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话 大吃一惊,这里太乡下了!

翻译MAN:

原帖地址:

「……陌生的天花板」

嘴里说出长居「一直都想试着说出来的台词前30名排行榜」的台词,睁开眼醒过来的光波呆呆地思索着。

(这里是……)

没记错的话,我应该是在莫名其妙的森林里面,走到筋疲力尽,然後找到了道路……然後现在,我睡在了陌生的床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 这里像是在木造小屋里的一个房间,虽然家俱和日常用品都是简陋的东西,但是都整理得整整齐齐的,给人一种有彻底扫除过的清洁感。

(我脱险了?不,是被某人救了吗……)

意识还是有点模糊,但是光波现在在左思右想之前有件事必须赶紧做。

「水~!有人在吗、请给我水和食物~~!!」

没错,她需要饮食物。 外面传来啪嗒啪嗒~慌慌张张的脚步声,接着房间的门就打开了,进来的人是一个大约有10岁,穿着没怎麽装饰过的朴素衣服,长着银色头发和碧绿色眼瞳的可爱少女。

「──!」

高兴地笑眯眯起来的少女在大叫着什麽,可是很遗憾,光波完全不明白少女在说什麽。 (啊~这里是外国吗……而且,好像不是英语系地区……)

她怎麽说也是大学报考生,毕竟还是能判断对方说的是不是英文。

(至少,听上去不像是日文、英文、中文、韩文、德文、法文呢……)

不过从少女的外表看来,至少不会有人觉得这里是亚洲地区吧。 总之我现在想要水和食物。 其他话之後再说。 而且喉咙乾得刺痛,说话也辛苦。 所以我们就直接省略无谓的客气话吧! 光波乾脆地放弃对话,然後马上就把全部赌在身体动作上。 用双手做出拿杯子喝水的动作,然後指着嘴巴和喉咙,接着把手压在肚子上。 怎麽样,这些动作应该全世界都通用的吧,连猴子看了也会懂的吧! ……把看起来像是救了自己的恩人称作猴子,真是失礼。

「──!」

少女还是笑眯眯的,不知说了些什麽,上下上下地点头之後就离开了房间。 没事的,意思大概有确实地传给她吧! 我想…… 不要紧的…… 几分钟之後,少女,还有和少女的眼睛和头发同样颜色的让人觉得是母亲的女性,拿来了装着水的水瓶和木制杯子,还拿来了一个同样是木制杯子里面装着像是粥一样的食物。 总之在赶紧说了谢谢之後就拿起水杯咕噜咕噜~地一口气喝乾。

「呼哈啊~~活过来了啦啊啊~」

好不容易脑袋终於清醒过来了,光波把虚弱的身体转向两母女,然後低头道谢。

「非常感激您的帮助。」

不不,我知道我们大概语言不通,但是她们应该会明白我在表达我的感谢之情吧。 或许是对语言不通一事感到吃惊,母亲在一瞬间里突然愣了一下,不过接着就满脸笑容地微笑起来。 好,既然我谢谢也说过了,那麽接下来就是食物,食物! 外表看似粥一样的食物,有点像是在稀释过的牛奶里放进切得细细的面包然後煮出来的东西,应该就是所谓的「面包粥」吧,这食物就是这麽一种感觉。 看起来不会刺激胃,营养也好像蛮多的,吃下後身体也变暖和了。 嗯,对现在的我来说这是最合适的食物呢。 她们可以这麽快就端出这种食物给我吃,大概也就是意味着她们为了可以随时端出来而一直为我准备着的吧。

(真是好人啊~!!)

好,如果我能平安回去的话,我就送一大堆谢礼过来吧! 怎麽说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温暖的食物撑得肚子饱饱的,厕所也上了,接着不知是不是因为之前昏了过去还是因为陌生的床,不知怎的我又变得想睡了,所以我就直接躺在床上睡觉了。 这一次我真的能安心地放松休息了。

「又是陌生的天花板……」

嗯,这是第二次了呢,这种木纹的天花板。 或许这一次真的是让身体实实在在地休息了,身上的疲劳都消失了,整个人心情清爽地醒过来了。 虽然手脚上的小切伤和腿部的肌肉还是有点痛就是了。

(嗯~怎麽办好呢……)

这家简陋的房子就在那片广阔森林的附近。 一开始还以为是山中小屋,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是普通房子的样子…… 说起来,真是相当乡下的村子啊…… 那麽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先去比较大一点的城镇上联络大使馆呢。 啊,这里,不知有没有电话之类的东西呢。 在我在床上坐起身子左思右想的时候,房门轻轻地打开了一点点,那里出现了一颗银发的脑袋往里面窥视。 看来好像是刚刚那个少女。 应该是察觉到光波我起来了所以就来看看我的状况吧。 好厉害的察知能力。 真不愧是生活在大自然里的居民! 看到光波起来了,少女的脸一下子就亮了起来,露出天真灿烂的笑容,然後就往床上冲进来。 接着就那样咚~地飞扑到光波身上。

「嘎啊!」

肚子被少女的头鎚从正面顶了进来,光波漏出痛苦的呻吟。

「投降、投降投降!!」

光波娇小纤弱的身体无法忍受得了少女不断顶头摩擦的熊抱。

「要断了、我的背要断了啦啊啊~~!!」

光波不断拼命地砰砰~地拍着少女的肩膀,然後终於从地狱般的折磨中释放出来了。 看到光波再次倒在床上痛苦闷叫,少女不解地倾起头来。 啊啊,嗯,这是普通的亲爱表现吧。 在这里,这是他们平常打招呼的方式吧。 可是啊,如果孩子就有这麽猛的威力,要是大人也这麽来打招呼的话我肯定会死的吧。 好,我决定了,要是感觉到他们准备这麽做的话我就全力回避吧! 终於复活过来的光波和少女一起并排坐在床上试着交流。 语言果然完全不通,但是只要花一点时间,就可以用动作和表情一点一点地把自己想表达的事情传达过去。 看样子,好像是这个少女发现了倒地的我,然後她告诉父母找他们来帮忙。 她也有带我参观了一下家里,不过她父母好像不在,没看到他们人。 他们是出去工作了吗,还是说他们正在为我的事情出去了哪里帮我找人联络吗……

在带我去厕所的时候我走到了房子外面,不过啊……乡下啊。 嗯,虽然我有预想过会是这样,可是这里比预想的还要乡下。 和这个房子同样是木造的,或是应该说,是直接用木头搭出来的小之又小的小小平房……咳咳咳,可以看到这些民房每一个都稀稀落落地隔开着一大段距离。 真是名副其实「THE乡下」。 可是那个啊,街灯也好电线杆也好一个也看不到…… 啊,是为了保护景观而使用了地下埋设式的吧,肯定是这样没错的吧…… 哪里有这样的道理啊,笨蛋!! 哈哈哈哈。 啊,果然不去城镇不行啊,这样下去我受不了了啦。 我再次回房间,继续和少女交流。 尽管花了不少时间,不过意思能好好互相传达真是令人钦佩呢。 不过,说不定有些意思没有正确传达,但那些都肯定只是在误差范围内,意思差不了多少的,差不了多少的!

「她的意思大概就是这样吧」,我差不多都是这种感觉。 这个家里住着3个人,这个少女柯蕾特和她的父母。 这个村子里农业啊,林业啊,狩猎啊,什麽都有,大致上好像是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的样子。 然後,和刚才她告诉我的一样,柯蕾特发现了昏倒在地上的我,然後她的父母搬我回这里来,在我昏倒的期间柯蕾特又是一直帮我擦汗,又是把沾了水的布放在我嘴边给我喝水,等等等等……名副其实的救命恩人啊,柯蕾特!! 我不由自主地抱住了柯蕾特,双手紧紧地抱着。 诶嘿嘿~地笑起来的柯蕾特也准备把双手放在我背後抱住我……咚~! 我反射性地大力推开了柯蕾特。 不是啦,我可是个会学习的人啊! 特别是和我生命息息相关的事情啊。 接着,映照在做着一副得意脸的我的眼睛里的是,快要哭出来的不知所措的柯蕾特……糟了。 我拼命地向她道歉,不断地哄着她,结果虽然她还是有点生气地撅着嘴巴,不过她好像总算肯原谅我了。 哎呀,刚才真是失败失败。 然後,在她父母回来的时候,柯蕾特的心情也总算恢复了,哎呀哎呀真是累呀。 我也开始和回家的柯蕾特的父母们交流了。 从只有8岁的柯蕾特身上可以得到的情报果然还是有限的。 啊,我之前以为是10岁的柯蕾特,好像只有8岁而已。 知道的时候我真是吓了一跳哦。 因为在这段年纪里,1岁2岁的差别可是很大的啊。 真是个可靠的孩子啊,柯蕾特。 不愧是我的救命恩人! 然後,我好不容易努力收集情报的结果是…… 让人无力Orz。 她的父母并不是特意为了我的事情才出门的。 好像只是普通地去做农作业和到山上工作的样子。 完全没想到要做找人联络之类的事情。 不不,他们一点也不是坏人啦。 只是,他们好像完全没有通报之类的概念而已。 不是啊你看,因为他们不仅救了我给我饭吃还提供睡觉的地方啊,这些已经让我非常感激不尽了啊。 而且要是我一个运气不好,我有可能早已被卖给人贩子啊又或者是被当成奴隶强制劳动之类的也不奇怪啊,在这种发展中国家里。 这样一想的话,他们真是十二分好人啊。 然後呢,刚才那些都还好,可是如果要我说哪一件事让我感到气馁无力的话,就是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麽大差别啊,无论是从柯蕾特那里得来的情报还是从父母们那里得来的情报! 不是啦,你看啊,虽说语言不通的我们是靠身体动作来沟通,但是我姑且也有试着画画来表达意思,不过怎麽说好呢,父母们的知识程度好像和柯蕾特的差不多……是柯蕾特太聪明了吗? 还是说她的父母全都是脑袋有点那个吗? 明明我都画了一个大致的世界地图出来想让他们指出来这里是哪里,他们是看不懂地图吗? 不不,我的画没有那麽差吧? 就算我模仿了打电话的动作,他们也只是歪头不解地看着我而已? 我觉得他们可能是不认识按钮式电话所以我连古旧的旋转号盘电话也试着模仿了一下,我还很努力地配上了「吱~卡咯卡咯卡咯~」的声音哟! 不是啊,你们拍手干嘛啊! 我又不是在做默剧表演的说! 我已经完全放弃了。 在我身体完全恢复之前我打算在这里打扰他们,帮忙做做事,然後就准备好食物和水出发去城镇吧。 我的报恩就等到我回国之後再送些什麽过来吧。 啊啊真是的,也只有这样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