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话 姬巫女之出阵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亚历克西斯先生,这里是光波的母国,他默默听从治疗技术优秀的医生用肢体语言的指示.也向他传达了光波会在数天後回来,等他的治疗告一段落後就一起回王国的消息後,好像感到安心睡着了。 光波也将箭弹拔出来并缝合好伤口,保证不会留下任何伤痕是件好事,唔,真的太好了。 佣兵团被要求紧急召集,因为有些人正在休假,今次,基本上参加与否是本人的自由,总数59名的团员中,会有多少人参与呢……

团员每个人都在做准备,武器和车辆,弹药的追加补充,原本就有充足的储备,但考虑到消费後还是有必要补充,以防万一就提前多买入一点。 在綘合伤口期间,光波做了各种说明,兽人用手枪子弹可能无法将其无力化也说不定,在这之上用手枪一样子弹的轻机枪,或者5.56MM毫米的突击步枪都可能有点勉强也说不定,其实光波没有实际对魔物射击的经验,她是从斯文他们口中的听回来的情报作出的猜测。 另外,佣兵团大家对之後要去的地方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事早就心里有数了,一直以来光波的出现方式和言行都相当古怪,但今次登场的方式实在太有冲击力了。 但是,不管如何,发出「果然如此」和想深入了解的气息的人一个人也没有,不会介入委托人的私事,严守秘密,在这方面上,和斯文他们十分的相似。 在光波出现经过1日半後,凌晨5点。 佣兵团狼牙的主基地,车库前的广场已经列队的57名男子和在前面平台上单人站着的少女。 白色连衣裙和军用腰带,右腰是93R,左臂因为被吊着,所以没有左轮手枪和短剑,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备用弹匣,左臂的手碗还能动所以还是能做到交换弹匣。 少女举起右手,当场面静下来时放下手提高音量高叫。

「各位,是时候开战了!」 「敌人2万,我们是58人。给予的是充满危险的任务,报酬是一些金币,荣誉和自豪感,以及人们的赞赏之词。」

光波的演说还在继续。

「战争什麽的,双方都会主张自己是正确的,但无论是谁,那里都不存在所谓的正义。只是在抢夺金钱和权力,然後犠牲的一直都是普通人。但是,今次是不同的!今次任务是为了从单方面破弃条约後攻过来的兵士和魔物羣手中,保护王都的市民所打的防卫战!」

光波在一拍子後喊叫。

「我在这里断言!!我们拥有的才是,绝对的正义!!!」

哦哦哦哦哦哦哦! 燃起来的佣兵们。

「我会离席10分钟,想辞退今次任务的人,在此期间离开。而之後留下来的人,将在这之後前往战场。期待各位的勇气。」

说完之後,光波就离开现场进入建筑物之内。 然後10分钟後,除了因为休假而去了远行而不在现场的2人除外,佣兵团狼牙57人,全员都在那列好队伍。

「上车!」 「真厉害呢,小姑娘……」

演说的开头虽然是是抄袭南极探险队队员招人广告的,但不知道这件事的队长对光波作为煽动者的才能留下深刻的印象。 佣兵团狼牙拥有几辆车。 轻装甲机动车。 装载重型机枪的吉普车。 带罩的卡车。 然後是「神」。 所谓的「神」,是对佣兵团狼牙来说绝对信仰的对象。 在佣兵团还是没有名字的小型佣兵兵队伍时,他们被战场上雇主所在的政府军强迫作为殿後军,不能抱怨,因佣兵就是那样的了。 会为了庇护佣兵而犠牲自己的正规军是不存在的,对於正规军的士兵来说,为了自己国家而献身的自己拥有不同的正义和信念,单是为了钱而战的佣兵是蔑视的对像。 明天(译注:暗指将来,有一天)可能会被敌人雇用而无节操的对自己露出利牙。 在作为自己一方时不会敌对,但就只是这样,所以就算死了也不会感觉到什麽。 为了拥有崇高使命的自己当盾牌而死应该感到光荣吧。 嘛,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然後正规军利用殿军的佣兵当成抛弃式饵迅速离开了战场。 没有运输车车两,但已经被连轻装甲车都逐一放出追击的反政府军追上了,当以为到此为止,要放弃的时候。 在那里时候神降临了 骑在岩石就这样放置的半履带车,然後在它的荷台上装载着20mm口径的机关炮。 为了把秸秆都当成救生绳而做了检查,简单的电气系统应急处置後发动机点火了,机关炮也还可以使用。 把半履带车从岩石上放下来隐藏到岩石的阴暗处,以便伏击跟着行迹追击过来的反政府军。 鸣叫的20mm机关炮。 神的咆哮,愤怒之铁锤。 无论是卡车的车身,轻装甲车的装甲板也可以轻松击破的20mm爆裂弹。 然後佣兵们活下来了,花费了大量的苦劳和经费将御神体带走。 对空,对地,那里都能咬碎的我们的牙。 之後,他们报上「狼牙」这名字。 那时,还是队长没有作战代号还被叫着「小子」时的事情。 队长在想,「神」久违地出击,再望了一下光波。 而且,今次还要付带天使。 队长确信一定会胜利。 在下一刻,广场上没有人了,空气流入空地,胡风吹起。

那个士兵(译注:这里指王国的士兵)接到命令正在监视院子。 绝对不能移开视线。 自从从交代监视时听到的这句话到现在到底过了多久,监视中庭到底有什麽意义了? 敌人是在城墙之外吧?黎明也快接近了…… 当睡意快要带走意识的时候,空气被什麽推开,胡风吹起。 当士兵睁开眼睛时,那里有一大羣异形般的兽羣,在其中一只兽上,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

「狼牙,参见!」

少女的声音在黑夜中回荡。 当总指挥官伊夫林格侯爵和参谋得知我们消息快速赶来时,光波维持用膝盖坐在轻装甲机动车上部的舱门上的状态。 这个姿势,对脚有少少辛苦。

「各就各位。跟着黎明,主力部队将从正门出击踹飞敌军。各位就笼城保护好各个大门,我们这邉也会对各门派出支援」 「是!」

放置受惊的侯爵等人,狼们各自各就各位。 根据事前的商量,六人被派往南正门以外的三个门。 除了个人装备和重机关枪和掷弹筒,和为了运载它们同弹药的车辆外。 在那之後,所有的车辆都在南面大街上的正门前。 在街上跑来的车辆的声音受到惊吓,而从家里出来的居民们聚集在一起。

「引擎停止。」

光波通过喉用无线麦克风发出指示,那地区恢复了宁静。 然後拿着喇叭麦克风的光波的声音在城镇中回荡

「各位!我喜欢这个国家!」

不明白这边的语言的狼牙的各位,都听不明白光波在说什麽。 实为万幸。

「各位!我喜欢这个国家!喜欢这个城市,喜欢住在这个城市各种各样的人。所以,那把这手沾满鲜血。『狼牙,出撃!』」

只有最後一句是用英文说的,各车再点燃引擎并慢慢的再开始前进。

「打开门~!」

在这个情况下也不打开不行吧。 守门的匆匆地打开大门。 车慢慢地穿过大门向外走出去。 之前一直用膝盖坐着舱门的光波的白色连衣裙下摆迎风飘扬。

「哦哦!哦哦!雷之姬巫女大人御驾出阵!」 「你知道什麽吗,莱顿爷爷!」

老人嘟囔着,年轻人询问着

「呀呀,我有看到哦。三公主在後巷被人袭击时.降下雷击帮助公主时姬巫女的身姿!!的确,当时是报上雷之姬巫女这名字。从墙中隙间,我的确有看到!」

姬巫人大人…… 雷之姬巫女大人…… 姬巫女大人她,为了我们而出战…… 在混乱中,一个词不断增加的人羣中不断重覆扩大渐渐变成尖叫般的声音。

「姬巫女大人,万岁!」 「雷之姬巫女人大人,万岁!」 「在这里看不到!去防壁上面去看!」

光波试着塞着双耳,但不幸地刚好左臂不能用。 狼牙各人果然还是听不明白这边的言语所以没有在意,实为万幸。

敌军前线司令部。

在差不多天光时,准备发出攻击指示的侵攻军总司令看到正门时感到惊讶。

「正门竟然打开了……」

来到这种时候,一定是进行笼城战没错的。 在这状况防守方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因为只要坚持数日就能等到援军到来。 在不知道我这邉藏着的底牌时,等待援军而笼城这个决定绝对没有错。 想不到,竟然有会攻出来的笨蛋…… 先不论成功将敌指挥官暗杀的情况,但在失败了的现在,绝对不可能。 总司令在思考这个疑问时敌军也在门口里出击,到了一定程度就停下来,大门再次关闭。

「那是什麽?」

从门里出来的,是数台像没有马的马车。 是用人力推出来的?是为了争取时间当成弃子的交涉的使者? 虽然不打算配合他们争取时间,但作法上还是要先作口头交涉。

「嘿,口头交涉,快点解决。」 「是!」

受到总司令的指示,担当的贵族马上准备骑行。

「有什麽来了。『狙击手,准备狙击。目标,走出来的敌骑手』。」

光波用咽喉麦克风用无线电通知位於防壁上的狙击手。 骑乘兵在位於车羣100位处的位置停下来,然後开始大声的陈说。

「我是荣耀的阿尔德帝国的贵族,托斯滕?冯?夏洛茨维尔伯爵!今次我们帝国……」 『马上射杀。』

嗒……(拟音词)

敌骑乘兵就落马了

「呃……竟对使者出手,名誉和自豪都没有的野蛮人!!」

总司令官气到脸红耳赤。 在这时,扩音器传来光波的声音,先不用说2万的帝国士兵,它的声量连王都的每一角落都听得到。

「通告放弃荣誉和骑傲的帝国士兵。」 「什,什麽!!」

自己说的话被对面说回过来,气到抖震的总司令官。 光波的说话还在继续。

「单方面的破弃条约,和背叛者联手,偷偷摸摸地进入我国,更和魔物联手杀害略夺一般平民的盗贼之流,没资格谈什麽荣誉和骄傲!神生气了,无论多麽勇敢作战,无论你做什麽,帝国的士兵绝对不会受到神的赦免,你们全都,堕入地狱吧!!!」

就算想反对,但无论怎麽大声叫都不可能和能将声音传给全部士兵的少女比。 总司令官无论怎叫都只能传到附近的士兵。 就算悔恨到口牙切齿,都做不到什麽。 光波的声音还在继续。

「想知道为何我能如此断言吗?那是因为,那是由我去决定的!好好见识一下神之怒吧!」 「重机1号,10时到14时方向,扫射5秒。fire!」

光波用咽喉无线电发出指示。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士兵们听到从未听过的轰叫声在咆吼,仅仅数秒,士兵被打成千片,肉片吹飞吹散一地。 啊—————— 地狱是存在的,没错,就在这世界里。

「什,什麽,究竟是……」

无言的总司令官无法理解现实,头和心都停滞了。

「小姑娘,魔物那方面,不知为何都好像按分类的都有配置一个人类在旁边。」 「那,顺序射杀。」 「了解。」

嗒、嗒、嗒……

响亮的枪声。

「攻击呀!投入魔物突技进去,用量押过去!!然後接着让徵募兵也突击!」

取回自我的总司令官飞快的发出指示,但自军的反应却很糟。

「怎麽了,快点!如果那个攻击又过来要怎麽办!」 「那,司令官,负责魔物的士官们,全,全员都倒下了!」 「你说什麽!!」

感谢那位大人的努力,明明经过重重艰苦的训练才总算能对各种各样的魔物用身体语言和发音传达出简单的意思。 是无可替代的贵重的人材呀。 多数的士兵被魔物所杀,仍然努力不放弃,如字义一样,是血的结晶,竟然还没有活跃就坏灭了?

「总员下车,分队火器展开。」

除了负责车上塔载火器的人员外都纷纷从卡车和轻型装甲车下各自散开,并设置轻机关座。 每个成员都架着突击步枪。

「用力量推魔物出去!只要形成势头就会像雪崩般拥过去了!徵募兵也出击!反正都只是些用完即弃的农民!」 「轻机,轻轻地扫抚魔物。然後突击步枪联同集中攻击看上去像职业军人的人和突击过来的像农民的人和魔物。」 「诶,魔物也放过吗?」 「唔,欺骗他们,让他们再也不相信人类,然後将这些不再信人的魔物推回去帝国领地。可能的话,连同这边森林里的魔物也顺便一起。在回程的路上就会大把地吃掉敌军哦。被无理强行徵兵的农民会植入不会再有理会帝国举兵的恐怖感,同时加深对帝国的怨恨。」 「小姑娘呀,能说一句话吗?」 「唔,什麽?」 「我没眼看了。」

嗒嗒嗒嗒嗒嗒嗒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枪声响起。 发出命令的人,装备精良的人,骑着马的人,从头开始击溃。 特别是中间层,相当於地球中的下士官的人被击溃军队就不能动了。 只给予便宜的枪就强制徵幕的农民是不会卖命前进的。 魔物们也是,行出去就会死,命令他们的人又不在了,想回去,各自慢慢有了这种想法。 也没什麽,本来就不必要把2万名士兵全灭。 让他们逃走,赶回去就可以了。 地球的战争也是,战到最後一兵一卒一个不留的战斗是非常稀少的.只要有5成战死,就会开始「坏灭」并结束战斗。 普通情况下会更早,在有3成死伤时就会被判断为败北并结束掉。 总之,优先打爆专家和职业士兵。 呀,说不定有佣兵混在其中呢。 抱歉呢,难得是工作和赚钱的好机会的说。 因为装备比农民好也比较习惯战斗呢,所以会作为优先目标对待。 呀,说不定这边也有雇用斯文先生他们呢。 在这边不用战斗就能收到委托费真是太幸运了呢。 也许,追击时能赚更多也说不定。 唔?虽然看上去好像把上头的指挥官压制住了呢,开始慢慢後退,是有什麽来了!

「来了吗!在此开始反击!!」

敌军司令望向後方天空大叫喊道。 看过去在空中的是,二足飞龙的羣体,数字为,36头。 总司令官的心中,开始起回忆杀。 在多数士兵和佣兵被杀时也要在双足飞龙的巢中偷取龙蛋,并把它们孵化。 一开始孵化失败呀,在还是幼体时就死掉呀。 还是继续花费大量的犠牲去收集龙蛋。 在还是幼龙时就把士兵吃掉。 总算坐上去时又从天空上摔下来。 犠性了不知几百人,花费了二十年长年累月所达成的这个壮举! 屈强的士兵和双足飞龙如字面所说的一心同体,世界最初的空中骑兵! 装备了战斗用的剑和长枪,在空中投掷用的短枪数把的无敌之力。 在敌人的中枢洒下枪雨,在城门内侧降落,用剑和枪,再随着加上飞龙强力的爪子和喙让敌人靠近不了时再打开大门,让友方像雪崩般攻进去。 完美呀!! 呀.这眼将看到在这个世界首次达成的壮举……

「神大人,请开始你的表演。」 「了解!」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诶?」

数秒。 仅仅数秒中,二十年间的血泪和膨大的预算的结晶。 化为肉片。 化为肉片…… 崩溃了。 哭了。 我们的战斗还未完结。 这个我十分清楚。 但是,前辈呀。 士官课程里的同梯同学。 可爱的後辈。 感情很好的堂表兄弟呀。 奉上生命作为基础,全部空中骑兵,仅仅数秒钟。 抱歉,请让我哭一下吧。 どすんどすんどすんどすん……(译:拟音词) 地面在响叫,从後方出现了的巨大的身体。

「你在做什麽好事,低等生物……」

龙。 此外,还是拥有远超人类智慧和魔力,会用吐息的龙。 古龙。 在那里,有3头。 这就是帝国为何鲁莽入侵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