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话 打碎恶劣商人

翻译MAN:

原帖地址:

铃铃

呀,这人,是坏人呀。 在看到进来店舖的客人的瞬间,光波就这样想。 带着3人的同行,无论怎麽看也只是胖胖的坏商人的男人。

「你就是店主啊?」

你看,对吧。

「转让给我这间店和购入商品的路线。嗯,你就由我接收了。」

呜呀~什麽意思呀! 完全不管法律或是什麽的! 就算是因为我看起来像小孩子,也没可能做这样的事吧。 也真的服了他过份的胆子。 他真的看小了这个社会。 真的认为金钱或权力在社会什麽事也可以做得到? 是因为他是有影响力的人?

「啊,十分失礼,请问你是谁?」

姑且,询问一下。

「什麽,竟然不知道我是谁!就会说小女孩做生意就是这样……好吧,我就告诉你吧。我就是阿德拉商会会长的理尔逊.阿德拉!」 「哦,原来是那个阿德拉商会的!」

我完全不知道

「对呀。似乎在这间店里卖着鱼,洗发水及其他奇妙的物品。虽然年轻但好像也有些看点。我替你看着,所以感谢我吧!」

好的好的,你就是想要这一点吧。 看来伯爵大人的管理也到达不到商人。

「不好意思因为也有商业夥伴的原因,可以在明天同样时候再光临吗。因为会请对方也来的……」 「呀,我明白了。」

不知道是不是无理取闹的要求也简单通过所以心情好,叫理尔逊的人抱着好心情回去了。 反正如果不接受条件的话,也会向不同地方使放压力,打算着这样子的事吧。 被阿拉德商会盯上了所以早早放弃认为我们是这样,认为光波是这程度的愚钝吗。 哈,当然不会那麽简单让他走了。 此外,我只是说了「让商业夥伴来」但没有人说是「供应商」。 铃铃

「光波姐姐大人,我来了~」 「来了吗~」

是的,我今天也来了,定期来往。 不,她每天也会来的,莎宾娜。 在最初一直她叫我「光波大人」。 别闹了,如果让人听到公主叫我大人的话,我头也会掉下来,这样说服了他之後,变成了「光波姐姐大人」了。 在莎宾娜理论中「姐姐大人」是一个单词,「大人」不是问题。 莎宾娜很快走过了结帐桌的这边。 这里有一台小型电视和DVD播放机。 当然,从客户角度看,这是不可能看见的。 一旦客户来了,就会关下,如果在一个不错的地方进店的顾客的话,莎宾娜用「杀了你哦!」的视线看着。 真不合理。 和每天来到这里的莎宾娜讲太多日本话题,但当话题用尽了正在困境时,我不小心弄错了让桌上的电视和DVD机被知道了。

「这是什麽这是什麽这是什麽!!」

赶不及隐瞒这样子兴奋的莎宾娜,顺其自然地结果和她也一起看了。 但是,「这是一个魔法的镜子,如果将这件事告诉了谁的话便会坏掉」这样告诉了她,为了以防万一,最初让他看的作品是「让人知道了魔法,而失去力量的小魔女故事」选择了这类型的故事,不,真的很有效,有效! 但是当然为了不懂日语的莎宾娜,我要翻译和记录下来,这种行为真令人累人,在故事变身或使用必杀技的场景的话不用翻译,较轻松。

「啊,莎宾娜,将这个请你带回去马上交给宰相,是满重要的信件,别忘记哦!」

莎宾娜,虽然很外向,活力,但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孩子,像这样的拜托他的东西也不会做错,不知道是不是人察觉了什麽,用尽一副认真的样子,很重要地收好信件。 铃铃。

「女孩,我带来了转让契约书了,快点签了它吧!」

由开始已经起跳了,理尔逊先生!

「光波姐姐大人,这一位是?」

莎宾娜从我的背後出现并询问着。 刚刚才满10岁的莎宾娜还未和很多国民的接触。 而且现在还穿下城时用的质素的衣服,所以虽然是美少女但也想不到是皇族。

「嗯,是一个大商会的伟大的人,他说想接管我。」 「诶~不想,光波姐姐大人离开~!」

莎宾娜,真演员…… 不,这里应该是「莎宾娜,真是个可怕的孩子」这样。 远远超过贵族的标准的美少女的登场,理尔逊先生慢慢流露了出下流的样子。

「呵~如果真的那麽不想和姐姐分开的话,我也可以让小姐和姐姐一起过来哦!」 「真的吗!」

因为理尔逊的邀请而高兴到跳起的莎宾娜。 然後在理尔逊的笑容越来越大之时……

铃铃

「很抱歉,让你久等了吗?」 「甚……宰相大人!!」

惊愕的理尔逊.阿德拉。 对,演员集齐了。

「不好意思,还故意找你来,萨尔大人。」 「不,如果光波殿下叫我的话,随时会飞奔来。」

(甚麽!直呼宰相的名字!而且宰相这个态度是什麽!)

理尔逊开始被一种不好的感觉所包围。

「说实话,这个人想我免费转譲这家店,还有话想接管我和这个孩子……因此,我不得不可以拒绝国王大人的委托……」 「呵这是什麽意思,阿德拉殿下?」

用着冻结的视线刺上去。

「不,不,那……」

汗水停不住的理尔逊。

「向有着国王直接委托的商人,作出妨碍,而且还要无条件地转让店舖,并无法无天地强迫要年轻女孩成为自己东西?」 「哦……哦,不……不,那是……」

面色不单只变蓝并变得发白的理尔逊。

「难道不是这样吗?」 「是,是的,当然!」 「那麽,不要直接或间接地向这家商店或任何涉及商店的人出手?」 「当然,向女神发誓。」 「好吧,如果将来在这家商店有任何被妨害,阿德拉殿下请为它收拾,那些完结的事情都交给阿德拉殿下,希望各部门也有适当的指导。」 「是的,是的!」

因此,阿德拉公司不单只背上了要令下属公司,还有王都所有的商业关系者,令他们不能向光波杂货店作小动作的责任及监视的义务如果忽视或忽略妨害,宰相会给予什麽样的处置?

但是虽然背起了很重的负担但逃过了人生最大的危机,当理尔逊的面上血色的小小回复的瞬间。

「啊,阿德拉殿下。阿德拉商会的人从明天开始不必到王宫了,我会随时取消所有人的进入许可。」 「甚麽……」

理尔逊再次变得苍白。 禁止进入王宫的意思是,皇宫御用和御用商人的阿德拉商会不单是销售下降的问题。 信用的损失。 商人之间的小丑。 无论你在王国是王都第一,不,是王国第一商会也好,所受到的伤害都是不可估量的。

「为什麽,那样……」

理尔逊认为负责镇压也偿还了,这样想着。

「哦,是吗?我认为那个温厚的国王,也不想看到那个试图让得到自己的女儿的本人和他的同事的脸。」 「什(麽)?」 「好了,回去吧,莎宾娜公主殿下」 「呃~还想和光波姐姐大人一起玩?」

带走了不情愿的莎宾娜之後,剩下在地板上崩溃了的男人。 阿德拉商会的会长退休後,把所有东西交给了他的儿子,是过了一会儿,之後的事。 不要对光波杂货店做小动作。 是王都,不,或王国全部的商人都被像理尔逊的吐鲜血般呼叫之後一段时间的事。

「呀莎宾娜,你不打算继承我的『红天尿』的称号吗?」 「不要!这感觉有点恶心,光波姐姐大人,你只想放下那个头衔然後塞给我吧!」

多麽优秀的第六感! 莎宾娜,多麽可怕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