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话 这是怎麽回事?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斯文视角)

早晨,佣兵公会前。 4人到达的时候,光波已经在等了。 爲了不让委托人等我们很早就来了。 是有多麽期待啊,这个大小姐。 然後那个打扮…… 不起眼又朴素的颜色的不常见的上衣,有很多口袋。 青色的裤子看起来很结实。 不,比起穿轻飘瑰的华丽礼服来的话要好的100倍。 然後腰上是一把刀和短剑。 这很好。 问题是,腰两边带了什麽不明白的东西。 比看上去的大小还重吧,重量下拉着皮带。 然後是,小箭袋,乍一看是弓一样的有着胡乱粗糙构造的奇怪东西。 弦拉伸着,是远程武器吗? 背上背着背包,和另外2个大筒状的东西。 筒状的东西看起来不重,但是体积相当大。 什麽啊、这个大行李。 那个,因爲是女性有很多行李吗,还是说是那个? 替换的衣服和化妆用具和肌肤护理套装? 怎麽,斯文从一开始就感到疲累了。 然後出发。 意外地,小姐是自己的行李全部自己扛着开始走了。 这边行李很少帮忙也可以啊,嘛,是想努力尝试一下的年龄呢。 她累了请求的话就帮忙拿吧。 回去的时候因爲要运送猎物没有余裕,回去的路上食品和消耗品已经用掉,所以我比方便帮忙。 回去时我们的行李也很少什麽的,不想这麽思考啊。 嘛,这次是托大小姐的福,有了稳定的收入所以放心…… 什麽的,好像很容易会堕落啊…… 队伍领导人斯文非常操心。

(光波视角)

小休息之後,继续行走几小时。 早上很早出发,所以中午的时候已到达了森林。 一路上,与商人爲首的很多旅行的人擦肩而过,没有什麽特别的事情。 果然和柯蕾特他们住的乡下道路不同,行人很多。 但也只到去森林的小路上。 此後就没有行人了。 鸟从远处传来的声音。 斯文他们说全职的猎人和斯文他们这样的兼职,被委托特定的猎物和植物等来捕捉的人等等,还有很多其他出入森林的人。 从森林开始走10分钟左右的地方,在有点开宽的地方放下行李。 附近有条小河流淌着。 嗯,这里是野营的场所。 如果营地在太深处,会有搬运行李和猎物的麻烦。 不能浪费明亮的时间,把行李放下後大家就立刻开始工作。 其他的变暗了,会变得不可能采集的说。 今天猎获动物有点难,这样的话,今天的目标是药草和售价高的野菜类。 像薯蓣(自然薯)什麽的。 但是,挖掘很麻烦啊。 孩子的时候挑战了一次,但挖了像小指头的15厘米左右就死心了。 总之跟随古利特小姐,教导我各种事情,在采集上得到了帮助。 当然我采到的是免费提供。 在那里不能唯利是图啊。 光波没有挖薯蓣。 像野菜感觉的东西和像蔬菜的东西,又硬又小的果实等,药草或是食物等不能分辨的东西也草草了事地采摘了。 由於天开始暗了,便进行野营的设置。 ……啊,帐篷什麽的也没有,整理一下草地,把布铺上去就结束了吗。 下雨不会需要遮雨布吗。 我也在那上面挤在一块儿睡觉吗。 请容我拒绝。 光波向几米远外的地方走去,从带来的行李中的一个,拿出稍大一点的筒状的东西嘎吱嘎吱地玩弄。 啪! 似是管子爆炸般稍微大一点的声音,扩展开来。

「什麽!」

古利特她们吃惊地飞奔来了。

「てれれれってて~『哪里都能用的帐篷』~!」(译注:てれれれってて~ 类似小叮当拿出道具的音效)

在那里,单触展开的是光波从家居中心以特价买来的单人用帐篷。 虽然相当小,大致够一个大人用。 对娇小的光波已经足够了。

「聚氨酯板!」

光波试着说什麽有趣的话。 当然斯文他们不懂意思。 气氛有点凝重,光波赶紧把另一个筒解开变成椅子。 帐篷和隔热聚氨酯板椅。 一瞬间完成了,是光波睡觉的地方。 斯文他们瞪圆了眼。

「这样的,你认爲能卖掉吗?」 「啊,哦……」

采集中发现小动物会爲了当食物进行狩猎,遗憾的是今天没抓到。 并没有那麽轻松。 幸运的是,采集了一些有点苦但能食用的的植物。 当然,带回去也是卖不掉的东西。 尽管如此弄成汤的话加上硬面包一起也能稍微充饥。 微重加点肉乾也能弄出令人合意的汤吧。 古利特一边考虑一边撞击打火石,不过怎麽都不能很好地发火。 由前几天的雨,树枝和草叶完全把水吸收了,在森林里怎麽也不干不了。 湿度还没消除。 古利特正在苦战。

「那个,能打扰一下吗?」

古利特抬起头,手上拿着什麽的光波站在那。

「能让我试一下吗?」

习惯野营的自己陷入了苦战。 每天使用火料理的家庭主妇先不说,对连自己生火似乎也没有过的大小姐很难吧。 但是,大致上是雇主。 而且,是以获得经验爲目的被雇佣了,不能阻止。

「好啊,做一下吧!」

古利特交出打火石,光波制止了它。

「不,我用自己的东西。」

这麽说,光波蹲下并从手中的软管挤出数厘米的什麽东西。 把它擦(揉)在树枝上。 然後,用火枪点燃一下。

「什、什麽……」

古利特惊呆了。

「科学的胜利!」

光波抬头挺胸。 但是没有胸部,已经竭尽全力了。 ……吵死了!

「喂,什麽啊那是……」

看向在煮汤的古利特旁准备吃饭的光波,4人鬼鬼祟祟地说话。 那视线的前方。 通常的卡式炉一半以下的大小,从本体煤气罐一半左右突出的微型卡式炉。 而在那上面的锅煮着大量的汤。 横向放置的露营用收纳餐具。 内容物已放入锅里的浓缩汤的空罐。 148日元买的5个装的迷你豆沙包。 铝碟上放了的桃子罐头的内容物。 明显对少女一人来说太多的份量。 虽然说过没有必要准备自己的饭菜,但爲了以防万一多准备了一些,那麽说的也是理所当然的吗。

「余下的行李,全部都是食物呀……」 「啊,有点太多吃不了,所以帮一下好吗?作爲代替,那边的味道也想要尝一下……」 「「很乐意!!」」

立即回答。 是哪里的黑色小酒馆啊。

「好吃……」

充分又细致,浓厚的味道。 在什麽时候做了这样烹调啊,小姐…… 想说是贵族或大商人的放荡女儿吗,但这个菜的手腕和手法。 是足够在高级料理店工作的本领。 斯文惊愕地瞪大了双眼。 可惜,那是在超市买的2倍浓缩的罐装意大利汤。

「这是什麽面包?很柔软!中间甜的,是什麽!」

古利特大叫。 沉默地吃着的利露莎。 嗯,不意外,是无口角色。 没存在感的杰卜。 以爲是亚历克西斯一样很好说话的类型吧。 啊,我是对象外,是那样吗。 稍微自我意识过剩了,对不起。

「怎麽样,这,能畅销吗。面包以外相当耐存的。」

光波的疑问,斯文稍微考虑一会後回答了。

「……根据价格。但是,不管多贵,向贵族和有钱人,和军队肯定是能畅销呢。」 「是吗……」

嗯,军队啊。 变成军需物资会很奇怪而且会被注目,如果办理需要很多时间的话,其他的事就做不到了。 会以千、万爲单位的吧。 军队之类的话,伯爵大人也不能给予多少庇护……

「那麽多也不行,有钱人旅行的时候偶尔吃吃就好。我明白了,会试着努力变成斯文你们能轻松购买的价格。」 「哎,真的吗大小姐!明明可以赚大钱!」 「没关系。利益会从其他东西回收。」

嗯,150日元进货,原价是小银币6枚。 600日元左右的感觉。 这可不是穷佣兵每次旅行的时候吃的,真的不行吧。 几回旅行一次,有点奢侈的感觉呢。 与此同时,无视利益用成本价卖。 不过罐头相当重啊。 冷冻乾燥更好…… 啊,CalorieMate呢(CalorieMate是一个由日本大冢制药生产的能量补充食品品牌)? 没有正常地吃饭时,什麽都抓不到没有食物的时候,遇难的时候之类的,爲了以防万一的紧急食物。 那样的话贵一点也能卖吗。 不是每次都买。 嗯,明天早上发送一下。 把它当午饭吃,嗯。 那,好像大家都露出感动的脸。 有那麽好吃吗?暂时围着篝火聊天。 用煮沸的热水冲茶。 用的是红茶粉末。 便宜简便好吃。 非常爱用。 大家也大受好评。 嗯,这个能畅销。 在适当的时候溜出来。 嗯,因爲听说旁边有小溪,想洗净身体并好好地准备。 长时间走路汗流浃背盛得很满,所以呢。 进入帐篷嘎吱嘎吱的更衣。 预先想到这样的事情,拿来了比基尼泳装。 不、虽然不是能让大家看到的东西,连衣裙类型之类的不好洗身体。 说到底是爲了流汗後清洗身体爲目的。 不使用肥皂。 不想弄脏这麽漂亮的小溪,穿着泳装有点麻烦。 只能轻轻冲洗。 很快完成了换衣服,拿了一条毛巾从帐篷出来,和向这边看杰卜先生目光相遇。 杰卜先生,手里拿着的杯子掉了。

「大小、大、大……」 「笨蛋,这是什麽样子呢!男人一起,面向後哦!!」

古利特怒吼,利露莎奔向我并脱去上衣盖在我身上。 嗯,怎麽了?

「到底在想什麽啊,裸露着在男人的面前出现什麽的!先不说小孩子,已经不是那样岁数了吧!!」

古利特小姐通红的脸在怒吼,利露莎在旁边嗯嗯地点头。 斯文先生和杰卜先生向哪里逃跑避难。

「不,这,穿着泳衣,没问题……」 「闭嘴!那样的,甚至不是内衣吧!祼露着吧!!」

啊,这里的女性内衣是南瓜裤,或者说,灯笼裤,啊,这样的。 之前向贝琪丝卖内衣的时候,看到我的内衣就倒下了啊,贝琪丝。 ……对不起。 结果,被古利特小姐很长的说教之後,男性阵容受到监视,由利露莎陪同下去洗澡被批准了。 第二天,日出同时起床。 本来是不吃早餐立即进行采集,这样预定的,计划紧急变更。 本来是在早上马上采集之後在上午休息时好好地吃早餐兼午餐,然後到傍晚是狩猎的预定,但是斯文4人起床时,已经发现光波在烧开水等待了。 和需要生火的斯文他们不同,使用微型卡炉的光波是烧水等工夫都感觉不到费时。

「这个,吃吧!」

与红茶杯一起被伸出的,是水果味的CalorieMate。

「这是营养丰富的营养食物品。保存性,和便携性也很出众。」

说着这样的话,拿出CalorieMate 2箱,战战兢兢地接受的4人。 手拿内袋各1个,开始吃了。

「美味……」 「量不多,不过总觉得摄入了营养的感觉……」

嗯,很受好评。 嗯,再来一个?没有了。 赶快去采集吧。 大家出去采集,光波留守。 采集的地方是那附近,所以没问题。 诶,爲什麽光波不去?厌倦了啊,烦死了! 上午10点左右吧,大家回来了。 已经准备好了。 已经沸腾的热水。 只要把面条放入。

「您回来了。饭,马上能做好了~」

这种像理所当然一样的感觉,谁也不去追究。 几分钟後,被交给了什麽炖煮的汤一样的东西。 汤匙与叉子一起。

「这是?」 「我家流传的秘传料理,其名是『袋装拉面』!」 「「「「哦!」」」」

愈来愈好了吧,你们。

「这是什麽!」 「好吃!」

啊,偶尔说些不同的话吧。 词汇贫困。 嗯,袋装面的话便宜轻便。 只要有水就好,寒冷的时候身体会变暖。 杯面?那个吃的「我没有金钱。每天都吃杯面啊!」这样说的那家伙。 不会承认! 真的很穷的话,就是袋装面、袋装面! 还有吐司边!! 把杯面塞进佣的行李计运送,苯乙烯容器会碎掉玷污不行啊,大概。 不管怎样,有力商品决定了。 饭後的休息之後,终於来了,那麽,是狩猎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