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6话 搜索 4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今天也麻烦各位了。」

今天是第二回「女神信徒获得作战」。 嗯,或许叫第二飞比较恰当。 总之,经过和上次相同的流程後,起飞。 转移到救援舰队上次的位置,从那里朝着推测位置飞行。 帆船两天的移动距离,这架反潜机连30分钟都用不上。 帆船的最高速度会更快一些,不过那要建立在风从理想方向持续吹来的前提下。 虽说即便是完全逆风,也可以借风行驶,但那样只能走之字形戗风行船,就算对水速度不变,朝向前进方向的移动速度也会大打折扣。 所以说,姑且不论短时间内的最高速度,按长时间的平均速度来算,5、6节已经算快的了。 反潜机的乘员和上次相同。 那当然了,肯定是熟悉的人要更好,所以才让同一小队担当了这个任务的固定成员吧……没有每天都飞真是太好了。 各位乘员和身爲客人的我不同,飞行前要进行简报和准备等各种事项,飞行後肯定也要提交报告。 而且多半除了飞行相关事项,还有另外的文案工作。 不可能说工作内容只有飞行吧。 特别是各位士官。 所以要是每天都飞的话,太给人家添麻烦了。 於是,很快发现了救援舰队,从头顶飞过。 高度很高,所以不会被察觉到引擎声……不对,就算被察觉到也无所谓。 反正只会被当成「使者大人乘坐的天界的鸟」之类的。 啊,糟了。 我在遇难船那边明明是自称「女神的使者」的,但在救援舰队这里被当成女神了……不过,反过来一想,我在救援舰队这边也没有报过名号啊。 那就只当是他们擅自误会了,我的头衔仍旧只有「使者大人」一个。 如果是使者大人,就能说原本是人类,或者现在还是人类,只是偶尔会被女神拜托工作什麽的,可以有很多种说辞。 但要是被当成「女神大人」,就会有各种麻烦,也有可能很快露出破绽,要是我作爲中介人让他们和旧大陆接触,两边的设定也会不一致。 在这一点上,如果是使者大人,就和「雷之姬巫女大人」差不多,总能糊弄过去……好的,遇难船「伊拉丝」,发现! 然後就是例行工作了。 下到船上,说些好听的,让乘员士气高涨,再回来就行了,很简单。 台词已经写好放在纸夹里了。 於是,「伊拉丝」上的工作结束了,之後去往救援舰队旗舰。 传……送?无所谓了。 传送! 然後,这次好好地用「吾乃女神之使者」报上了名号,略微修正航向之後,向反潜机…… 唔~嗯,果然还是很在意啊…… 刚才准备从反潜机中转移的时候,总感觉学者的眼神有些奇怪。 不像是想看到我转移的瞬间,而是在对我的身体…… 不对,该说是姿势呢,还是体态呢,好像是在对那些进行确认,又像是想牢记在脑子里,就是那种难以描述的视线…… 好,既然已经确认转移到飞行的飞机内部也不会摔跤,就往距离椅子稍远一点的地方转移吧。 传送!

「……」

在我眼前的是紧握着某种棒状物的学者的背影,他保持着以「如果我坐在了那个座位上的话,那里就是我的嘴所在的位置」爲目标的姿势,一动不动。 还有,座位的後方,站着另一名学者,在胸前张开了双臂等待着……由於相对位置和姿势的关系,理所当然地,我和座位後方的学者对上了视线。

「……」 「……」 「「……」」

汗水从学者的额头流了下来。 机内的空调是开着的哦。 然後,拿着可疑棒状物的学者,我知道你正全力集中於自己的工作,但你眼前的同事表现得这麽奇怪,你倒是快注意到啊。 唉,没办法,还是我来……

砰!

「……」

砰砰!

「我这儿有要紧事,别跟我捣……乱……」

学者被我敲肩膀敲得烦了,一边怒吼着一边转过头,然後他的声音瞬间低了下去,连带着周围一起陷入了寂静。 静……

好尴尬! 太尴尬了!! 不,对方应该更尴尬才是…… 不对! 我,现在,生气了!!

「……这是怎麽回事啊?」 「「……」」 「这是怎麽回事啊?」 「「……」」 「这·是·怎·麽·回·事·啊!」 「「我们错啦啊啊啊啊~~!!」」

经过一番盘问,似乎这两人的行动不是出於上级指示,而是他们的独断,也就是胡来。 上次,探测器的前端部分捅进了我嘴里,那确实是偶然。 学者以爲能采集到我的口腔内细胞,进而分析异世界超能力者的DNA,高兴得要发狂了,结果什麽都没采集到。 於是,怎麽也无法放弃,只好再次依赖「偶然」……

「这是哪门子的『偶然』啊!!」

我,十分生气! 其他学者,还有爲防备不测事态而同乘的情报部的人呢? 官员和军官呢? 总感觉,不管是承担相关职责的人,还是其他乘员,都移开了眼睛,不肯和我对上视线。 也是啊,没人会想让自己的名字被记在「让我激怒之人」的名单上,只好尽力不扯上关系了。 一个不小心,就不是吃个降级处分能完事的了…… 不是,爲防备不测事态而同乘的人! 爲什麽连你也移开视线装不知道啊! 你不就是爲了处理这种事情才来的吗?

「……回了!」

本来预定这之後在新大陆上空飞行的,今天就算了吧。 下次再说了。

「回到那边世界之後,不知爲何少了两个人……」

听了我不经意间的自言自语,好像有两个人脸色苍白,不关我事! 给我害怕去吧!! 啊,椅子後面那个张开双臂的人,似乎是爲了不让我因爲嘴里突然被塞进棒子而乱动,担任了助手职责固定住我的脑袋,对采集工作进行协助。 ……当然会乱动了!! 最後,归还後进行了投诉,严命两位学者从下次起不得搭乘。 他们只是醉心於研究而已,说不定不是什麽坏人。 但对我而言,那显然是敌对行爲,是背叛。 实际上,就算停止对这个国家的委托,转而拜托他国,也不奇怪。 不过,现在重新提出委托也很麻烦,难得做好的海图和其他信息也会白费,所以不会改换委托国的。 再说,也不是从国家和军队的层面背叛的,如果换别的国家,说不定还会做出更过分的事。 嗯,这个国家还是很诚实的。 只要排除那两人就好,忍了。 我没有要求对那两人进行法律上的处罚,但他们应该也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报应吧。 因爲我提出了「今後,与我有关的研究,以及与我提供的样品有关的研究,希望不要和那两人有任何关联」这样的要求。 并且,我明确地宣布,如果下次再出什麽事,我今後就不会再对这个国家发出任何委托,也不会再提供任何物品。 也许他们只是鬼迷心窍而已,但要是给他们好脸色看,就肯定还会有盯上第二次、第三次「偶然」的家伙,所以绝不能展现温情。 那是坏招中的坏招。 他们也是自作自受,只能接受这个结果了。 自那以後,又进行了数次导航,终於迎来了最终日,也就是遇难船只和救援舰队会合的日子。 啊,新大陆上空当然也飞过了。 当然不是大陆整体,只有近邻的主要地点而已。 即便只是这样,也帮了大忙了…… 说不定,不久之後就会有必要前往维尔王国的周边国,暗中做一些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