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话 制裁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啥,啥啥啥啥啥……」

因过於惊愕而呆立当场的主办人,突然回过神来大喊道,「快去看看她有没有事!」

这里窗户和院子的高低差,对贵族大小姐的小身板来说未免太大了。 照她那样跳下去,只是扭伤了脚还算好的,严重的话骨折都有可能。 如果「他国的贵族少女在这里受了重伤」这样的传言广爲人知,後果就不是家主能承受的了。 再说,根据她做出行动之前的那番言论,就算所有责任都落到自己头上也不奇怪。 然後,要是少女母国的双亲狂怒地通过外交途经发来抗议…… 主办人脸色苍白地看向「文莱德伯爵和埃弗里德子爵」的方向,发现他们也脸色铁青。 看来不能指望这俩人派上什麽用场了。

「伯爵……」 「伯爵阁下……」

回过神来,四周已经被大批客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请问这是爲什麽呢……难得山野子爵好意承诺,让我有幸入手山野子爵领特产的高级酒,结果这件事没了下文,请问原因是什麽呢?」 「都已经说好了,会在老夫生日那天奉上酒和珍奇的食物作爲贺礼,难道这约定也变成白纸一张了吗?这到底是谁的问题,您若不解释清楚,老夫可不能接受!」

好歹他们的表情还算温厚,然而是个人都知道,那是拼命压抑怒火的假笑。 同样众所周知的还有,少女这次是相当的愤怒…… 在以主办人爲中心的人羣外侧,美切尔侯爵脸颊抽搐地抚着胸口。

(……幸亏啊。幸亏是其他派系的派对……)

要是不留神被逮到,被拜托当修复关系的中介人,可就难办了,於是侯爵开始悄悄向门边移动。

「诶?怎麽突然说这种话……」

某中坚商会的夥计一脸茫然。

「是这样,爲我们供货的那位大小姐好像上了某位伯爵家的当,被骗进了圈套,出卖给了奇怪的家伙,因此她出离愤怒……就指示说,凡有和那家贵族及其亲属进行交易的,禁止我们与其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易,另外,和那些商会进行交易的,也同样对待。就是这样……」 「还有,这一指令不仅针对批发,在零售方面也同样适用。」 「货源可是我们的命脉,事关生死存亡,所以我们也只能言听计从,这点应该没人能横加指责吧?」 「这……」

数日後,王都之中变得异常骚乱。 骚乱发生在城里的普通市民一无所知的,水面下的世界。 没错,正是商人之间的地下情报,以及贵族之间的情报网中。

「要是和那里扯上关系,好像就不能和蕾菲利亚贸易进行交易了。」 「那个贵族家采购食材的大店,似乎被中断了酒和香辛料的购入契约。」 「原因是惹怒了供货人,所以再怎麽向蕾菲利亚贸易低头也没用。」

类似的情报不断流出。 伯爵承受着亲族和派系中贵族的怒火和谴责,爲此大感头痛。 而国王和王太子作爲设下卑鄙圈套的元凶,背地里没少被人说坏话。 在那之後到处都不见山野子爵的身影,美切尔侯爵和构筑了友好关系的其他贵族掩饰不住地焦虑。 而作爲传言核心的山野子爵……

「啊~有点工作过度了,就休息几天吧。」 「对了,不如带着柯蕾特和莎宾娜去温泉旅行吧。最近总感觉肩膀僵硬,还有点痛。当然不是因爲胸太重什麽的,啊哈哈……呸,住口!!」

一个人玩起了自虐段子。 ……看来是相当疲劳了……

「如此这般,有马温泉,我们来了!」 「「哦哦哦~」」

柯蕾特和莎宾娜顺势换上了浴衣。 久违的三人一起,「贴身24小时」。

(译注:「密着24时」可能是取自东京电视台的特别节目「激录?警察密着24时!!」)

温泉旅馆最少也要住两晚! 要是傍晚入住,次晨返回的话,根本不能消解疲劳。 爲了能整天闲呆着,想泡几次就泡几次,至少也得住两晚才行。 於是,就定爲了三天两晚…… 我们可以用转移来移动,所以一早出发、深夜返回的单日旅行也可以充分放松,但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了! 总而言之,入浴!

「禁止跳水,禁止游泳,禁止潜水,禁止用涂了肥皂的肚皮在地板上滑!!」 「「本来就不会游泳好吗!」」

……啊,对哦。 和日本不一样,那个世界不是所有人都会游泳啊……

「然後是会席料理!」

虽然读音相同,但会席料理和怀石料理是两码事。

(译注:「会席」和「怀石」日语都念kaiseki)

另外还有本膳料理、精进料理等等,但只要知道「精进料理中,不使用动物性的食材,以及有五荤之称的葱属蔬菜」这一点,就没问题了。

「「哦哦哦哦哦!」」

柯蕾特和莎宾娜看到费了一番功夫的华丽菜品,发出了惊叹。 不是,我可没说西餐不费功夫,但西餐里面下的功夫,很多都是一眼看不出来的。 对外行人来说,看到法式清汤就明白「这汤熬了七天」,或是看到炖菜和咖喱就知道「炖了好几个小时」,这种事情基本是不可能的。 法餐之类的虽然装盘也很华丽,也非常美味,但怎麽说呢,不是按顺序上菜,而是一次性端出来,这种日餐独有的特点,或者说印象,似乎让柯蕾特和莎宾娜大吃一惊。 总而言之,在温泉旅馆无所事事地度过了三天两晚,对柯蕾特和莎宾娜的家庭义务(?)顺利结束。 她们也爲双亲和女仆少女队的夥伴们买了不少礼物。 转移!

「……事情的原委就是这样。」 「……」

办公室里,部下一脸严肃地向国王作了报告。

「文莱德伯爵和埃弗里德子爵也被排除在外,所以和王宫有关联的人不能从蕾菲利亚贸易,也就是山野子爵处获得任何商品,是这样吗?」 「是。那两个名号是陛下和殿下的别名这件事,在贵族和大商人之间已是众所周知,如果被山野子爵和蕾菲利亚贸易的人知道了,向王宫供货的人也会被排除在外……」 「但即便如此,也不能把事实告知蕾菲利亚贸易的人……」

当然不能了。 就算众所周知,那充其量也只是「默认」,如果对此正式作出通告,只会落下笑柄。 而且这对於盛怒之下的异国少女而言,也难说能有多少效果…… 少女并非这个国家的国民,没有义务服从国王的命令。 实在不行,就离开这个国家,到其他国家去做生意,重新出售香辛料、盐、砂糖、高级食材、高级酒……还有宝石和贵金属。 到了那时,这个国家就只能从他国高价买入转卖品……

「从蕾菲利亚贸易进货的商店,都被禁止向国外转卖了。」

听了部下的补充报告,国王松了一口气。

「……只好放弃了。改变计划,召见山野子爵到王宫。」 「针对向我国出口自国商品的贵族,国王下达谒见许可,这次不是文莱德伯爵,而是以国王身份会面。文莱德伯爵就当作外貌和国王相似、有王族血脉的人物,让他暂时离开王都外出旅行。」 「怎麽样,这就行了吧!」

面对一脸得意的国王,部下摇了摇头,「臣以爲比之前的计划要好得多。不过,山野子爵目前完全不见身影,不管是到特产店访问,还是请美切尔侯爵做中介,都无法取得联络。解决了这一问题之後,陛下的计划才能实施……」 「……」

看来,距国王正式获得山野子爵母国出产的商品,还要经过漫长的一段时间。 在此之前,只好先拿通过非正式渠道获得的、价格比市场价高出几倍的东西来凑合一下了。

「可恶,到底是哪里搞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