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话 爆诞!雷之姫巫女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在那珍贵的经验的旅行数日後。 其实这几天也满忙的。 为了洗发水,洗发水和洗发水的目标顾客聚集了起来。 我猜这个消息已经传播了很远了吧。 莱纳子爵的女仆军团队真干得不错! 可能是玻赛斯伯爵大人做了些什麽,在那之後也没有什麽奇怪的贵族关系出现。 很好很好。 铃铃 客,客人来了。 是个小女孩。 女孩子也是买洗发水吗。 是洗发水吗!

「那个,这里就是杂货店光波,对吧?」

呀,说起来我没有放店的名牌(看板)呀! 原来就是这个,所以客人数量才没有增加!! 昆兹先生,真是没有给人建议的能力! 该死的,下一次我会做的。

「是的,没有错。请多多指教。」

低下头鞠躬。 不,这孩子,很像是一个贵族。 大约十岁前後,有着蓬松的金发又卷卷的,满可爱又有礼貌。 无论那麽看也像公主的感觉! 就是像这样的美少女。 和在这个世界有缘的女孩子好像都是美少女的感觉…… 嘛,贵族会和美人结婚,然後又生出美男美女,这难道是顶级饲养家吗。 但我肯定不是因为共济会和nyantoro星人。 我想。

「那麽,就让我看看啦!」

微笑着的少女向货架那方走去。 呀,如果店长看到的话感觉会流鼻血呀。 但是,即使流鼻血,店长也不会倒下。 因为如果倒下的话,就不能将这个影像记在大脑里啦。 这就是店长的质素,我既不会憧憬,也不会有感觉。 呀,话说我也得到了爱黛蕾特的首次亮相的编辑集蓝光光碟。 那个把静物摄影印在透明胶片,也是十分的好作品呀。 到底把这个卖给子爵大人几多钱好了? 感觉他会出一张一个金币…… 不能不能,我的想法快变成我不喜欢的狂热生意方式! 那女孩子,似乎很高兴。 一个接一个把东西放进购物篮子中,总计已经是一个不错看的金额了喎。 呀,快结帐了吧。

「这些东西,和,请给我洗发水!」

好的,布制的购物袋是额外送。 在高兴了,在高兴了。 对吧,有角色印刷的购物袋,在这里是满罕见的吧。 呵呵~用金币支付,护卫之类的真的不在吗。

「真的十分有趣!我会再来的!」 「感谢惠顾。」

是十分好的客人呀,送她到门口。 微笑地轻快地走去的女孩。 ……什麽。 pikin!

(大概像是柯南的灵光一闪的感觉)

在道路的反对一边的那个…… 尽管看起来无所事事,但进入小路,站在角落,正在偷看这里的奇怪男人。 如果这里是日本的话,绝对会被人通报的感觉,「民警叔叔,就是这个人!」的感觉的一个脏兮兮的似跟踪狂的年轻男子。 目标是我?还是这个店舖? 当我这样想着,他开始移动了。 呀这样看起来大概就是刚才那女孩子那一方哦! 贵族少女! 最後去到的地方是杂货店光波! 如果被传出这样的谣言,那麽就麻烦了!! 匆忙跑进店舖的光波,从结账桌下的隐藏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迎击用物资袋。 柜台下拿出迎击用袋,什麽的,很烦燥!

(译注:在日语中结帐桌和迎击的英文很像。这是一个双关语)

把肩带穿过脖子。 关上门并锁上。 看出去,那女孩离这不是太远,小步小步走着。 旁边也没有像护卫的人,那个男人……穿过道路後,走在少女的後方。 光波静静地走近,避免被注意到。 在少女从小路的入口经过的瞬间,男人从後把少女的口塞着,把她拉进小路。

(bingo!)

光波急忙地走出来,在小路中奔跑着。 在其中一个交差路消失的两人,从那路口进去距离不远的地方…… 女孩子的口被布塞着,把她绑着的四个男人。 在旁边放着一个满大的麻布袋。 把它放进袋里然後诱拐,吗。 准备得满彻底的。

「你们在干什麽!」

光波的怒声一响,虽然一瞬间开始慌张的贼们,但发现对手是个小女孩便开始放心了起来,面上露出微微的笑容。

「呵呵,真勇敢呀。但是,对於我们来说只是增加了金钱。所以我们很欢迎你。」

其中一名男子走向了光波。 光波马上从包里取出连鞘的刀子并将其插入左腰上的腰带。

「呵,还打算反抗呀?但是不管你有多强,你能杀死人吗?杀人的意思是指呀……」

再次把手伸进袋子里的光波,抓起一些东西,朝着靠近它的人刺出。 磅! 当轻轻的声音响起,男人倒在地上晕倒同时痉挛了。

「能杀哦?有什麽理由不杀死垃圾吗?」 「甚(麽)!」

手枪型电击棒。 让电极引到细电线上而流过高压电流。 为了防止它被用於犯罪,在使用时,封装在电盒中的数百张纸张会散落。 当然,如果你非法入手或在异世界得到它并不意味着什麽。 在日本,发售後立即禁止销售和持有,在国外,我们可以像普通地购入一样的这个,我经由佣兵部队购买。 大概,还不想杀人。

「你,到底是谁!」

(是火箭队)哦,你问得真是好吧! 在这个地方将以气势和虚张声势通过吧! 苏醒吧,我的黑历史!!

「我吗?我是……姫巫女呀!」

低声说话,我意识着我敬佩的栗塚旭先生的那种冷静的声音。 脑中上的「姬巫女」被改为「保镖」。

「哈?」

完全不明白在我说甚麽的男人。 对,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说甚麽。 现在只是被可能可以实施「有一天想说的台词系列」的希望充满了。

「吾是雷之姬巫女,对对手不会宽容。」

这次拿出贝瑞塔93R,向着在巷子里留下一个破瓮,3点射击。 不,使用操作选择杆又不酷。 砰砰砰! 枪的回声响起,破掉的瓮的碎片在飞舞。

「「「呀哇哇~!」」」

当男人尖叫着,试图逃跑的那时,从巷子的另一边看来似乎有些奇怪的似兵士的一团人……

「公主大人,请问没事吗?」

啊,真的是公主呀,是吗。 虽然这羣士兵向那些男和女孩……公主,当他们聚集到公主的时候,男人们马上冲回来,弯下小路逃跑……

「请稍等,姫巫女大人。」

呀?!! 反方向还有人! 还要是,感觉比一般的士兵高级一些,一位有着伟大的感觉的老青年(接近老人)哦,有点帅。

「啊……你是从哪里开始看的?」

向恐怕着担心着问问题的我,传来今天最大的悲伤消息。

「你们在干什麽,的附近吧……?」

从一开始吗,是吗? 真是非常感谢。 光波崩溃并手触及地面。

「姫巫女?」

请给我一个休息的时间。 对不起,我玩得太过分了……

「当然请来城堡」

果然会是这様吧。 公主也知道我的身份,也无法逃脱。 请不要用那些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着我好吗,公主。

「在此之前,让我好好关店……」

我也没有结帐,窗帘也未关,安全系统也未切换到关店模式。 结果,公主和士兵先回城堡。 我和那老青年和两名年轻的士兵先回店。 不,不用那麽警戒,我不会跑掉的。 那麽,怎麽办好…… 虽然商店关闭好了,但怎麽去城堡呢…… 礼服?不,那个设定还很早。 现在还有和伯爵的关系。 现在只是作为一个店主。 装备呢?射击被看到了。 自卫用的华瑟照常放着,93R需要吗? 虽然大概不会使用。 在枪撃战中逃出城堡,也没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吧。 而且,首先是转移吧。 但是,难得的商店和贵族的关系…… 最终,在腋下放着华瑟,包包里放着93R。 我之前射了三发,但我现在没有时间补好子弹。 就这样。 没有带刀。 即使我坚持枪是一个「神器」,但在王族面前也不能带刀呀~ 另外,我从货品架上挑选了些东西并放进了包。 货架总是充满了产品! 不不,是因为有补充货品哦。 另外,店里用的是比起10件货品卖1银币还是卖一件10银币的政策哦。 如果我一件一件去卖越来越忙。 但,如果为了女人的幸福,我会妥协……吧。 呀,下次卖些也生理用品不错。 但是我店的商品除了因为不便宜,而且客人不知道用法和便利性,所以它们根本卖不出呀。 如果有像洗发水一样,行走的宣传板,连实物样板参考的话,那麽就一发卖出的说。 但是,这样我会变忙,所以果然不要强行宣传比较好呀。 结果,还是穿着店员服的样子,在别的包包放可93R和土产便算准备好了。 呀,年轻的护卫先生,走进闭店模式的店内很危险哦。 如果被雷打中我也不管哦。 哦,面色变得苍白而且凝固了起来了。 对,就像这样直接走到门口。 绝对不要碰到货架哦,对。 是城堡的天花板。 不,城堡与,白色与,加上不知道的,呀,这些已经够了,吗。 无论如何,终於到达了城堡,不是坐着由白马拉着的马车,而是普通的步行。 是吗?平民步行已经很足够,是这样吗?步行行……

(这也是双关语,白色的,城堡的,和不知道的,是在日文十分相似的词语。然後步行行也是类似的相关语,就像日文的呵呵苦笑声音)

即使是在等候室等待,那酷毙了的老青年也在。 伯爵大人之类的,执事的斯特凡之类。 莱纳子爵大人的样子还不够成熟。 再过十年左右吧…… 呀,在叫我了吗?是吗。

「那个人,就是光波吗?」 「是的!」

嗯,国王大人出现了!

「没所谓,抬起头来。走近坐在这里吧。你是我女儿的恩人,礼法那些没所谓。我也不会用那些麻烦的说话方法,普通地说话便可以了。」

阿,原来国王大人也不会一直用在那种说话方法。 也对,和家族一起的时候还用那种说话方法,真会累人。 而且,也不是一出生便就是国王。 还有一些是意外成为国王的人…… 这里也不是,不是那些站着一排排大臣的谒见房间。 也不是正式的拝谒或授勳仪式之类。 似乎这只是作为一个「我帮助的少女的父亲」想表达感谢的简单会面。 什麽吗,我想那麽多真是损失了。 这里这只是有桌子和椅子的普通房间,虽然因为是在皇宫,所以其实已经很豪华。 相反,如果放着可折式枱面和折叠椅,才令人惊讶吧。 在国王旁边有着大概是王妃的人和公主。 此外,大概是王子一样的人独自坐着。 比公主还要小。 大约八岁吧?对这件事兴趣满满的样子,公主大人,你到底对他说了什麽? 在後方站着一个老人。 是侍从长之类吗?那个酷毙了的老青年站在我身後。 就说我不会逃走了。

「所以,雷之姫巫女,光波殿下。」 「是杂货店的店主,光波的说。」 「所以,雷之姫巫女,光波殿下。」 「是杂货店的店主,光波的说。」 「所以,雷之姫巫女,光波殿下。」 「是杂货店的店主,光波的说。」 「所以,雷之姫巫女,光波殿下。」 「是杂货店的店主,光波的说。」 「杂货店的店主,光波殿下。」

国王大人终於失去耐性了 不,在这里我没有装傻回答「雷之姫巫女,光波的说。」哦。

「是的,在欢送在本店购买了很多东西的公主大人时,看到了奇怪的男人所以担心了起来,真猜不到是诱拐,我提起勇气发出声音,但还是小女孩。在危险的时候多亏讲过来帮助的士兵们……」 「嗯,与我所听到的很不同呢!」 「是的,在欢送在本店购买了很多东西的公主大人时……」 「不,好,已经足够了。」

呼呼呼,胜利了! 结果,对光波「呃,雷之姫巫女?是童话故事吗?呃?头脑没有问题吗?」一直这样的态度烦厌,这件事变得不了了之了。 根据报告所说,贼人们没有政治背景,他们单单是诱拐及贩卖可爱的少女的贩买组织的最底部。 刚好由侍女听杂货屋光波的传闻,而逃出城堡後,在第三公主努力摆脱护卫的时候,不知道是公主的情况下留意着她,然後跟随在後诱拐。 似乎是这样。 一直因为与有力贵族有关系而难以出手的买卖组织,这无论出於任何理由也是「公主诱拐未遂」。 无论是什麽有力的贵族说什麽也好,「你要打搅公主诱拐的搜查吗?你是诱拐的同伴吗?反贼呀!你这样说的话也做不了什麽。恐怕这个组织已经被摧毁,在背後的贵族也可以一样摧毁吧。」

哇,公主大人,你立大功了。 呀,公主大人是第三公主莎宾娜,10岁。 王子大人是第二王子路亨,8岁。 而与其他王子公主年龄有些距离,在最底层的两位似乎是相当不错的朋友。 不,似乎其他王子和公主也很疼爱他们。 但,只不过不会一起乱跑或一起滚动。 国王说到「请和女儿们做个好朋友」。 看到公主莎宾娜充满笑容的样子注视着自己,我也没啥办法。

「是,是的。」

我用抽搐着的脸回答。 呃,国王大人,你说什麽? 我的女儿「们」? 国王大人,你企图做什麽? 呀,说起来。

「国王大人有没有与年轻时相比,眼睛变得难以看清?」 「哦,哦哦,的确,之前开始似乎有点难阅读文件的小字……」 「你能尝试一下,这个吗?」

光波从包里拿出眼镜。 数量,5个。

「请像这样子带起来,因为它们都是不同的,所以请寻找最适合的。」 「这样,哦哦?」

国王一个接一个地换眼镜。

「哦,萨尔,来一下这边!把它挂上试一下。」

被称为萨尔的老人慢慢走近并按照说法试了一下眼镜。

「哦哦,哦哦哦~!」 「怎样你呀之前不是说看不清阅书类文件中正麻烦。这样子怎様?」 「看到看得很清楚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能为国王所用呀!」

无限感激的样子的老人。 似乎比起国王大人这个老人更需要和要用。 嘛,给宰相卖恩也没有坏,而且国王大人也很高兴的样子。

「看来,这样的话,本人萨尔,还不能从宰相的位置退下来呀!」

光波收回剩下的三副眼镜并放回包里。 嗯,广告塔get到了(译注:就是宝可梦中,小智在抓到宝可梦的时候说的那一句)。 如果是大臣或贵族是对手的话,可能会吹也不定。 呃,热门货品商业法?这是什麽?不要疑惑,只不过是「售价比较高」了。

「光波,还有其他吗?如果有好的东西的话就放出来吧!当然,也会付钱。」 「因为也是做生意的,如果你可以付钱,当然我什麽也会卖出。杂货店光波。但是,女孩子除外。」 「女孩子不能吗?」 「不能呢!」 「是吗,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不,即使加上诱拐公主这件事也好,这个是表示即「多少金钱,我也不会放弃自由」的意思。 当然国王大人明白了。 宰相也。 王妃大概是不明白吧。 回去也是徒步。 即使你喜欢我,也不会用把车送我回去呀,国王大人。 嘛,有王家纹章的马车在後街商店门前,也是一个困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