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话 山野料理

翻译MAN:

原帖地址:

眼镜的销售额顺利地增长。 包括之前的事,真感谢宰相先生啊。 其他的产品也一点点地畅销着。 尽管很贵呢。 啊,也卖了两轮拖车。 斯文先生他们相当苦恼之後购买了。 暂时偶然能挣到的钱也没有了。 那样的话,当成是未来的投资,而决定了。 姑且,对出租和借赁的事也做了说明,不过,在充分理解的基础上,认爲是不行的,这样判断。 嗯,是男子汉啊。 卖价几乎是成本价。 大服务。 强硬地命令了绝对不能泄露购买的价格。 如果其他人要求以这价格销售的话商店会倒闭的,迫於威胁。 大家都用认真的脸来点头了。 大概,以爲是大赤字的吧。 成爲挖掘需求的广告塔吧! 货物已经满足了。 至今爲止,因爲运输能力的关系,不能不加上体积轻巧的草药,还需要另外抽出时间。 如果能运送很多的话,也能以狩猎中心来采集草药和野菜。 回来的移动速度也很快,对身体的损害也少。 嗯,用树枝扛着那个重量後肩和其他会破破烂烂,暂时无法工作。 已经好几次以狩猎中心去了森林,取得了相当大的成果。 狩猎上用时间的将近两倍了吧。 已经变成专业猎人好吗。 只是,利露莎对弩非常在意,偶尔遇到时用好像有什麽想说的脸庞纠葛着。 嗯,弩很早以前在地球上就有了吧。 怎麽办呢…… 两轮拖车,一般销售该怎麽办呢? ……订货寄送吗。 价格怎麽办。 都是没钱的佣兵和猎人几乎不能抬高价格。 嗯,要仔细考虑。 啊,终於使用储蓄孔。 第一次金币投入的时候,非常期待。 投入的同时把耳朵贴上管子…… 但是,没有声音。 这样啊,不先放入某种程度以上的金币不会有呢,那个,郎当~的声音。 可恶。 最近,莎宾娜不太高兴。 因爲客人的增加,DVD经常中断的原因。 减少客人,不,那个有点…… 让她进入3楼吗? 不,进入那里的话,说出「要住在这里」那样的话太可怕了。 还有,请停止把路亨王子带来,拜托了。 啊,上次,贝琪丝和莎宾娜碰面了。 非常的吃惊。 两人是相识的。 在社交界的初次亮相前也交流了。 啊,序列低的公主与伯爵家长指定成爲朋友一起玩? 像学友一样的东西,是吗。 看得出年长的人在关心公主呢。 莎宾娜,对贝琪丝说DVD的话,请停止。 不想拿出来展示喔!! 铃铃

17~18岁左右的少女一直朝这边跑来。 嗯,怎麽了?

「对不起,谘询处是在这里吗?」

哦,完成了的木牌挂着是有价值的! 隔了好久的谘询委托! 啊,当然也制作了店名的招牌。 相谈内容,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少女的家是食堂,父母和少女,还有雇佣的料理人,两名夥记共计5人。 父亲,28岁的首席厨师,19岁的男性是见习厨师兼杂工,母亲和少女是服务员兼会计,少女也学习料理。 店的经营没有问题。 然而,街上大料理店的次子看中了少女後状况恶化。 开朗的少女有吸引人的魅力,次子是单方面的对女孩搭讪。 即使被年轻的见习厨师吸引了的少女多少次拒绝也顽固地纠缠的次子。 其中,次子的父亲的料理店店主,策划让不能继承料理店的次子跟少女结婚,让次子夺取食堂。 爲了让次子继承,打算让食堂失去信誉,尽管不能露骨的妨害营业,但利用暂时经营恶化以借款爲弱点,首先是用良好的条件把年长的料理人拉走了。 之後发生的是,少女的父亲「突然被谜之歹徒袭击,特意以右腕爲目标,漂亮地骨折了」的事件。 随着时间流逝,虽然能完全康复,但暂时不能做料理。 然後陷入了不能营业的食堂,前几天开始关店了。 料理店店主的企图,是一个父亲对他有恩的料理店的工作人员偷偷告诉我的。 委托内容,极其简单。 《请帮帮忙!》

「请等一下。」

这麽说完,光波在门的外侧挂上「委托承包中暂时闭店」的牌并锁上了门,关闭了窗。 杂货店光波委托部门的商量,是久违的大工作哦! 不过,这种沉重的话,爲什麽跟看上像11~12岁的我商量呢? 啊,马特乌斯子爵家的佣人或朋友,是吗。

「首先,状况确认。首顶的目标,重新开始食堂的营业。然後是经营状况恶化的防止。再者是料理店的干涉的排除和以後插手的防止。如果可以的话就跟见习厨师先生结合。这样可以吗?」 「是,是的……」

少女因远比自己年轻的光波冷静的说话而吃惊,并且因爲最後的一项而有点脸红了。

「总之,现阶段采用新的料理人很难啊。不习惯的人不可能成爲即时战力,本领好正在求职中的老手料理人不是经常有的。弄不好黑心料理店有关系的料理人会被送进来拖大家的後腿。」 「诶……」

那样的事少女没有考虑过,对光波的聪明和恶劣的情况感到吃惊。

「所以,问题解决必要的事项,不能招聘不熟悉的人,利用手边的人手进行新开始营业的事,停业期间的利润部分也只有想办法恢复盈利了,以後也能得到稳定的利润想出对策,粉碎料理店店主的意图引导他自取灭亡,给予令他放弃以後再出手的伤害和恐怖。那样的感觉。」 「那样乱来的!要如何……」 「那个是杂货店光波谘询委托部门的工作哟。交给光波我吧!」

听到光波充满自信的话语,少女这样说。

「那个,结合的部分没提到……」

这个少女,是个相当的大人物。 21点,食堂『乐园亭』客席的桌子。 只亮了一个灯的昏暗的地方有5人的身影。 食堂经营者夫妻贝伦托和修提拉,那个女儿亚莉娜,被雇佣的见习厨师阿涅鲁,然後是山野光波。 光波对其他4人做了白天跟亚莉娜的说明。

「不可能!」

贝伦托断言道。

「首先,我是这个状况。阿涅鲁是能打下手,但一个人运转厨房的事绝对不可能。亚莉娜是简单帮手的程度。而且3人进入厨房的话接客会变成修提拉独自一人。一个人处理勤杂和会计,是不可能的。」

贝伦托的话被光波切断了。

「贝伦托先生,爲什麽见习厨师到独当一面要花费好几年时间?」

光波向贝伦托询问。

「啊,首先,从基础开始锻链,看到前辈料理人的技能记起来,空闲时间练习……」 「就是那里!见习,谁也没教授用自己在打下手的忙碌中仅有的一点点空间时间找废弃材料一边反覆尝试错误一边磨练手臂。是吗?」 「嗯,料理人都这麽做才独当一面的。」 「那麽,贝伦托先生从早上到晚上用一整天手把手地教一个菜的做法的话,只能做打下手基础的阿涅鲁先生,能做出贝伦托先生的结果9成左右的东西吗?不需要和贝伦托先生完全相同,只是9成的话」 「啊,啊啊,那样的话,阿涅鲁的话……两或三种也许能够。」 「一周时间,敲进阿涅鲁和亚莉娜的脑子。然後,正式下场时贝伦托先生也在背後瞪着眼睛,经常提出意见和对味道做调整比较好。这样一只手也可能做到的吧?」 「啊,麻……」

惊愕的阿涅鲁瞪大了眼睛。 能得到师傅的直接指导,除了食店的继承者以外没有其他人了,在料理人的世界中。 那是最後的最後。

「但是,只靠那些……味道多少会下降,跟其它的店相比并不是什麽特别的东西。不认爲因爲暂时的关店而流到其他店的客人会马上回来,常客是能意识到味道的差别吧。而且刚才说的那样修提拉独自接待也……」

对贝伦托的话,光波会心微笑了。

「没关系。我有秘策,哟。用乘坐泥舟的心情放心吧!」 「完全不放心啊!」

然後7天后。 食堂『乐园亭』开张了。

「是的,蛋包饭一客、乌冬一客!」 「这里,汉堡肉定食!」

充满活力的『乐园亭』店内。 上菜的4名女性。 女性们是,贝伦托的妻子修提拉,佣兵的古利特和利露莎。 光波提交了指名委托。 受委托费和能吃工作餐的吸引,狩猎继续而积累疲劳的休养期间古利特和利露莎拿了光波的委托,扑过来了。 啊,委托的只有女性阵形。 男人是不需要的。

(修提拉,古利特,利露莎……明明只有3人?)

厨房中,从後面飞来贝伦托和光波的叫声,阿涅鲁和亚莉娜拼命的移动手臂。 贝伦托进行原本的『乐园亭』的菜单的指导。 然後光波是《山野料理》的教导。 《山野料理》 不久前贵族之间被私传的神秘料理。 在相当数量的贵族们之间突然成爲了话题的菜,不可能的素材,难以置信的美味,难以想像的烹调法,被谜团包围了的料理。 很多料理人以贵族讲述的故事爲基础爲了再现那个料理进行挑战,做出了做不到的见解。 只有数人,向某贵族官邸的料理长请教的人以外。 接受教授的人们问了料理长这个料理的名称。 厨师长回答说,《山野料理》。 一个一个的料理当然有个别的名字。 但是,把这些全部都总括的,一个作爲种类的料理名,山野料理。 山野料理不是一个菜的名字。 使用山野的技能的东西,这就是,山野料理。 彷佛是,猿飞之术。 对赞赏他的料理人们,料理长摇摇头。 这个菜不是他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 全部都是从师傅教的东西而已。 然後使用了教授我许多菜式的师傅的名字,取名爲《山野料理》。 《山野料理》 它的名字在贵族和富裕阶层,经由它们的佣人等,在平民间也逐渐蔓延。 使用了口碑战术。 拜托马特乌斯家的佣人和斯文他们,『乐园亭』好像能吃到山野料理,流传了这样的传言。 传单是发了。 这里,平民是文盲的机率很高。 店开张时传单的没有效果是那个原因吗?! 因此,使用学习成果的光波。 这次使用口碑作战。 太花哨的不会做。 客人蜂拥而至也处理不了。 不是只在开店不久後把客人聚集起来。 长期稳定的客源是很重要的。 山野料理用杂货店的方式。 《多利薄销》。 因爲是料理店啊。 招待的客人数量是有界限的。 富裕的人,偶尔想奢侈的人,想向女孩子示好带着爱慕虚荣的女人的男性,爲庆祝什麽纪念日存了点钱的老夫妇,这类目标。 啊,大致上也有准备便宜的东西。 快速简单制作成本低的东西。 因爲明显不是特别贵的外观的不会弄上很贵的价格,嘛,是周转率好的菜。 嗯,像乌冬之类的呢。 小银币5~6枚。 另外,贵的也不是像杂货店一样的暴利,不是很高的价格啊。 顶多银币2枚以下,日元的话1800日元左右的感觉。 当然,原本在菜单里就有的菜(乐园亭的料理),是固定价格。

第1天,不知口碑是否有效果,是不到满席,但坐满了大半的座位的盛况。 途中窥视店里露出苦涩表情走了的男人,修提拉说他似乎是料理店的店主。 啊,《山野料理》这个名字。 马赛尔先生想命名爲《光波料理》,被我阻止了。 已经,拼命地阻止了哟。 考虑了很多。 跟「日本料理」是不同的吧。 光波自身混乱了。 叫《地球料理》也有什麽不同。 大家讨论的结果是,《山野料理》决定了哟! 嘛,姓氏的部份只对极少一部分人透露不就好吗。 跟打工的女性们,签订了7日合同。 如果能那样的话阿涅鲁和亚莉娜也能独自做吧,这样的话贝伦托先生就能进行接待工作。 用一只手某种程度的服务员和会计工作也可以做到吧,服务员的话雇用女孩子更方便。

第2天。 客人中,好像有钱的人和贵族的人也星星点点混在一起。 嗯,贵族混进这样的平民的店是没有体面的,大家都穿朴素的衣服打扮成平民,不过。 露馅了……不,按计划什麽的大欢迎啊。 贵族和权力者熟识,『只有在这里才能体会不到的料理』出现的店。 嗯,对那一带的料理店插手给予了警告和压力呢。 有当权者的常客,偏袒是赞成的喔! 但是,稍微客人太多了吗?外面排着队的哦。 不,这是有点计算错误。 7日後会安定下来吧…… 啊,亚莉娜,炸猪排盖饭不是那样的!

第3天。 客人的增加停不下来啊…… 烹调的方式很顺利。 料理人的两人也习惯了手法相当地变好了。 山野料理,菜单的选择辛苦了。 我有什麽情况离开也无妨,食材也是在这里能经常廉价到手的东西而已。 也就是说,香辛料之类的作弊不会使用。 事前准备连营业中的初学者也能简单迅速进行。 满足这些条件的东西,蛋包饭,汉堡,乌冬等一些菜单决定了。 啊,蛋黄酱的做法是教的。 鸡蛋和油和醋,和其他东西混合起来嘛。 发展出新料理也没关系哟。 微波炉之类的我是不会普及的。 啊,自己用的是带过来了,当然。 冷冻食品是必要的。

第5天。 开店後的食堂『乐园亭』有5个男人进来了。 无视并排的客人的队伍从旁边进入的。

「啊,客人,请好好地排队……」

说着修提拉吃惊地停止了。

「真是繁荣的盛况啊,乐园亭」

站在那里的是那个料理店的店主,陌生的略胖的男人,前几天被挖角辞职的原店员,然後是两名卫兵。

「什麽事?」

被修提拉呼叫从厨房出来的贝伦托不开心的样子,面无表情的问了。

「不不,今天,爲了尽作爲善良的国民的义务呢。」 「到底是什麽事?」 「对你的不正当行爲进行告发,爲正义而来的哦!」

对贝伦托,料理店店主用得意洋洋的脸打着手指呼喊。 显然,根据状况的变化改变了对策。 转变成直接攻击的模式。

「不正当行爲?到底是什麽事?」 「别装蒜!好好地把卫兵也带来了啊!」 「不,什麽事?……首先能说明吗?」

贝伦托的言词,料理店主墙上贴的菜单也指出了。

「那个!那就是铁证!」 「诶?」 「现在,社会好评的《山野料理》,欺骗客人的不法行爲!卫兵的两位大人,马上把这家伙捕捉进监狱!」

发呆的贝伦托和修提拉。 担心地凝视的打工组的3人。 吃饭的手停下来咽着口水注视的客人们。 终於理解状况的贝伦托向料理店老板询问了。

「那个,我的山野料理是假货。根据是什麽东西?」 「不要抵赖了。」

店主笑了一下。

「在这里的,才是那个山野料理的创始人,马特乌斯子爵家的料理长马赛尔先生!」

从观众席,哦哦,的声音响起了。 贵族一样的人看到马赛尔发出的。

「那麽,马赛尔先生,请作证!」 「不,不嚐嚐的话不明白吧。总之先拿出菜肴吧!」

马赛尔正经地主张,在卫兵的面前店主不得地同意了。 反正只是仅有的时间而已。

「汤,蛋包饭,什麽的。还有,汉堡,来试试吧。」

料理店主露出笑容。 马赛尔却似乎不知道菜单名。 这肯定是假货。 贝伦托通过大喊向调理场下单後,只是等待。 客人们也开始吃饭一边静静地注视着。 过了一段时间,料理被送到餐桌上了。 安静地喝着汤的马赛尔。 那张脸皱了一下。 吃了一口汉堡肉的马赛尔。 露出不高兴的脸。 吃了蛋包饭的马赛尔。 眼看就要怒吼的模样……

「叫制作了这个的人出来!」

啊,大声地斥责了。

「吵什麽,真讨厌啊……」

光波从厨房出来了。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马赛尔怒吼着,料理店主暗笑。

「爲什麽没有教我这个菜,却在这样的地方教授了,师傅!!」 「「「「唉唉唉唉唉~~~!!!」」」」 「因爲,那个时候是宴会专用的菜。这个作爲训练暂且不论,只是爲一个人做的菜,所以没在那里教授吧!」 「哎,不,但是平常爲主人做出来,这样的料理也……」 「啊~那麽,去厨房一边帮忙一边教你吧。也有各种各样的要教马赛尔先生。马赛尔先生的师弟师妹也一起呢。」 「知道了!」

马赛尔先生飞奔进厨房。 下巴脱落的料理店主。 困惑的卫兵。

「所以,到底有什麽事?」

光波的声音在被寂静包围着的店内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