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话 猎物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不分散狩猎让全员一起。 各自擅长的战斗方式,擅长的战斗距离,有对找到的猎物的相性存在。 而且,一个人不能应对的情况也很多。 需要踏实地到最後阶段的努力和包围,或需要有强大的攻击才能打倒的大猎物的情况也有。 如果捕到那样的大猎物,运气好的话能赚1~2枚金币。 只要有这些、这次的远征便是大成功,不过…… 不发出声音,但是快速移动寻找猎物5人。 有次在树上发现了停留着稍大一点的鸟,但利露莎的弓箭落空了。

「对不起」

利露莎道歉,古利特则是砰砰地轻轻敲了她的头。 然後5人再次侦察。

(……那,那是鸟吗?)

哎呀,外行的光波偶然找到了像鸟一样的东西。 小声地传达给斯文。

「那,能请让我试试吗……」

光波敲着那个奇怪的武器(弩)拜托。 原本弓箭的命中率不高。 而且角度大又要提高射角,被叶子茂密的枝丫打扰着这样的恶劣条件。 利露莎也很困难吧。 嘛,能满足雇主的话1次左右的机会浪费掉也不错。 而且是光波自己发现的猎物。 这样考虑的斯文同意了。 把目光集中在武器上的光波拉起了弦。 光波以与弓不同的横向的武器向前方的架势,作爲弓手的利露莎似乎不可思议地凝视。

「バシュッ!」

与尖锐声音一起用很强的气势射出的金属制的箭。 然後马上发出『咚』的声音从树上落下的鸟。 看到猎物掉下来的人都无法相信。 利露莎呆呆地张开口没有闭起来。 光波从队长先生那里得到了充分的弩箭特训。

(指地球那边的佣兵队长)

「那是销售用的。不能吃……」

不愧是队长,真可靠。 狩猎开始数小时。 杰卜先生带着我打到鸟。 怎麽说呢,古利特小姐说过是昨晚的责任什麽,指什麽事啦…… 嘛,这次旅行之间的收获都是那4人的东西,所以我负责运送的是没有的吧。 小休息一下。 说想采花而独自离开那个场所。

「采摘观赏植物?一起去吧!」

开玩笑的男人们被古利特小姐惩办了。 绝对看不到,声音也听不见,臭味也传达不到的距离…… 稳定的立足处,稍微的倾斜,流动的方向是稳定的,有点。 嗯,是这一带……啊,不,不是大,是小的! 喀嚓! 哦! 有什麽出来了! 从相隔数米的草木繁茂处,什麽动物的身影。 嗯,像野猪一样的东西吗? 大概,多少与野猪不同只是被翻译成野猪吧,在我的头脑中。 嗯,因此,向这边瞪视哟。 地盘被侵害了?还是,把我,当猎物? 不,不,进行狩猎的是这边呢? 以猪业界的行情来说不太大。 还是个孩子?卖方来说的话是吧?但不是那麽小。 嗯,有足够把我撞飞的程度? 思考之间,光波用右手从腰的皮套中抽出了枪。 贝瑞塔93R。 那个,机械手枪。 用左手选择爲半自动,设置成单发。 咕噜咕噜地呻吟挖着土,一边威吓一边采取突进态势的猪。 啪啪啪! 很大,乾燥的声音回响。 「いや,ドキュウウゥゥゥン!」 室内射击场的时候只是因爲有反响。 野外的话没有那麽大的声音。 而且,不会特意等待它突进准备结束的。 没有那样的人情味。 因爲不是职业摔跤,并不是让对方的力量最大限度释出的胜负名场面,不会做的哟。 扑通一声倒下来的野猪。 嗯,命中了2发。 3点爆裂的时候命中一发就已经算好了。 赶紧从箭袋取出2支弩用的箭,从猪身上的弹痕上插进去。

「怎麽了!有什麽事!」

慌忙跑来的4人。 在那映入眼帘的,是被两支箭扎中倒下的猪。

「啊,突然就出来了,慌忙之下射击的时候什麽的……」

沉默,用混乱的眼神看着我的4人。 啊,刚才使用弩时,没听到这样的声音是吗。 之後,把野猪运送回到营地。 爲了从其他的野兽和小动物手中保护猎物与及清除内脏、古利特小姐留下来了,包含光波在内的4人再开始狩猎。 用弓的利露莎是不能排除在外的,光波也作爲战斗力被依靠了。 之後利露莎抓到一只兔子和一只鸟,光波捕了一只兔子。 兔子有一只从光波手下逃掉了。 可惜。 兔子只有马马虎虎的价值,所以吃掉不卖。 今天就到这里。 撤回基地。 回来後,古利特小姐用内脏做炖菜。 嗯,因爲损坏得很快,所以内脏不能带回去,当然只能吃掉了。 对大家来说是佳肴吧。 当然,我也吃。 内脏料理是喜欢的。 很有营养。 大家的心情很好。 以毛皮爲目标的狐狸之类的没有捕捉到,只有马马虎虎的兔子和鸟2只。 但是,野猪很大。 仅凭这个这次可以说是充分成功。 而且,第一天和今天早上摘的药草和野菜。 还要再加上明天上午再进行狩猎。 连光波的委托报酬在内,是相当的收入。 即使达不到换购武器的程度,也一口气拉近目标。 虽然说是内脏,也是好久才吃到一次的肉,快乐的笑声在回响。 第二天早上。 嗯,食物?你在说什麽呀,快去狩猎,上午吃饭等回去街道吧?快点去怎麽样? 4人失望的走了。 嗯,我?看家哦。 已经厌倦了,哼哼,爲了回家要保存体力。 要准备做饭吗。 原本太阳是不通过森林的,所以早早叠起帐篷,收拾行李。 炉子之类的不常用的东西已经转移带回家中,背包装是膨胀的填充物。 这样变得非常轻。 从自己的家带代替的调味料来了。 盐和辣椒和香草啦。 嗯,把昨晚烧过一次的内脏放进去炖。 因爲大家都要回去,所以没有时间带回家,炉子已经拿走了,所以用古利特小姐组装的简易石炉就好。 大家回来了。 感到吃惊! 竟然把鹿抓回来了。 鹿。 鹿! 据说吃腻了牛肉的美国人,爲了吃鹿会从公司早退飞来的,那个鹿肉! 当然能卖上好值。 於是,大家大吵大闹,像兴奋的韧鱼。 不,我知道的,像坩埚之类事。 但是,想像几只韧鱼在罐子中兴奋地满地打滚的姿态,好像有点那个吧。 一般来说,会知道坩埚是什麽吗?

嗯,把那个留下了。 内脏,可惜…… 嗯,已经做了炖菜! 绝对是鹿的比较吃了! 嘛,反正从现在开始花费时间回家就会很晚了,鹿的内脏只能扔掉呢。 大家分头进行鹿的解体。 太重就拿不动,所以只留高额卖光的部分。 内脏舍弃,把头砍掉。 角拆断打包。 毛皮不需要也剥离。 爲了方便运送不断脚切。 使用不太重又结实的树枝和茑捆绑着脚,两人扛起来。 是斯文先生和杰卜先生的工作。 其他的两个人?还有猪呢? 鸟和兔子?啊~……行李不太重没问题的……

「哦哦哦哦哦!」

嗯,就是这样呢! 总之,不惜成本地投入香辣调味料了。 味道的完成度是不同的。 嘛,充分地吃饱了。 然後是归途。 沉重…… 就算对4人也一定是那样,不过,用像搬运金币似的笑容努力着。 结果,回到街道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休息太多了。 第二天。 在适当的时间在佣兵公会与斯文他们见面。 光波到的时候,已经是通过猎物公会卖了之後。 光波委托完毕的签名,评价是A。 4人很高兴。 行会给的委托费的金币1枚,斯文先生非常重视地收进怀里。 对借住便宜房间的4人来说,节约一点的话就能凭这金币度过半个月的钜款。 不,只是粗茶淡饭的最低限度的生活的话。 嘛,现在用猎物和药草等的收入温暖着怀抱。 也考虑今後的事的话,花一点钱跟光波和睦相处不会是浪费吧。 四人昨晚累得饿着肚子就马上下倒就睡了,准备出门早上什麽也没吃。 已经饿着肚子到极限。 大家聚在一起,到4人常去的店。 白天也当然能拿酒出来。

「辛苦了。」 「「「「乾杯~!!」」」」

用淡色啤酒乾杯之後,慢慢追加菜色谈得非常起劲。 狩猎,料理的事情……只是,弩的话题不提出来。 察觉到光波不想说了吧。 不触及委托人的私隐。 保守秘密。 有爲了金钱不在乎道德的垃圾佣兵,但斯文他们是诚实的佣兵。 佣兵的规矩是不会打破的。 如果自己们违背规则的话,即使被其他的人违背规则也不能说什麽了。

「拉面和CalorieMate,真是好。」 「嗯嗯」 「卡式竈……很方便,不过会变成行李。时间上有多少余裕用石竈就不需要组织行李。而且那个很贵吧。火种和燃料等等,坏掉的话,维修什麽的。」 「啊~确实……」

(嗯,这次真是学习到了。各种各样的很开心。回来得沉重……啊)

「喂,如果能更轻松搬运很多行李,觉得怎样?」 「嗯,那个啊……能同时搬运更多猎物,效率会更好啊。但是,马车什麽的买不起啊。马车本体的维持整备,马的管理,其他诸多事情。大概也考虑过购买要多少钱。」

光波的头脑中,浮现着以前稍微调查过的东西的搜索图像。 《铝制摺叠式两轮拖车,不爆胎式样 37900日元》 然後作爲行李堆积上另一台的话……(光波的意思应该是去程用推车运送一台推车,回程就有两台能用)

嗯,梦想是广大的!

「还有,那个点火棒,贵吗?」 「啊,不是了不起的价格啊。不是那个类型的小家伙也能使用几百次连1枚银币也不需要。」 「「什麽!」」

嗯,几个100日元地卖的,原价是小银币1张,稍微的。 暴利价格,银币一枚。 感觉吃惊的只有两名女性…… 啊,料理什麽的点火的只有女性两人吗。 跟男人没关系,是吗。 聊得很开心,光波得到不少有用的话的时候,想起来了。

「对,对,请看这个哟!」

光波从拿来的袋子里拿出一本书放在桌子上。

「我的头脑很奇怪什麽的被狠狠地那样说了啊,在最初的夜晚。你看,我冲凉的那种样子是很普通的。」

打开放置的书,4人僵硬。 不敢相信,眼睛瞎了。 在那里,有大批男女老幼各种各样的泳装嬉戏的游泳池和海水浴场的照片。 看到泳衣美女的凹版相片页。 3人凝固了。 杰卜用颤抖的手,翻到下一页。

「骗人……」 「不可能有……」 「不,只是空想的画吧。可怕的精密,不是现实中的风景吧!」

昨天从那以後,鞭打疲劳的身体,换衣服进行了转移。 然後到开到很晚的大型旧书店寻找合适的写真杂志来了。 便宜的冲击。 爲了名誉,所以努力了。 但是,虽然换衣服,但没能消掉血和野兽的臭味吧,聚集了相当多的视线。 眼神锐利的叔叔用令人害怕的眼睛颤抖了。 对血的气味有反应? 是什麽人啊大叔! 啊啊,肉店的老头,是吗。 洗澡之後再去就好了,真的。

(估计是光波的外表跑去买色情书导致……)

另外,如果有机会的话,请多多关照啊,不不,彼此彼此,还有工作吧,こくこく,那个弓……好强,交换了离别的语言。 返回作爲据点的店。 今天是休业日而已,真的。 明天是开门的。 回去的时候杰卜先生,那个,这本书,听到有人这样说,不过已经完事了所以不需要的说,回家了。 几天後,到推荐的店吃晚饭去了。 真的很好吃。 嗯,偶尔也会在外面吃。 自己做饭容易蔬菜不足。 然後,是惯常的4人。 怎麽,看到我後哆嗦一下的感觉有点尴尬的表情…… 什麽,那是什麽态度。

「好久不见。咦,怎麽了?」 「啊,不,那个……」

那个,装备好像改变了?

「啊,武器换了吗?恭喜!」

听到我的话,4人低头大叫。

「「「「对不起~!!」」」」

嗯,什麽? 那个写真杂志用7枚金币卖给了贵族的四男? 不,没问题,因爲是不需要的东西所以卖掉,能够理解。 但是,今天的饭请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