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话 谘询的工作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开店第4天。 10点15分

叮铃铃

来啦! 今天开店以後立刻就有客人! 很好,好兆头好兆头!

「欢迎光临!」

对前来迎接的光波轻轻点了头,客人的微胖男子快步地在店内来回逛。 30岁後半左右吧。 还那没到那个岁数,却稍稍有着肚子。 相当富裕吗? 爱吃讨厌运动……?

大致把握店内商品类别的位置了吧,男人开始在厨房用品的角落物色起来。 好像很在意着去鳞器,不过拿在手里仔细观察後又放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接着拿起菜刀,虽然露出少许惊讶的神情,看到价格後又皱起眉头。 不不,毕竟那是少数比较好的东西。 5万8千日元喔,光进货价。 金币2枚小金币5枚可几乎什麽也没赚呀,考虑到汇率。 这就是所谓能够展现出『本店也有经手高级品喔。技术力很高的哟』的东西,卖不卖得掉或是赚不赚钱都不考虑的商品。 是专家一把一把亲手锻造的刀喔。 光在电视上看就觉得厉害呐。 哎,买了那个! 怎麽搞得,那男子手里还拿着菜刀,就走向了下面的商品。 吓我一跳! 还是能分辨出好东西呐。 不啊,还是会有点高兴的,虽然没赚到钱。 过一会,男性客人拿了几项商品来到了柜台。

「打扰了,有几个问题想问可以吗?」

咦,还没要结账?

「是的,请尽情提问。另外,还需要的话可以使用那里的购物篮。」

男子带着像是在问还有这种东西吗的表情,将两手抱着满满的商品装进篮子里。

「那麽想问的是,那个『去鳞之器』,到底为什麽会卖这种东西?」

哎,有什麽问题吗?

「哎,只是普通的便利工具呀。去鳞方便,所以对鱼料理拿手的夫人们来说不是会很好卖吗,我是这麽想的……」

男人惊讶的表情回答。

「我说啊,觉得这里离海边有多远呢?只有烟薰,盐渍和乾货的鱼,不会有需要去鳞的吧?」

啪嚓~! 采购失误了呢!! 所以,那几个女孩子们的反应……

「还有,请帮忙说明这些的使用方法。」

从提篮里拿出的是刚才带过来的商品。 啊,还没有决定要购买呐,可惜。 烹饪相关为主吗? 大概是料理人吧,这位。

「是的,这个是削皮刀,用来剥皮的。这里,像这种感觉。就算是新人也能不输给前辈地迅速漂亮剥皮,所谓能够抹杀前辈料理人的卑鄙道具。」

男子,不屑一顾。

「这是沙漏。这样转过来让沙子落下都是经过相同时间。能很方便的准确计算煮菜时间等等。有3分钟,5分钟,10分钟用的类型。这边是开罐器。是用来打开保存数年也能随时直接食用的『罐头』这东西的工具。」

嘛,虽然最近开罐器无用论是主流呐。 不过,折扣量贩店卖的廉价品还有不少会用到开罐器的,最初就是从罐头开始呐,文明进展的顺序。 光波接着下面的说明,男人的脸则一次次变得更红。 然後……

「告诉我。为什麽这个那麽贵?」

啪,一把菜刀被放到了台面上。

「哦呀,这可不是那种用模具浇注而成的,供小孩子们过家家的玩具哟。」 「什……」

光波挑衅性的话语,让男子面露愠色。

「这个,是专心致志数十年的男人,不对,是恶鬼们花费无数天从挑选出的最强钢材所制成的逸品。作为实用品的同时也是艺术,最为顶级的一把。恶鬼,没错,正是由『钢之鬼』所生之物!」 「钢,钢之鬼……」

男人咕噜地咽下口水。

「看好了。无数次反覆锻造,硬质钢压接在软钢上,锋利的手感和难以折断的强韧两者兼得的奇迹之技!」

拿着菜刀的男人手颤抖着。

「坦白说,卖了这个我也赚不到钱。但是,将顶级的名品从制作者手中转交给料理人是我等商人之使命。过於便宜作者难以生存,过於昂贵料理人买不了。在这种时候,偶尔由我们自掏腰包不是也很好吗?呐,难道不是这麽想吗?」 「买,我买了!!」

男人眼泪停不下来地喊出口。 好的,谢谢惠顾~! 不久终於平静下来的客人,说出了下面的话。

「说起来,小姐,可以和店长说上话吗?」 「啊,好啊,请别客气。」 「那麽,能帮忙叫一声吗?」 「诶?不不,请说?」 「啊,喔喔。无论再怎麽年轻,这家店的店员小姐只有一个人,所以也算店长吗?不是这个意思,是想跟拥有这家店的人,非雇员的经营者见面。」

啊~一般是会这麽想的呢。

「不不,这家店是我个人所有。买下来,改装,商品进货都是我。也就是自营店这种事情啦!」

好像餐厅老板兼厨师那样的感觉呢。 啊,凝固了。 慢慢融化……

「那麽请问。这家店,买得到新鲜的鱼吗?」

喔~这才是重点……从昨天的3人那听说的吧?

「何出此言呢?」 「安卡她们说的。」 「谁啊?」 「昨天拜访这里的3个女孩子。」

啊,果然。 好好宣传了呢,感嗯!

「嗯,那3人啊。因为是本店最初的客人而相当招待了喔。大亏本呀,啊哈哈……」 「这样啊……不只买到了好东西,吃得也很尽兴喔!」

嗯,对吧对吧! 希望能再继续努力宣传! 然後也不忘暗示说那到底还是特别优待,平常可没那麽实惠喔。 我真是能干的女性。

「……然後为什麽要鱼?按刚才说的,这条街上应该不太有吃鱼料理的习惯吧……」

接着,男人一点一滴开始说明起情况。 男子名叫马赛尔。 是跟昨天那3个女生一起在莱纳子爵家服务的厨师长,36岁中坚料理人。 虽然是作为厨师还算年轻的岁数,却有着实力和自信。 不久之前还在岁数不小的料理长下担任二厨,不过几天前厨师长突然健康恶化而引退,为了疗养便搬到了女儿夫妇及孙子所居住的城镇。 毕竟上了年纪这种事也没办法。 莱纳家的厨房里,留下来的二厨马赛尔便升格至料理长。 虽然年轻,但一切都还进行顺利。 然而,这时发生了大问题。 莱纳家的女儿,爱黛蕾特的成人式。 15岁成人的贵族千金在社交界第一次亮相。 初登场,当然,是在自己家举行生日暨成人晚宴。 这次的揭露会,是可能会左右女儿今後社交圈立场的非常重要的仪式。 各贵族家不惜重金在料理和礼服方面下工夫。 开销几乎是一晚上就能花费掉附近百姓一两份毕生积蓄的程度。 如果前厨师长还健在的话什麽问题也没有。 打年轻起便穿梭於大贵族的厨房中,是身经无数大型宴会的老道厨师。 但是,这样的老厨师突然离去。 马赛尔的手艺绝对不差。 在同龄的料理人中算是最顶级的吧。 不过无奈的是,缺乏大型活动的经验。 莱纳家经历过的几次小规模晚会都是在前料理长的指示下做出个别料理,整体菜单的选择的和上菜时机,随机应变的方法等等几乎没有机会学习。 前厨师长打算趁这次爱黛蕾特的披露会传授给马赛尔这些东西,不过因为突然到来的病痛而乱了计划。 因为揭露会前孩子的生日不会有大型餐会,莱纳家在家里举办如此大规模的宴会还是自现任当家夫妇结婚以来的第一次。 然後莱纳子爵家是从上代才拔擢的新兴贵族,很容易被其他贵族所轻视。 为了女儿也绝对不允许发生会成为中伤,贬低,嘲笑把柄的失误。

「……然後,我并没有此种自信。仅仅有着不输给这附近料理人的自负。但是,比起在大贵族家长年工作的高超老到主厨和王宫料理人,我的程度不就只是外行料理中的皮毛吗?由於料理的缘故不会使得老爷和大小姐蒙羞吗?害怕着这些,实在是无地自容……」

马赛尔身体缩小似地畏畏缩缩了起来。

「然後,为了端出这里难以品嚐到的料理让客人大吃一惊而思索着吗?」 「嗯嗯,是像那样……」

嗯,光是卖掉鱼就结束了好吗? 虽然有赚到钱,有帮到人,就已经万万岁了…… 但是,怎麽了呢?心底这悸动的感觉……

啊。 明白了。 这,就是那个啊。 是「好玩」的事情呀。 感觉会很有趣。 可不能放手呢,以我一贯的准则来说。

「请梢等一下。」

如此说着,光波在门外面挂上「特别委托中,暂时歇业」的牌子,拉上窗帘锁起门来。 好险有先准备了这木牌。 早了一点的休息,开店还没有到1小时吧。 回到柜台座位的光波,从桌底下拿出做好的木牌给马赛尔看。

「实际上,也开始了这种业务……」

那里,这麽写着。

「从恋爱谘商到领地经营。接受任何谘询事项。费用内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