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话 As the Crow Smlies 3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什麽,山野子爵开始做生意了?不是,特产店早就开门了啊。」

听了部下的报告,国王表情讶异地说。

「不,那家特产店很少开门,营业规模也很小。与之不同,此次是大规模的批发。用自国的小型高速船直接运送货物,再由新兴的商会垄断式购入……」 「居然……那些都办了正规手续吗?」 「是,货物由我国的正规商会购入,和税金有关的手续也一切正常。」

这样的话,就已经是有关部门的工作范畴,国王没必要有所动作……或者说,做些多余的动作反而会出问题。

「那就没必要担心了。子爵能赚到些利润,我国也能获得商品和税收,再好不过。就算子爵亏损,我国也不会有什麽损失。」 「比起这个,对那些商品的输入路线追根溯源,不就能判明子爵的母国了吗?」 「还有,子爵的旅行结束了吧,那应该可以继续出席派对……」

国王开始考虑下一步行动时,思路被部下打断了。

「当然,在听取传言的时候就已经派人调查了。」 「是用母国的小型高速帆船向我国运货的。那艘船应该是新造的,船体和配件都还新得发亮。」 「另外,船似乎是深夜入港,第二天深夜出港的,没有人目击到现场,所以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去向何处……也未能与乘员进行交谈,故未能获取情报,也没能确认他们使用的语言。」 「在港口的卸货和运输工作,都由签下了专营契约的商会负责,因此无法从这一环节获取情报。商会固然不想失掉这笔生意,所以普通的工作人员对详细情况一无所知,负责人也对此一语不发。」 「至於捏造冤罪,施以拷问的手段,还爲时尚早……」 「笨蛋!别用这些非常手段!绝对不可!」

国王慌忙制止了部下不得了的发言。

「有关本次输入的商品……」

部下居然平静地无视了国王的话。 看来他刚才的那句话是在开玩笑。 敢对国王说出这种话,真是条好汉。 也不知是胆量过人,还是不知畏惧爲何物…… 但无论如何,他决不是笨蛋。 若非如此,他现在也不可能站在这个位置。 然後,男人继续发言,

「有香辛料和其它调味料,以及若干嗜好品。既有只能从远国少量运输的稀有商品,也有盐、砂糖之类在这附近也有生产的商品,还有酒和能够长期保存的少见食物……「不过,所有商品都有最高级的品质,都是面向贵族的一流店会去争相抢购的商品。不只是稀有的香辛料,连酒、盐、砂糖也是这样……」 「什、什麽!」 「而且,价格比市场价还便宜。」 「……」

片刻的沉默过後,国王突然想起一件事。

「进口申报上,不是有一栏要填写输出国吗?那上面写的什麽?」

然而部下的回答并不理想,「是,上面填写的是『日本』……」 「日本?没听过啊。是哪里的国家?」 「微臣也未曾听闻……当然也问了熟悉这方面的人,但还是没人知道……」 「不过,也有其他商人的船从远方国家运送商品的事例,在我国法律中,只要按规定支付税款,从远方不知名的国家购入商品也不是违法行爲……」

这个国家本身也不介意掠夺蛮夷之地,所以商品源自何处都没关系,只要能获得利益就好。 因此,即使那些商品是某个国家通过袭击船只掠夺而来,只要对方不是正式建交国且没有掠夺的证据,就没有任何问题。 所以,就算无法判断输出国名是否真实存在也没关系,只要对方如实付税即可。

「果然是想暂时对国名保密啊。算了,无所谓。既然开始了大规模交易,估计很快就会针对正式国交和国家主导的贸易来打探了。在那之前,应该是让那个小姑娘进行试验性贸易,宣传自国的商品,以及确认我国市场情况和商人信用度之类的。」 「去派人监视,免得哪个脑子抽筋的商人对她做些多余的小动作。要是有找麻烦的人,就警告他们。还有,如果有好处,王族派的人也要分一杯羹。」 「是!」

国王自己没有经营商会,从立场上也不能优待特定的商人。 但是,在和贵族往来密切的商人,以及将贵族领地作爲根据地的商人所经营的商会之中,有一部分商会的实际持有者是贵族本人,国王如果向这类商会示好,诱导其获得利益,就能让他们产生相当的忠诚心和团结力。 国王在这方面一点都不马虎。 实际上,这位部下也处於享受这一优待的立场,所以应答时显得很高兴。 当然国王默认了这点灰色收入。 这并不是什麽违法收入,爲了掌握心腹部下的人心也是理所当然的举动。

「好了,接下来就是尝试在派对上接触了。去确认山野子爵下次要出席的派对,然後交代主办人,把文莱德伯爵和埃弗里德子爵要出席的事保密。」 「是!」

久违的派对啊……减肥也有了些成效,裙子的挂钩总算能挂上了,今後要注意别吃太饱,也别喝太多甜的果汁…… 今天是陆军派系举办的派对,不过主办人的伯爵和美切尔侯爵家分属不同派系。 我出席的派对由美切尔侯爵挑选,这件事已是众所周知。 所以要是频繁出席侯爵派系的派对就过於露骨了,时不时也要在其他派系那里出席。 日本内阁也是,在党内的对立派系里面也要选出大臣,都是一个道理吧……大概。 这类事还挺麻烦的。 我时隔多日出席派对,贸易的事情也已经传开了,所以能预感到今天会被针对这件事抛出各种话题…… 算了,就说在同一国家里和各个商会逐一少量交易太麻烦,所以一股脑推给了蕾菲利亚贸易,用这个理由糊弄过去。 我是贵族,并非商人,爲了一点利益精打细算太烦了,这样主张就好。 今天是其他派系的派对,所以美切尔侯爵也要出席……好像是担心我一个人会不会有问题。 主要是担心我立下奇怪的约定,或是被某家的傻儿子缠上什麽的。 ……也就是说,抱着「这是我们家的,你们可别抢啊!」这样的心态来进行监视了。 就算是其他派系,也并非不共戴天之敌,再说也有关系比较良好的派系,以及中立的派系,超越派系的朋友、亲戚、军中同一部队的上下关系等等也是存在的,所以不是说只会出席自己派系的派对。 特别是适龄的孩子的生日派对,一般和派系没什麽关系。 不过,在那些人之中,今天的主办人好像也是隶属於敌对程度较高的派系。 ……这算怎麽回事。 算了,跟着侯爵就行。 正因如此,今天我没有租马车,而是搭了侯爵的马车。 但是,到侯爵家是步行的,结果被骂了。 有什麽嘛,我的特产店和侯爵家之间,也没远到要租马车。 而且要是这身打扮坐公共马车,好像又会吓到别人。 好了,那麽就和美切尔侯爵一道,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