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话 屠龙者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某中二龙视点)

在龙之谷出生後328年。 因爲龙是少子的下个孩子一直没出生,所以我在村里长期以来一直被当作小孩看待。 终於出生的女孩子今年127岁,下一个男孩是76岁。 在我之後,超过200年才终於出生的孩子,而且是男女跟随着出生,村中非常高兴。 我也终於摆脱被当成孩子的状况。 像哥哥一样地被仰慕着也是好的。 这2个孩子之後暂时又没有孩子出生,村里似乎认爲他们两个成爲夫妻是理所当然的。 两个都有意识到。 特别是女孩子的柳流感觉更强。 因爲女孩是早熟的。 我?我是,有点可爱颜色的鳞的女孩和绝妙线条的尾巴的女孩之类的,有各种各样的不自由啊。 男孩子,蒂埃里最近患病了。 嘛,是幼年的龙特有的那种病,「我是强大聪明的古龙种,将君临世界并引导愚者」的病。 是个令人会心微笑的事情,但是被当作哥哥爱慕着,这是个很快乐的事。 以前,想对人类多管闲事,一头居住在洞穴里的头脑乖僻的老爷爷『不要跟人类扯上关系』,『绝不能对人类出手』地吵着,但他不久前去世了,所以没有问题。 因此,把力量借给人类的国家,享受玩弄得意忘形的国家的傻子的乐趣,如果能很好地支配周围的国家的话,就可以从背後操纵享受君临的乐趣了。 我是孩子的时候也想这样玩的,但乖僻的爷爷像五月蝇一样(烦人),上面只有女孩的缘故,所以没能玩这种游戏。 不,并不是生病了。 只是,想稍微玩玩而已。 嗯,一个人,要邀请蒂埃里一起来吗。 柳流也来是吗,大欢迎啊。 那麽,听了几个有野心的国家的魔物的说话,稍微使役魔物可以吧。 然後,暂时不出手地观察。 这样想的话,最初就被绊倒(有阻碍)的是什麽事啊。 如果在这里不攻陷这国家的王都的话,游戏就不能开始吧。 无能的下等生物啊。 这样下去就不能让那两人高兴吧。 迫不得已,一开始就稍微帮帮忙吧。 总之先把这些家伙摧毁,把城门破坏掉就好了吧。

(光波视点)

所以说,多麽厉害的龙! 大的1只,小的2只。 好像会说话,先要进行第一次接触。

「龙大人,很高兴见到您。」 「在说什麽。我心情不好啊。因爲你们的原因呢。赶快被击溃吧!」

啊,大的一只,问答无用是吗。 嘛,是对面敌人的夥伴啊。 交涉一瞬间决裂了。 没办法呢,姑且先打一打看看吧。 砰砰磅,砰砰磅

「这是什麽啊?」

没受到伤害,是吗。

「我来!」

啊,是年轻人的练习机会吗。 因爲想起讨厌的事,总觉得左手痒痒的。 真来气。 但对方是年轻人很容易处理。

「那麽,之後就交给年轻人吧!」

你,你在说什麽啊。 这是相亲吗。 啊,大龙下降了。 旁边还有一只小的。 称呼爲成龙,幼龙吧。 总之,现在是眼前的小家伙。

「那个,我有话……」(光波) 「去死吧!」

啊,这不行啊(没法沟通)。

『突击步枪,开火!』

塔塔塔塔塔

「刚才的家伙麽?不痛不痒!」

一双眼睛在游泳呢。 突击步枪跟手枪子弹威力完全不同哟。 而且这不是556毫米,而是762毫米。 还是说,比成龙的皮肤更弱?

「全武装,准备随时能发射。轻机,开火。」

嗯,必杀技太快使出来是不行的哟。 嘛,作爲今後预备的调查的一部分。 龙是哪个程度的武器才有效之类的。 以不懂世故的年轻龙做对方比较有余裕,做各种各样的确认和寻找弱点。

塔塔塔塔塔

「痛,痛,好痛啊!」

哦,幼龙是这样……真的,只是疼吗。 或许对打击很弱?龙不太受苦所以怕痛吗?因爲是孩子吗? 啊,现在的是龙语?因爲痛不知不觉说出母语了吗。 啊,龙语和其他什麽的……魔物的语言。 好像从刚才的成龙那里记住了。 看来龙知道人类以外的数种语言的样子。 差不多该结束了吗。 在受到奇怪的反击前一举拿下。 偷偷地看,嗯,这个也是那个也是好好瞄准了。 真不愧是队长先生的部下们啊。

『重机,开火』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枪声)

「うぎゃあああぁ~~!!」(惨叫声)

鱼鳞被弹飞,子弹打进去。 飞散的肉片。 成龙和另一只幼龙因爲吃惊的缘故,瞪大了眼睛就不动了。 嗯,因爲觉得人类使用什麽武器也不能令龙受伤害吧。 因爲没法反应啊。

「ぎ、ギザマあぁぁ~!!」(怒吼)

啊,因爲疼痛和愤怒,露出扭曲和疯狂了一样的脸。 满满地打开嘴尽情吸入空气……吐息,来了!!

『RPG,口部!!』

澎澎澎 (火箭炮发射的声音)

3枚的RPG-27,一次舍弃式反坦克投弹器射出的火箭弹接二连三地向龙的嘴巴飞行,1枚飞入大开的口腔内,余下2枚命中下巴和头爆炸了。 幼龙应声倒下。

「蒂埃里!!」

因愤怒与绝望而疯狂的一只幼龙逼近光波。

『上帝帮忙啊!』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枪声)

在20毫米机关炮的面前,幼龙一下子就倒下了。 成龙凝固了完全不动。 机关炮倒下的幼龙,肉块华丽地飞散从身体流出大量的血,慢慢地向另一只幼龙那里走去。 慢慢地,慢慢地一点点地。 然後终於到达了,前脚尽量地伸前接触另一只幼龙的身体,动作停止了。 永远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

终於恢复动作,半狂乱的成龙。

「啊,啊,柳流、蒂埃里!!死,死了啊啊啊!」

用龙语痛哭。 明白那个言词的只有光波而已。

「孩子,等了200年,我的妹妹,弟弟,我是乔尔哥哥啊,是哥哥啊!是我的错,是我白痴的游戏,啊啊啊啊啊~~~」

暂时停止了哭泣的成龙突然意识到,神的20毫米机关炮,重机关枪,还有复数的RPG-27反坦克投弹器全部瞄淮了自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死! 会被杀! 身以古龙的自己。 被虚弱无力,认爲是下等生物的人类! 噫噫噫噫噫噫!! 古龙逃走了。 拼命地逃跑了。 跑着跑着,把人类踏碎踢飞出去,不断地跑,逃到把绝对死亡吐出的东西无法看见的地方之後,终於向天空飞翔,一溜烟地往龙之谷逃回去了。 帝国军大受损害。 龙从城门附近容易走的地方,也就是向街道笔直地跑了,帝国军的中心部被踏碎踢飞了。 在那里有前线司令部,辎重部队的食物和水,马的饲料、补充的箭,以及其他各种运送的军需物资。 另外,搬运结束的东西集合的地方,也在那个直线上了。 放在哪里都一样的话,便决定放在街道附近。 因此,大量的物资和指挥系统在一瞬间失去了而陷入大混乱。 爲了令乱来的入侵成功的王牌空中骑兵,古龙的支援两者都失去了,加上也失去了魔物的控制,应该考虑的事项只有「如何减少受害撤退」了。 另外,魔物们,仅仅是被传达士兵死了,强大的象徵的龙,而是2头古龙也简单地被杀了,并目击到余下一头太过於悲惨的败走,激烈的动摇着。 在那里光波再次发出重机扫射的命令,并用从龙那里记住的欧克的语言和魔人魔语「你们看起来很好吃。我,你,生吞活剥。」的麦克风广播,因此魔物们全力逃跑。 把帝国军中央切开来。 之後的就好办了。 事後处理或追击请让王都军队和赶来的领主军队负责。 雇佣兵们的工作也没有了。 啊,其他的城门,背叛了领主的军队也来了。 爲了不放过王族和贵族而封锁王城的目的。 不过,一部分的部队以功劳爲目标破坏了城门。 重机枪扫射和掷弹器就扑簌扑簌地。 嗯,负责其他门的人好像也来了。 不想之後被打扰啊。 回街道上去吧。 这样想的向队长先生打招呼的时候,大家正在把幼龙堆放在卡车上。 哎呀,太好了……

累得什麽也不想思考回到街上来的时候,可不得了。 雷姫巫女大人,不,那个梗已经结束了喔。 神的御使?啊,全部都听到了,是吗? 被那个伶牙俐齿迷住了?恐怕是吊桥效果哦。 当你的儿媳妇?什麽时候混进来的啊国王大人。 我讨厌闪闪发亮的人啊。 路亨君(小王子)? 啊,那可能不错。 会被治癒吧,那孩子。 啊,请不要揉搓,左肩,啊,伤口裂开了,啊,血,血啊啊! 狼牙的大家也大受欢迎! 被当作是神之尖兵。 抱着婴儿的女性「请触摸一下孩子」我说了别碰我啊。 喂,摸的是母亲的那边吗,那里的年轻人! 有没有说着『请摸胸部』的女孩子?没有这样的! 嘛,让狼牙的大家等太久也是问题,快点回去看看吧。 不同的情况也有,枪什麽的不在时被偷就麻烦了。 在这种地方转移不了,要去中庭吗。 然後在中庭和大家一起转移,因爲有各种各样的事要处理,我马上就回来了。 啊,亚历克西斯(伯爵长男)也来露脸了。 相当的不安,不过也爲王国的胜利而高兴了。 今天已经要睡觉。 店明天也是休息。 不,大概没什麽工作吧。 漫长的岁月过去了的时候,在龙之谷的幼龙们游戏时的说话。

「啊,去人类的地方玩吗?稍微一下就马上死掉,但是当作游戏的棋子的话非常有趣。」

一头幼龙邀请道,但其他的幼龙面有难色。

「嗯,但是啊,你看,山洞里居住的那头脑乖僻的老爷爷。那个老爷爷会马上『不要跟人类扯上关系』、『绝不能对人类出手』地吼来的啊。那种害怕人类的眼神都看到了吧?」 「啊~那个老爷爷啊。那麽,嘛,算了吧。不知何故,大人们也不想跟老爷爷扯上关系。」 「是啊。那麽,明天再见!」 「嗯,明天再见!」