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话 冒险者们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为什麽呀?太过分了。」

贝琪丝激怒!

「那麽有趣的派对呢,为什麽只不带我去。」

你……首次亮相前吧……

「好吃的料理!甜品!」

真的……对不起……

「而且,到我的首次亮相会怎样呀!光波要承担责任,举办一个不会比起其他人逊色的吗?」

在这之後,和贝琪丝谈判後的结果,贝琪丝的首次亮相决定要表演花车游行和烟花并附上小食店。 赌上全部二年之间一定会忘记。 然後,在晚餐後开始的审讯。 那个料理是什麽?那幅画是? 在店里售卖的有趣商品是来自哪里? 果然呀~ 所以,藉口时间。 那些是,朋友担心我在异国的过着一些自由的生活,避开伟大的人的目光用私人的船送日常用品过来。 因为太多,自己用不完,所以再决定放在店舖卖。 似乎朋友们一个接一个用小型高速船送来,然後在夜晚偷偷地带进来。 ……很难相信吧。 现在说的与之前的好像有矛盾出现了。 嘛「为了不被人看出身份做了些伪装,即使有矛盾也请无视」就是这样。 啊,没有在意那麽多直接无视? 果然是伯爵大人,十分用心的人。

「因为是光波?」

什麽意思呀。 呀,什麽也没有,不好意思。 在这之後,不停谈论我到现在的事之後,大家一起说笨笨的故事。 人造哥雷姆士兵?哦,我是我说的吗?我什麽也不知道。 制盐的方法?坚持到很烦的程度了哦,伯爵大人。 哦,领地原来面向海吗,原来如此。 下一次上网帮你查一下。 呀,亚历克西斯大人,比起爱黛蕾特光波比较……呀,你头是不是有点乱,而且年龄比你少,咳嗽咳嗽。 伯爵大人爱莉丝大人,请不要偷偷地为他打气好吗。 呀,迪奥多尔大人和贝琪丝插话入来了 因为已经晚了就住在这里? 我本来就已经打算这样,那麽,喝一杯红酒,倒下。 第二天,早餐後我便早早回家,不,我要开店,十分认真的我,可不会没有事便关店哦。 天气开始变差,雨云慢慢扩大,最後逐渐下雨,结果雨越来越大。 呀,这是在这世界最初的雨? 雨量那麽少可以吗? 嘛,可能是我在日本的时候已经下过了。 这样的话没有客人来了吧,也很像没有雨伞的存在…… 呀,对呀,我只要我出售就可以了呀! 我会考虑一下。 铃铃,铃铃 哦! 猜不到的雨中来客!

「很抱歉,可以让我避一会雨吗?」

呀,是哦。 可以哦,我不讨厌有礼貌的人而且还是一个美女。 有四个人,呀,这是!

「冒,冒险者!」 「「「「哈?」」」」

为了避雨而进入店铺的是四个男女。 带着比较大的剑,身体结实的20岁後半的黑髪男性。 拿着枪的大概20岁的瘦削金发男性。 带着一把比较短的剑的20岁前後的红发女性,是刚才说话的人。 还有一个大约15至16岁的银发女孩,背着一把弓,腰部放着一把短剑。 呀,比贝琪丝还要大,大约跟爱黛蕾特差不多吧。 偷偷瞄一下胸部,感觉可以和她做到朋友。 嘛,这个成员,这个装备,你说除了冒险者还有什麽!!

「只是普通的佣兵。」

果然阿~ 虽然四人没有打算购物,但还是有礼貌地将看了看商品。 可能是货品意外的有趣,结果满高兴地聊了起来。 其中,最年长的男性注意的是刀,另外一位男性是煮食用具,红发女士是花俏的饰品,银发的少女是一些便利的用具,各自都在自己在意的物品前面看着。

「满可爱的。」

红发的女性用很想要的视线看着可爱的东西,而一个一个放在手上,虽然不是那麽昂贵的价格,但也不是佣兵可以简单购买。 雨好像不太可能减弱。 光波准备好红茶和小吃而对四人搭话。

「请问要喝杯茶吗?」 「呃,不,我没有钱。」

红发的女性,马上回答!

「不,是额外送的,在这场雨中也不会有客人来,因为一直在看店,所以十分无聊,如果可以的话,请成为我聊天的对象……」 「如果是这样的话,当然!」 「哦,嘿……」

由於她太快回答,所以年长的男性苦笑着。 结果全员也受光波的邀请,坐在厨房旁的桌椅上。 四人是出生於同一个村庄的佣兵,27岁的黑发男子是斯文,22岁的金发男子是杰卜,21岁的红发女子是古利特,然後16岁的银发女子好像是叫利露莎。 遗憾的是这个少女不是魔术师。 虽然对十六岁的她成为佣兵感到疑惑感,但这只是偏见,如果在村中自己不能满足到自己生活,谁也会成为佣兵或者盗贼。 而且现在21岁的古利特,在16岁的时候也已经是佣兵了。 暂时,农村地方也没有发生战争和骚乱,所以也不少佣兵转做生意或者转业成为盗贼。 在这其中,这四个人似乎认真地做着一些杂务,例如采集狩猎等渡过生活。 但不只是奢侈品,连损坏的武器也不能更换。

「所以我也买不到我想要的,真抱歉。」

古利特用十分抱歉的表情,吞吃着茶点心。 日本制的馒头很甜而且好吃,容易饱。 利露莎也吞吃着,男性阵营也慢慢地受不着引诱惑,伸手向馒头。

「请不要在意,就如我刚才所说,真的满无聊的……可以说不同的故事吗?」 「如果我们可以的话那麽,当然!」

光波从四人中听了不同的故事。 从采取到狩猎,介绍工作的公会,旅行中的苦事,意外的快乐以及将来的目标……

(就是这个!)

光波闻到金钱的味道了。

「那个刚才故事中提到的佣兵公会会接受任何人的委托吧?」 「呀,只要不违法,不违反公会规则的话,当然会收取转介费。」

斯文边吃着馒头边回答我。

「指名委托也跟刚才听的一样?」 「啊啊!」 「那麽,你们会接受我的指名委托吗?」 「「「「哈~?」」」」

光波的委托是在下一次4人的采摘,捕猎的同行以及期间的护卫及帮助。 光波想找出对於这些工作有用和能有帮助的东西而买入,为了这件事他想亲身体验而确定成效。 听完光波的说明,4人马上考虑。 虽说是孩子,但光波也是一间店的老板。 这样的人会考虑到像他们这样的人,真是很感激也感到很开心。 而且去的是离王都不远的森林,几乎没有危险。 所以光波的护送没有任何问题。 也他们平时的收入影响不大。 充其量,帮光波背着她的行李,或者在某些情况下,背着一个疲倦的光波,但它是一个小女孩,也没有太重。 而最重要的是,委托的费用已经确定。 采摘和狩猎偶都依靠运气,有时候不顺利,但委托费预先委托给公会的。 并且可以肯定收到。 没几个因素会导致契约失败。 如果有的话,那就是由於盗贼袭击而全灭的时候吧。 然後如果有盗贼会攻击一个贫穷的佣军的话,我也想看看他的脸。 几乎不存在的缺点,可靠的收入而及指名委托会提高小组信誉和公会的信用。 此外,如果你有这家商店联的话,也可能再次指名,也可能有美味的茶点心上。 没有选择的余地。 四个人看着对方点点头。

「「「「接受了!」」」」

下次的预定日期是2天後,雨也停了,所以光波也关闭了这家商店,并与四个人前往了佣兵公会。 斯文记起忘了听取申请费,很便宜也可以这样想着的他,很惊讶地看到光波的用了一个金币申请3日2夜。 运气可能已经转变了……

第二天,关闭店铺後,光波准备三日两夜的东西。 除了生活必需品之外,还希望对他们问「这个怎麽样?」的物品。 为了让自己也可以提起和背着,努力地整理。 虽然很轻但很大很难携带的东西,体积虽小但很重的东西。 无论如何,水和食物都很重。 营地似乎与小川接近,但路上似乎一升的水也不能满足。 在旅途中大概不可能转换回家。 因为有着护送任务,大概晚上可能会监守着。 可不会冒着无用的危险。 在出发当天。 光波和平常不同很早就起床,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後,然後回到家里,去洗手间。 啊,在旅途中……在旅途中,似乎是一天两餐,被告知第一天在出发前吃好。 在晚餐之前没有下一餐。 但光波打算适当地吃点东西。 无论如何,饭成了行李,吃也需要时间,这对旅行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像这次这种为采集和狩猎的行程,也是吃当地采可食用的植物和抓小动物,但那些我想卖掉给尽可能得到更多的现金带回来。 即使忍受饥饿,也是现金收入。 我们带去的食物是限制着最少的。 之後,如果当地找到卖不出去的食材,那就幸运啦。 如果找不到也只能靠水和一些携带食物,就是这样子。 虽然他们告诉也会准备我的食物,但谢绝了。 不,因为那是我想要尝试的地方。 我被担心的目光看到,但没问题,速食食品可是十分伟大的。 另外,刀和匕首,和……呀,我放弃短剑了。 毕竟,果然又沉重并且没有用处。 所以,匕首。 匕首在字面翻译时虽然是短剑,但又与短剑完全不同。 而且基本上,步兵持着的叫短剑,骑兵持着叫长剑,实际长度不相关。 而且很长的短剑和很短的长剑也实际存在。 也就是说,短剑是一名成年男性士兵挥舞的剑,从来也不是很短。 我需要的只是普通的剑的一半长,一把匕首。 这就像伊露莎一样。 全长约50厘米,刃约35厘米的匕首。 在这样说的时候队长桑的「果然呀,我就知道你误会了些什麽」的样子真令人火大。 知道的话就早点告诉我呀! 这把刀是为了工作。 解体猎物之类的,这是标准吧。 不,虽然我不会做。 但,即使只有姿势也好。 当然,在紧急情况下也会当作武器。 匕首和刀之间很难的区别对吧。 但那个「星陨石匕首」,在长度来说也是刀,但形状上有剑的感觉。 但那个「星陨石刀」的叫法也非常奇怪。 对,嘛,是感觉的问题啦! 然後装备其他武器,枪械等,终於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