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话 决裂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日安~!」 「哦哦,小姐平安回来了啊!」

熟悉的隔壁警备队哨所,迎接我的大叔这样说道。 因爲是这种世界,所以有熟人长期外出旅行,或是很久没碰面的话,当然会担心他们的人身安全。 毕竟在这个世界,人会因爲盗贼和伤病等原因轻易死掉。

「跟之前说的一样,来访的人可真是五花八门啊。贵族的使者、商人、想受雇的管家和女仆候补,还有好多别的……」 「那些来找工作的人,一看就不是什麽新手,之前都有过工作经验的。而且能力还相当强……小姐应该明白吧?」

嗯,不知道是被谁雇佣的人,当成卧底派过来了是吧。

「当间谍倒是挺合适的。」 「哈哈哈……」

然後我拿出了礼物。

「这回是旅游带的特产,稍微有点豪华。」

嗯,实际上他们给我的店当了一个月的警卫,这点东西当作保安费算是便宜了。 威士忌、白兰地、点心馒头、杏仁巧克力,还有饼乾。 顺便一说,饼乾是我亲手做的。 不偶尔做一次的话,技术会退步,女子力也会下降的。 身体缺乏的必须要在这上面补足……呸,多嘴!!

「「哦哦哦哦哦!!」」 「记得要分给那四个人哦!」

嗯,另外四人好像在巡逻,现在哨所里的警卫只有两个人。 其实我也明白,就算不作多余的嘱咐,他们也不可能自己独占。 只是顺着轻松的谈话氛围随口一说而已。

「……那孩子是?」

嗯,是柯蕾特。 ……我在威胁之下屈服了啊!! 那可太卑鄙了,柯蕾特……

「是我妹妹。名叫柯蕾特。追着我过来了……」 「我是柯蕾特,请多关照……」 「哦、哦哦,请多关照,小姐!」

警备队的大叔一脸佩服的样子。 佩服也很正常。 听了柯蕾特说话之後,肯定就明白她的母语不是这里的语言。 爲了追上姐姐,在短时间内把他国的语言学到了这种程度,对一个十岁的孩子,而且还是娇生惯养的上流阶级少女而言,所要付出的努力必然是惊人的…… 这里可没有正经的教材,更没有语音学习的DVD,在这个世界,她的学习成果可以说是值得惊叹的。 大叔觉得佩服也是当然的。 事实上,虽然学日语和英语的时候用了动画和教学DVD,但学习这里的语言时可没有那些东西。 只有我爲入籍的船员们制作的简单词典,还有就是和船员们互相学习对方的语言,完全是自学。 而且还和日语、英语的学习同时进行…… 好可怕的执着…… 但那也就是说,柯蕾特是爲了达成想和我在一起、想帮上我的忙的愿望吧。 柯蕾特居然对我这麽……

「光波!光波啊!」

啊,不行不行,沉浸在感动中走神了…… 综上,现在柯蕾特练习过行爲举止,高级一些的服装也穿习惯了,至少一眼看上去的印象不是乡下村姑,而是大都市商家的女儿了。 所以就算设定成「有点活泼的下级贵族家女儿」,或是「爲了隐藏身份故意做些粗野举动的上级贵族家的三女」什麽的,应该也能令人信服。 因此,在这里我们假装成了姐妹。 异母的兄弟姐妹在贵族之间很常见。 特别是我这种长相,很容易被人认爲是远方国家政治婚姻嫁来的第三妃的孩子,或是情妇的孩子什麽的。 再说,我在这里会一直和柯蕾特保持密友模式。 不是十分必要的情况下,不会变成领主·家臣模式。

「那麽,之後也请多关照了!」 「哦,我们才是,请多关照啊!」

好了,警备队哨所这边搞定了! 他们应该也会把柯蕾特的事告诉另外四人。 那麽接下来……

「拜托了~!」 「……请稍等……」

唔嗯,简直把小美家当成了自己家…… 当然是新大陆这边的。 门卫小哥好像也记住了我的长相,不会再走流程问我来访目的。 嗯,一般来说要在这个环节确认预约来访的时间,不过他应该是去直接向侯爵转达了吧。 很好很好,看来门卫小哥也习惯了……

「光波,可别让一般人习惯你的做法啊!」

……是吗?

「请进,侯爵大人同意会面。」

然後,门卫小哥很快回来,把我们领到了会客室。

「你到底上哪儿去干嘛了!!」 「噫!」

突如其来的怒吼。

「这是生的什麽气……」 「是个人都会生气啊!」

侯爵,大激怒! 不是,爲啥啊……

「爲什麽,一个月都没消息,还隐瞒了去处啊!」 「也是,出了那事儿之後,我也知道你暂时不会出席派对。可是你就那麽消失了,然後一个月都不联络,怎麽回事啊!」 「住家的特产店、蕾菲利亚贸易、银行,还有其他各地,每天都派人去调查,这样还是一个月都没线索,你是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

啊~…… 也对,让他们担心确实不好意思。 但是……

「但原因可是『在美切尔侯爵推荐出席的派对上,被欺骗并出卖给了可疑的家伙』,侯爵心里不知是否有数?」 「呃……」 「他们对我做过的事,还有那之後我一直避开他们的事,您应该知道吧?然而,那天您可没有任何想帮助我的举动,对吧?」 「呃嗯……」

好的,僵住了。 想把我当小姑娘,靠怒吼占据有利地位的话,我可就头疼了。 再说,就算他是侯爵,我是子爵,也不是一个国家的人,我没必要事事都听他的。 从来都没有「爵位较高的人就能随意命令他国的贵族」这种荒唐事。 玻赛斯伯爵也对我发过几次火,但那是出於担心的「叱责」。 和出於利害关系,一肚子气朝我怒吼的美切尔侯爵不同。 刚才说「你是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并不是担心我,而是担心我不在了会损害自己的利益。 在侯爵介绍并带领我出席的派对上,我可是遭到了那种对待,即便如此,还是首先向他作了复归社交界的通知。 但见面後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道歉,而是怒吼。 不带这样的吧~这样可不好吧~我用没有丝毫罪恶感的眼神盯着侯爵。

「……」

侯爵应该是没想到我居然会摆出这种态度,他满脸惊讶,看起来还有些慌。 他估计是打算通过一开始的怒吼,把握住会话的主导权吧。 在此之上强加给我一些有利於他的条件…… 但那可 虽然有点对不起侯爵旁边脸色发青的小美,但我是打算构筑双赢关系,把侯爵当作协助者,才和他来往的。 而他却不爲自己的恶劣行爲道歉,反而单方面吼我,想占据有利地位。 那我也没什麽好说的了。

「……告辞。」

我坐都没有坐,就此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