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4话 然後,漫长的岁月……

翻译MAN:

原帖地址:

自那以来,经过了漫长的时光…… ……具体来说,是一个月左右。 山野港盖起了爲输入做僞装用的小仓库,镇上也爲洋裁事业建立了工作室。 洋裁工作室也兼作新人培训所。 一开始不会用高价的绢,而是用便宜的棉布来练习。 在练习成果中,应该会有失败作和不良品——总之就是没法上市的东西——这些就便宜卖给领民,或者拿去王者捐给孤儿院和流浪儿。 但是,那些不良品的来源要极度保密。 要是让人知道那些劣质产品是我们领地制作的,说不定会给将来我们的品牌抹黑,那可就伤脑筋了。 在这里培训的,不是爲绅士和贵妇人制作大衣、套装等的「裁缝师」,而是主要爲贵妇人制作正装等衣物的「女装工具」。 裁缝师方面,我准备等到将来有余力时再作打算。 工作室目前还只是建筑物,徒有四壁。 店长正在开拓棉、麻、绢的进货渠道。 也不是说要店长关掉现在的店,来这边进行指导。 她仍旧在现在的店里工作,在此基础上,我会来找她商量各种事情,请她针对设计和缝制作些指导,仅此而已。 毕竟她只觉得这里是「地球的发展中国家」。 然後我再将说明书和口头指导带回那边,偶尔也会把我们的缝制人员带来店长这里,通过我的翻译直接接受指导…… 就像以前给爱黛蕾特量尺寸的时候一样,顺利地掩饰过去…… 并且,不时地把店长用日本技术制作的礼服拿过来,当作超高级品,这样我们领地产的礼服也更容易品牌化……应该吧。 养蚕就作爲一项长期事业,慢慢进行即可。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即便店长是洋裁方面的专家,对养蚕应该也没有太多了解。 就算知晓丝绸的历史,也不会有经验性的现场知识,例如解决蚕的疾病、食慾不振的方法,温度和湿度的管理,什麽样的桑叶会让蚕觉得美味,等等。 这些知识就算查阅相关书籍也未必能获得。 这些事情只能向有经验的人请教了…… 不过,这也是绢制品的销售排上日程之後的事了。 制品的销路都没有确立,把手伸太长也没用。 短期内先直接进口,再逐步进展爲用生丝——主要从中国、印度、巴西等国买入——制作编织品的阶段。 至於养蚕,还要等到遥远的将来。 现在用机械进行的乾燥、贮茧、选茧、煮茧、缫丝、复摇等步骤,都要具备温湿度调节、力度调节等各种专业技术才做得来。 要在没有空调、锅炉、检查用照明器具、自动缫丝机等设备的世界再现这些步骤,可以说是极度困难。 ……不对,以前的人也没有那些机械,但还是做到了啊。 而且这个世界也有绢,应该也有人在做这一行才是。 那就在这边学习技术……不可能教给我们的吧。 那都是各个制丝工坊的秘传,不会轻易示人。 调查现代地球的制作方法,以这边的技术再现,还是这样比较简单。 就算不能百分之百再现,应该也能做出比这个世界更优质的产品……大概。 那麽就从以前的手动纺织机开始…… 当然了,店长也不可能会用手动纺织机。 让店长用地球上买来的绢织物,也就是从「成品」开始进行缝制指导。 这样应该可以让产业尽早起步。 至於织物部门,因爲要从再现以前的手动纺织机开始,所以距离开始生产产品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这里的技术能造出的无动力纺织机之中,我打算制作出效率最高的机器,总之先弄出个形状,之後再想办法…… 当然,最开始准备用地球产的机器。 哪里能弄到手动的啊,外国?博物馆? 唔嗯嗯,想要机械方面的技术人员! 也要兼顾枪的研发,能加工铁的机械和人材……

「大家帮帮忙!子爵领经营记」?要在那上面募集方案和人材吗? 但要是做得太夸张,被知道「奈叶公主」的人注意到了怎麽办? 或者察觉到这是异世界的人有所图谋,卖掉了情报,该如何是好? 像店长那样单纯好懂的人,只要能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就绝不会背叛,这种人毕竟不多啊…… 只有我一个人的话,终究还是忙不过来。 唔嗯嗯嗯嗯…… 算了,着急也没办法。 慢慢来吧! 总是东奔西走全力工作,身体也吃不消。 就算是现阶段,也比其它乡下的领地要好多了。 像是饿死的人、把孩子丢掉或卖掉的人、把老人扔在山里的人、从领地出逃的人,在我们这里都没有。 考虑到这个世界的文明程度,能这样已经很厉害了。 而且,过於急剧的变化,以及和近邻领地的极端差距,也会导致摩擦。 强行发展是不可取的。 另外还有陶器等其它方案想要实施,但人手不够啊……果然还是想要技术人员。 技术人员啊……在地球募集?不行,那是最後的手段。 我和医师麦考伊也说过,要是地球来的人在这个世界时,我有什麽万一的话,被留在这个世界的人会怎麽样?要是那些人回不去地球自暴自弃,或是燃起了野心,企图用地球的知识征服世界,又该怎麽办?……心头那把无明业火。 不是,说什麽呢! 总而言之,着急是不行的。 时间还有的是,再说,要是这种乡下小地方有什麽急剧变化,大家也跟不上脚步。 要是突然富裕了,可能会沉迷奢侈的生活、酗酒、赌博,把别处的无赖和骗子吸引过来什麽的,各种麻烦事都会…… 虽然大家都说「没人会在姬巫女大人的领地作恶」,但说这种话的人太小看人类的恶意,以及对金钱和权利的执念。 再说,来的也不一定都是这个国家的人。 从别的国家来的人,大多会认爲我「只不过是个被抬上神轿的贵族小姑娘」。 他们现在应该觉得这个贫穷的乡下领地毫无价值——虽然事实也是如此——不会有可疑人物到这里来,但要是这里富裕了,想捞钱的家伙也许就会过来。 我们这里基本上不会放过小无赖……当然,更不会放过大恶人。 毕竟这领地总人口也就不到700人,没有余力养活那些毫无生产力的罪犯和寄生虫。 会受贿放过那些人的官吏也一样。 就算罪犯不留任何证据,也没关系。 在这片领地内,我就是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 三权分立?那是什麽,能吃吗? 总之,只要不是王宫会进行干涉的、有关国家根基的事件,领地内的事情都由我自由处置。 所以对恶徒的处分理由,只要「我这麽决定了」就足够,证据什麽的都没有必要。 要是「善良的领民们」提出了反对意见就另当别论……倒也不是,包括那类情况,我都可以爲所欲爲。 至少在处分恶徒和罪犯这方面。 封建制度,万岁! ……总之,自那以来差不多过了一个月。 虽然我时不时往蕾菲利亚贸易那边运货,但完全不知道对面情况如何了。 蕾菲利亚虽说打响了商人的名号,但也不会出席贵族的派对,和其他商人谈生意、闲聊时,也不怎麽提及有关贵族的话题。 也是,就算她是势头正盛的新兴商家经营者,别人要向十五六岁的少女谈及敏感的贵族话题还是会有所顾虑,这也没办法。 虽说占据着人气商品的专营权,作爲商人也还是新手中的新手。 面对一个看起来还不如自家店里夥计有经验、和自己孩子或孙子同年代的少女,当然不会抛出危险的话题。 而且那些话题还跟少女本人紧密相关……综上所述,差不多该去确认状况了。 毕竟我也想占据市场、扩大影响力……

「又要忙起来了?」 「啊,嗯……」

眼尖的柯蕾特好像从表情中读出了我的想法。 有关我在新大陆进行的各种工作,我姑且向柯蕾特作了简单说明。 对莎宾娜什麽都没说。 要是告诉了莎宾娜,可能会被转达给国王,或是以「三公主大人」的身份,而非朋友身份说些什麽,那样就麻烦了。 但是,出於安全和浴室、卫生间的考虑,基本都是直接回来这边,不会在新大陆过夜,也不会每天都去。 所以说,不会把柯蕾特和莎宾娜持续放置……

「我是家臣候补,这事也能兼作学习,所以我也要帮忙!」

虽然柯蕾特这麽说,但柯蕾特和莎宾娜都不会讲那边的语言,而且她们对我而言,作爲人质的价值高过头了,所以除非特殊情况,不能带她们到新大陆去……

「柯蕾特不会说那边的语言吧。我也会时不时带你去『日本』,你就稍微忍一忍……」 「我会说啊?」 「诶?」 「我向入籍我们国家的前船员请教了。你该不会觉得,别人说什麽,我才会学什麽吧?」 「呃!」

实际上,发音和语法略微有些奇怪,讲得也很生疏,但「语言自动学习功能」把「柯蕾特说的、稍微有点怪的新大陆语」这一语种烙印在了脑海里,所以柯蕾特用新大陆语说的话,我都能顺利理解。 ……这算什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