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话 鲸鱼腹

翻译MAN:

原帖地址:

「罗尔特和提拉斯的作品,各买三件。」

我在王都补充了画廊咖啡厅「Gold coin」卖掉的雕刻。 我并非直接向两人购买作品,而是在家个人经营的小美术店,从店内陈列的作品中选购。 这样一来,那两人的作品也能在这个世界展示,顺利的话说不定还能被其他人买走。 我觉得对他们来说,还是在这个世界卖出作品、赚到名声要更好。 我只要从尚未售出的作品中选购町可,而且购买店内陈列的商品,也是一种宣传,比如「那些作品被山野子爵买走了」什麽的。 再说,也得让美术商大叔稍微赚一点。 明明是家小店,还往陈列柜里塞了那麽多不好卖的新人艺术家的作品,应该没赚多少钱吧。 一家小小的美术店的店主,对没有销路的新人艺术家予以暗中支持。 简直像《珍妮的画像》中的世界,引人向往。 这样,大家都能幸福,双赢! ……我刚这样想,莎宾娜就来到了「杂货店光波」,

「姐姐大人,瑞米亚公主用无线电请求支援!」 「诶!?」

国内潜在的反对势力应该已经被一扫而空了。 那麽,就是他国的侵略? 爲了防备新大陆的侵略,大陆上的国家必须团结一致,偏偏在这个重要时刻? 狗屎,是哪个蠢蛋国家…… 看我灭了你们! 灭了你们!!

「她说想举办黑白棋大会,结果反响出乎意料的好,棋具供不应求,而且没有举办大会的经验,也不清楚情况,想让我们……」

……不关我事……

还有,别给我擅自制造啊…… 大会参加权和姬巫女大人的天罚什麽的,对他国来说效力薄弱,所以也有可能被抢走市场占有率。 真是失败…… 不过,经由商人或是其他什麽人之手,棋具应该早就从我国流出了,所以本来被模仿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制作卡牌所需的材料必须耐用。 但要是被抢先就麻烦了,卡牌的制造得赶快……

向国王——确切地说是向国家——售出了「伊拉丝」。 价钱还不错。 虽然对维尔王国来说,是只能报废处理的大型垃圾,但对我们国家而言,是上好的教材。 能学到最新的技术,而且修理也远比从零开始建造大型舰要简单。 对维尔王国来说,比起修理「伊拉丝」,建造新船更省事,也更便宜,但我们国家不是这样。 卖船所得不作爲我的个人资产,而是存入子爵领地的金库。 没办法,领地预算和领主个人资产要是分开算的话,更换领主时如果被前领主拿走所有领地预算,领地会崩溃的。 本来觉得当成我的个人资产也可以,但调查地下资源、调查制铁可能性、建造渔船、生产渔网等等,要投入经费的地方太多了。 我也只好含泪…… 除金钱以外,对於售出伊拉丝,我还提出了另外的交换条件。 就是老早以前说过的那个,想让即将完成的「用於学习建造技术的试制小型帆船」,在我领的渔港和玻赛斯伯爵领地的军港之间的航线上航行。 随着乘员培训的进展,俘虏的三只船也该开始工作了,所以对国家来说,试制小型船也没什麽必要了。 毕竟小型船充其量只是用来学习技术的练习台而已。 而且接下来要正式开始建造实用大型船了,对完成了任务的小型船不会舍不得放手。 试制小型船的航行也可以兼做新人船员的培训。 这样一来,就可以爲辛勤增产的农作物,以及渔获量激增的水产确立贩卖路线。 因爲要造船和培养海军军人,玻赛斯伯爵领的渔村——不对,是「军港城镇」——的居民数量会急增,然後商人和陪酒女,以及其他一些庞大羣体,会因爲想从这些人身上赚钱而聚集过来。 唔嗯,食品肯定有多少都能卖得出! 问题是,要有迅速、大量的运输手段,来运输易受损的水产和绿叶蔬菜。 好,这样就赢了! 然後因爲大量低质素人羣、无力谋生人羣和犯罪者流入,玻赛斯领的治安会恶化,乱成一锅粥。 我就是讨厌这样,所以才没有提议在自己领地建造和海军有关的设施。 玻赛斯伯爵,加油哦~! 不过,等风波平息下来,就能进入安定的发展期了,所以先忍忍吧。 加油!!

於是,时隔多日,再次来到新大陆的维尔王国。 因爲地球和领地的事宜,这边的进度落下了,所以差不多该开始正式的活动了。 没错,开始在新大陆的贸易。 不止维尔王国,把周边国家也牵扯进来,既要售卖又贵又没用的商品,让国力低下,又要能在关键时刻狠狠拖他们後腿,因此要以商人身份侵入。 还有,让劳动力、生产力浪费在无谓的事物上…… 是的,正是「俄罗斯方块阴谋论」的实践。 狮子身上的虫。 巨大鲸鱼的肚子,就从内侧咬破……番场蛮啊! 总之就是那个意思。 海盗的……不对,阴谋的时间!!

(译注:番场蛮是棒球漫画《魔投手》的男主角,其父曾被鲸鱼杀害。「海贼の时间だ!」应该是出自动画《暴力宇宙海贼》,原作爲轻小说《迷你裙宇宙海贼》。)

(……妈的,老顽固……)

有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摆着一副苦瓜脸,走在大街上。

(爸爸也是,哥哥也是,都是死脑筋!从今往後,绝对会是用大型船和远方进行大规模贸易的时代!只会墨守成规,像我们这种中规模商会会被时代淘汰、灭亡的……)

父亲是中规模商会的第三代会长,而兄长将会子承父业。 两人都不愚蠢,但他们认爲,既然现在可以获利,就不必冒风险,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就好。 按他们的观点,要是情况有变、利益减少,到那时再想办法不就行了吗。 是什麽原因导致利益减少,到时候就明白了。 所以对症下药即可。 现在都不知道何时会发生什麽,没必要未雨绸缪。 这倒也是一种思考方式。 但这不是想要更上层楼的商人会做的事。 试着进行了说服,可父亲和兄长不听自己的话。 就算说「店铺会砸在第三代手里的」,父亲以及未来第四代的兄长也决不是蠢人或败家子。

(但是这样下去不行啊。被时代淘汰,之後……)

「呀!」 「啊,对不起!」

一边生闷气想事情一边走路,结果撞上了拿着大包行李的少女。 少女摔了一屁股,可能是磕到了尾椎骨,痛得站不起来。

「没、没事吧!」

她十二三岁的样子,黑发,异国风格的容貌,非常可爱。 要是让这等美少女受伤,就出大事了。 而且这身打扮看起来就很贵。 要是他国贵族或大人物的女儿,引发了国际问题…… 想到这些,脸上瞬间没了血色。

(只是稍微磕到了屁股。只不过因爲娇生惯养,对疼痛没有抵抗力。拜托了,一定要是这样啊~~!!)

「……我是塞鲁兹商会的女儿,名叫蕾菲利亚……」 「我是光波?冯?山野。」

(贵、贵贵贵、贵族啊啊啊啊!而且是「冯」,也就是他国的贵族啊啊啊啊!!……完了……)

蕾菲利亚要哭了。 这里是两人相撞地点附近的咖啡厅。 那之後,看到少女按着屁股痛得不行,没法丢下她逃走,因爲少女带着大件行李,也无法背着她移动,总之就先到附近的店里休息一下。 同时祈祷尾椎骨没有骨折,只是单纯的撞伤…… 於是,作爲场地费点了饮料之後,进行了自我介绍。 没想道,姓氏中含有他国贵族的标志「冯」。 只觉得是个富裕的小姑娘,居然会是贵族。 万一她伤得严重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抱歉,爸爸!抱歉,哥哥!)

「容、容容容、容我向令尊令堂谢罪……」

拼命绞尽脑汁,总算挤出了这句话。

「啊,没有,那是我的过失,没关系。拿着大件行李在街上晃荡,说碍事还算轻的吧。对不起……还有,我是独自来到这个国家的,所以家人没和我在一起。」

(诶?)

「另外,我不是作爲贵族之女冠上『冯』的称号的。我自己持有爵位,是光波?冯?山野女子爵。」 「噫……」 「噫?」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