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6话 As the Crow Smlies 1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我通过「叼着面包的转校生少女」作战,和预计的一样,成功接触到了塞鲁兹商会的女儿蕾菲利亚。 经过多方调查,好不容易找到这麽一个条件绝佳的猎物,我可不会让上钩的鱼挣脱哦!

「请、请请请、请您只取我一人性命!恳请您放过我的家人……」 「哪来的暴君啊!」

慌乱中的蕾菲利亚惊呆了。 难道在这种国家里,那是很平常的事吗? 贵族和有权势的人可以依自己心情,像捏死蚂蚁一样把平民……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

「不是,我不会那麽干的!对了,蕾菲利亚不是商会的女儿吗?那我想和你商量点事……」

我把手伸进桌旁的行李,从里面摸索出一小瓶东西。

「这是从我的国家运来的,想在这个国家售卖,你觉得有销路吗?」 「诶……」

接着最开始的小瓶,我接连从行李中拿出商品,蕾菲利亚的视线钉在了上面。 小瓶的内容是胡椒、辣椒、盐、砂糖等各种调味料。 此外还有300毫升瓶装的威士忌和白兰地。 当然,盐是精制海盐,砂糖是以甜菜爲原料的上等白糖。 还有各种香草类香料,也有肉桂这种不是肉也不贵的……停,别闻了! 没错,都是吃了就没的东西,也就是「消耗品」。 就算见到了实物,也不会明白栽培方法和精制方法。 在日本很便宜,但在这个世界是相当高价的商品。 这里的盐虽然也很便宜,但如果上市了同样便宜又优质的盐,现存的路线,也就是生产者和流通路线,应该会被破坏殆尽吧。 这样就能从这个国家搜刮金钱——不是金币,是「金钱」——从而让国力低下。 然後,让他们觉得「我赚的钱会在国内循环,所以没问题」,一到关键时刻就关上我的「出口」,狠赚一笔,把所有金银、珍珠礼品都运到国外。 呼哈。 呼哈哈哈哈。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哎呀,不好不好,现在得欺骗……不,忽悠……不,说服蕾菲利亚! 我刚拉回思绪……

「这、这、可可可可可……」

啊呀,蕾菲利亚变成鸡了……

「这、这、这是……」

好,上钩了!

「比起现在这个国家里贩卖的商品,售价应该便宜很多……不过到处少量售卖太麻烦了,要是有哪个商会能全盘接收的话,我想签下专营契约……」 「我买!!」

好,钓上来了!!

「诶?」 「不,所以说,我不是想委托令尊经营的商会,而是想要委托蕾菲利亚自己新成立的商会……」 「诶诶诶诶诶!!」

没错,以死脑筋又老奸巨猾的中年男性爲对手,坏处太多了。 第一,可能会觉得只是个小姑娘,从而轻视我,不听我的话,打破约定爲所欲爲,强行提出不合理的要求。 第二,可能会觉得我只不过是众多交易对象中的一个,甚至只会认爲我是压榨对象。 第三,可能会察觉到我的企图。 所以,我要找的人必须经验尚浅,认爲自己有能力,会爲这次机会欢欣鼓舞,从而被蒙蔽视野,并且和我方的交易是生意的核心,让我的提议能轻易通过。 蕾菲利亚正是我理想的交易对象,是我从众多中坚商会的子女中选拔出的、最棒的猎物。

「商会的设立资金就由我进行融资。我在银行用30公斤金锭换的钱还没怎麽用,就先用这些吧。最开始的进货费先赊着就行,其实也没多少钱。」 「总之,一开始只要有个带仓库的出租店铺就够了。仓库不用很大,因爲预定是以少量高价商品爲中心……」 「啊,我在贵族那边有些门路,给你介绍一下还是可以的。」 「怎麽样?」

店。 商会。 由父亲经营,预定由兄长继承,由曾祖父设立的塞鲁兹商会。 自己无论有多少才能,终究也是女性。 无法继承店铺,意见也不会被认真探讨,更不会被采纳,自己仅仅被视爲打下手的,几年後就会嫁到客户或同行家。 只不过是「棋子」而已…… 自己的打算、能力、梦想、希望…… 一切的一切都被践踏,只不过是棋子而已……

「我要做!请让我来做!赌上我的性命和尊严,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不可能有除此之外的回答。 我把放在桌旁的行李推到蕾菲利亚那边。

「请把这些当作样品使用。品质方面我可是颇有自信哦。」

我微微一笑。 蕾菲利亚看着我的笑脸,也同样露出笑容。 然後……

「向子爵阁下献上我的感激与忠诚……」

之後,蕾菲利亚迅速作出了行动。 辞去父亲商会的打下手工作,开始爲设立商会办理手续。 爲了节约时间,也不排斥给些小恩小惠。 现在比起用於贿赂的一点点损失,尽早开始生意更爲重要。 父亲和兄长只觉得蕾菲利亚在说胡话,她应该既没有资金也没有门路,所以他们本想一笑了之,结果蕾菲利亚转眼间办完了手续,租到了带仓库的店铺,并且开拓了销路,让他们惊掉了下巴。 用蕾菲利亚的话说,就是把山野子爵的名号,以及被交付的样品发挥出了尚方宝剑一般的效果……这也是当然的,毕竟资金也很充裕。 出名到一定程度之後,就没必要再拼命推销了。 已经到了对方店铺说「请务必卖给我们」这种供货商级别。 不过还只是口头上的交流,商品实物还没送到。 於是,「杂货店光波」在国外有了加盟店。 不过商会终究还是属於蕾菲利亚的,我既不是商会所有人,也不是股东,也不是合夥人。 我只是借了她钱,并且在她这里寄卖商品,也就是後付款的批售,充其量就是交易对象而已。 换言之,商会的设立手续一概与我无关,商会的任何法律纠纷也是如此。 就算将来的某一天,我突然带着手上的全部资金回了母国,也没人能有意见…… 不是,我可没打算抛弃蕾菲利亚,过河拆桥什麽的……目前爲止。 我的意思是,万一有什麽让我不得不出此下策的情况,对我来说也没问题。 实际上,也没必要准备这种安全措施。 就算出了什麽事,只要把麻烦全扔给别人,自己带着所有财产撤退就好。 不管是谁,也不可能限制我的自由,或是用不讲道理的手段夺取我的财产…… 再说,如果谁想用不讲道理的手段掠夺他人的所有物,那也就是说,自己遭受同样的事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这道理是通用的,不论是坏心眼的商人,还是贵族,又或者是国家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