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话 诱拐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和目击诱拐瞬间的店员一起对黑衣人简单说明後,解散。 犯人们被拘束,分别押上了四辆车。 大概会被带到这个国家谍报组织的地下审讯室吧。 让黑衣人去赔偿碎了的陶器,结果黑衣人说着这在职责范围外所以自己没有预算,逃走了。 没办法只好准备自己赔偿,结果店长对我说那是量产的便宜货所以没关系,而且为阻止少女的诱拐而碎的话也是摆设的本望。 也是啊,诱拐事件的被害者来赔偿,想下就有点奇怪。 确实,要是让被害者赔偿,事情传开的话,店的名声有可能会变差。 哎呀,我想得还是太浅了…… 总之先得回到店里,支付食物的钱并向其他客人道歉。 引发了骚乱,吃冰淇淋的人在去看热闹的时候,冰淇淋可能化了…… 话说那是自作自受吧。 是自己的责任,所以我们不赔偿也可以吧?

「……所以,是什麽情况?」

为了确认二人有无受伤,精神有无陷入不好的状态,我转移到了可以冷静谈话的地方……山野子爵家日本邸。 然後泡茶,拿出茶点和仙贝,做好万全的准备後,开始确认情况。

「从单间出来後,等着柯蕾特。然後柯蕾特结束出来时,有几个女性进来……」

嗯,男性进来是大问题呢……即使是女性,是诱拐犯这一大问题不会改变。

「女人突然从面架起我和柯蕾特,向口塞入布後抱起,压低身体让收银处的人难以看到,从洗手间直接去向店的出入口……」 「咦咦!」

刚才柯蕾特的话中有不得了的重大情报! 我慌忙抓住柯蕾特的右手手腕。 那个紧紧握住了煎饼的右手腕。

「……去洗手!」

没错,按照刚才的话,柯蕾特在用完洗手间後,还没有洗手! 虽然是『用完洗手间』!! 然後,在柯蕾特洗完手回来之前,暂时中断。

「……然後,为了能让大家发现,没有强行挣扎而是老实等待机会,在通过店出入口摆设的旁边时,就直接踢飞了。」

哦哦,果然如此! 但是我还以为是柯蕾特做的。 居然是莎宾娜啊……

「然後我刮面咬手臂,但是那些人虽然露出难受的表情,却没有发过一句声。应该会很痛的,真是忍耐力强的人……」

柯蕾特补充说明道。 哎呀,毕竟是工作,这些还是要忍住的吧。 不管怎麽说,关於到自己国家的威信和自己的性命。 然後就和我知道的一样了啊……

但是,太好了。 真的是太好了。 两人没有受伤。 也没有PTSD的样子。 那个时候,在被完全拐走前,我赶上了。 太好了……

但那是结果论。 即使在结果上平安无事,没有那个也不行。 即使以未遂告终,营利诱拐也重罪。 然後,让我来告诉你向我山野子爵家挑衅意味着什麽吧。 见识我山野一族的愤怒吧!

「综上所述,受到挑衅了,所以拜托了!」 「不是啊,就算你说拜托……」

无视为难的队长,我单方面地传达了要望事项。

「总之,我准备请求这个国家的大人物,让我和犯人们会面。在这之後,我要让有奇怪企图的国家後悔,所以你去疏通关系,拜托了!」 「喂喂……算了,关於这次的事情,我们也有责任啊。没办法了……」

咦?这是怎麽回事?

「你说责任?」

队长挠头回答了我的问题。

「哎呀,按在刚才听到的话,你们被袭击的原因……不对,该说是『方法』吧,很容易就明白了。非常简单。就是『行动的模式化』。」 「模式化?那是什麽?」 「也就是你们每次的行动都一样。每次来了都会在这里回复邮件,所以收信人就会知道『啊,公主来了』。然後你们来了这里就会去甜品店,然後去了就一定会暴饮暴食到腹泻,轮班去厕所。只要潜伏几次就会马上明白了吧。对方的行动模式每次都一样,所以只要明白了那个模式,就可以轻易在最好的时机袭击了。」 「啊……」

我真是愚蠢! 不让保护对象固定地行动不是保镖基础中的基础吗! 没想到那样威胁警告後还会有人使用暴力,所以大意了! 搞不好就关乎莎宾娜和柯蕾特的性命,真是大失态! 呜啊啊啊啊…… 而且为什麽没有事先让莎宾娜和柯蕾特带上报警器和GPS发信器……必须即刻准备……

「因为你是外行。在这方面,当然应该是我们来教你。抱歉,是我们的失误……」

队长难能可贵地那麽说道,但是这怎麽想都是我的错。 可恶…… 好,马上打之前那个号码,然後……

「日安,我是奈叶。」 「……」

在以假名自称的我的眼前,是戴着手铐,被关到栏杆里的一个女性。 没错,是诱拐犯中的一人。 为了避免统一口径,全员被分别关押。 不过和审讯也有关系吧,说什麽『其他的家伙已经全部说了』。 当然这里不是监狱。 是更加『黑暗的地方』。

「哪国人?」

我说的语言是英语。 间谍的话,除了自己国家的语言,英语和所侵入的国家的语言都是会的吧。 以前的我,绝对是做不了间谍的,嗯! ……哎呀,我也不想当啊。 但是现在的我可以流利说任何国家的语言,神出鬼没,可以偷到任何东西,是杰出的情报员。 ……哎呀,不会去做的! 就这样,女性没有任何回答,但是事情已经结束了。

『事情结束後,嫁个好男人,变得幸福吧!』 『咦……』

对我回去时说的话,女性瞪大眼睛一动不动。 嗯,现在的话,是我刚才读取的,那个女性出身地的方言。 女性掌握的语言和明显是出身地的方言。 这这样就可以确实把握这个女性的出身国。 当然为了保险和其他的诱拐犯也会见面。 我不准备审讯详细的事情,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 仅仅判断出对象就可以了。 ……没错,仅仅判断出反击的对象就可以了。

「队长,判断出作为对象的国家了,所以拜托你收集情报。情报部门的大本营,情报部门和政府大人物的住宅,别墅以及其他各种……」 「不要说不可能的事情!那种事情只有大国和那个国家的敌对国家才会知道……」 「去问那里不就好了吗?」 「咦?」

我对发呆的队长说明。

「那种事情,他国一介佣兵团当然是不会明白的吧。所以,去问知道的人不就好了吗?不是作为『佣兵团狼牙』,而是『来自异世界的访问者,奈叶公主的代理人』去问的话,我想是会说的吧。有什麽,呜~嗯,这样吧,给出好情报的话,作为感谢,可以一个接一个给地球的图鉴里没有记载的海藻类和海洋生物的样品,你就这样说吧!」

我这麽说完後,队长看起来呆住哦!

「……该说你迟钝还是奸诈啊!」

真是失礼,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