑过去的时间能有多少,也就几秒钟而已,再长也不会超过十秒。在这麽短的时间里,有没有马车也没有出入口的地方,像她这种年龄段的人可以被无声无息的绑架吗?」 「「「「「「……」」」」」」

无可奈何。 担任护卫的几个人也没有确认少女是否真的被诱拐了,实际上按状况来说,这种可能性非常低。 只听说过名字,身份不明的少女。

『少女从店里出来,被几个不认识的男人追着,不见了踪影。』

这样申报上去的话,警卫队会立即行动吧…… 从暗自跟踪少女的可疑男人们这个方向调查。

「……不行,没办法……」

不过,客人们也并不真的这麽担心她的安危。 在各种的谈话中,了解到少女并不是不谙世事的笨蛋,对於港口的治安状况也有一定程度的认识,而且胆大包天。 再说了,她从出店到身影完全消失的时间,实在过於短暂。 比起她被卷入事件的可能性,提前准备好完全回家的手段的想法更加符合逻辑。 客人们彷佛要说出心声似的,喃喃自语道。

「……这个少女,到底是谁……」

每个人都在沉默着,细细品嚐着酒的味道……

作爲试饮而提供的酒,有着无法想像的浓厚醇香,让人不禁沉醉在里头。 当然,调酒师也是其中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