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话 这样的话就战争吧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是战争。」

国王用莎宾娜快递呼叫光波来突然这样说。 干麽这样突然……

「所以,我希望你帮我带莎宾娜到别的国家避难。」

哦,原是是这样。

「但是我拒绝!」

国王和首相打开口,成了一个大洞。

「因为,那是一家通过投入大量资金而付出艰辛时间的商店,扔掉这是最後一招。」 「不,这是只是一个以防万一的疏散,战争结束後很快就会回来。」 「疏散是因为它有可能发生才进行吧?」

对光波的话说,国王沉默了。

「无论如何,我会保护自己的店,紧急情况时,连同商店会自爆的。」 「自爆,什麽意思?」

呀,因为没有炸弹,自爆这一词不通用呀,有不同自我毁灭的说。 即使说是自爆,我也不想自杀。 只是将商店整个转移到地球的无人地带的地区,然後再次在这边某个国家的一块土地并重新转移,之类的。 我可以做到哦只是那麽简单的事,关於将整个商店的转移。 只是很简单。 将商店看起来消失了并且我也像死了。 因此,留到最後一刻也可以的。 在这里信息传输非常缓慢,也没有图片,如果你在遥远的国家使用另一个名字,也不会发现。 几年後,也已经长大,所以年龄不匹配而安全。 呀,对不起,我不会再长大了,因为我已经18岁了。 结果,我拒绝并回来了。 因为我也不想参与战争或其他事情。 嗯,但在万一的情况下,也会对莎宾娜会做点什麽。 因为莎宾娜适应能力强,也可以和莎宾娜一起去任何地方。 即使是在其他国家,或地球。 我回到店里,想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顾客也不来了。 我猜战争的事已经流传了吧。 也不能保密,就算是也没有意义。 你不能隐藏,要移动很多常住的士兵,也要邀请不常住的士兵,收集食物和其他军备物资。 社交季节结束前,许多贵族回到了自己的领土。 贝琪丝也厌恶地和伯爵回来。 把领土的管理权交给儿子的贵族,没有领地的法衣贵族等同贵族已定居於王都。 而召唤士兵部队需要时间。 根据国王的话,他认为奇怪,但他似乎从来没有想到邻国将很快采取行动。 本来重兵力方面还是财力方面看,预计局势还会持续数年。 它也不那麽困窘,也不笨。 并没有足够的胜算,还打算做什麽。 真是令人疑惑。 但是那里带来了惊人的信息。 邻国似乎给部分军事力量分给了一个恶魔。 并背叛了一些在边境附近拥有领土的贵族。 因为靠近边界将有助於他们自己的士兵抵挡敌兵赚取时间,之後在迅速接近皇城的同时,踢出了当地的统治者军队,突然遭到袭击,甚至在没有事先知情的情况下也无法反抗。 虽然已派出快递的人和马不断更换,但最接近的敌人的领主军队面对着敌人也是尽可能了。 背叛的军队之外,不能相互理解的魔物,不知道为什麽帮助邻国的军队。 那麽,是不是绝望?已经不可能了吗,即使它是傲娇。 如果是不可能也比较好。 呀,伯爵领是敌军进步的另一面。 因为这是一个面对大海,它可能安全但对王都的救援会不及时…… 军队进步的速度比马车慢得多,但敌军看起来还是十分近王都。 嘛,来自观察员的信息需要时间才能到来,所以别无选择。 那麽…… 好,决定了。 去皇宫吧。 如果有什麽事的话也可以经地球转移回来。 无论如何,情报是很重要。 而且我也想在莎宾娜身旁。 配备完整的设备才去吧。 防刃背心和三支枪。 匕首和短刀,予备弹药。 商店的安全系统设置为绝对防御模式。 当有人进入大楼时,烟雾或烟花会升起,我就算在国内的任何地方很快就会看到。 好,离开! 当我到达王宫时,我很容易进入。 这样,好吗? 呀,原来是记得我的脸,还有国王传递如果我来了就让我通过,是吗? 那麽就让我通过,进去吧。 不,我不会去见国王的啦。 从我刚才见面後就没有隔那麽长时间了,而且他也很忙吧。 总而言之,我会去找莎宾娜。 但在王宫里徘徊寻找公主什麽的,只是像一个可疑的人,嗯。 很难去问。 就在我徘徊的时候,宰相就看到我了,果然国王很忙。 我想让他引我去莎宾娜的地方,但被问去不去参加一些会议後便被迫去某个地方。 这不是「去不去」?而是「要去」吧! 那麽,我出席後会感到有趣的会议是什麽? 有交易关系? 采购货物或其他东西。 原来是军事会议吗? 是吗?我被带来的会议室。 有二十多人坐着简易的椅子向着前,在前面摆着长桌子有几个伟大的人坐在这个方向上。 呀,你要拉我到那麽前吗? 在最後已经可以了! 你知道,伟大的人一直在看着吗。

「宰相,那个女孩是?」

你看。

「这个孩子是那个光波殿下。」 「哦,原来就是那……」

不,到底「那」是什麽意思,「那」? 你究竟听了什麽?

「光波!」

一个突然冲上去的男人。 向我张开双臂……我不会抱上去的啦! 咚之! 是的,一般还可以吧了。 由队长指导的赐物。 一拳打倒在肚子上的男人…… 阿啦原来是亚历克西斯大人。

「很难受……」

亚历克西斯在被前面的人们嘲笑时用水汪汪的眼睛抗议。 什麽时候成为可以在公共场合拥抱的关系了? 不,即使你不在公共场合。 什麽,玻赛斯伯爵收到快递後立即让士兵做好准备,让长子的亚历克西斯作为联络人员和信息背着领主代理的称号更早到王都。 哦,这责任重大呀。 所以这样参加会议?也在前排的座位。 也对因为伯爵夫人的代理嘛。 骑马最快只要3天,当抵达王都是艰难的。 伯爵领导的本队将耗时七天。 也对,因为是一个重型备的士兵步行速度,这也算是快的那一方?俗语的「强行军」的意思。 一个相当勉强的事。 最後,我被安排坐在较前方,会议开始了。 不,也不可能是最中央,而是在旁边的附近。 议程将陆续推进,如现状报告,敌情趋势预测等。 敌人明天晚上抵达王国。 之後,应该休息一下,并在後天的黎明时开始攻略王都。 大约2万名敌方士兵。 其中三千个是哥布林,欧克,食人怪和其他「魔物」。 我方友兵约有2000人。 为增加时间的兵力已没有计在内。 果然这次的策略是困城计(笼城)。 王都的王都军和卫兵,亲卫队和佣军保护王国,直到领主军从各地赶来。 总指挥官就在前面的伟人之中,伊夫林格侯爵。 虽然是年老的老人家但也是历战的勇士,从父亲继承了爵位前的在最前线用大双手剑打斗着的战斗派,大家对他的信赖也很厚,信赖到如果用其他指挥官也不考虑。 当在分配一个特定的配置安排时,一名看起来非常疲惫的士兵在由警备的兵士的带领下来到房间。 穿着铁铠而在左腰放着短剑。

「有传令!现在报告敌军的情况!」

当他正在大声申告时,并从悬挂在肩膀的大皮箱把手放进里面。 光波的身体擅自移动。 从椅子站起,从伊夫林格侯爵的前面跳了出来。 首先,身体先动跟思维才跟上。

(如果是一个奇怪的信息长途传令者那就会穿轻的布铠只是身上带报告书不会有妨碍的行李自己在一个伟人面前又过度紧张眼睛血液又太快太麻烦的包包太过固定的视线看着猎物的眼睛像要枪击的人啊啊笨蛋自己死也算了如果候爵死了的话混乱又难以停止早知道就带防弹不是防刃痛恨啊。)

就像一个防守的守门员一样,用自己身体接受所有攻势的光波。 虽然是身体擅自的移动,但并没有後悔。 也许,即使慢慢思考,结果也是一样的。 因为,自己是光波。 就因为是山野光波! 传令兵从袋中取出的连发小弓。 一种特殊的结构,可以同时射出五支箭,形状类似於一把弓枪,但有人走到光波面前。 咚! 左肩的灼烧感和冲击令光波瘫倒在後。 还有一个落在光波身体上的男人。 小箭头刺伤了男子的右肩和腹部。 知道箭头没有射到目标的刺客拿着短剑并与冲向侯爵。 还有一些人在,因为是在城堡小会议室里,许多人把剑拔掉,所以没有人迅速反应。 光波用右手拉出93R,左手颤抖地向前搀扶着向前。 左肩有严重的烧灼感,但不知道肾上腺素或多巴胺在脑溢出而不觉得疼痛。 但只是左臂颤抖着不停。 倒在地上仰着的光波。 向着拿短剑刺客。 从角度看,不中的子弹只要击中天花板。 没有大问题! 砰砰磅! 砰砰磅! 砰砰磅! 三次连续的枪声持续三次後,刺客的身体向後倒下。 房间中安静下来。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动。

「……光波,作,作为你的骑士,合,合格吗……」 「亚历克西斯大人!!」

弱弱说着的亚历克西斯。

「……不合格呢,不能不能的!」 「「「「「「呀!」」」」」

房间里的男人都在脑海里吐槽着。 ((((这样也不能吗!!)))))

「在这里,在我的左肩不是刺着吗?」 「哈哈……」

没有力量回应着的亚历克西斯

「但是,有努力了我就认可吧,虽然是不合格但没有取消资格,期待下次表现哦。」 「下次,呀……」 「是的,下一次,吧!」

((((原来就这样带过!!!)))

大家都很佩服。 但是,那些老将知道。 没有有下一次了。 右肩还算好。 但那肚子伤口。 即使现在没问题,那肚子的伤口也会腐坏。 那个勇敢的年轻人会在几天内在痛苦中死。 非常遗憾的……

年轻人因疼痛而闭上了眼睛。

「啊哈」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间笑起来的光波,每个人都犹豫不决。

(因太恐惧和悲伤,疯了吗!)

「我还是有自重的。有自重的。」

在说什麽?

「不要令这个世界过於进步而疯狂,令这样认真的人不会吃亏,可能,是做得有少许过份,但我还算非常自重,结果就是……这吗……快死了,也无法保护我身旁的人,这也……」

虽然不明白说话中的意思,但是在後悔吗?

「放弃了。我放弃了~我已经不会再自重了~~!!」

我的全力,让你看看吧

「伊夫林格侯爵,我会在後天黎明前回来,明天後请不要在院子里放任何东西,也不要让人们进来。」 「噢,我是不介意啦,但……你到底要做什麽?」

对於侯爵的问题,光波回答。

「准备,无敌的军队,以及在後天的黎明,敌军将知道吧。」

光波嘲笑着。

「恐惧和绝望这个词的真正意义,以及让地狱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下一刻,光波消失了。 连同勇敢的年轻人。 咚! 佣兵团狼牙的主基地。 这个地方相当广,因为地价便宜。 在最顶端建造的一座两层建筑的房间,一间游戏室。 正在拿着一支香烟打台球的队长突然变硬直,眼睛睁得大大的。 突然出现在台球桌上方几十厘米的空中,就这样落在平台上,抱着一名年轻男子,看到的是最近的客户的大小姐涂满血的样子。

「很痛,痛痛痛,球!球打到了!」

是吗?比那个卡在那个肩膀上的……更痛苦吗……

「找医生,他是为了掩护我成为了我的盾了,不要让他死。」

用下巴命令年轻的的,然後开始准备医生并先做应急的止血,分开开始做事。 因为不知道箭头是怎样的,但用身体保护了大小姐的话为他保一条小命也可以,大家一起这样想着。 但是,我不能接受通过了一支。 令大小姐受伤。 稍後要少许教训吗?

其他人也开始聚集。

「队长先生,你告诉过这一段时间都没有很大的工作,对吧?」 「啊!」

大小姐带着无畏的笑容微笑说着。

「我想雇用所有佣兵,出发是在後天黎明之前,敌人包括大约2万,包含怪物,付款金额最低保证金币4万枚,情况许可下有额外的金额,你能接受吗?」

卡亲~

有谁掉了玻璃杯,即说应该很胆小。 打算滋润喉咙,但手中什麽东西也没有。 什麽麻,掉的是我。

「大小姐?」 「是的,什麽?」 「首先,让我们去医院并拿掉那个箭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