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话 Overkill

翻译MAN:

原帖地址:

「能吃到光波的料理是这里吗?!」

料理店主凝固了,卫兵也不知道怎麽办地困惑中,突然门被粗暴地打开跳入了一名少女。

「啊,光波!」 「贝琪丝……」

继续进到店里来的是玻赛斯伯爵大人和爱莉丝大人,亚历克西斯和迪奥多尔。 大家,请好好地排队…… 嗯,不可能吗。 其他的贵族都是平民们的打扮,不过,伯爵大人们是金光闪闪的贵族衣服啊,谁也说不出抱怨的话。 啊,像是贵族的人,移开了脸。 和伯爵家的人们认识,是吗?

「啊~贝伦托先生,对不起。是认识的,所以先带吗?」

不流畅,和点头贝伦托先生。

「女儿工作的地方是这里吗?」

门再次打开了,有人从门进来了……

「啊,国王。」

听到光波的声音,贝伦托先生倒下了。 右臂没事吧? 不,说了待客有4个人吧。 古利特先生,古利特先生,利露莎,还有一个人。 嗯,莎宾娜好几天都不能玩可以忍耐吗? 每天都来了这家店。 因爲忙着上菜和帮忙之类。 似乎很享受。 在中意的客人的座位坐着说话、分料理来吃,随意地做着。 客人也很高兴。 嘛,被那麽可爱的女孩「叔叔~」之类撒娇会讨厌的男人并不存在。 果然是脸?! 女人就是脸吗?!! 但是莎宾娜,和贵族的人说话後记下了什麽。 稍微有点可怕啊,我的妹妹。 然後,不愧是卫兵先生! 和城堡的卫兵不同,市内的警备和维持治安的卫兵先生作爲平民的立场低练度也低,听到之後跑到国王的左右位置作警护。 在宰相大人和国王一起之後进来的王宫卫兵的叔叔连声点头呢。 这机会成功的话就好了。 啊,对了。

「啊,卫兵先生。贝伦托先生被袭击了,也许只是暴徒……能调查一下吗?」

这麽说,街道的卫兵先生的视线从地板移到料理店主身上。 听到光波的话,国王是相反的把视线从料理店主移向卫兵先生,轻轻点了点头。

「是,马上!!」

紧张地回答,城市的卫兵先生。 当然,不能拒绝的吧。 嗯,升迁的机会更加大了! 加油!! 料理店主,原店员一起被两名卫兵先生带回去了。 大概,不是回家而是向卫兵守候室的方向。 国王的警备好好地在店外边待机着,因爲小气的叔叔那样指示了。 原店员,作爲厨师绝对做不下去了。

「师傅的恩情,和夥伴的羁绊,对後辈的慈爱」的家伙。 背叛了其中最被重视的「师傅的恩情」,至少在王都正经的料理店和贵族府邸已经不可能被雇佣了。 料理人之间的网络,是很厉害的。 嘛,至少那家伙已经无法插手《乐园亭》的吧。 被贵族关照着,国王出面,公主大人伺候着的店……啊,喂! 这样的店,哪里有啊!! ……这里,是吗? 不,没有做到这种程度的计划! 真的哟! Overkill,是吗? 希望不是死刑啊,那个料理店的店主先生。 嗯,菜不是我做的不行吗,贝琪丝。 亚历?迪奥(亚历克西斯和迪奥多尔)组合也这样吗。 莎宾娜是与国王们一起作爲客户的下单,是吗。 要好好的收钱啊,从国王那里。 特别地,用蛋包饭和汉堡牛肉做儿童午餐吧……失败了。 看了那个的大家开始点儿童午餐的订单。 制作很麻烦啊,儿童午餐! 而且说到底菜单上没有的吧!

「委托失败,是吗?」

莎宾娜的话,令光波呆着了。

「啊,爲什麽……」 「终点是怎麽了,跑到终点!」 「啊……」

忘了。

「国王,要稍微拜托他当媒人一下吗?」 「住手啊~~~」

拼命阻止的贝伦托先生。 嗯嗯,父亲不想把女儿嫁出去,啊喂。 嗯,不对吧。 因爲是招赘所以没问题? 阻止的理由是爲了和平的理由?是什麽,到底……

销售山野料理,贵族微服往来,偶尔国王会来看看或公主大人做服务员的,只是普通的街上的食堂,『乐园亭』。 今天也爆满,排队成长长的蛇阵。 早点雇用店员比较好。 会倒下的。 没赚到什麽钱。 那是,因爲经营困难而委托了,不可能那麽支付很大的回报。 古利特小姐和利露莎的打工费…… 不,是支付委托费後,再付点小经费之类的,就只余下金币一杖了。 嘛,不过很开心啊。 这金币先放入储蓄洞里吧。 因爲跟卖眼镜的钱是价值不同的啊,嗯。 莎宾娜是喜欢客人吗,偶尔会无偿去帮忙。 啊,客人的小费和料理的分有好好地分到,储起来了。 莎宾娜很擅长对小费和食物拼命地耍无赖呢。 护卫好好地安排了呢。 在店内扮成客人的样子,或在店外化装成散步和休息的样子。 佣兵的两人合同期限过了後回到原来的工作。 不,那两个人的话作爲店员继续做下去也没问题,不过,余下的男人太可怜了。 委托费以外小费收入也多,是相当的盈利。 脸?! 果然是脸吗?!! 啊,我一直在厨房,所以没能拿到小费,是吗? 稍微放心了。

「结果什麽都不明白吗?」 「是,是这样啊……」

这里是皇宫内,国王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座位上的国王面前,宰相的萨尔站着。

「突然有一天在玻赛斯伯爵领现身,独自歼灭了狼羣救助村里的姑娘。受重伤之後也顺利恢复,之後与玻赛斯伯爵家成爲知己,在王都开了家奇怪的商店至今吗?」 「是。而且来路不明的商品,优秀的知识,莱纳子爵家女儿的初次亮相的那个本事……哪里,我不认爲单单是某处的小国的贵族的女儿」 「雷之姫巫女,吗?……但是,对我国没有恶意。毁灭了诱拐组织,做着乐於助人似的工作。女儿也被帮助了。好像很亲近呢,和莎宾娜那孩子……你也是因爲眼镜而得救了的吧!」 「确实是……」 「嗯,没问题吧。相反,更加向好的方面考虑吧。不管怎麽说,」 「是。是有趣的女孩。」 「嗯,好有趣,确实。」

办公室里,哈哈哈哈,很开心的笑声回响了。

「啊,国王的请帖?」 「嗯,爲近卫队的远征出去的哥哥和作爲使者去了邻国的姐姐会回来,想介绍一下,希望您来只有家人的聚餐。」

莎宾娜又拿来了麻烦的东西…… 大体上,爲什麽要做王子和公主的介绍啊? 当然有好好跟莎宾娜相处,不过跟其他人无关。 说到其他。 国王也只是朋友的父亲而已吧。 要是被那样的人多管闲事的话,就不舒服了。 和女儿的朋友装熟的父亲。 但是,拒绝的话会有更麻烦的事吧。 毕竟是国王。 没有办法吗。

「来了。」 「来了吗?」

到了城堡的门,莎宾娜等待着。 从什麽时候开始在这里等着呢。 那麽期待吗,『朋友要来家里玩』的活动。 嗯、不过比被厳格的士兵大叔带领要好的多。 我喜欢的是「羞涩的大叔」,不是『娘娘腔的大叔』。 绝对。 然後,被带到比较朴素的……啊,和之前一样的房间。 嗯,意外的房间数很少呢,王宫。 座位上是国王,存在感薄弱的王妃大人。 不,是美女啊,只是文静不太说话而已。 啊,爲了丈夫而低调,是吗。 然後是20岁左右的闪闪发光的王子,25岁左右的公主…… 啊,这个世界上公主这样的年龄还会和父母一起生活吗?不去後面的话,什麽都没有。 请不要盯着我。 真是,你这家伙,月刊NEWTYPE吗! 还有,17~18岁左右的公主,莎宾娜,路亨(路亨)等两人。 王室齐到了,是吗。 那是什麽啊。 估价般的眼神,上边的姐姐和哥哥之类。 啊,是下边的公主的姐姐吗。 哎呀,因爲似乎都没有恶意和敌意好吗。 什麽?紧紧黏着可爱的最小的妹妹令人气愤?不,并没有那样的希望…… 别担心哦,没有什麽想说的,莎宾娜! 不会说的啊!! ……终於结束了。 不,听到了有趣的话题也就好了,这个国家各地的特产和经济啦。 但是,爲什麽特意让我听周边国家的形势什麽的呢,国王! 上面的公主也是,爲什麽在那里要听我的意见! 我只是一个生意人啊,对於有火药味的邻国,说什麽也不知道的。 然後王子,爲什麽要这样谈论刀具的话题了。 这家伙是迪奥多尔的同类?

今天商店休息。 不,偶尔休息休息吧。 不定休(没有事先指定的休息日)。 在日本常有的事。 但是今天没有返回日本,惯例跟斯文小姐他们去了森林。 嗯,偶尔会跟队长们去烧烤,真的。 不,不仅是队长先生,跟佣兵团的其他的大家关系相当好了。 轮流扮演教官的角色。 虽然,大家出身国都是零散的,但是,因爲我是用大家的母语所以很高兴,得到疼爱了哟。 啊,想一想的话,和斯文他们的职业一样呢,佣兵团。 世界的不同也没有太大的分别。 哪个都是很好的人。 好,伴手礼也准备一下吧。 嘛,鹿和猪是不会猎捕的。 虽然可以抓,但是搬不动啊,很重。 所以就是兔子。 鸟突然拿着去拔毛也非常麻烦。 有时间的话在里面放些蔬菜或香草,烤或煮都可以。 因此,捕抓了4只兔子。 不仅带着弩,也兼顾弹弓的练习。 一手拿着2只的话。 哎,很沉重…… 疼,角撞到脚了! 啊,没听说过呢?这里的兔子是有长角的。 虽然我的头脑是理解成『兔子』的。 是『角兔』,不是吗。 那麽,向佣兵团的基地里总是不受欢迎的地方,转移。

切开铁桶做的几个烧烤台中的炭越烧越红。 嗯,我认爲差不多了吧,小姐的身影。 来了啊。 什麽啊,那双手提着奇怪的物体……

「来了。」 「哦,喂……」

而且,那是什麽样子。 哪里的哈比人啊,这样的奇怪的衣服。 腰两边带着93R和左轮手枪,匕首和短剑。 腰後面是弹弓,背上背的弩。 松散的黑发,年幼的脸的11~12可爱的少女。 ……是哪里的精灵吗!! 啊,说起来,最初是用日本的货币支付的啊,小姐。 日本人,对酒店(旅馆)和生意人是叫「妖精」的。 小而有礼、总是笑眯眯的到处飞来飞去,有他们的地方会繁荣。 但是遇到什麽讨厌的事,会一声不响地消失。 一个人消失了的话,一瞬之间大家都会消失。 并且他们消失了的地方,大概很快会崩溃的,什麽的。 以前,日本通的某人说是『座敷童子』,但我不知道是什麽。 嘛,主业空闲的现在是相当好的客户,好好付钱也不会引起纠纷。 是很有趣的家伙。 我很喜欢。 但是,到底怎麽了。 说到底就是坚持说是兔子。 那个啊,兔子是没有角的,知道吗?

吃了。 很美味哟,可恶。 年轻的家伙的主页上放了照片。 小姐的照片,奇怪的生物的照片。

「精灵公主,拿着可疑的角兔子访问了我们的烧烤」这样写道。 完全不明白隐私保护法之类吗。 看到那个,奇怪的家伙来了。 学者说,能看一下有角的兔子。 早就吃掉了。 打听了填埋垃圾的地方,去挖了一下。 什麽啊。 放下名片就回去了。 还有,精灵出现了,快拍照片,引起骚乱的笨蛋。 小姐不会做的! 赶快回家! 就这样,除了我以外的,平稳的日子持续了。 啊,那不是平稳的日子,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