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话 初登场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披露会当天。 好快?不会不会,明明还有30天以上,才过了一下子喔。 除了只要订货就行的东西外,料理的特训,会场的设置与练习,真的是一下子。 店,完全没开。 嘛,莱纳家以外的客人不会来所以没关系吗?……跪。 趁这个工作提高店的名号喔,嗯。 啊,拿到驾照了。 手排。 不不,这里说不定会用到车子,既然没有正经的道路等等,想说手排的比较好。 不是啊,那部分还早说,现在买的是轻型自排。 後座能堆满满货物的车子。 反正只有在附近商店采购的时候使用,没有长途旅行的话轻型小车就够了(译注:排气660cc以下的小车)。 ……大车,脚完完全全踩不到踏板呀! 座位也调到底了。 以勉强的姿势硬是去踩,前面又完完全全看不见。 就这麽开车的话有着能翻车的自信哦,嗯。 会场布置是拜托了装潢店里的木工师傅昆兹先生他们。 掌握着我工作委托的要领,手腕确实可以信赖。 对了,店铺的改装工程圆满完成了。 虽然价格很便宜,但是一拿出追加报酬就很高兴了呢。 不不,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能将困难的作业工工整整做出满意成果,并且被委托人所认可的这麽回事。 作为回报,送了从旧书店买来的室内装饰杂志和建筑书籍等。 旧书的破损搭配传说古籍好像不错呢。 又便宜。 ……如此这般,被叫成『女神』了。 嗯嗯,有好好膜拜就好。 综上所述,准备结束了,剩下的只等宾客上门。

被邀请了出席莱纳子爵家长女的披露会。 莱纳家是新兴的贵族家,虽然会因此轻视的笨蛋贵族也有,不过我,杭特伯爵家当家的雅尔贝尔德?冯?杭特决不这麽认为。 比起只能说是攀着先祖功绩的世家而言,由立下大功的父亲直接抚养的莱纳子爵这方跟混浊腐烂的老宅门相比要说是『血统好』也可以吗? 而且,这时代平民要得到贵族爵位的障碍比以前要来得高的多。 还是子爵而非男爵。 初代究竟是如何出色的人物啊……

然後听说现任当家也是品格出色的人物,女儿也很出众等等…… 这麽一来,保持良好关系比较好。 虽然这样说很抱歉,但是若有万一,唯一男性的弟弟发生意外的场合,让女婿继承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想到这里,我家再添个三男或四男左右也不错吗? 这样想着,伯爵被佣人带至晚会会场。 哎呀,桌上的料理稍微少了一点啊…… 当然盘子里的餐点快没了自然就会端出下一盘,不过样式有点少。 是在打什麽主意吗? 进入会场的杭特伯爵从侍者端着的托盘上拿起葡萄酒轻轻润喉的同时,虽然露出讶异的表情,又没多想地跟熟识的贵族寒暄了起来,以须臾的欢谈消磨时间。 然後过了一会,主办方的问候终於开始了。 首先是在会场前方所设的小小舞台,由莱纳子爵进行对来访者的感谢和长女爱黛蕾特的介绍。 但是,不知为何没见到女儿本人的身影。 怎麽回事? 子爵出场结束後,离开舞台便消失了。 杭特伯爵和宾客们围绕着疑惑。 那时。 会场的前方,莱纳子爵先前站着的附近突然被白烟所包围。 是火灾吗! 伯爵虽一度这麽想,不过白烟流动的样子很奇怪,像是从旁边冒出来似的…… 从佣人冷静的情况能看出这也是意料中的事件,会场并没有混乱而只是稍稍吵杂的程度。 跟杭特伯爵一样有着小儿子的人姑且不论,大半的贵族都是基於礼貌才出席的。 有趣的事不多,用来打发无聊都不够,在这次依旧是例行性无聊聚会的心态下,既然看似还有准备着些什麽,大家都稍稍起了兴头。 白烟很快地消散,变成在低处打转的程度。 不可思议的是,就算闻到了少许流窜的烟也没什麽烟味,气温却为何像是下降一样。 然後,不知何处传来了声响。

『各位,今天是莱纳家的至宝,花之妖精爱黛蕾特小姐的初亮相。请看,那惹人爱怜之姿!』

不见人影的少女声音,并非喊出口而是普通说话一样,却能响彻这诺大的会场。

『爱黛蕾特小姐,登场ー!』

话语一落,前方的白壁突然浮出风景。 惊愕包围全场。 景色优美的花田,那里妖精们正飞舞着。 与相当稀薄却依旧缭绕一方的白色烟雾融为一体,犹如幻想般的场景。 然後从布幕背後一跃而出,少女一人。

「「「哦哦哦哦~~!」」」

会场四处响起惊呼。 裹着轻薄纯白礼服的花之妖精。 其翩翩飞舞的姿态,不仅是年纪尚浅的少年们,连大人们也目不转睛地流露出感慨。 少女的美丽,可爱虽毋庸置疑,但身着的礼服尤为出色! 最高级的丝绸,没见过如此生动的崭新,细致的设计。 闪耀着光芒的难道是宝石吗?

在舞台中央讶然止步的少女,对会场嫣然一笑。

『抓住我的,会是谁呢?』

扑通~!! 轻飘飘往另一侧布幕深处离去的爱黛蕾特,少年们脸颊泛红地注视着。 不,大人们的情况也稍微……

做到了,开场大成功! 舞台的边缘,在布幕背後拿着麦克风的光波呵呵笑着。 舞台两端放着扩音器。 浇上热水的大量乾冰。 不是从正面,而是能够侧投影的投影机,以及连接的笔电。 投影机的电源是家居卖场买的电池。 演技很难熟练再加上麦克风的问题,台词都是由光波配音。 投影机播放的影像是网上找的背景贴上妖精的图案。 现在背面正进行着爱黛蕾特的高速换装。 是多次反覆练习的女仆军团展现出含着血泪的训练成果之处。 差不多可以了吗。 在骚动还未平息之间,正面的绘画换成是哪里的贵族宅邸,少女之声再度流出。

『瞄准了当主不在,袭击领民的强盗集团!领兵的大半随着当主不在现场,留下的领主夫人和少数近卫……』

哦哦,这次是这种设定吗! 杭特伯爵大喜,其他的客人也大致明白了。 只是,那幅画面究竟是怎麽做到的呢……

舞台上少女再次步出。 服装不同,是以蓝色为基调的,姬铠?左手自然地握着未出鞘的剑。 带有各种华丽装饰,犹如宝剑一般…… 其後跟着执事风的老人,二人到了舞台中央。 光波的一人配音开始了。

『夫人,贼人眼下正在领都附近的村……』 『准备出发。留下来的兵员全部』 『万万不可啊!兵少应该要保全实力。而且,夫人的玉体若是有了万一!』 『现在不出,更待何时。(译注:现在不用要等到什麽时?──库夏娜?风之谷)况且,丈夫不在的时候,保护臣民就是我的使命!』

气势满满地,光波吐着好像在哪里听过的台词。 爱黛蕾特与执事的老人配合台词作动。

『我明白了,不会再阻止了。控制在河边,在老爷回来前争取时间吧。当然,请让我一同上阵。』 『嗯,抱歉了。说来,是否能一问?』 『请说』 『争取时间是没问题,但应该不介意我把那家伙打倒吧(译注:出自Archer?Fate/staynight)?』

一生中一定要说的台词,第3名! 感慨万千的光波。 啊啊,要是能让哥哥听到的话……

会场大热烈! 爱黛蕾特两手反握入鞘的剑柄,碰,插上地面。 那凛然的表情,大家无不入迷。

『问。汝为我丈夫之人吗?』

呜喔喔喔喔喔! 欢呼声中,两人再次从舞台拂袖而去。

喔喔,不错不错! 秋叶原买的18000日元神剑,效果很好啊。 很喜欢的爱黛蕾特想要,就预定为她的爱剑了。 虽然没有刀锋,但是金属制的所以相当重,拿来运动说不定可以。 那麽,最後一次换衣服差不多要结束了。 最後是普通服装,因为要这样直接去跟大家交流而不得不第三度登台的爱黛蕾特。 那淡粉色,和岁数相应可爱礼服的身姿,是店长使出浑身解数之作。 材料,设计,缝制,均一一注入了灵魂。 注入的有点多就是了。 今天的3套全部都是,一生不会再有第二次接触的机会,是店长字面上燃烧生命产生的作品。

『花之妖精今日初长成。此後,会在社交界加油的。大家要好好相处哦!』

说着,这次没有从舞台两旁离去,正面前往观众席的爱黛蕾特被如雷的掌声所簇拥。 接着就这样被贵族的孩子们包围引起骚动。 ……结束了。 完美,之母(译注:岸壁の母(老歌)──>完璧の母)!! 干得好,爱黛蕾特。 接下来就是用料理来支援宾客间的谈话。 光波紧紧抓住麦克风。

「那麽大家,请尽情畅谈吧。另外,除了各桌准备的常见料理外,会场後方稀有的远方各国料理种类繁多。有兴趣的人请尽量品嚐。此外,异国酒饮也备有数种。度数高的饮品有标记,请适当加入水或冰来尝试。」

啊啊,桌上菜色很少是因为这样吗?既然异国料理各有喜好,所以没有各桌都是,而是迳行挑选喜欢的食物吗。 看来有好好考虑了…… 普通的料理什麽时候都能吃到,因此是打算在聊起来前先尝点吗? 杭特伯爵朝异国料理那边过去了。 这,这这这,这是什麽?! 鱼,不是乾货而是普通的鱼! 这边的这个是,米饭上面的是,生的?怎麽可能! 看向其他贵族战战兢兢围观的餐盘,杭特伯爵混乱了。 眼前的是绝对不应存在之物。 大家没出手也是理所当然。 没问题吗?不会腐败吗? 然而,怎麽看都可说是新鲜的代名词,完全没有受损的样子。 但是这样下去谁也不会去动的吧。 杭特伯爵思索着。 为了展现自己的勇猛,给莱纳子爵家卖个小小的人情。 上吧,勇者杭特! 乘载着生鱼的米饭,烤鱼,烫鱼肉等,伯爵将鱼系列整套取至餐盘放入口中。 哦哦,对勇者的赞赏此起彼落。

「好吃……」

不够的再夹入盘中,不断清空的伯爵。 看到这番场景,贵族们也慢慢自己动手了。

「好好吃……」 「美味……」

後面快了起来。 不只鱼料理,其他的菜色也消失的跟飞走一样。 然後料理接着补充。 看到这样子,围绕着爱黛蕾特的孩子与贵妇们也开始向料理羣聚。 嗯嗯,好喔好喔! 不过虽然顺利,却总担心着会不会踩到陷阱什麽的……

拍! 突然从後面被抓住肩膀而硬直的光波。

「以为你在做什麽呢……」

冷汗直流。

「在.这.种.地.方.到.底.是.在.干.麻?」

光波小心翼翼回头,眼前的是化做恶鬼的玻赛斯伯爵夫人爱莉丝的身影。 啊啊,彻底忘记了呀。 是的呢,这里晚会进行的,就是那个啊。 社交季的到来,这样。 光波就这麽地被拖拉到了玻赛斯伯爵那。

「光波,到底怎麽回事呢?拒绝住在我家,又为什麽会在这种地方呢?」

眼神,眼神有点恐怖……

「店面也去了好几次,一直是关着不在。要让人多担心啊!然後,然後还在这种地方活蹦乱跳的……」

那个,『这种地方』说了好几次,莱纳子爵的立场…… 嘛,虽然对伯爵家也没办法多说吧。

「那,那个,在这里只是工作啦,又不是住下来了!答应好帮忙今天的聚会,为了店里的工作才来的!买卖交货等等,有的没有的等等……」

依旧锐利的眼神虽然可怕,不过爱莉丝大人总算是冷静了。 伯爵大人在後面苦笑。

「咦,亚历克西斯大人呢?」

除了夫妻二人以外的只有迪奥多尔大人。 贝琪丝是还没在社交圈亮相吗?

「啊,哥哥是去了爱黛蕾特小姐那吧。真是的,哥哥总是这样。」

哼,像是这种感觉回答的迪奥多尔大人。

「哦哦,不愧是长男,这点有好好地做到呢!」

对於光波的说法,感到吃惊的迪奥多尔摆出疑问的表情。

「因为,今天不是爱黛蕾特大人初登场吗?无视主角只跟其他女孩子说话的男生什麽的可是最差劲的。喜欢也好,讨厌也好,大致聊个几句是礼貌呢。」 「……等等,我马上回来!」

慌忙离开的迪奥多尔。 伯爵大人又是苦笑。

「总而言之!早点露面吧!」 「知道了……」

拍! 又来了! 这次是什麽! 回头一看,眼前的是共同跨过地狱特训的战友,负责二厨的女性料理人小姐吗?

「出,出大问题了!料理,料理那!!」

哎,说不出来?麻烦大了!

「料理不够了!!」

哎哎哎~

所以,不是才充分准备了吗? 绝对会剩,你跟马赛尔先生不是拍胸脯保证了吗?到底怎麽回事? 追问後,二厨的女性料理人小姐以快哭出来的表情开口。

「一般的话是不会出问题的。只是,不知道为什麽大家都不回去!而且还一边聊着天,在料理的四周动也不动,把料理大把大把吃完了……」

看来,平常礼貌性露面的大贵族早早就会走人。 为了交流而留下来的贵族,吃惯的料理等等只是稍微品嚐,之後似乎就是一手拿着酒杯努力进行攀谈。 收集情报和强化关系的重要场合,对贵族来说也是工作的一环。 好像是这样。 然後今天谁也没离开,一直在吃着。 啊啊,这样就变成不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