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话 美味的工作

翻译MAN:

原帖地址:

马赛尔先生听光波说完「今晚进行试吃会。含马赛尔先生在内的4人前来,包括有决定权的人。啊,要肚子空空的过来哦!」便回去了。 也不忘带上菜刀和其他东西。 按马赛尔先生所说,披露晚会的主角当然是新登上社交舞台的本人,开头基本是『作为结婚对象的候选者,这孩子也能端得上台面哟』的介绍,然後似乎是以贵族间的交流为主。 当事人跟孩子们互相交流,大人则是进行『大人的对话』那样。 因此,既然没有表定节目云云,对晚会的好恶感觉是『料理占5成,服装2成,本人2成,其他占1成』。 嗯,责任重大啊,餐点。 马赛尔先生回去後,光波马上转移。 接着换好衣服就出门。 先要去的是,光波幼稚园一起长大的好友,小美酱家的酒水店。 小美酱在城市里的大学上课所以不在,不过,今天的目的不是她。 到了小美酱家的光波在门口前大叫。

「家主在否~!(译注:时代剧用。踢馆等等)」

不不,这里不用在心底喊,真的叫出来都没关系。 毕竟从幼稚园起就一直这麽喊着,家里人跟附近住户都习惯了。 像往常一样出现的是小美酱的爸爸。

「美智子不在喔。」

嗯,知道的。

「不是,今天是找叔叔有事」 「哎,叔叔好高兴啊。那麽,怎麽了呢?」 「请卖我酒。」 「哎?」

最後,想办法说服不愿意的叔叔成功得到酒精饮料。 後面又拜托了送到我家。 说服的内容? 像是接到了帮外国人办派对的工作,需要餐点和酒饮样品的那样,说的几乎是事实。 不不,叔叔是骗不过的。 事成的话会大量购买的这句悄悄话说不定奏效了呢。 不是,我不会喝的哦,真的。 接下来是不太容易坏的东西,也就是购买调理包啊,罐头啊,水果啊等等食材。 冰棒也买来放冰箱。 熟食等傍晚再开始。 预约好寿司店。 拜托法国料理店熟识的厨师预约外带的汤头和料理。 好,之後就是购买熟食和回收预订的商品,要先回久违的家里滚来滚去吗。

「欢迎光临。」

打开门迎接,跟预计的一样,马赛尔先生等4人身影。 子爵夫妻两人。 另外1名20岁後半的女性似乎是马赛尔先生的,作为二厨的料理人。 在仅有少数女性厨师的情况下,在贵族家的厨房中担当二厨。 一定是很能干的女性吧。 将大家带到厨房的座位,开始问候。

「欢迎您的到来,我是杂货店光波的店主,光波?山野。」

客人那方没有自我介绍。 这次怎麽说也只是非正式的餐会。 马赛尔先生带着友人来到熟识的店家而已。 贵族家的弱点和面临的问题什麽的谁也不知。 实际事项,就留到下一阶段的话题。 啊,子爵夫妇是从服装看出来的,女性部下的事情则是马赛尔先生偷偷跟我说了。

「今日,请尽情品嚐各种不同的料理。为此,与套餐料理不同并不一定会按顺序。总而言之会有各式菜色。一道道量不多,没有分别盛装敬请见谅。请使用餐盘。测试口味而已,各位不必勉强吃完。否则後面的餐点就无法继续了。」

4人默默点头。 那麽,开始吧。

「法式清汤。」

汤当然是一人一份。 闪耀着金黄光辉的汤,是法国料理店的主厨浑身解数的作品。 闻到香味的瞬间,4人表情大变。 喝下一口,以恍惚的神色享受着丰富的味觉。

「……」

毫无声响。 动着汤匙的手停不下来。

「接下来会不停地送菜,请自行取用。」

然後连续出餐。 法式,中式,日式,无国籍等…… 有好好在店里买来的东西,也有超市的熟食,调理包和罐头什麽都有。 美味的食物,少见的食物排列着。 当然,鱼料理和寿司也没少。 然後是酒精饮料。 啤酒,葡萄酒,威士忌,白兰地,日本酒。 果然烧酒和瓶装鸡尾酒等等就算了吧。 没忘记度数高的东西要多小心的建议。 以为质问会不断飞来,大家却只是默默地吃喝。 该说是扫兴呢? 还是诡异呢…… 之後是肚子饱饱了吗? 吃的速度下降,问题终於开始出现。

「……这些不是本国的料理和酒吧?」

喔喔,子爵大人,一上场就是直球啊!

「是的,是我出身的国家,以及周遭地区的菜色。」 「制作的人呢?」

哦,一口气来呢!

「是我国之人。」

嗯,没有说谎。

「那位是?」 「现在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子民安稳地生活着。只会有样品的这一次,强硬约定後才勉强接受了。」 「嗯……」 「那,那麽传授料理的事情呢!」

马赛尔先生悲痛之声。 嗯~那还有什麽意思啊。

「食谱会准备。请以这个味道来不断练习。目前,希望能仔细记住成品的味道。」

马赛尔先生和部下的女性表情痉挛。

「材料怎麽办?特别是,鱼等等……该如何运送不能说明吗?」

啊~说的也是。

「那边请交给我。『杂货店光波』正是为此而存在的,从恋爱到领地经营,什麽都能谈。这次并非是直接销售物品,而是为解决委托的辅助,请以此形式来理解。当然必要经费还需另行收取。」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子爵大人笑起来了。

「光波殿下,这麽一来无论如何都请跟我定下合约。契约的事项是料理的指导和材料提供。拜托了。」

嗯,料理通过了。 不不,虽说是当然的呢。 主厨清汤的阶段就已经决定胜负了吗? 光靠这个就能赚大钱。 不过……

「请容我拒绝!」

光波的回答,子爵笑开怀的口直接张着凝固了。

「不不,料理的事情交给我也没问题。只是,这样就太没意思了,吧!」 「何出此言?」 「礼服和演技指导等,不全部都让我来准备吗?小学时被唤为『红检尿(译注:音同玻璃假面里的红天女)』的我!」 「演技指导?」

之後进行了长时间的协商,全部内容都一定要进行详细报告说明的事情等,进行彩排的事情等,在这种种条件下,变成由我承包了宴会的大半。 嘛,也是呢,这麽重要的活动,不可能全都放手交给他人直接上呢。 委托人有这麽愚蠢的话,是绝对不会接下这工作的。 後来,在马赛尔先生和部下女性的拼命恳求後,从另一个房间转移到家里拿塑胶袋来了。 吃剩的想带回去什麽的…… 啊,要在坏掉之前吃喔。 有问题的话,根据需求还能再买别的过来。 而且,没必要全部都做出来啊。 又不是本国的料理都不做了,我也会带甜点什麽的过来。 选几个比较有冲击性的就好了…… 啊,没在听吗,这样吗?

子爵大人则是将没喝完的酒全部带走,也收到了追加订单。 跟小美酱的爸爸加订时,顺便也先说明会有大量订货吧。 嗯嗯,贵族的宴会决不允许变成「几乎没剩」的状态,要准备比实际需要更来得多的量。 销售额变得很厉害哟,给小美酱家送上加菜金了呢。 然後,还以为终於要回去的时候,被表情可怕的子爵夫人紧紧抓住了肩膀。 啊,洗发精跟沐浴乳吗,这样吗? 说是贵族用的高级品,卖了不同一套洗发精跟沐浴乳。 相当的暴利。 不不,像是让平民的女孩子能很轻松买的那样,女性的必需品净利自然会少一些。 考虑到汇率最低是日本4倍以上,换言之一千日元在这边是感觉4千元的银币4枚,光这样就已经不便宜了。 所以为了填补那块收入,高价卖给贵族也不错呢。 贵族那方也是,喜欢跟平民不同的贵族用高级品吧。 嗯嗯,让大家都幸福了呢。 哎,洗发精卖给平民要银币8枚? 讨厌啦,我家是多利薄销,赚个10倍20倍可是理所当然喔。 不过是2~3倍左右…… 哎,肥皂业会倒闭?不不,又不是卖肥皂。 说到底只是洗发精跟沐浴乳。 软趴趴的肥皂还能在洗衣,洗手洗脸等其他范围内生存下来。 而且比起肥皂屋大叔的存款,给世界上的女性带来幸福是更重要的事情吧。 这是常识喔,常识……

第二天开始就在日本忙得团团转。 到订做我胜负用礼服的腐女店长洋服店。 年纪不小了还在COSPLAY咳咳,现在是接自己以外的其他小朋友咳,其他女孩子服饰的订单。 不不,当然是趁本业有空的时候哟。 嘛,原本就是自制戏服很厉害才成为职业拥有自己店面的人,虽然不知道哪边是本业就是了…… 只知道赚的似乎还不少。 见到面,对礼服效果卓羣并成功得到靠山的这件事表达感谢後,相当开心的样子。 接着,次回订单,莱纳子爵千金,爱黛蕾特的礼服一套。 说明完是「外国贵族大小姐的亮相用的礼服」便抱了过来。

「啊,唉唉唉,这是何等的光荣!何等的荣幸!!」

答应好会录下晚会的情况而得到不少折扣。 还有想现场测量当事人尺寸,以及可以的话,能聊聊天的事情。 好像是根本人直接见面的话,就能做出符合那孩子风格的礼服。 不对,真的只是这样吧? 绝对没有隐情吧? 还有,希望能看看那国家的礼服。 嘛,没有参考也很难呐,我就想想办法吧。 讨论的结果,做3套服装。 也顺便谈到演出的事情。 啊,要这样吗……那麽,剑的准备也拜托了。 当然是道具。 在家电量贩店。 竟然有卖那个啊? 啊,要帮忙运?感谢。 LED灯泡,电缆,还有其他…… 电池以後再说。 摄影机,无线麦克风,聚光灯…… 不行,自重跑哪去了? 只是因为念着不许失败才不小心准备过头而已。 跟多准备点食物一样嘛,贵族风喔。 钱一口气又少了。 这次工作结束就会入帐啊! 总之目前储金洞都还没动到,前面都是拜托队长先生将惯用的日币换成美元海外存款…… 等填补完先行投资花掉的数目,就是储金洞上场的时候了。

「那麽,大小姐就交给我了。」

带着爱黛蕾特往马车去。 马车里有爱黛蕾特,光波,护卫2名。 向着据点,杂货店光波出发。 店面离贵族街不远,所以很快就到了。 马车停在店前,让护卫的两人在1楼座位区休息。 说要测量爱黛蕾特的尺寸,请男性止步就无法反驳了。 嘛,反正又没有要离开建筑物所以没问题。 怎麽看也不觉得光波能空手打败爱黛蕾特。 拿出饮料给护卫,跟爱黛蕾特上到2楼。 在进入房间前遮住了爱黛蕾特的眼睛。 虽然无法理解,不过适当的说是魔法仪式敷衍了。 然後,进到房间的瞬间转移。

「早安~」

这里是腐女子洋服店。

「来啦来啦来啦~!!」

店员,开电源。 嗨店员,不不,当我没说。 取下爱黛蕾特的眼罩。

「超级美少女来了啊!」

不是呀,差不多够了吧…… 既然爱黛蕾特以为这里是店内的房间,这惊讶的样子是因为眼前的烦人生物吧,大概。

「快点量吧。对贵族千金无礼的话可是会被炒的。不不,不是比喻,是物理性的,真的。」

连腐店长也颤抖了吗,认真地测量着。 之後,藉着光波的翻译稍微聊了下。 虽然爱黛蕾特是「???」的状态,不过店长却兴致勃勃。 终於,见面会圆满地结束了。 回去的时候,光波给了店长随身碟。 从爱黛蕾特和艾玛莉亚小姐拥有的服饰开始,到街上贵族服饰店内所展示的服装,早一步完成初登场的爱黛蕾特友人穿的礼服等等为了参考而拍摄的相片。 因为是很漂亮的衣服,无论如何都想展现出来所以没有让人感到困扰。 人家高高兴兴地让我看,我也大大方方地拍照。 其中也有特别去打扮的。 晚一点打开图片的店长高兴得不得了。 跟来的时候一样方式回到了2楼通道。 到了1楼,应爱黛蕾特的要求逛了店里被狠狠咬住不放。 没有办法只能送了小东西当礼物,之後再请款。 从冰箱里亮出水果蛋糕,又被咬住了。 啊,虽然蛋糕很好吃,但是在意着冰箱吗,只能那样了吗? 因为是魔法箱所以谁也说不了什麽的误导了。 啊,警备的人正看着,只能那样了吗? 虽然姑且分了水果蛋糕来诱惑他们,但效果程度不明。 光波接连数个白天都待在莱纳子爵家。 并非在客厅,而是厨房。 不是的,虽然给了各种食谱,但除了光波以外谁也读不了,想当然尔。 於是,由光波来读,厨房的各位来做笔记。 光波本来就擅长烹饪,有食谱的话,多数菜色大概都能做出来,当代料理的基本和窍门也知道。 会被拜托手把手的指导也是自然的吧。 马赛尔先生从地球料理中,选了几样宴会用,容易大量生产,好吃又有冲击力的菜色不断练习中。 在料理的世界,就算练习了制作少量,也不代表直接乘以100就有100倍的量。 火侯,搅拌的情况,材料的搭配等,各各条件都不同。 但是料理人就是要克服这些。 为此,光把食谱背起来还不行,『让身体记住』是有必要的。 好麻烦啊…… 不知不觉从马赛尔先生开始,被厨房的大家叫成了『师傅』。 似乎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