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9话 混乱 4

翻译MAN: 学院张京华

原帖地址: 【web 179】混乱4

…真的打算要发动战争吗? 然而,我的国家与这里早就已经处于战争状态了 然后这次与前话不同,是与我『山野王国』(国民一人)战争的开始。 是扣留军舰呢,还是将物质财宝扣押呢…。,也许好吃的东西也不错。 为防万一…姑且从国王那里拿到了私掠许可证。

「…等下,请稍等一下!」 在我往门口走去的时候,国王的声音终于打破了平静。 但是,就跟刚刚说的一样,完全无视。负责开关门的卫兵也没有要动的样子,没办法只好自己去开… 「不对,不是这个意思,并不是命令你不要动,请你把话听完呀! 抱歉,是我不对!刚刚的话都不算数,撤销了!所以说,请听我说呀!」 吓死我了!

没想到,身为一个国王,就算就当我是王族,也只是王族的一员,居然当着家臣的面向 他国的贵族谢罪! 家臣和卫兵,他们的眼睛都惊得要掉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的肚量呀……。果然,是在做国王的。像是「我是国王。正在当王族」 这样的家伙。

嘛,如果承认错误并撤回的话,我也不舍得就这样结束对话。我也不是自己喜欢才与国 王吵架然后从这个国家离开。可以的话我也想在这个国家做据点。 如果据点移去其他国家,好不容易建立的人脉和销售渠道就会重回原点,物产店也 那个的话只是租的没问题呀。 银行账户里的钱,不用说都要拿出来,出国的话就要换成金锭,打算到时候到蕾菲利亚 贸易那里购换。蕾菲利亚从这个国家逃离的话等所有准备做完之后 如果账户被冻结的话,当然是让直接归还金锭,包括违约金在内,由银行和王宫两方来 出。 …这没啥就算是放着画有猫图案的领取书的卡片,也不会怀疑是我自己已经回收了自 己放在这个国家的财产。而是因为迷之大怪盗而引起大骚动吧。 虽然很费功夫,在其他国家再做同样的事情说实话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曾经做过的 事情再做一次,这次只不过是变得更熟练嘛。

……但是,我并不是不在意这里… 嗯,和我成为朋友的,名为美谢莉的少女,除了这个国家以外就没了。 因此,就这样白白丢掉大捞一笔的机会虽然很可惜,但与这个国家断绝关系,为了赚钱 而去打一场本来就可以回避的战争,再怎么说也有点那个了,这里就老老实实的退一步吧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我朝宝座的方向说完,国王明显安心了下来。 但是,损害他国小姑娘的心情,我觉得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呀 话说回来,这明明是占领母国绝好的机会呀,为什么变得这么软弱呢…

「那么,这次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我今天在物产店的二楼睡觉,哪里也没有出去也没会见什么人,只是在梦里见到这个 国家的国王,这终究是一场梦,做了一场梦罢了,就是这样……」 「恩,嗯,对,就是这样!『在现实中,才是初次见面』,下次再见 (还打算把我叫出来呀!梦话的话,睡着时说呀……,但现在是在梦里,没问题吧) 这终究只是心里的暗暗发的牢骚。 总算是回避了决定性的悲剧,经过这次教训,以后应该不会强行做什么了吧,如果能很 好的做出注意分寸的行动的话,我也不会就这样对待,即使对方是国王 …嘛,为了暗中降低这个国家国力的我,也说了些了不起的话呢。 国王也认为,如今再用高高在上的方式也不是什么上策,现在有种可以就这样回去的气 氛。 在我心情不好之后,与其现在勉强与我对话,不如之后等我心情好了再来。这样想也不 无道理。

再说了,就算现在做了什么约定也会以『诶?并不知道哟。那天我哪都没去仅仅是在物 产店睡觉哦?』这样结束对话 国王也许也在警戒有这样的可能性……。 火大,就跟设想的那样结束吗? ……谁先发怒谁就输了。 总之,这样就到此为止感觉似乎也不错。 好,撤退! 没事时适当的打一下招呼便离开谒见之间 然后跟在带路的卫兵后面,往城门的方向走去。 …一般的话,一个人的话会迷路,也不会让其他国家的人独自在王宫内徘徊吧 然后,嘛,就这样跟在不说话卫兵的后面……。

…嗯? 前方出现像是在哪里见到过的人的样子… 「诶?山野子爵?」 啊啊!这家伙就是那个埃弗里德子爵,文莱德伯爵他不知什么鬼的儿子,脑残混蛋!小 瞧我优雅谨慎的体态,性骚扰混蛋!! 为什么在这……,这,因为继承了王族的血脉,所以没什么奇怪的…,原来是这么一 回事呀,脑残!! 哪会出现这么巧的事情呀! 可恶,中招了!被骗了!!

想想看国王和文莱德伯爵,发型和胡子的形状稍微有些不同,并不是完全不一样,那样 的东西简单的改变一下还是可能的。在误差范围之内。也有带胡子的假发…。 看到这家伙一个人在王宫里走的时候,不管怎么说我也就明白了 ……还真敢做嘛,文莱德伯爵(国王大人) 和国王不同,这个什么变装都没做的男的还是王子什么的,然后这家伙并没有预订要与 我见面,也就是说…。 或许国王对这件事保密了?再者就是希望不让他去……。 然后,果然搞砸了。 嘛,不管怎样,两个人都凑在一起,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不对,这样的话,不就是本人的错了吗。 如果是隐瞒我到王宫这件事的话,我偶然遇到他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毕竟对王子来说, 这里就是『职场兼自宅』,那么就会到处转了。 但是,虽然如此,我没有理由一定要对他和颜悦色。说到底这家伙和对我吐爆言的那个 『埃弗里德子爵』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让我感到不愉快的那个,……因此这是让我感到非常 不愉快的罪魁祸首这一点是不变的。

而且如果这家伙也有关系的话,搞不好有在帮国王收集情报的可能。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里最好就是无视直接过去。 请问这是怎么了吗?还请赶快带个路吧!」 跟我搭话的不愧是王太子殿下,不能无视他直接过去,因为带路的卫兵停下了脚步,只 好去催促他一下,被吓到的卫兵想起在谒见之间发生的事情,慌慌张张的走了过去。 这么看来,对国王毫不在乎去顶撞的我,面对王太子这样的对手客气也是不可能的然 后判断比起开始危险的争吵,无视会更加的好。 …嗯,是正确答案呢! 危险察觉能力不优秀的话,是无法在魑魅魍魉的巢穴(王宫)生存下去的 于是我无视正在叫唤的埃弗里德子爵,赶紧离开。 不,对于我来说这个男的是『埃弗里德子爵』没有什么好领教的,所以只能这样处理, 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被在王宫擦肩而过,之前还在众多大贵族面前被羞辱的他国子爵,满心怒火的年轻女性 所无视。……没有任何问题。完全没有被指责的理由吧,嗯。 很好,撤退!

「什么,竟然见到山野子爵了!」 「是的,之前在那边的走廊那里…。既然都把她叫过来了,为何不跟我说一声呢!」 听到王太子说的话后,国王失落的垂下肩膀,抱着头。 「好不容易今天就当无事发生,现在开始还要以什么形式来设法弥补这次的失败…。 ……露馅了呀。我就知道山野子爵并不是这样程度的笨蛋 唔姆,我该怎么办呢…」 国王陛下可谓是前途多难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