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5话 反撃1

翻译MAN: 咕噜啪

原帖地址: 185话 反撃1 我会在后天晚上前发出来这样算是占坑了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或许,现在,我的额头上正青筋暴露着吧。(译者注:日文原文: 多分、今、私のコメカミには青筋が浮いている。 有一说一,不会就问 这コメカミ这是什么东西) 「不,我并不是在对蕾菲利亚生气。所以说,请从最开始向我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蕾菲利亚因为我的不高兴而感到害怕,露出了畏畏缩缩的样子。因此,我说我的愤怒是针对别人的,先设法让蕾菲利亚平静下来。然后从蕾菲利亚那里听到的内容是…… 在两天前的深夜,蕾菲利亚贸易遭受到了盗贼的入侵,仓库里的库存无一幸免,全部遭受了掠夺,并且…… 「人员被害情况呢?」

「啊,盗贼大约有20人,其中半数是用剑或者矛武装起来的。因此,警卫们是没有胜算的,而且所有的盗贼都蒙着脸,按照这种场合的指示,就选择不抵抗投降了。所以,虽然被殴打了,但除了一人骨折,三人撞伤外,没有产生死者和会留下后遗症的重伤者」

太好了,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虽然说,这里是人命如草芥的世界;虽然说,他们不是商会的正式从业员而仅仅是个警备员。但,在与自己有关系的商会里勤勤恳恳工作的人,却被不讲道理地断送了人生。这种遭遇,我是绝对不会原谅的。不论是重伤……抑或是,死亡。 如果是在盗贼不带面具露出脸的场合,或许会有些微妙地难以判断。但,如果对面选择隐藏住脸的话,也就是暗示着『并不打算进行无用的杀害』。所以在这种场合下,我指示他们不要进行抵抗而是选择投降。

……如果原本就打算赶尽杀绝,也就不会特意地花费功夫把脸藏起来了。因为,蒙面会让人难以顺畅呼吸,视野也会稍微变窄,无论是对于战斗还是作业,都会成为阻碍。

虽然说没有目击者的话是最好的,但是,与在没有人受伤的情况下进行盗窃,还是将警备员赶尽杀绝的抢劫杀人相比,警方的追究程度相差甚远,被抓捕后所量刑罚也是大不相同的。

这样一来,为了毁灭证据要逃跑的时候,选择了纵火方式的话,就是那个了。 ……火付盗贼改方,鬼之平藏(译者注:長谷川平藏-鬼之平藏,江戶時期的執法名偵探)出场。 ……如果是在日本的话。 在这个国家,恐怕也会出现相当于此的人吧。而这,大概意味着盗贼们的死亡吧。 虽然不知道会是绞首刑还是斩首刑…… 嘛,无论是盗贼还是警备员,比起大家都死亡,还是一起活着更好。这大概就是所谓的Win-Win的关系吧。……虽然感觉有点不一样。

对于蕾菲利亚贸易本身来说,这次的事件并不能算得上是致命伤。 在日本的书店顺手偷了一本书……不对,不可以用轻描淡写的话把犯罪行为矮小化。在遭受了盗窃、盗窃惯犯、罪犯的犯罪……而产生了损失的情况下。因为书本贩卖的利润率是两成,这也就意味着,为了回收进货成本,就必须卖出4本书。 即使努力卖掉了四本书,也只是回收了进货的成本。如果这是真的,那么通过这五本书所能得到的收益为,零。如果再考虑上房租、水电费、人工费的话,就会出现大赤字。书店就会这样倒闭了。

不过,蕾菲利亚贸易经营的商品,利润率会更高。而且,在那之前,这次并不会遭受到损失……当然,仓库的修理费除外。 嗯,自不必说,我可不是会让警备员拿着钥匙的笨蛋。 被盗贼威胁或者夺走的话就可以很简单的打开门。说起来,这本来就是警备员自己难以轻而易举生存的世界啊。(译者注: 本句可能有错误 希望有大佬可以帮忙翻译下这句“ 賊に脅されたり奪われたりして簡単に扉を開けられちゃうし、そもそも、警備員自身が平気で中抜きするような世界だからね。”,多谢啦)。  ……嘛,其实真正的原因是,防止有过于认真的警备员为了不让钥匙被夺走而反抗,最后惨遭杀害。所以只要一开始警备员就没有钥匙,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了。 作为代替,不是更换铁制的强化门而是要负担被破坏墙壁的修理费,不过,与人命相比,还是便宜很多了

「很好,判断事件为设想C的3。对应处理为,K」 在设想表中,使用了地球的字母表。虽然是蕾菲利亚并不熟悉的文字,但是被当作符号的一种接受下来了。 为什么要使用字母表? ……因为,这样的话,更像是一种暗号,感觉更加帅气!

「诶……」 然后,蕾菲利亚发出了吃惊的声音。 嗯,所谓的设想C,就是指受到了武力攻击,或者说受到了武力行使的情况。 其中的三号,指的是敌人的设定,不是国家或者贵族所拥有的正规军,而是接受某人雇佣的佣兵或者罪犯,类似这样的场合。

……然后,对应处理是『K』。 我所说的K,并不是『KILL』的K。 在设想表中,表示自卫含义的文字,『J』(译者注:在日语中,“自卫”与“J”的日文发音一致 中文谐音可读作“鸡艾易”=“じえい”)。 在字母表中,位于它旁边的文字,K。 J,自卫的旁边。 ……自卫的侧面……(译者注:此处日文原文为サイド,在中文可以翻译为“旁边”或者“侧面”,也就是谐音梗) 嗯、就是『J的旁边』(译者注:或译为『自卫的侧边』。这里“『J的旁边』”在原文中是“『ジェイノサイド』” 这一小节中,原文中将“ジェイ”谐音的“J”和自卫,“サイド”同字形的“旁边”和“侧边”交叉使用的同时,『ジェイノサイド』也是日本的一本小说的书名,在这里的下一句可能就是这本书中的相关内容,鉴于译者没有这方面的储备,就不多做解释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查找。)。

那么,连杂草都长不出来的焦土,会在哪里呢?

「所谓应对计划K,就是由山野家(我),从正面来全面攻击哟。由蕾菲利亚来向各个商家泄露对我们有利的消息,引导舆论来孤立敌人!」 「收到!」  ……为什么要向我行军礼啊、蕾菲利亚……。

*     *

「你知道了吗?听说山野子爵的货物被盗贼袭击抢走了……」 「啊啊。而且还不是在运输途中,在王都,配备着警备员的仓库被袭击了……」 「在王都,别国的贵族遭受了盗贼的损害,王都警备兵的……不,应该是陛下的面子,完全丢光了啊! 这下子,可要开始大规模的调查了啊……」 在士兵之间。

「什么! 山野子爵的仓库遭到了袭击! 到底是那个笨蛋敢对子爵出手。赶快去调查!」 「糟了! 如果再像这样的话,子爵真的要放弃我的国家,把据点转移到其他国家去了。 总之,当下要先调查出盗贼以及事件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不能只交给警备队,我们也必须独立调查!!」 贵族和大商人之间。

「蠢,蠢货! 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 国王的办公室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 袭击的是,袭击的应该是蕾菲利亚贸易的仓库吧。从山野子爵那里买来的货物被抢走,遭受损失的也只是蕾菲利亚贸易而已,应该和山野子爵家没有干系啊! 乡巴佬的新手商人,因为不幸遭受盗贼袭击而失去了所有采购的高价商品,破产了。然后,我们德雷托商会迅速向失去了商品交货对象的山野子爵家提出交易请求,继承销售渠道。

被夺走的商品,混在从山野子爵家采购的商品中,再卖出去的话,就不会被发现了。 明明是这样的计划,为什么夺走的货物不是蕾菲利亚贸易的,而是山野子爵的啊 啊啊啊啊!!」 ……然后,这是某个商会的商会主的房间。

「好,看来山野子爵家和蕾菲利亚贸易存在着赊账购买, 当商品进入蕾菲利亚贸易仓库的时候,因为还没有付款,所以说商品的所有权还是属于山野家啊。而且,因为是在付款和商品贩卖之前的阶段被抢了,所以受害者并不是蕾菲利亚贸易,而是山野子爵啊……」

「混,混蛋! 为什么会有『赊买』的存在啊!!」 「…………这么说来,山野子爵家和蕾菲利亚贸易之间,确实有着那样条件在的契约……  因此,被害报告是由蕾菲利亚贸易和山野子爵家两方提交的,从警备员的受伤情况来看,不是按照『盗窃』而是按照『入室抢劫和杀人未遂事件』来进行搜查的。 另外,根据子爵的陈情书,不仅是警吏,就连王都警备军,还有一部分近卫也都展开了行动…… 甚至是各位贵族的护卫、雇佣兵、商人的跟班,也都在偷偷摸摸地嗅探着……」 「…………」 这完全是,从全方位而来的集中攻击啊。

「如果这样的话,将混合物增量,降低品质,就是说『从其他渠道进到的货』,这样子的话……」 「会被一发出局」 「秘密地运出去,向其他国家贩卖……」 「运输商已经完全被监视了,附近各国的市场也会被监视。在此之前,从王都运出去的货物好像也都会受到彻底的调查……」 「他妈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算了,毕竟,没有任何证据,是无法进入商家的仓库进行调查的。因为商业工会是不会允许出现这种先例出现的。现在,就安安静静地等待风头过去吧……」 得出了这个结论的商会主冷静了下来。自不必说,在这个世界上,山野子爵绝对不会允许就这样简单姑息了事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