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话 腹黑的光波

翻译MAN: 咕噜啪

原帖地址: 183话 我会在明天晚上前发出来这样算是占坑了么。

「那么,没有什么特别的,严重的伤病或者说大家伙难以应对的事态发生了吧。而且,No.9好像也已经把从雇主那里接受的具体指示吐露了出来……」

「是的。据说,即使是要偷盗神器,对姬巫女大人还有她的眷属们也不会采取危险手段……。是绝对不含恶意的。」

「到处探听秘密,侵入宅邸,盗出重要的东西,这哪里称得上『不含恶意』!如果说,这还叫做不含恶意,那么,仅有丝毫恶意的人,将会做出怎样的事情呢!!!

而且,不含恶意也就是说,他完全不认为这是恶劣的行为喽?也就是说,今后也不会认为这种事是恶劣的,还将若无其事的继续这种勾当喽。

难道说,你还没有注意到吗? No.9和他的雇主是在挥舞着热情的口才向我们声明,他们是既没有良心,也没有反省之心,是个完完全全无可救药的坏蛋而已。」 「唔……」

想和我说话,草(译者注:原话是->私と話しているのは、草。直译:和我说话的是草。 在日本网络用语中,“草”被用于指哈哈大笑,可笑之意。)。 ……没,没什么,我可做不到和植物说话哦。 『忍者』的一种、『草』罢了。 以当地人的身份,普通的生活在一个地方。负责情报收集、暗杀、引导同伴等工作,是间谍的一种。在这之中,也有完全只做情报收集,完全不参与其他活动的人。这种间谍,是不可能被发现的。

那么,当然,就是那个喽。 『……我也正在使用着哦』

我现在谈着的是No.6。也就是玻赛斯伯爵派来的刺客……不,应该说是间谍。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啊,玻赛斯伯爵…… 总之,先抓住他,再让他老实交代……看样子,他好像天真的以为,无论是谁,只要了解了他是玻赛斯伯爵的手下,那么就会得到释放。可能是从伯爵那里得到了『如果陷入了被捕的境地,就表明你是玻赛斯伯爵家手下的身份,让他们放了你。相对的,这回的报酬只能算一半了。』类似的信息。所以很简单的就都交代了……就把他放进新设好的间谍专用牢好了。 间谍专用牢是个断绝他和其他人的一切接触,完全隔音的单间。有三个榻榻米,附有尿壶。

然而,好不容易新设的间谍专用的收容设施一下子就满员了。还有伙食费、照料人员的人工费、衣服和毛毯之类的清洗,其他很多很多的负担困扰着我。就在此时,我灵光一现『让这些家伙,过自给自足的生活不就好了吗?』。 嗯嗯,这是个好主意。

立刻从装载在调查船队中的海洋地图中选出几个还不错的岛屿,然后拜托某国的空军飞机从那一带飞过去进行调查飞行,用来获得转移位置信息。接着,把我国的周边海域也顺便飞行调查了,这样子对这附近的岛屿也可以进行转移了。再过几天,找到了不错的无人岛后,大家就一起去洗海水浴吧。

总之,在如此调查过的几个无人岛屿之中,选择了大小适中,拥有勉强生活的水、野生动植物等生存条件的那个岛。

然后,就把No.1到No.2以很短的间隔送了过去,然后稍微间隔了一段时间后,相继送去了No.5和No.6,之后就每次抓到再送过去了。 最初花费了不少功夫,是因为考虑到,如果没有一定程度的人数会很危险,并且在这时加入No.6不会有不自然的地方。

就这样,担任着从属于我的间谍身份的No.6,作为间谍,并且也是确实的『囚人』,在岛上服役。偶尔为我提供情报。

但是,我使用No.6的真正目的并不在于收集情报。这只是『顺便』、是为了维持No.6动机的工作而已。 我真正想让No.6担当的角色,是在囚人们当中出现伤员、病人、或者是陷入了以大家的力量无法应对的危机时进行救助。偶尔我也会给予些些微的援助。然后,以这一记录为基础,写小说……不,没什么!

「那么,我今天晚上会让生锈的小刀和斧子、异国产出的烈酒、以及还装有其他小东西的木箱漂浮在海岸边、明天早上应该就可以发现了,就当作是一个小服务吧。」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真的帮大忙了!(译者注:哈哈哈,这就是杀人诛心啊。光波,真有你的啊。)如果可以的话,请多准备些酒,最好有可以让大约二十八个人都可以喝到醉的量。此外,如果有钓鱼线和钓鱼钩的话就再好不过了。因为用骨头制作的钩子,实在是太脆了……」

「这样啊,我会按照你的要求准备的。不过,要是让装满酒的木箱可以完好无损的漂浮着,稍微有些困难呐……嘛,我会想个合适的方法的。 那就这样,请加油吧!」

「啊,请等一下! 伯爵那里,玻赛斯伯爵那里,还是没有传来任何消息吗?」

正要离开的时候,被这句话纠缠住了。

「没有哦。28个人,没有收到任何一个人的雇主的联络。如果收到了联络,我会要求道歉并提出适当的交换条件,之后对你们进行交换,不过…… 如果由我们这边联系的话,『那样的人我不认识!请不要说奇怪的话!』如果被这样回应的话,我们会被当作坏人的,所以不要再问我了。」 「……伯爵,唔唔唔唔唔唔……」

No.6露出了一副什么都说不出的表情。 嗯,所谓间谍,就是这样的东西吧。因为是你自己选择的职业,所以说,放弃吧。 那么,这次,真的拜…… 「光波、就是电报!」  ……那到底什么东西啊!

*     *

「听说,山野子爵取消了一切聚会的出席!」 「原因果然是那个啊……」 「不,在那之后,好像被叫到王宫里去了。之后,又被陛下提出了什么无理的要求!!」 「明明是按照祖国的指示来交流的,却被中止了交流?陛下究竟在干什么啊!!」

……在社交界流传着这样的流言。 我才不知道呢,哼~…… 虽说想要收集情报,可是和小美酱的父亲,美切尔侯爵从那以后就没见过面。蕾菲利亚是中等规模商家的女儿,本人还只是一个小规模的商家,也就是蕾菲利亚贸易的商会主。所以说,无论是在社交界中出席宴会,还是贵族的造访谈话,她都不具备相应的身份和立场。

话虽如此,若是让家人代为询问,谈话的内容将过于敏感了。如果搞不好的话,或许会变成非难国王殿下的内容也并非不可能,如果这样的话,不小心泄露给外界就麻烦了。 身为他国贵族的我还好说,但如果这个国家的贵族和商人说这种话的事情被传开的话,那就不好了。 所以说,在蕾菲利亚那里,应该是得不到这些情报的。

询问的信,直接发到我这了…… 如果是贵族个人的聚会的邀请,简单拒绝就可以了。不过,这封信竟然是以数名贵族联名的问候信,或者说是担心我,为了确认状况而写的信。 因为上面印有重要关系人的名字,所以不能轻率对待。 没有办法,只能好好回复了……

『因为被文莱德伯爵和名叫埃弗里德子爵的贵族缠在一起的话会很困扰,所以已经不会出席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出现的宴会。主办者和其他的参与者,大家都不会给予帮助,由此判断出危险太大了。 之后,和这个国家的交流,就通过商人们好了。 另外,也会认真考虑下从这个国家撤退,将据点转移到周边的其他国家。 』 好的,就这样回复就好了。 如果太执拗的话,我就要去他国了。只要这样写,他们应该就会对我放置不管了吧。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又来了啊,信…… 『我们会为了和解而担当中介的工作。请不要着急下定论!』…… 想要和小猫咪和解的话。 毛线团的数量可是不够的哦! 好,这样的话…… 『对方好像是继承王族血统的人,所以应该是不会听从一般贵族的话。 那么,在国王殿下,王太子殿下在场的情况下,对于那两个人,我不再搭讪,不再搭话,不会靠近他们半径六米的范围,我以女神和自己的名誉发誓……』  这样的话,怎么样,哼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