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4话 搜索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目标最终位置情报点,On top,standby……Mak on top!进行扩展方形搜寻,各部注意,时刻观察!」

机长兼战术领航员(TACCO)下令後,不只是雷达员(SS—3),所有坐在窗边的乘员都开始进行目视搜索。 ……当然,下达的指令是在到达搜索中心点之前,进入搜索对象的可能存在范围之时。 不过这好像只是爲了让乘员进入状态,是类似固定用语的东西。 顺带一说,在反潜机上,较早就任的飞行员和战术领航员之中,级别和序列较高的一方会成爲机长。 帝国海军中,也有过侦查员担任机长的情况,所以这种事应该很常见吧。 他们平时搜寻的都是潜水艇的潜望镜和通气管,就算是没了帆和桅杆,大型帆船也不可能被看漏的,可以放心交给他们…… 只要我拿到的目标最终位置情报点没有致命误差的话……

「雷达接触,326度63英里。」 「导向!」 「右转,326度!」

雷达探索到了目标,开始了。 战术领航员立刻在战术画面上给目标做了标记,飞行员席的画面上应该也显示了同样的内容。 但这次发现的未必是遇难船只。 海面上航行的船有很多,还有漂流物、鲸鱼,和其它各种各样的……

「目标进入视野!外观爲大型木造船,没有确认到帆及其类似物!」

好快啊,喂!

「目标,与资料中的40门舰相似。没有桅杆,漂泊中!」

随着位考接近,情报变得详细了。 漂泊,也就是说对水速度爲零,随波逐流。 总之,应该没搞错…… 仔细想想,在当下的这个世界里,应该不存在远离沿岸、在外海单独航行的船。 而且这麽大型的目标,如果是能被误认成船只的东西,也只有鲸鱼了。 好了,上船吧!

「进入第二阶段!爲紧急退避、紧急归还做好准备!」

我做出了警告,让他们防备这两种事态。 紧急退避是指我速返回机内的情况,而紧急归还是指,在我不返回机内的前提下转移回地球的情况。 嗯,如果没能成功转移回高速移动的飞机中,我就只好在不进入飞机的前提下一同转移 了。 不管哪种情况都不会有危险,也没什麽可准备的,但爲了不让他们受到惊吓出现恐慌,暂且还是先提醒一下。 服装,礼服翩翩,OK! ……这次不是飞行服哦。 爲了之後的行动。 乔装用的金色假发,OK! 无线通讯器,OK! 肩挂式扩音器,OK! ……在遍布风声的甲板上,要让所有人都能听到,如果只用嗓子喊话,喉咙会坏掉的。

「出发!」

我用手持麦克风进行了通告,然後摘下了头戴式受话器。

「传送(beam up)!」

这句话没有对着内话机说,所以应该只有近处的几个人能听到,但爲了形式美,我还是这样喊了一句,考虑到要让上年纪的大叔们更能接受,这次没有说「转移」或「Warp」,而是说了「传送(beam up)」。 我转移到了甲板上,但一个人都没有……废话。 桅杆和帆都没了,甲板上也没事可干。 再说爲了节约水和粮食,就要避免暴露在直射日光和风中,肯定是在船内老实呆着更好。 那,就把他们叫出来吧。 我找了个稍高一点的地方,爬了上去。 握住扩音器的话筒……

「维尔王国海军,40门舰『伊拉丝』的各位!女神大人派出的使者来了!可以听我讲几句吗!」

啊呀,没有反应。 难不成已经全灭…… 磅! 咚咚咚咚咚! 啊,到处都是门和舱口打开的声音,船员们一个接一个地出来了……

「我这里有女神大人的口信给大家……」 「「「「「「终於来接我们了啊啊啊啊啊!!」」」」」」

不是,确实很快就会有人来接你们了,但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不,可是,女神大人的使者,也就是说,我们岂不是要去天国了吗!我们、天、天国啊、天国!漂亮的女神大人和美少女天使大人,到处都是……」 「虽说干了不少坏事,但女神大人,没有放弃我们啊啊啊啊!!」 「「「「「「哦哦哦哦哦哦哦~~!!」」」」」」

不是,等会儿。 听我说句话啊。 还有,这边的天使不是中性的,是美少女啊!

「「「「「「万~岁!万~岁!女神大人,万~岁!!」」」」」」 「你们听我说句话啊啊啊啊啊~~!!」

我调高了音量发出怒吼,结果引发了反馈现象,情形变得有些不得了了…… 然後甲板上总算安静了。 ……唔嗯。

「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要通知大家。首先是坏消息……」

乘员们慌了起来。

「这次,各位的天国之行,被推迟了!」 「「「「「「诶诶诶诶诶诶诶!!」」」」」」

乘员们笼罩在了绝望之中。 不过听了下一个消息,应该就会开心了吧。

「然後是好消息……救助船正向这里赶来。我会引导那些船,以最短距离,准确到达此处。不好意思,这次不能带你们去天国……」

乘员们一脸迷茫,呆站在原地…… 大概是脑子还没有理解刚才听到的话吧。 然後,过了一小段时间。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

啊,看这样子,接下来暂时听不到我说话了吧。

「那麽,水和食物暂时没问题。船体这边,只要不再出现风暴,就不用担心出什麽事,是这样吧?」 「是,正是如此,使者大人!」

虽说是作了乔装,但也只是戴了假发而已。 所以爲了不和乘员们太过接近,一开始就占据了高处,没有下来,也不允许乘员们离我太近。 然後保持着稍微远离的状态,和舰长交换了必要的情报。 这边有扩音器所以没关系,但对面是用嗓子喊,说不定会难受。 声音会哑掉……呃,已经喊习惯了是吗。 毕竟在海上呆了几十年了。 肯定是做过相关训练没错! 像是从甲板朝海面大喊的「号令调整」,或是队歌训练什麽的。 嗯,在自卫队宣传片里看过!

「那麽,我去把你们的方位通知给救助船。不要松懈,作爲海之男,行事不可使自身羞辱,要严守纪律。那麽,再会了!」

然後我把意识集中到上空盘旋的反潜机上……转移!

「呜啊!」

转移之後,嘴里突然被塞进了什麽东西。

「啊嘎嘎嘎嘎嘎嘎!」

我陷入了混乱,发出啊呜啊呜的声音,学者慌忙把那东西从我嘴里拔了出去。

「对、对不起!我想看看转移的场所有没有什麽特别的反应……」

啊啊,像是射线的痕迹什麽的,引力波歪曲什麽的,想检验一下有没有那些现象,所以对着我转移时坐的座位,用各种仪器进行了检查是吗。 我担心转移的瞬间会跟不上机体的运动,所以爲了防止摔倒,出现在了座位上,於是仪器伸出来的传感器部分刚好进了嘴里…… 不是,不用那麽拼命道歉啊。 因爲是工作,所以没办法吧。 我对认真工作的人可是很宽容的。 真的…… 咦,学者把探测仪器上进了我嘴里的部分取了下来,装进塑料袋里,放进了机内的小冰箱。 是我把精密部件弄坏了吗。 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